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常闲聊 / 记录一下每天的梦

今天的梦:什么玩意儿

有型月班的梦,坐在最中间的学委阿周那和坐在教室右侧靠有门的墙那一排前面大概第二个位置的伯爵,热衷于给新同学拍照集欧气,意外的不太受欢迎(我呸)

有不知道为啥要直男和壮汉人鱼(也没那么壮)开始搞基的梦,什么电影……?还有这个梦的延伸成为了最后一个有可能打败BOSS拯救世界的梦,但是根本没练过就是拿着一堆技能和面板在用脚瞎摁而已,不出意料被打爆了,BOSS还表示失望你个菜鸡连键位都没记全

再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课堂演示上把自己吊在鱼缸外面一点点拖进去淹水里做演示什么鱼怎样怎样的女大学生的梦,她妈是这堂课的老师对此毫无表示就把她泡水里任由她快淹死也冷漠无情甚至说“你死了好点”,女大学生本来想着我这么做父母肯定会原谅我,结果她妈是个舔狗她爹超级那个啥,真·小公举啊,极致的自我中心主义,又谁都听他的话,不是这个人自己有能耐纯粹是周围人养巨婴一般那种,这一家人三个脑子有病

话说缸底有只黑白花短毛猫

隔了太久基本忘了……走在不知何物的黑暗之中,有似乎是白色的波纹扩散开来,大概不是很强只剩下一条半透明白线吧,不知道怎样就会被捕捉到世界里去,在什么阴间一类的地方突然悔恨起第二个世界里同伴的死亡,或许是在这里找到了复活的办法却已经无法回去了……之后还有点什么反派盯着失忆反派说那家伙怎么会这样一类的话具体的我想说也说不明白因为只记得点末末了

梦见巨大的生物入侵,它们称人类为地球的霉菌……

然后就梦见了天草alter

名字是敌X(我怀疑是教但不能确定)中枢,(这里好像有三个字)“千羽X蛾”,中间那个字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回笼觉倒是梦见个截字

还有什么(意思是为他而来,原话是XX,一个词,灭杀?抹杀?针对?追逐?这个完全忘了)他的死水,以及一句听起来逼格很高但我愣是忘了的话

外表的话是大马尾、黑底红瞳、黑红白的边缘有点破破烂烂的(或者说是黑贞那样的毛毛一样质感的一缕一缕的)(和原来差不多的)衣服、脖子左侧镶嵌了三颗不规则圆形的深红色不透明宝石,偏前一颗隔着一条皮竖列两颗,类似常见的那种脖子烂了的丧尸露出的筋腱和肌肉的样子吧但是除了形似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只是宝石而已

他还在某处和式不知什么店里打过一阵工,因某种疾病或体质而不能见人(并非外貌方面而是害怕气息之类的理由)的老板娘(大概不是人)还对他产生了情愫,但直到他又一次来、又一次去也仅仅是躲在一墙之隔的帘后默不作声,连脸都没看见

我是还梦见过啥想说来着……算了

这个天草alter是alter了性格(面对人类的时候)基本没变……

今天的梦本来该爬起来写的但是懒得开电脑于是至今基本忘了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梦里的主角是个大人物,有家族那种或者自己就是白手起家成立世家那种吧,自己自嗨写了本小说玩结果死了以后傻子们把那当成他希望的发展了,然后怎么怎么着整个家族都走偏了……我当初记得很清楚但是睡了两次回笼觉外加躺床上在脑补沙雕就全忘了,只记得一个光头八字胡的仁兄带着煤气罐在天上飞立志成为最强好让普通的黄图传满世间!好伟大的志愿啊兄弟!光头兄四十来岁吧,他老婆是个金发低盘发,很常见的欧美OL会在接近脖子那里团个团的那种发型,他们鹅几好像是个社障高冷系美少年……对某种规则或信条的愤怒与不认同虽然看起来似乎是激怒了“制订”这些的主角,但实际上却是对方看着一大帮向着他最不希望的方向去的后辈之后看到喜欢的孩子激动的说不出话

好麻烦懒得想了,忘掉算了

有只长得像猫的东西,幼崽就已经成猫大了(大概),毛色深蓝还是深紫总之让我想起柴郡猫,站在厨台上对我的家人很感兴趣

虽然长得像猫但并不是猫,关系类似于老虎和猫的区别吧,是什么妖物魔物一类的东西,对人类危害很大,或许有猫和仓鼠的差距那么大

当时我不知道是生病还是因为什么而显出类似生病高烧的状态,我是指什么融合分化之类的总之从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那种感觉,当时真不确定自己能打过它,毛都炸了呲牙咧嘴压着身子凶它

然后它妈来了,把不懂事小猫抱走了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示意自己没有什么对人类的意图,顺便捞走了一碗不小心洒了没管的米……我那时候安静下来站直默许她带走,感觉是舒了一口气加欣喜,也可能是我的错觉脑补太多

之后她坐在那边说我是这崽子的小姑……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哥哥的???

