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你的烟熏到我
回复 以后

大大加油,为了避免骄傲,就不夸了,像今天这样就很女子!

回复 有恃无恐

想看小夏跟二当家困觉,小夏1的那种

回复 以后

好看,加油加油加油!

作者 只看该用户 3周前 /3周前   737317


夏博彦难得出去走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顺道去了趟咖啡厅。这个咖啡厅很有格调,走进去,时间都静止了。

夏博彦无暇品味难得的空闲时光。他知道背后有人跟着,总觉得不自在,束手束脚的。韩铮不相信他,他却无力指责。

他选择了背叛。

道霆不通过任何电子方式与他取得联系,交换信息全依靠第三方完成。他熟悉韩铮的手段,就如同韩铮知晓他的。他们用相同的手段对付彼此。

夏博彦后面永远有眼线,手机里的东西也都能传输到韩铮那里去。他们二人的爱并不纯粹,猜忌和怨恨早就埋下伏笔。


这个咖啡厅挂的是别人的名字,名义上没有任何利益纠葛的第三方,实际早就成为道霆手下的棋子。咖啡师就是道霆的眼线之一。

夏博彦见过这个女孩儿。这女孩儿不会跟踪人,半路被韩铮逮到,好像姓薛,叫薛什么来着……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瞥到那女孩儿的胸牌,上面写着“珍珍”二字。

哦,对,薛珍珍。

“你好。您的炭烧咖啡。”

夏博彦接过,在转身离去之前匆忙说道:“卫冕来过。”

薛珍珍心神领会,不着痕迹地点头。夏博彦努力稳住自己,保持正常地步态回到座位,一口一口啜着咖啡。

再好的炭烧咖啡,喝到嘴里都成了苦味。

他不再欺骗自己没得选。他其实可以选择。爱的人就在身旁,难道不应该用尽全力保护他吗?

可他还有亲生父亲。

放弃哪一个都是错的。

他想起那日道霆讥讽地笑容,嘲笑他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公子哥,连跟踪的人都甩不掉,就这德行,还想在韩铮身边混?迟早有一天拖累了韩铮。

道霆说这句话时半分情面都不给他留,末了,还嫌不够,加了一句:“夏公子,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你会为了别人放弃韩铮。我不会,我只会为了自己而去伤害他,可是我永远都舍不得放弃他。”

“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回来,绑在身边。”

“我和韩铮只有彼此。放弃他,等于放弃自己。”

这些话像细细的玻璃渣子撒到心里,刺出绵密微小的血珠。

他想声辩,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加倍地恨道霆。

他的命,他父亲的命全在这个男人手里。

要让他放弃一切只为了和韩铮在一起,他办不到。


韩铮去医院复查,刚检查完,医生就把他留在医院不让他走。韩铮想招标会的事儿办得差不多,只需静待结果,便顺从地躺在病房里用牙签扎水果吃。李佩然买来了许多水果,刚走,她走时还给他切了一大碗的水蜜桃。

周空办事干净利落,想必现在已经接走了李佩然,在去往飞机场的路上。私人飞机过于高调,不好动用,只能委屈一下小情侣以跑路的方式去国外避风头,避上几年,等一切尘埃落定有个结果,再回来。

他不连累他们。

他斗不过道霆的。

基业在此,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是单打独斗、孤身一人,彻头彻尾的棋子。

“哥,夏公子来了。”小冯敲门,打断他的思绪。

韩铮颔首,把有的没的搁在一边,挤出一个自在的笑容。

他正好有事儿问夏博彦。

“进来。”


夏博彦揣着几本书走进来,坐在沙发上。

“你又进医院了。”他有些担心。

“嗯,上次没好利索。”韩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目光挪到了夏博彦带的那几本书上,全都是英文。“研究什么呢?”

“哦,没什么,历史。看看书,打发时间。”

“你爹那事儿怎么样了?能保住吗?我托人打听了一下——”

“有希望。”夏博彦迫不及待地打断韩铮的话。他不想在韩铮面前提起他的父亲。“我也在等消息。”

韩铮古怪地看了夏博彦一眼,想问什么,最终还是没说话。

等消息,等谁的消息?他托人来来回回打听了许多次,无非就是那一句话:没戏了。

他口中的“有希望”从何而来?还是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有希望”?

“今天去哪了?你这书是从图书馆借的还是大学里借的?”韩铮若无其事地问他。

“图书馆。”夏博彦说道,“正好在西区。闲的时候就逛逛。”

“你每天都很闲。”韩铮接茬道。“怎么今天好好地突然去了?”

前几天不还是火急火燎地联系这个那个吗?这几天怎么没个动静儿了?

