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  /  随笔  /  读书笔记
花杀罪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21

《家语》曰:“不食者,不死而神。 ”《说文解字》:“仙:长生仙去。从 人从山。”《释名》“老而不死曰仙。 仙,迁也。迁入山也。故其制字人 旁作山也。”葛洪著有《抱朴子》一 书,认为山林是道者避隐合药之 处,强调说:“山林之中非有道也, 而为道者必入山林,诚欲远彼腥 膻,而即此清净也。”(《抱朴子内 篇·卷十,明本》)又说:“是以古之 道士,合作神药,必入名山,不止 凡山之中,正为此也。”(《抱朴子 内篇·卷四·金丹》)他认为归隐山林 是一件很庄重,很神秘的事情,“名 山为合药之所”,是他选择炼丹地的 主要外部条件。他认为宗教是神圣 的作业,还“宜入名山”,远离俗人。 为道之士“莫不飘渺绝迹幽隐山林。”

[1]

道生神,先天尊神,乃大道化身,不可修。

人修仙,鬼仙→人仙→地仙→ 神仙→金仙→太和仙

太和仙:太和仙,道成可以化为自然光炁。

天仙:天仙(又称金仙或者佛), 若能修成上乘的天仙,便可神光普 照,化身万千;一得永得,一证永 证,神通恢廓,法力无边。天地闭 时而不同闭,浩劫无碍。天地开 时,开辟度人。五眼六通全开——五 眼是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 眼;六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 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

神仙:“神仙者,以地仙厌居尘世, 用功不已,关节相连,抽铅添汞而 金精炼顶。玉液还丹,炼形成气而 五气朝元,三阳聚顶。功满忘形, 胎仙自化。阴尽阳纯,身外有身。 脱质升仙,超凡入圣。谢绝尘俗以 返三山,乃曰神仙。”

地仙:地仙者,天地之半,神仙之 才。不悟大道,止于小成之法。不 可见功,唯以长生住世,而不死于 人间者也。

人仙:人仙者,五仙之下二也。修 真之士,不悟大道,道中得一法, 法中得一术,信心苦志,终世不 移。五行之气,误交误会,形质且 固,八邪之疫不能为害,多安少 病,乃曰人仙。

鬼仙:修持之人,始也不悟大道, 而欲于速成。形如槁木,心若死 灰,神识内守,一志不散。定中以 出阴神,乃清灵之鬼,非纯阳之 仙。以其一志阴灵不散,故曰鬼 仙。虽曰仙,其实鬼也。古今佛 徒,正致力于此,乃曰得道,诚可 笑也。

大罗金仙居于大罗天,不老不 死永生不灭,仙境极乐无所忧愁。

红尘凡人居于地界,顺生应死繁衍 不息,得失苦乐情欲交炽。

对修仙 者而言,世间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在时间长河中不过转眼云烟, 只有飞升紫府位列仙班,才是永恒 的追求。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 地万物。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只有对道的理解深 浅之分,而没有等级地位之别。

修仙长生是夺造化之能的逆天举动,会受到天 劫的制衡考验,飞升之路极为崎岖 难行。

写文资料

问世间谁人无忧,唯神仙逍遥无忧。

“仙人哥哥,仙人哥哥,带我走吧!我可以为您烧火做饭,当牛做马。我要修仙,我要悟道,我想救这天下苍生!”一个不足十岁,衣衫褴褛的雉童突然抱住谢长吟的大腿,一脸兴奋的嚷嚷。谢长吟本来想挥走这个肮脏的小孩,却又突然被那天真的童言所触动。他蹲下身,与稚子视线平齐:“哦?告诉我,为什么?”稚子因他的问话而不知所措,又鼓起勇气:“因为想救,所以想救。”谢长吟嗤笑,在衣袖下重重地摩挲了几下自己的指尖,杵了一下他的脑袋,杵了之后又继续摩挲,似乎想要抹掉从他身上蹭下的灰尘。但其实他只需要一个净身诀就好了。他凝视着眼前的稚子,又凄寒一笑:“你自己的理由呢?”稚子懵懂地看着他:“诶?”他压下怒火:“ 我问你自己为什么修仙? ”稚子这才听明白,慌忙道:“没,没了!这就是全部的理由。 我想拯救天下苍生!”谢长吟终于狂化,他想起一些往事,忽地怒吼:“不……我不信!我不信!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狗屁理由被送到这里等死!!”他神魂不清似的摇晃着,一步步向那个稚子逼近,手也向稚子伸去。就在那只好看的手离稚子的脸还有不到一寸时,他的手停住了。他那张清俊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魅惑至极的笑,他将手垂了下来,伏在男童耳边,嗓音低沉:“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为了让我能带走你,才那么说的。你是骗我的,你本来不是那么想的,对不对?”稚子害怕极了,但是神仙哥哥的声音真的好惑人,他想顺着他说下去……