噢噢噢噢想起来了,有个无痛症金属人,长得像简单仿人但是没有细致部分只有肢体分布一样而已,他弟和我都被他揍……

然后他去看演出,想把他妈也带过来,因为是个智障没办法理解更多事情于是我为了不被他揍只好去背他两个妈爬好塔喵高的楼梯上去……爬一次我就要死了还有一个胖的在下面我暴毙啊

要问我有多高我只记得懒得下楼直接从楼梯上跳下去的记忆……20米?

知更 只看该用户 6个月前 /6个月前   P.132331

今天的梦……

一个是我喜欢的游戏被一家2015年成立的小游戏公司接手,然后大改特改变成了垃圾,登上去一看我差点爆炸,疯狂的翻译错误、战斗系统的崩坏、玩家战力极度削弱、聊天系统如同儿童游戏的劣化版一般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句子选项

然后是一个很奇妙的,和前面的梦有联系的如同在看两部同系列电影一般的梦

一对夫妻带着他们很小的大概6岁的小女儿去林子里野餐郊游,不知为何两个和小女儿一样大的女孩儿跟女儿一起在玩,为什么带上她们、甚至是不是他们带的都不知道,不过不用管这些。因为重点在于三个女孩玩的时候小女儿捡到了一粒东西在玩,爸爸注意到然后要过来看了一下,那是一颗氧化度很高的人类的牙齿。

然后父母开始找,果然找到了坑,明显无比的两个人脚对脚埋在一起的坑。

这对父母带着孩子来本就是想要自杀,想要如同这个坑里的人一般被埋进去

之后的剧情我倒是忘了,大概是父母感到这事的重要性选择了报警吧

这个梦的前篇等下再说,后篇是回笼觉接上的,父亲把三具尸体不辞辛劳的从林子一直背到公路边的警局,但却被警员看穿了他的打算,这种时候会来这里的人的目的不言而喻,于是劝说他“好好想清楚吧”,对父亲的感想还是年轻又漂亮的男人怎么想不开,对,这父亲在补丁里童颜

然后是前篇。前篇其实我记得最不清楚了基本忘掉,但是毫无疑问那里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所敬爱的某人,他为了封印……或者说,就是同归于尽,干掉某个反派哪怕自己成为了行尸走肉(僵尸那种)也坚守本心一定要拖他下坟墓,但是中篇那里发现的坑是被掘了坟的,反派的下属们把他们挖出来然后开始抹黑英雄

不过这位英雄我的记忆里……嗯,死亡之后反而作为无人性冰冷呆滞的僵尸不由分说完成了目标,活着的时候身边的同伴保护不力结果被刺客抹了脖子,可以说死前是老久以前的耽美小说里和大人物勾搭上但自身物理处处需要保护的受,死后是不可入队的推动剧情的无理由强大角色吧

还有一个梦我和同届同学全都被要求穿校服回学校待在那里不知道学什么我好紧张啊哈哈哈哈为什么还是班主任你啦,为什么我们的笔记卷子全都还收着堆在操场上啦,那不是该个人持有以及当垃圾扔掉了吗为什么还要捡回来继续用啊

梦见类似太空挖矿那种东西,身处于小行星带里的感觉,视野内到处都是不规则状的陨石

到底要干什么我忘了,但总之随规律飘动的陨石之间有算好了距离建设的一间房间大小的空间站,光看外壳就特别宇宙了,要比喻的话我觉得像面包车(完全没有)

长方体,银灰色反着类似面包车外壳的那种感觉的光,角上包着一块防撞击的东西而且是圆的

里面有虚拟投影的营业微笑大胸制服接待员姐姐,虽然不会和你互动只是个固定的投影而已

三个按钮,仅仅是维持生命的东西罢了,没有任何能帮助能力上升或者享受的东西

即便如此矿工要为了自己活命而给公司付钱

……好黑啊这游戏最后结局怕不是打爆你们本部

然后我还梦见骗一个刚觉醒的小新人他们那个种族天生战斗狂哈哈哈哈哈……

类似亚人吧那种感觉,突然在某一天被发现异于常人,虽然就能力而言和亚人完全不一样,到底什么能力我也不知道

之后发生了啥我忘了,总之新人他真的以为如此了哈哈哈哈,还根据我对未来的他的描述做了一套丑的难以言喻的战斗服

做了好多的梦……

虽然印象告诉我这是第二个梦,不过怎么也想不起来第一个的,第一个梦:

一座建筑,外装很华丽像是教堂那样墙上全是突出的浮雕装饰一栋楼要被穿厚一层那种,方方正正的方脑袋方身子,白的

里面倒是装修蛮现代化的,对着大堂的从面对门口的位置来看在左边的地方有一间房间,对着礼堂的墙上是占满正面墙的窗户,不是落地窗,只是个大窗户像公共厕所墙上的长镜一样的那种,大概是只能从房间里看到礼堂的单向吧,那里是间卧室,大概是主人的卧室因为他进去了