韩铮审视的目光丝毫不加掩饰地打量夏博彦。只见那个从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公子哥低着头,说了一句不咸不淡地话,妄图蒙混过去。

韩铮从未相信过他。

而他自己也从未做过任何努力,让韩铮全心全意地相信他。

夏博彦抬起头,笑了笑,岔开话题。

“你什么时候出院?我陪你看樱花。四月份到了,樱花快开了。”

韩铮收起咄咄逼人的表情。伸手不打笑脸人,也笑道:“好啊。”

他对夏博彦尚存一丝怜悯。只有怜悯,没有其他感情。连憎恨都没有。

他甚至不怪夏博彦的背叛。

那是一道选择题,没有对错。



短小的一章2333明天发(下)。刚旅游完肥来码的,热乎的哈哈哈先端上来了,明天发剩下的。晚安各位,欧亚斯密~


进入阅读模式 1806/27/2
回复 背叛 (上)

啊??走向好令人心碎呀💔,😔韩铮也太惨了吧,没一个知心的人儿,害!😔小夏你也太不争气了(拍桌子!!),还想着让你气气道霆呢让他吃醋呢,哎

回复 背叛 (上)

道霆还真是…说什么不放弃他,只是伤害他 还挺自豪呢 渣不自知最可怕呀 虐都没法虐

作者 只看该用户 3周前   744728


韩铮从未避讳过他与卫冕的见面。

道霆总归有一天会知道是卫冕在背后支持他的。

但他并未想到夏博彦这么快就露出马脚。

手底下的人汇报说,那个咖啡店并无特别之处,不过店员是个熟人,是以前被扫地出门的薛珍珍。说罢,拿出一张偷拍的照片,是夏博彦和薛珍珍在交谈的画面。

韩铮吸了一支烟。有些无奈。

这么低级的错误……是夏博彦太笨,还是道霆专门下套让夏博彦往里面跳、巴不得他快点发现夏博彦的背叛。

他叹气。

不管怎样,道霆的目的达到了。

他不会立马把夏博彦扫地出门。

留着夏博彦,或许还有用。


韩铮住院这几天没闲着,除了日常应付夏博彦的问候与温柔,正忙着把余下的资产转移到国外去,以防万一。他现在谁都信不得,事事亲力亲为。

把道霆吃到嘴里的项目横空夺走,却没见这人有其他举动,韩铮有些奇怪,料想到是道霆知道背后指使的人,没处发力,只能作罢,白白吃一个哑巴亏。

下一步该做什么?

韩铮抽着烟思索。

道霆怕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这十年光阴没有白白浪费,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了解道霆。


“你猜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道霆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整个办公室里都是廉价烟草的味道,熏得人咳嗽。

“他对你知根知底。”神隐许久的徐立维靠在沙发上,“你怕什么,他就来什么。”

“那你说,我怕什么?”

道霆微微转头,轻轻拧紧了眼神,又或是没有。他和徐立维合作这么多年,从未出过差错,唯有这一次牵扯到了韩铮,弄得无法收局。

是韩铮太聪明,还是他太笨?

还是徐立维从中出了差错?

“怕失去权力。”徐立维说。他刻意隐去后半句话。软肋因不为人知才是软肋。“不然你还会怕什么?”

道霆没说话,转转手上的素戒。“跟我去广东。”

徐立维皱眉。“你要朝小孩子下手?”

“小孩子?”道霆若有所思,“十八岁了,还算得上是小孩子?再留他,恐怕会生出祸端。十年前,韩铮也不过十八岁。”

“你还怕他?”

“不是怕,为了万全的保障。”道霆说。“斩草除根罢了。”说罢,拿起衣服便要离开。

徐立维眼皮跳了跳。跟这种人无法讲正常的道理,慌忙伸手拦住他。

“他一个人,在南方无依无靠,谁能帮得了他?”徐立维说。“那是你的亲生弟弟。”

道霆不着痕迹地拿开他的手。


广东。

这里风比其他地方的都热。

韩铮刚下飞机就出了一身的汗。北边的天气自然不能和这里比,他脱到最后只剩下单衣,还是觉得燥热。

他已经好久没有亲自做过这样的事了。这次来广东抓人,重操旧业,竟是为了对付那个人,真是够给面子的。

韩铮打了个哈欠,潮湿的空气渗透他全身上下。道康宁已经改姓薛,在读大学,四周都是眼线。道家不是道霆的一言堂,几位老人尚还健在,虽然没什么实际权力,面子还是有的,囚禁并非彻底的囚禁,却毫无自由可言。

十年前,他亲自把道康宁带到道霆面前,如今竟要承担“救世主”的角色?

