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现代  /  让我喜欢你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1
13
让我喜欢你…

晚上八点,两人一前一后到达月色酒吧。先到的人是林晏,他站在酒吧门口等着停好车的纪然慢慢从对街走来。

他瘦了,瘦了好多…林晏有些心疼。

他忘情的伸手想要揽住他,却被纪然不动声色的闪身而过。悬在空中的手无力地垂下。

林晏默默跟着纪然踏进月色酒吧。他们一进门就看见台上的人,就是之前一起吃过饭、后来又闹的满城风雨的杜见悠。林晏跟纪然有默契的对看了一眼之后,搁下两人之间的不痛快,默默地找了个离舞台近的位置落座。

台上那人已经有些摇头晃脑的微醺,正轻松地哼着歌,看起来心情平静。

一首歌告一段落。坐在高脚椅上的杜见悠又转身跟乐队说了几句话,乐队点点头,轻柔的前奏响起。

杜见悠在前奏声中轻轻地说:「这首歌,献给每一个勇敢去爱的人……还有我自己…」

“………………

走上这条漫漫长路 每颗眼泪都要数

爱恨可想而知悬殊 每次心痛都记住

既然决定自己做主 就别奢求有祝福

又何必频频回顾 就算真到了伤心处

沉浮追逐 坚信付出 人不会什么都不贪图

看着你执着的勇气 谁都得服 他怎能视若无睹…………”

他怎能视若无睹?

纪然沉醉在歌声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杜见悠,他的眼眶微微发红,不知是想到了甚么。这样的神情总让林晏感到心慌。

这一年来,这两人的关系到底算甚么?两人工作都忙,聚少离多。见面时间总是阴错阳差,好不容易能见面的时候,又总是…肉搏激战…。

林晏搞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只知道,纪然并不需要他。

他总是来了又走。是他一直想赖着他。

可是,虽是这样说,每次主动来找人的,也总是纪然。

这一次,是林晏主动找的他,在他消失了两个月之后,林晏主动拨了这通电话,把人约出来。

他想,该是把话说清楚的时候了。

处在这段关系里,林晏真的不知道,纪然对他是甚么想法?

难道只是发泄情欲的对象?

他不敢再想了,他只知道,纪然心里有人,每当他想起那人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绝望的神情。他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就在林晏跟纪然入神于各自的心事时,舞台前方的一桌客人忽然爆出吵闹声,一个厚重的大玻璃啤酒杯被砸向台上,狠狠的正中杜见悠的额头,玻璃杯碎了一地。杜见悠被杯子击的重心不稳,直直往后倒去,后脑也直接重击在地。然后,一动也不动的躺在舞台上。

所有人被这一幕吓的不能动弹。纪然第一时间回神,将那醉汉压制在地上。

同一时间林晏也飞奔到台上检视杜见悠的情况,他的额角汨汨的流血,后脑勺也一片湿滑。他立刻拨了电话,医院里的救护车随即赶到。

林晏要跟上救护车准备离开之前,看着要留在案发现场等待同仁支持的纪然,那人还是有些赌气的不看他。

他唤了声:「小然…」然而却不知道该说些甚么。

「这边结束后我去医院找你…。」纪然叹了口气,闷闷地说。

纪然看着被抬走的杜见悠,想起他刚刚唱的歌,忽然懂得他的心情。

他羡慕他的勇敢。也羡慕他能勇敢。

对比自己甚么都不能做、只能听判的无能为力,他简直卑微得可怜。

当纪然刚结束月色酒吧的事、踏入病房时,林晏正在跟另外两人解释杜见悠目前的情况。

纪然站在林晏背后默默看着。他不常有机会看到工作状态中的林晏,但是每一次见到,总是眷恋万分。

病房里的人正着急地询问事发经过,那唐鹤果然来了。

这两人是相爱的。真好。

他将刚刚从月色酒吧监视器的录像备份交给唐鹤。如果,能帮上点忙,让有情人少点遗憾,也好。

就这样,林晏跟纪然安顿好病人之后,一同离开了病房。纪然随着林晏回到了部长室。

然后…

然后…?

