鲫鱼炖汤
发表于3 weeks ago

我觉得我的脑袋里有一只猫,它屁股又大又肥,一屁股坐下来我的大脑就吱呀作响,值得庆幸的是大脑还挺柔软,虽然负重有点勉强,但暂时没有变得稀烂。

不过变得稀烂了我也就不能胡思乱想了对吧?

好吧,我承认只是在说胡话,谁熬夜熬深了还没点胡思乱想呢。

我想象有一只手探进我的脑袋里,像是女人把勺子放进透明的汤,她伸手搅一搅,就从锅底浮起乳白色的汤料,而我的脑袋里装进了浆糊。

我好累啊。

在微博搞h,图没挂,粉掉了。

网站签约,想入v,最低收藏数还没达到,我先要完结了。

说是要跨科考研,每天七点半起床,在图书馆看书两小时,睡觉两小时,玩手机两小时,码字三小时。嗐,待得挺久,啥都没学。

为了300全勤奖天天码字3000,平均一千字三块,就这还要笑自己:

我喜欢写作吗?

不,我喜欢钱。

我喜欢钱,谁不喜欢钱,只是写作并不能为我带来钱罢了,或者说杯水车薪。

那我为什么还要写作?

为什么怎么写都不满意,却仍然觉得有无数的话要说?

为什么我跟写作这件事相看两厌,仍然要作怨偶一双?

文思不顺时,我总是跟她争吵,我骂她清高、挑剔,她骂我愚蠢、毫无灵气。她是我无聊时的消遣,我是她看不上眼的蠢人,每当我们尝试互相磨合的时候总是变得歇斯底里,只有极少数的时候,我不想她她也不想我的时候,我能够浮光掠影地捉摸到一点她的心思。

我就醉在这一刻惊鸿里。

浮生一场大梦,如果我的泪,我的骨,我的血能够凝成我的文字,难道我会犹豫吗?

如果穿透我的胸膛,刺破我的心脏,就能够换来一首赞歌,难道我会不舍吗?

可是愚钝连这个机会也未曾给我。


131/12
注:点击是延时统计,30分钟更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