就在那个“是”的音节几乎要滑出稚子喉咙的前一秒,他突然感觉脑子里似乎有根弦断了,“崩”的一声,很响。彻底把他从半梦半醒中解救出来。余音不绝。即使已经消散了却仍感觉脑子里“嗡嗡”地响。他也顾不上别的,赶紧道:“不是,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想救这天下苍生。”说着小脑袋也不住把愣着。边说边偷偷地看了一眼谢长吟。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神仙哥哥刚刚那么可怕,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崩”地一下,但是他想,一定是神仙哥哥为了测试他修仙的心诚不诚或者够不够格当他的徒弟才这样做的!村口四爷爷的故事里都是这么讲得:仙人收徒弟总要不嫌麻烦的试练一番以保证将来不会败坏门风。仙人一定也是这样想的!一,定,是!他一遍又一遍的为自己打气。而谢长吟此时已经完全愣住了,他一面起身,一面神情呆滞地不住嘟囔。他在嘟囔什么?凑近了听,你会发现。来来去去不过几个字一直反复,他说:“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谢长吟许久才缓过神来,而此时那稚子正做着修仙大梦。他有些不耐,清咳一声,随即,,稚子便马上缓过神来 。他见稚子已缓过神,便对其道:“叫什么名字?”稚子目光躲闪死死地闭上了嘴,将头垂下了肩,开始像遮掩什么缺陷似得支支吾吾起来。他活的岁数长,经的事也多,所以一看便知:“没有名字?”稚子的头垂得更低了,几乎不敢抬起来,垂着头以微不可察的力度点了点头。谢长吟马上又问:“那这里是什么地方?”稚子红透了脸颊,神仙哥哥不会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个傻的吧?于是他的声音细若蚊呐:“封,封家陵……”谢长吟沉吟许久“封……”。他开始皱眉,沉吟许久又道:“那不如叫封不臣吧。誓不为臣……你可要对得起你的名字!”那小稚子马上头如捣蒜的赞同。心里暗喜,他真的好开心啊,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神仙哥哥为他取名,是不是……是不是要收他为徒?谢长吟看着他,一拂袖,转身便欲离去。走了几步,没听到原本预料的脚步声,回身瞪了封不臣一眼:“孽徒,还呆在那里做甚!还不快走?”封不臣慌忙赶上,走在谢长吟的左后方。谢长吟见他跟上了,便道:“听着,我道号东灵,称东灵真君,散修,俗名是叫谢长吟。你是我座下首徒,以后若是挨了别家弟子欺负,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徒弟!”

竖日,晴空无云。她正坐在一辆的商务车里小憩,寻思着,这个世界的交通工具就是好用,比轿子强多了呢。不一会儿,她就到了她的目的地----一个名字长到她懒得知道的高中,原书里都懒得写,就简称它东园【1】。东园,东园,东园,后来那些读者都叫习惯了,就默认它叫东园,作者也就干脆就让它的“东园”之名拍板了。

车的底盘有些高,为了完美落地,她不得不跳了一下。稳稳落地。长腿一跨,就进了东园的门。

一拐角就到了教室,东园的教室都很新,且一尘不染,这时正值早晨,阳光很盛,斜射过乳白色的水墨窗帘,有些明丽,显得整个教室就好像是个极乐园。“可惜啊……”,她一想起原主的三角孽缘,头皮就开始抽搐,不由得开始吐槽,“真流于表象!”东园是封闭式学校,学生强制性在学校吃早午饭。这时,班里的人还都在食堂呢。她索性把书包随地一丢,在东园闲逛了两圈儿。

东园,一点儿也不符合它那高大上而又略带诗意的名字,它建筑灰头土脸,内部肮脏拥挤,从上到下无不散发出资产阶级贪婪丑恶,爱慕虚荣的气息。她在心里怒骂了一句:“靠,白瞎老娘学费!”等等!她怎么会知道花了五万块的学费?不对,她没有这么想!

那……这是谁?