XXX

红灯转换成了绿灯,林晏的车子没动。

他混乱的思绪纠缠在他跟纪然这一年来相处的点点滴滴,直到被后面不耐烦的车子叭的一声才给拉了回来。

林晏看了一眼从上车之后就闷不吭声,还想偷走他手帕的纪然,他真的不知道“然后”发生了甚么。

一向温和欢快的纪然在办公室突然暴怒。像一只调皮的猫咪忽然炸毛,即使是虚张声势,也挺吓人的。

从他一路冲出办公室、在停车场失心疯的吻咬了他、在到现在气势全无的萎在副驾驶座。林晏被整得还搞不清楚刚刚混乱的半个小时,到底发生了甚么。

车子开进林晏家地下停车场,虽然上车前他对纪然严肃的拉下脸沉下声,可现在,他看着恹恹的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下车吧!我们回家…」

「回家…?好。」纪然淡淡的勾起一边嘴角,冷冷回应。

进了林晏家,才刚关上门,纪然站在门边就开始解衬衫的扣子了。

林晏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一回头发现站在门边的纪然怪异的举动,他皱着眉不解的问:「你在干甚么?」

「干甚么?哼…」他嗤笑一声,「我们还能干甚么?你带我回来,不就是干这个吗?」纪然翻转着手腕一边解着袖扣一边冷冷地说,语气里压着一股一触即发的怒气。

林晏傻在当场。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他不过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跟纪然谈谈,他怎么会误解成这样?

「纪然,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把衣服穿好…」林晏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这个意思?那还有甚么意思?不就是汪俊平离开了两个礼拜,你耐不住了、想起我了,找我来救火的吗?」纪然声音里压不住的火气渐旺。

「甚么…?」林晏霍的站了起来,声音也高了两度。这关汪俊平甚么事?荒唐,真是荒唐。

「你也别装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直接来吧!要在哪里?沙发?还是餐桌?」纪然装作不在乎的解了自己的皮带甩到一旁。

你有欲望,你他妈的我也有。老子也忍很久了,要来就来谁怕谁。

这年头谁还在讲甚么为爱而性还是为性而爱,老子现在就是为性而性。

纪然红着眼越想越气。他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压抑的低吼:「林晏,你要做可以,你要发泄也可以。可是你他妈的给我看清楚,我是纪然,不是你的男人汪俊平。你要做就得认清楚我是谁。不准你把我当成他…」最后几句,几乎是克制不住的吼了出声,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委屈、哽咽,对着震惊不已的林晏大吼。

林晏惊骇莫名。甚么时候自己做过这么浑蛋的事?

你的心里一直都有徐宁,我都忍了。你现在胡乱栽赃甚么?

「我甚么时候把你当成汪俊平了?甚么叫我的男人,你给我说清楚…」林晏的怒气现在不亚于纪然。他往前跨了两步,眼睛直瞪着眼前的人。

你还凶……你还大声……

纪然没看过林晏生气的样子,一时之间有点被震住,而回过神之后的委屈怒气烧得更旺。

「甚么时候?你之前就说过,看着我让你想起你的小学弟。我怎么知道每一次当你看着我的时候,到底看到的是谁?你…你…」纪然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他。他自以为表现的凶狠,但却克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委屈的说不下去。

他脑中闪过他们相处的点滴,在酒吧、在电影院、在…床上…都是我,都是我。不是汪俊平。

真他妈的不是汪俊平啊…

林晏,你…到底有没有心?

林晏哑口无言。他想起在刚认识的时候,他的确说过这一句搪塞的话。

但是,纪然跟汪俊平又不是同卵双胞胎。严格来说,也只是猛一看有点相似的模样,又不是真的像到分不清的两人,纪然怎么会误会成这样?怎么会钻牛角尖成这样?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汪俊平或是随便哪个人。汪俊平也不是我的男人。你怎么会这么想?」林晏从生气转变为惊讶,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件事怎么会离谱成这样。

「还不愿意承认吗?那天,西侧停车场,我都看到了。他说你等了他好多年,他说他答应你了…呵…林部长,我还没跟你说恭喜。你等了那么久的人,终于是你的了。我应该跟你说声恭喜的…」纪然越说越小声,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说甚么。

他这是质问啊。

问题是,他有甚么资格质问?他颓然的靠在身后的墙上、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见那张令他心痛的脸。