主人本来养了只可爱的熊,有点焦糖色的感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了“烤焦的奶茶”这印象并且一直记忆深刻的遗留下来……后来这熊被强制送走了从此主人郁郁寡欢

还有其他的梦,主角是哈利波特(。

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年纪,作为贵族波特家的继承人面见国王,对方是个看着不怎么好人的金毛,之后回去调查对方有一支小队,专门处刑部分人来让什么合他心意的那种吧,什么论坛里谈论搞笑艺人的时候主角参与其中提出让黑人兄弟之中的弟弟(十岁)去开车这种建议(对不起我这一段其实根本记不清只记得搞笑黑弟去开车了这回事),然后聊起来,某人说自己的祖母被杀了,主角回复确实有这么支小队还是直接说明就是他们杀的,反正是那回事,我记不太清了又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记住的……

对了建筑说是浮雕是不是不太适合啊……是那种,感觉像是墙外假墙一般的东西???很厚,像是罗马石柱一样的镶嵌在墙角上的柱子一般把墙面扩大出去好多的那种东西

腰好痛,早知道我就不去听她说什么肾会痛了,求求你不要再当真了折腾我难不成你就会突然被优待吗,我又不是那种不作死的人

知更 只看该用户 6个月前 /6个月前   P.134858

做了似乎睡去三次都连在一起的梦……

一开始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被通缉了所以在楼顶上跳来跳去赶路的梦,跳到某处大楼顶上那里正在举办什么比赛,参加那个奇奇怪怪的真人秀一般的比赛主要是因为那里的铁架桥和下面的河可以走近路,但是走到倒数第二关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有个学生被困住了要我去接它,于是往回跑,一只气球被困在马路上,风来风去的稳不住被车压了不知多少次,我也是气球,很努力把它从马路上带出来,有个好心的警察小哥要我们上警车带我们赶路,不知道为什么车后座还有个女人,我们也不知为何半路就道谢走了,走了之后我又在带着学生在楼顶上跳跳去参赛,第一关就是在铁架上跑,大概,因为这只是我的做法而已,就像倒数第二关还是第几关我们直接下水让章鱼先生带我们走一样……到底我们是人是气球还是章鱼或者鸭子?

之后也没能梦到走到尽头的样子,反倒是开始和参赛者们一起在一间在不知什么楼的楼顶上直接四面搭墙围起来的屋子里吃饭,甚至还有个角漏着风没围上,可能是想安门后来一想这安门不是要人死就漏了。墙上的窗户异常的多,虽然是正常的墙的上半部分安着窗户但是差不多一圈全是窗户,还有个厨房,我在那里看见个忘了穿什么的女鬼,捧着菜笑嘻嘻说要送给谁谁谁,我把她哄回去她也不肯走,然后我就在那里跟她僵持住了……叫其他参赛者去站在八个角落里守住,我则是拿着刀守在漏风的门前,之后怎样不知道反正我的刀插到墙上去了,我还觉得日本刀不靠谱镇不镇得住就换了把中国的黄金剑,挺宽的剑刃,大概十厘米?当时是想着剑上雕刻还是浮雕的符咒会有点效吧,我还记得把剑插进去发现后面好像是空的于是好奇上下磨蹭几下拔出来一看剑上全是木屑还在想要记得擦啊

之后把剑插在可以插严实的位置以后就迷失在忘记剑的名字的茫然之中了……

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一个梦,我从镜子里可以看见我的背后有另一个自己,穿着我常穿的衣服,头发梳直了以后就没动过,因为那个我的刘海把脸完全遮住就像是正常女鬼那种假发戴反了的样子,前后头发一样长,不过我当时也想到不是女鬼是我自己头发就这样,所以倒很淡定,镜子里那个主要是肉眼向身后看是看不见的,我站在镜子中央的话我自己移动以后就会看到身后有人,贴墙的位置有个和我现在扮相完全不同的呆站着因为头发遮住看不出来表情的我自己,和父亲说了以后他说这是好事我终于达到了某种境界可以练习啥啥啥了,梦里的我们家是个练武还是什么的反正是可以进小说的家族,大概是什么秘技或者不秘密的技需要这种思维才能练吧……之后我看着镜子试图靠近摸她不知道成功没有,我还对她说了点什么话,似乎是些危险的谈话,涉及到一点我的生命安全,不过没有回应。之后也看见过头发被剪成男生一般短发的她出现过,比较生气就靠意念给她改了发型好像还有衣服,改回那个女鬼扮相了……那时候她的脸没有表情,是无意识的空壳吗?

对了还梦到李波去看没卡比赛的梦,普雷他长了条和发色挺相称的白混橙尾巴,大概是龙尾,赶去见坐在无人观众席上准备起身的李波的时候缠到他手腕上了。之后也梦见了荞麦真情告白(不知对象)的场景……可爱,急促和紧张、激烈的热诚,眼睛也因为激动睁得很大,表情……不好描述总之很可爱,那种真挚诚恳的感觉,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