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亦不尘 海亦不苦

发表于2个月前 修改于2周前

2018.12.30

是在下课之后突然发现窗外在飘雪。抑制不住的兴奋,就像坐过再多次飞机仍为它的起飞激动。原谅我这个久居南方极少见雪的人吧,尽管这似乎是不成熟的体现。

想到去年,比这个更晚一点的时候。深蓝天空下、昏黄路灯里的漫天飞雪,是比现在更大一点也更密一点的。那天他没来,今天他刚走。好歹在同一座城市,看得同一场雪,也聊以慰借。

那几天断断续续都在下雪。之后和友人约会,两个神经病扔了伞摘了帽子在雪里撒欢。

转眼是一年将尽,时间还是过得很快的。

186/4/0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