「……原来你是说这事。」林晏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想起这件乌龙事。「小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终于知道纪然在闹甚么别扭,林晏低气压的心情忽然上扬,说话的声音也隐隐含着笑意。

这笑意触动了纪然:「很好笑吗?觉得我很可笑?」他压抑低声的喃喃,声音里的痛苦让林晏意识到纪然此刻的受伤。

林晏心一惊,连忙敛起笑意,严肃的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纪然猛一抬头睁开眼,对林晏大吼:「误会?我看到他吻你了,你让他吻你了……」他撇开头不愿看他,自言自语般的说着:「我们…我们…都没有…」声音又低了下去。

纪然真的觉得心脏一阵一阵的紧缩,痛的他无法再思考。

林晏点点头:「对,他吻我了。」林晏没有否认。

他知道纪然全部都看到了。

他也知道,纪然没有看到全部。

他大跨步走到纪然面前,用双手捧起纪然的脸,逼他看着自己。纪然还想张口骂人,却被林晏左右两根大拇指压住嘴唇,他不让他出声。

然后他俯身低头,吻了下去…

吻在自己的两只大拇指上。

纪然愣住了,他不知道林晏在搞甚么鬼。

林晏吻了几秒钟之后,抬起头来,看着纪然:「那天,你看到的,汪俊平就是这样吻我的。」纪然眨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我,一直想要这样吻你…」林晏挪开大拇指,再度俯身低头,再度吻了下去…

这回没有大拇指的阻隔,林晏的唇直接覆上纪然的。相较于之前纪然暴怒的啃咬,林晏的吻极其温柔。

他轻柔的舔拭吸吮对方的唇,不带任何情欲侵略,像对待珍宝般的小心翼翼。四片唇柔软相接,不是深吻,只是温柔的辗压触碰,他的唇含着他的,纪然尝到林晏唇上伤口的淡淡血味。他觉得抱歉,试探的用舌尖舔了几下。

纪然此时觉得胸腔缺氧、双腿发软。心脏还是一阵一阵的紧缩,带着想都不敢想的狂喜。他的手不知道甚么时候环上林晏的颈项,他必须攀住他才能支撑住自己。

林晏的唇终于放开他,他把纪然紧紧搂住,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喘息。

「纪然,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别人。」他慎重的开口。

林晏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下去。

「汪俊平是我同一个学校的学弟,他毕业后也跟我在同一个医院工作,我跟他一直都只是学长学弟、上下属的关系。」林晏慢慢地对纪然解释着。

「那天你看见的、听见的,不能够眼见为凭。你应该也有看到那个女孩,小汪只是想摆脱她的纠缠,才演了那出戏。他说他答应我,只是答应我要接下骨癌团队召集人的位置。并不是要作为我的男人。」

「我跟小汪交情不错。可是,我从来没有对他有过其他的心思。他不是你,你也不是他。我从来不曾错认。纪然,你的确无法取代汪俊平的位置,你没有办法变成我们医院的骨科医师,也没有办法替代他接下骨癌团队召集人的位置。同样的,汪俊平也不会取代你。」林晏顿了一下,和盘托出全部心意。

「他不会取代你变成我心中的珍宝。」

红着眼的纪然没有回答,只是将林晏抱得更紧。

林晏一鼓作气说了这么多,纪然却一句话都不吭声。难道是害羞?

他将头靠在纪然的肩上,对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猜测、不安、担心、冲突,现在终于结结实实将人安抚在怀里,林晏感觉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这一段时间你的避不见面拒不联络、今晚的暴冲生气。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在吃醋……你也喜欢我…?」

「我才没有…」吃醋…。林晏话还没说完,纪然就臊红了脸急忙打断,他没听清楚林晏后面说了甚么。

可是林晏听清楚了。

纪然说:我才没有……。纪然没有喜欢你。

原来,纪然的生气只是单纯的误以为自己被利用、被当成发泄工具而生气,并不是因为对他有甚么感情……

林晏原本紧紧箍住纪然的手忽然无力了,他放开纪然,两只手从纪然身上滑落、松松的垂在身体两侧。但是头还垂靠在对方的肩头。

再让我靠一下。

他用了点力,想压紧眼眶,压紧发酸发涩的双眼。一定是因为最近看太多公文了,眼睛怎么这么酸刺?明天得去眼科看看。林晏心不在焉。

「哥,你把话说完…这次我不插嘴了…你把话说完好不好…」纪然感觉到林晏忽然的溃败,刚刚的气势全没了,他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甚么,让林晏整个人又退缩了。不行,窗户纸已经捅破,就缺了股勇气往里瞧。