“嗨!”这时她心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她不由得身体一缩,但还是回了回去:“你是谁!?”那个声音开始笑,声音极度尖利的笑,她带着笑意问:“呵,我是谁?您占了我的身子竟还来问我是谁!”她这才镇定下来:“许嘉期?你来干什么?我会为你实现你的所有心愿,只要你高兴。但是,你绝对不能打扰我工作。”许嘉期哼了一声,如果拿合同来打比方的话,她是甲方,木衣鱼是乙方,可她还真没见过态度这么差的乙方。于是她又哼了一声:“我来给你布置新任务!”木衣鱼不由得眉头一挑:“什么任务?”提起那个任务,许嘉期面容狰狞起来,好看的桃花面皱得像只面粉袋,当然,木衣鱼什么也看不见,她终于启唇:“我要哥哥一生平安康乐。”木衣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干脆就在心里与她交流:“我说了,只要你能开心,我可以不择手段。这也是写在改命契【2】上的。所以,当然没问题。”许嘉期颔首,一下,一下,又一下。许久,直到木衣鱼因为许久不见她回话而惊讶地“咦”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她看不见。她的脸顿时升起了一阵红云,赶紧转移话题:“行了,他们也差不多吃完饭了,你也该回去了!待会见了那个小,贱,人,让她对我印象好点儿!听到了没?”木衣鱼一想,也的确如此,便抛下了那灰头土脸的风景,转身回到了她印象很好的教室。大概是许嘉期时间掐错了,教室里空无一人。她左右环顾,干脆坐在了老师那张黄梨木雕纹木椅上。嗯…雕纹莫名熟悉,她一看,再一回顾原著,发现了一个令人惊悚的事实----许嘉期她班主任就是她大嫂!!!!!!!!她心中有这么大波动许嘉期也不可能不知道,她干脆利落地嘲讽道:“慌什么!慌什么?待会儿见了大嫂一定要问好!”而木衣鱼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连听都不听,就只敷衍地“嗯嗯”了两声。天啊,这还让她怎么做那些“小动作”!?她还不及反应,这间不大的教室里就涌进了人。很多,按照原著,足足有八十几个人。她的大嫂在这时进来了,看见她,丝毫没有惊讶,也没有让吓得手软脚软的她起来。那清丽的身影就停在了她身边,轻轻敲击讲台:“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知道现在本来应该午休,但今天来了新同学,今天午休改为欢迎新同学,好不好?”那些学生马上坐端正起来,异口同声:“好!”她大嫂点点头:“好的,那新同学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木衣鱼站起身来,飞速回忆了一下原著。背过身来,黑板上写下了“许嘉期”的名字在转回身的同时,脸上扯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原著里说过,女主对像阳光一样温暖的人有好感加成。她说:“ 大家好啊!我是许嘉期,初次见面,以后的日子还要请大家多多关照呢!”她顿了顿,干脆什么也没有说,转身问她的大嫂:“老师!我坐那里好呢?”她的大嫂没有让她失望,随手一指,就是女主旁边。她想起许嘉期的嘱托,在走过嫂子的时候突然来了句:“嫂子好啊!”这下子她倒是不慌了,她嫂子倒是慌了起来。而许嘉期已经在她心里骂开了:“诶!诶诶诶!有你这么打招呼的么?就好像威胁嫂子,让她给你走后门似的!”就在许嘉期说第五个字时,女主看过来了。目光如炬,好似能把她的心解剖。她即使知道是在心里,不会被对方所感知,也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你需要开后门么?”许嘉期翻了个白眼:“你觉得用,那就算用吧。”她回视女主,同时脸上保持着那个灿烂至极的笑。一边心说:“既然不用,你又有什么可说的?”女主先开了口:“嘉期,你的名字真好听……”木衣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可真是个烂大街的搭讪方式,而且,被称赞的还不是她本人!她暗自撇撇嘴,又扬起那个她自己都觉得腻得恶心的笑,俗套的说:“谢谢陈小姐!正巧我也这么认为呢!”许嘉期马上扎了毛:“靠啊,你有病吗!?”而女主陈小姐则是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花杀罪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22

若能此生常如是,但愿长醉不复醒。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 鞭直渡清河洛。

古来真主百灵扶,风虎云龙自不孤!

一缕残魂,坠入六道,轮回千百世。 悠悠岁月,万古时光,转瞬千万年

花杀罪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23

又怎么了?你动不动让他打我?”楚玉一笑的推门进去,放轻脚步,小心的不惊扰屋内的人,只听见容止悠然道:“你方才瞧错一个数,自然该打,再有异议,我让花错加倍打。”柳色声音弱了些,可还是十分不平:“你要打也成,可别打我的脸。再这么打下去,我还要见人么?”容止轻笑一声:“你怕这个作甚?若是爱惜容颜,我这里有上好伤药,待你完成了今日应做的课业,我便给你敷药。”之后屋内的声音模糊起来,大约是柳色小声地抱怨几下,最后还是不得以屈服于强权。楚玉走入屋内。窗户打开着,阳光从屋外透入,令屋子里看起来显得十分明净,花错靠在窗边,一手拿着条约莫两米长的细竹竿,竹竿的尖梢正好搭在一条黑色长几边上,容止与柳色坐在长几一侧,面前摊开几本陈旧账册,容止背梁柱,眸光半阖,而柳色则扭着被抽得青一道姿一道的浏览账册。听见楚玉脚下木屐的声响,柳色抬起头来,正让楚玉瞧清楚了他脸上的伤痕,柔媚娇艳的容颜上。一共八道青紫交错的瘀痕,纵横的隐约的构成一个字:花。楚玉一瞧便忍不住笑出声来,柳色慌忙的抬手捂住自己地脸,不想让她瞧见这么一副难看的模样,片刻后他忽然想起来,即便他容貌无损,公主也不会在宠幸他了。

