汶汶乡

等级:7盐度:14800积分:12439剩饭:4728咸鱼:4094丧点:942
连续签到:252天最多签到:252天最后签到时间:13小时前

我的舌,我的血液中的每个原子,都是由这泥土,这空气构成,

我在这里生长,我的父母在这里生长,他们的父母也同样在这里生长,

我现在是三十七岁了,身体完全健康,

希望继续不停地唱下去直到死亡。

——《自己之歌》惠特曼

汶汶乡  5天前

直到那必死的变成永恒不死的


回复:落灰 汶汶乡   发表于35分钟前 /修改于34分钟前
乔伊看着帕雷萨。她曾从无数张嘴里,无数张纸上见过这个人,可现在,她亲眼见到了他本人,他还是和她以为的模样很不一样。她曾经以为,帕雷萨将军必定… 展开

回复:落灰 汶汶乡   发表于2天前 /修改于2天前
到最后,大家都认为国王的女儿会在夜里烧掉刺猬的皮,后来她也真这么做了,结果她发现她手上紧紧抓着的居然是个英俊的王子,外面那层皮全烧掉了,全身… 展开

你为什么想做杀生? 看着试卷最后的这一题,我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一些恼怒,差点把笔都摔了。因为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 展开

回复主题:暴力分子 十全大补刀   发表于1天前 /修改于1天前
“当网站管理员又不犯法。”病毒慢悠悠地说。在小白的审视下,他好像只想讲道理,“何况我一毛钱都没赚。这是个匿名论坛,谁都可…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