纪然鼓起勇气,轻声要求:「哥,你不说完,…我没法答应你啊…」

林晏听到耳边响起纪然软软低沉的嗓音,彷佛是种蛊惑,诱惑着林晏开口。

「……我们…试试好不好…?」林晏沉默了很久,久到纪然以为他睡着了。他的头垂靠在纪然的肩上,轻声低语。

「我知道你一直爱着徐宁,在感情上一时之间可能不太能接受一个男人。但是,我们试试好不好…?我…对你是认真的…我从来就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情在对你…试着让我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珍惜你、不让你伤心难过。在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思念你。我会煮好晚餐等你来,或者我去接你…」林晏的声音微微发抖。平常召开院务会议,在百来人面前、甚至面对媒体镜头都能侃侃而谈的林部长,如今却瑟瑟抖着:「我想亲吻你,不只在额头,我想吻在每一个你愿意的地方。我想爱你。纪然…给我个机会,让我喜欢你…」

纪然已经不知道该答应甚么了,他终于听到了原本以为等不到的情话。林晏的温柔,比想象中的还要多、还要好、还要深情、还要令人安心。

他几乎忍不住哭,只能皱着脸,将自己埋进林晏的胸口,用力的慌乱的点头。他用力的抱紧林晏,像是要借着紧到发疼的感觉,来证实这一切不是梦。

「没有徐宁…」纪然忽然查觉到林晏退缩的原因。他听出了他言语之间的怯懦卑微小心翼翼与害怕退让。

林晏只是要求纪然给他一个能喜欢他机会。

而不是要求对方也爱他…

纪然感到心疼。他可以的,可以要的更多。

「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徐宁。我以为我喜欢她,后来才知道,我对她只是兄妹之间的感情,从来与我对你的感情…不一样。我想给你的,不曾给过别人。想从你这里得到的,也都不曾想从别人那里得到。」

「林哥…林晏,我…我也会对你好、珍惜你,不让你伤心难过。我也会思念你、我会在你来接我的时候飞快的跑到你身边。我会把你煮的晚餐吃光光,然后负责洗碗…」纪然一边说一边将眼泪蹭在林晏身上。

「林晏,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纪然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这句一直压在心口上的话。

林晏震了一下。

「纪然,我爱你…」林晏再次捧起纪然的脸,认真的看进去他湿淋淋的大眼睛,然后,给他、给自己一个早就该来的吻。

吻得很深、很久。

他们的眼睛起雾,心里却升起了朝阳。

这回,他们真正的确认了关系。

还有甚么能比这个更幸福的?

喔!还是有的,他们做了一个真正的爱。

……………他们的故事完结……………



明天還有一章番外喔!關於作死的小汪…


前往文库阅读 5462/116/0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2
14
番外:方諒與汪俊平

方教授今天心情很好。中午刚下了一台肺癌病人左下肺叶切除的手术。这病人算运气好,因为车祸骨折意外发现肺部肿瘤,疾病发现的早,肿瘤不大、淋巴结也都还没被感染,病人的预后应该不错。同时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比预期时间提早二十分钟关胸腔。

方谅神情轻松的写完手术纪录,刚走到休息室想泡一杯茶、热个饭时,发现几个也在休息的同事面色凝重围着电视聚精会神,还不时小声讨论。

「怎么了?看个电视这么严肃?」方谅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视,是新闻快报。

「美国一架客机摔了,从芝加哥要飞回来的,机上三百多人,现在正在捞…」

「好像在空中引擎就有问题,还发生了小爆炸,之后就掉海里了,我看这三百多人凶多吉少…」

「嗯…好像目前还没有生还者…」

轰!!!