楚玉原本以为,天如镜的那什么天书,应该是放在家里的,趁着天如镜回家翻天书,她可以向容止借花错一用,去看看那“天书”的所在,可是却没料到,天如镜竟然是随身携带着“天书”!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片刻的沉默后,楚玉觉得容止的笑容里似乎多了一丝无奈,好一会儿才听他慢慢的道:“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不希望公主你冒险。虽然天如镜未必比得上他地师父天如月。可是应该也是有几分本事的。公主,也许你忘记了。可是我却记得的,花错这一身伤,便是当年刺杀天如月时落下来的。”莫要以为他看不出来,楚玉对天如镜隐约的敌意。 楚玉原本有些责怪容止,可此时却不由得默然,心底有了些歉意,前日她已经提前找借口把七叶雪芝给了容止,却没料到原来花错的伤是如此落下来的,思及此楚玉随口问道:“花错现在如何?”容止点了点头,笑道:“谢公主关心,我正在收集其余药材,待齐备之后便可为花错医治。”

缓步走出东上阁的容止却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所。他白色地身影在西上阁中缓缓绕行,脸容平静,神情深沉,穿过写着“三千繁花剑”的牌匾,穿过院中仿佛被狂风肆虐过的草木,他缓缓的走入花错的房中。不一会儿。房中穿出哀叫呻吟声:“你来得正好!阿止。你给我用的是什么药?弄得我全身又麻又痛。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咬一般,全身一点气力都没有。这样下去我实在受不了!”昏暗的室内,花错全身绑着厚厚的绷带躺在床上,绷带下透出深黑色的药膏,散发着浓重难闻地味道。容止立在床边,不紧不慢的道:“就是这样才能治好你,昔年你不听我的劝阻,去刺杀天如月,落得一身伤深入筋骨,假如不用狠一些地药物,会留下病根。” 花错噎了一下,有些不甘心:“谁晓得他是那么古怪的?”说完后他又继续哀嚎,“好痒好疼啊啊啊,什么时候才能不用这该死的药啊?!”容止无奈的道:“你今天一整天都不叫,怎么偏偏就捡着我来地时候叫?”花错嘿嘿一笑:“当然是专门叫给你听啦,若是没人听着,我叫什么?不是白 费气力么?”容止转身便走:“内服外敷,外敷的药我治不了你,你尽管叫,等着吧,明儿我让尚药司在煎药汤时多给你加二两黄连。”花错立即迭声惨叫:“等等等等等等!阿止!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花杀罪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No.24

若能此生常如是,但愿长醉不复醒。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 鞭直渡清河洛。

古来真主百灵扶,风虎云龙自不孤!

一缕残魂,坠入六道,轮回千百世。 悠悠岁月,万古时光,转瞬千万年

人间富贵真珠室,天上通明白玉楼。

唐欢劝过他戒烟,他的前妻劝他戒过烟,凌峭劝他戒过烟,可他无论如何也戒不掉——从十五岁那年开始学会抽烟,正是刚刚升上高中的那一年。十七年的烟龄,不多不少,和他认识丁沂的时间一样长。戒不掉的烟瘾,就像戒不掉丁沂。

“桃花几度吹红雨,人间风月不染尘。”

白衣清淡,发髻高挽,插着支金凤簪。不提容貌,气质是绝好的。薄施粉黛,却神情散朗,自有风度,当得上是一位不流于俗的佳人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才不需要爱情。一种是死人,一种是已经得到爱情的。”“别怕,想紧紧拥抱的心情,难道不是因为寂寞吗?”“Zap,你要记着啊,爱是做出来的。但是,只有跟处男做,才可以不用带套哦......”“ 原谅我,爱你,只有3/4。”

你来,你见。

我来,我见。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我要穷此一生,奋力追逐的......

他人眼中钉,为我心头肉,

“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爱你了。”

苍松覆雪,鸟雀噤声,只有风,穿过松林。雪地松软,上头什么印迹也没有。

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只妖孽。埋起来,碾碎,压紧,风干……却无法消失。

不能回忆,不能闭眼,不能叹息,不能想。如果仍不能挣脱,那么微笑、喝茶。吞下苦涩,才会感觉到微甘存于舌尖。

不过他都“偷”了那小子一条命了,再“偷”一个生日,也算不上什么吧。大不了,到时候一起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