方谅炸了,眼睛盯着新闻画面,脑中回荡着:客机摔了、芝加哥、没有生还者……

他一个转身冲了出去。

「欸欸欸…方教授,你微波的饭好了,你要跑去哪里啊?」众人被他冲出门的声响吓了一跳,再喊,人已经不见了。

方谅往外跑,他也不知道要跑去哪里。莫名其妙冲下了两层楼之后,才想起拿手机拨电话…

站在楼梯间,他的手抖着、心跳很快,听到“您所拨打的用户,目前没有响应…”他急得快发狂。

他想起三个礼拜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人不死心的将他堵在会议室里。

而他,毫不留情的将他撇下。

XXX

「方教授请留步,我这里还有一点问题想请教您,可以打扰您一点时间吗?」汪俊平一边调出病人的片子,一边喊住正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方谅。

「这病人因为车祸骨折住院中…但他的例行肺部X-ray看起来有一个影子…你看这里…」其他医师见没自己的事了,也都纷纷快步离开。一场多专科肺癌病例讨论会开到晚上接近八点,实在够呛了。大家都急着走,赶回家吃饭的、回病房查房的…

「再见…我先走了…」「方教授再见…」「汪医师再见…」 一时之间,人都走光了,只剩汪俊平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方谅。

方谅并不看他,他收拾好桌上的数据之后,抬头看看只剩他们两人的会议室,又瞄了一眼投影布幕上的片子,声音冷淡:「LLL的确有点异常,但是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你可以先开会诊单,我等会儿就过去看病人。」说完提着包就要走。

「方谅…」汪俊平一个箭步挡在他身前,微微抬头看着他,声音很委屈:「你在躲我?」

「没有。」我只是不想理你。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汪俊平跟方谅是在美国认识的,当时方谅已经在芝加哥的医院工作了好多年,而汪俊平是国内调派去受训的。同为华人,汪俊平在医院报到的第一天,方谅就接到人事部的请托,要他多多照顾这个新来受训的医生。

方谅就此带着汪俊平,协助他各种生活琐事的适应,甚至在发现汪俊平的租屋处龙蛇杂处、治安不安全之后,还让他搬来跟自己同住,分租了一间房给他。

同在异乡,方谅对于这个热情开朗的年轻医师多所照顾。或许是孤独、或许是同类相吸,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是同一个圈子的人。

汪俊平很兴奋。

方谅却很沮丧。

汪俊平执意要开始。

方谅坚决抵抗。

就这样两个人在美国你追我跑,闹的是鸡犬不宁。这个汪俊平天资聪颖,头脑灵活,精力充沛。每个受训医师天天被医院操的累得跟狗一样,他却还能逮着方谅天天变着法折磨他。

没办法,同住一个屋檐下,方谅只得由着他上房揭瓦。

最夸张的一次,汪俊平甚至从外头带人回家。

他简直要被小汪气笑了,方谅看着那个年轻男孩,那么嫩,被方谅一瞪就夹着尾巴跑了。客厅里只剩汪俊平还不知死活的瞪着他,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他还要问:「你吃醋了没有?是不是吃醋了…」语气可傲娇了。

方谅懒得理他,转身就进房、锁门。

汪俊平不依不饶,还追着来敲门:「你说啊…你是不是见不得我跟别人在一起?你个胆小鬼…不跟我在一起,又不准我找别人…你太霸道了吧…你出来啊…」他气得踢门。

房里,方谅很闹心。他快四十岁了,已经过了与人玩玩的年纪,可是汪俊平才28岁,还是那种到处招惹的年纪。两人相差了快十二岁,他无法要求这个年轻孩子为他改变甚么。而他也不想陪他玩,他玩不来。更不用说,汪俊平受训结束之后,就要回国。这两年,就别折腾了吧!

后来,时间久了,可能是闹累了,也可能是工作量日益繁重,汪俊平渐渐收起玩心,努力在学术工作上,偶尔在家里遇到了,也不像过去那样对方谅紧迫盯人胡搅蛮缠。

两人的关系慢慢好了起来。

渐渐的,下了班之后轮流回家煮饭洗碗、吃饱后小公园散散步聊聊今天的工作、周末窝在家一瓶红酒几部电影看得哈哈大笑或是累到睡着。

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将日子过成老夫老夫般契合亲密。

两年的期限掐着他们的脖子。掐着他们亲密的在餐厅用餐、厨房洗碗、客厅看电影之后,礼貌的向对方道声晚安,各睡各房。

方谅很满意那样的生活。

而汪俊平……努力让方谅满意。

在小汪回国前的两个月,两个人似乎都开始感到离别的压力,没人说出口,只是在客厅逗留的时间更长了。

凌晨两点半,第三部电影刚播完,方谅早就在客厅沙发上睡过去。汪俊平起身关掉屏幕,坐回沙发旁的地毯上,呆呆的盯着方谅。然后,轻轻地给了他一个吻,珍爱的、慎重的吻在他的唇上。很轻。比他不小心滴落在方谅脸上的眼泪,还要轻。

方谅没有被吵醒,他不敢醒来。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落在唇上轻如鸿毛的亲吻,还是那滴沉入心里重如泰山的眼泪。总之,方谅失了心发了疯。他忽然发现没有汪俊平的生活他再无法忍受。

所以,他抛下一切,打算偷偷地跟着汪俊平回国。等他处理完美国的一切大事小事、办理好职务交接、回国向新医院报到,已经整整晚了汪俊平一个月。

就这么一个月,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投向别人的怀抱。他吻了他。

骄傲的方谅,更骄傲了。扬起头,眼泪才不会落下。

汪俊平在医院发现方谅时,已经又过了快一个月,他在院务会议上看到他的身影,起先以为自己思念过度起了幻觉,确认自己没疯之后,却又开心得快要发狂,等他挨完整场会议,打算冲出去拉住那个人的时候,却发现他整个人冷得像冰,生人勿近。

汪俊平莫名其妙。没关系,生人勿近可我不是生人。我是…?爱人?

一定是。都为了我从美国追来了,不是爱人是啥?这个方谅一定是不好意思承认,在那傲娇摆谱呢!汪俊平这厢乐呵呵的沉浸在爱人的可爱胡闹里。而那厢的方谅,已经完全无视这个傻子。不管汪俊平如何的撒欢纠缠,方谅再也没理过他。

汪俊平纠缠了一阵子,再傻再乐呵的人,也要发现不对劲了。他很委屈。一个因他而来的人,却再也不肯看他一眼?他想破头也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会议室里,汪俊平终于忍不住,揪着方谅不肯放。

「你在躲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

骄傲的方谅,依然骄傲。他挥开他的手,依然不肯给他一眼。

如果,他肯看他一眼,就会看见汪俊平眼里的伤心。

之后,方谅就没再看见他了。定期的肺癌病例讨论会上,出现了那个骨科病人的名字。那病人因为汪俊平的细心敏锐,意外的诊断出早期肺癌,已经排定开刀时程了。方谅一句随意的问话:「今天骨科没派人来开会吗?」小秘书回答:「小汪医师出国了,好像去芝加哥开骨科年会…听说要28号才回来。」方谅点点头,说不上是失落还是甚么。本来,肺癌讨论会就不需要骨科医师的。

就像他方谅不需要汪俊平。

XXX

今天就是28号。方谅还站在楼梯间直喘气。

“不会的…不会那么巧…不是那一班飞机…” 方谅一个脑子乱成糊,怎么转也转不出来。忽然脑中闪过一个人:林晏。他的心抽了一下。找人家男朋友问?他有这资格?他艰难地摇摇头,脚步却不知不觉地走到林晏办公室。在他醒悟过来之前,他已经抬手推门进去,连声敲门招呼都忘了打。

方谅的眼睛一闪,眼前似有两条人影嗖的分开。他皱眉看着林晏,刚刚他居然抱着别人?

「你在干甚么?」方谅厉声质问,似乎忘了眼前这人是他的长官:「小汪才出国三个礼拜,现在生死未卜,你居然背着他跟别人胡来?」

林晏瞪着方谅、方谅瞪着纪然、纪然瞪着林晏…三个人一阵沉默。

还是林晏最先反应过来:「方教授,甚么叫做他生死未卜?」纪然想了想,还是应该枪口一致对外,他改瞪着方谅。

「……」方谅听着林晏沉稳的声音,乱成一团的心绪渐渐冷静下来。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刚的冲动与鲁莽。

方谅深吸一口气:「汪俊平去芝加哥开会,是不是今天回来?」。林晏点点头。纪然持续瞪着方谅。

「今早一班芝加哥飞回来的客机坠毁了,目前还在搜救。你知道汪俊平的航班吗?」

「你不知道他的航班?」林晏反问。

「我为什么要知道他的航班?」方谅没好气的说。

「那你现在又来问我?」林晏觉得惊奇。

「我…现在都甚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耍嘴皮子…」方谅气极了。「他不是你男朋友吗?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还跟别人在这里搞暧昧…」

「咳咳…」纪然被呛了一口,咳了出声。林晏连忙替他顺顺气。拍了两下才转头看方谅:「看你这么关心他,你才应该是小汪的男朋友吧?」他顿了一下,又说:「还有,是谁说他是我的男朋友的?」

「你们不是…那天…在停车场…他不是告白了吗?他还…」方谅皱着眉,一句话说不完整。「难道你后来拒绝了他?」方谅忽然生气:「他哪里不好?你要拒绝他?」方谅转头看着纪然,有点愤恨不平的样子。

林晏来不及回话,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来电显示就随即接起了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就严肃的说:「现在立刻到我的办公室。」然后挂断。一抬头才发现方谅跟纪然还在互相瞪视,正想开口缓颊时,忽然听见纪然噗哧一声,笑了。

「看来那天看到的不只我啊…」纪然笑着摇摇头。看着眼前这个来势汹汹醋意翻腾的男人,肯定跟汪俊平不是一般的关系。这个汪俊平自作孽,活该。

「你好,我是纪然…你那天是不是看到“你的”汪俊平吻了林晏?」纪然伸出手跟方谅握手。方谅下意识地也伸出手回握。他没察觉纪然言词间的陷阱,愣愣的点了个头。

「他那天吻的是我的人,我很不开心。看样子,你也很不开心…」纪然闪着坏笑。「不然,我们来平衡一下好了…」他握着方谅的手还没放,一把将他扯近自己身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捧上方谅的脸,吻了下去…

「纪然…」「方谅…」两声惊呼同时响起。纪然放开方谅,在方谅耳边轻声地说;「那天就是这样的…」他笑着退开。还带点搞事的幸灾乐祸看了惊的一脸痴呆的汪俊平一眼。

汪俊平正开门进来,他震惊的呆站在门口看着始终对他没好脸色的人跟别人接吻,而那个人好像是学长的人。这到底是发生了甚么事?他转头看着林晏,发现后者一副又好气又好笑又无奈的样子…学长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男人偷人啊…不对,在学长跟我面前这不叫偷人,这是明目张的抢人啊…我去…

汪俊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皱着眉带点伤心不解的望着方谅。

方谅还没从纪然的大胆举动中回神,他转头看见原本以为已经坠机的汪俊平好端端地站在门口,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应该在车底??

汪俊平愣了一下,眼神黯了,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林晏喊住:「喂…把你的人领走…」汪俊平不知道他甚么意思,一脸疑问的看着林晏:「谁?」看着林晏对他示意方谅,汪俊平更莫名其妙了:「他?他是你胸腔科的,我是骨科的…甚么叫我的人…」汪俊平还没抗议完,林晏就打断他的话。

他对着方谅说:「汪俊平去芝加哥开会,是今天回来销假上班,不是今天的飞机。至于你那天看到的事,我想纪然已经完美的演绎还原当天情况。接下来,该处理的、该算账的,就各自带开吧……纪然,你给我回来。」林晏及时喊住看完热闹就打算脚底抹油的小纪警官,后者开溜不成只得垂头丧气的走回来乖乖坐好。

「………」方谅这时才反应过来,刚刚纪然是甚么意思。他瞪了汪俊平一眼,这小子,一时没看住就招猫逗狗搞七捻三。

他朝林晏点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经过汪俊平身边时,又瞪了他一眼。

汪俊平受宠若惊,在被方谅当成隐形人这么久之后,能够被瞪几眼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他急着跟上方谅,还不忘在关上门时指着纪然对学长喊:「打他…」然后关上门追人去了。

纪然防备的看着林晏:「你不会真听他的,要打我吧…」

「我怎么会听他的…」林晏似笑非笑的欺近纪然:「我听我自己的…打你…」他揪着纪然的耳朵:「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哎哎哎…」一开始还听得见求饶声,后来就…没声音了。

方谅大步走在前面,汪俊平几乎得小跑步才能跟上他。跟着跟着,看见方谅就要拐进自己的办公室了,他一个箭步冲向前,在方谅开门的那一刻,抢先钻进他的办公室。方谅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随在汪俊平身后进门。

「你有甚么事?」方谅问。

汪俊平心里一堆疑问,却不知该先问甚么。「老师要我跟你问好…」他说的老师是指芝加哥医院的带教老师,也是方谅的老同事。方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师说你跟他说过,你是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回来的,他问我是谁?」汪俊平问:「那个人是谁?我可以知道吗?我想知道。」

「你知道了又如何?」方谅眼神闪躲:「我回来是我自己的决定,不干任何人的事,跟你更没关系…」

「你刚刚跟别人接吻。」汪俊平转了一个话题:「不怕那个人伤心吗?」

「会伤心吗?」方谅不置可否。

「会。我很伤心。」汪俊平点点头很平静的说:「可以解释一下吗?」

「刚刚…他…」方谅听到汪俊平说很伤心,一时有点内疚,刚想解释,随即反应过来,跟他解释甚么。所有一切都是这家伙惹出来的。解释个屁。

汪俊平等着方谅说下去,但却没下文了,方谅只是看着他。

「他怎么了?」汪俊平只好追问。

方谅呼出一口气,往后微微靠着墙,双手插在胸前,淡淡的说:「他说你那天吻了他的人,他很不开心,所以找我平衡一下…」

「甚么?我哪有吻了甚么他的人…」汪俊平原本冷静的态度,被方谅这样一说,急的直想反驳,然后猛然想起两个月前的停车场:「我…我…吻了林晏?…」他的心直往下沉,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也看到了…?」他越说越小声,完全没有底气。

方谅点点头。

「你听我解释…我并不是真的吻他…」汪俊平整个人都慌了,他骗过了苏苹,却害惨了自己。难怪这两个月方谅完全不肯理他。「我…我是因为有一个女病人一直缠着我,缠的我没办法,才拉着学长作戏的…」他很着急,方谅却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汪俊平怕方谅不相信,就要上前还原实况。他冲上前捧住对方的脸,两根大拇指压在他的唇上,作势就要吻下去,这姿势是会吻在自己大拇指上的。没想到方谅两手往外一拨,将汪俊平捧在他脸上的手拨开。汪俊平一下子收不住势,直接吻上方谅。

汪俊平在手被拨开的那一瞬间,心里是很绝望的。然而下一秒,当他吻上方谅时,随即发现自己被方谅一手揽过腰、一手扶住后脑勺,整个人被方谅用力抱住、用力挤压。而方谅的唇舌更是毫不留情的进攻,他狠狠的吸吮着汪俊平的唇、疯狂的搅动着他的舌。

两个人激烈的亲吻,似是要弥补这两个月,不,这两年的空白。

他们吻了好一阵子,直到肺部强烈抗议,身体急需气体交换,两个人不得不停下来喘气。汪俊平靠在方谅身上,一边喘一边还要解释:「我…我…我不是这样吻他的…我没有这样吻他…」他的脑子很晕,他不知道该再说些甚么,方谅才会相信他。

「我知道…」方谅也在微喘,他拍拍怀里的人以示安抚。他低头对上汪俊平疑惑的眼光:「刚刚纪然已经示范过了…」

「喔…」原来如此。原来他也没真的吻上我的方谅。汪俊平放心了。

然后,他忽然抓到一个重点。

他们刚刚……接吻了?这个两年来完全不肯有进一步动作的人,居然给了他一个这么激烈的长吻?

这代表甚么?他愿意了?

「你…?想清楚了?」汪俊平不可置信的问。

「是。想清楚了,我们开始吧!」方谅给了他的承诺。

方谅再度低头吻住了他。

还有甚么能比这个更幸福的?

喔!还是有的,他们打算开始谈一场恋爱了。



正式完结!

谢谢一路陪伴的各位朋友,下次再见啦!

月光


前往文库阅读 6090/131/4
TD小半生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3
评论 14番外:方諒與汪俊平方教授今天心情很好…

等到了,完结撒花~\(≧▽≦)/~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4
回复 等到了,完结撒花 ≧▽≦…

谢谢你,我也很开心.....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5
评论 14番外:方諒與汪俊平方教授今天心情很好…

开心完结期待在见❤️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6
回复 开心完结期待在见❤️…

会的,到时候要来喔......

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