可笑。

道康宁是他的棋子,他又是别人的棋子。他曾妄想过得到一切逍遥自在,后来发现不过是黄粱一梦。他和道霆一样,没什么不同,利欲熏心,被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蒙住了眼睛。

不知道现在放弃还来不来得及。



这一章和上一章其实是一章 因为一下子没写完所以分开发了23333 卡文了,卡死了 所有情节都在我脑子里,就是写不出来2333333


进入阅读模式 1265/15/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看的

作者 只看该用户 3周前   745441


道霆在酒店上闭目养神,快要睡着时,小韩发来了消息。

是几张照片,抓拍的,秦以河西装革履的样子在西区的酒楼里吃饭,同桌的还有彭烨。

西区,韩铮的地盘。

秦以河出逃的事情他没让任何人声张,除了自己和小韩,就没人知道了。

他是什么时候搭上了彭烨这条线的?

道霆忽然开始怀疑这些年他的判断力。韩铮是他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秦以河也是,他有意将两股势力隔离、对立,到头来这兄弟俩竟双双背叛,携起手来对付他。

关键是,他一分一毫都未曾察觉过。

还有另一股势力掺了一脚。是他没预料到的。

彭烨。

手指扣三下,一杯红酒端了上来。道霆含着略带苦涩的液体,香甜在口舌中打了一个圈,他想起一些事情。

是他大意了。

他叫小韩去联系康宁,做个交易。


找到康宁的过程毫不费力。他正在吃猪肚鸡,忽然觉得有人拍他的左肩,一回头,是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他曾无数次做噩梦时梦到过这张脸。

是这个人将他带入深渊。

“跟我走一趟吧,想活命的话。”韩铮把刀抵在他的侧肋上,带着一些笑意,将他半拽着从餐桌上拽起来。

“小公子,咱们直奔主题吧。”韩铮朝后打了个手势,叫他们走近一些,别让这小孩子有可趁之机——

不对,十八岁了,不能算是小孩子了。

十年前他也是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年纪,杀人都不会眨下眼睛的。

韩铮眯着眼睛打量他。他一副普通大学生的样子,想必这几年过得并不是道霆那逍遥奢靡的生活,吃穿用度都极为有限。

生死在他面前似乎不是重要议题,他或许会对本应属于他的荣华富贵更有兴趣。

念及此,他转了转眼睛,话锋也变了,说去个地方慢慢说,扭头便招呼过来小刘,要他在定一个最好的茶楼,请小公子去坐坐。

小刘点头称是,转身去定位置。他对这地方熟,也有几个老朋友。


韩铮见如此顺利就逮着了人,疑心有诈,紧紧钳着康宁,心说得把他看好了才行,一步都不能离开视线以外。

康宁除了一开始有些受到惊吓以外,其余时间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许多次,没有一次不是被道霆重新押回家的。一开始他还存着去北方看妈妈的念想,时间一长,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要妈妈好好的就好。

妈妈怎样才能好好的?

自然是听道霆的话。

他是被砍断双翼的飞鸟。

“想什么呢?”韩铮给他倒了一杯茶。茶楼外都是他的人把守,一只鸟都飞不进来。

“别装好人。”康宁攥着茶杯。“你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韩铮说,“想家了吗?我接你回去。”

“你办不到。”

韩铮皱眉。他讨厌这赤裸裸的看不起。

“你跟道霆闹掰了,想拿我和周三做筹码?我从八岁就生活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脉。普通人一个而已。”

“你若只是普通人一个,他怎么迟迟不杀你?”韩铮循循善诱地开导他。“正宫娘娘和嫡长子都没了,只留下你和道霆,老头子还躺在病床上,只要他不咽气,你就还有机会。” 不过就是很渺茫罢了。

“不会的。”康宁浅浅一笑,竟然有几分腼腆的样子,眉间的忧郁与道霆有些相似。韩铮有时会想,对着这样一张脸,道霆怎么下得去手。

“不会什么?”

“我不会上钩的。”康宁直视他的眼睛。“我手机上装有定位系统,不出十分钟,道霆就会出现在这里。”

“我知道。我这样顺利地抓到你,怎么会没想到这里面有猫腻?”

韩铮悠闲自在地拿出一根烟点上,夹在嘴边。

“他通过这种方法才能见我一面,我只好可怜可怜他。”

“不过小公子,真的不考虑回家吗?只要你和我合作,你妈妈才不会有事。”

他观察到了康宁眼神的波动,心里有了三分把握,继续哄骗道:

“你知不知道你妈妈现在在哪里?在我手里。”

他知道他说的话都能传到道霆耳朵里。康宁是傀儡,这些话,道霆听了会更有意义。


康宁斯斯文文地抿起嘴唇,思考了几秒,忽然抬头问他。

“韩铮,你不怕吗?”

韩铮不明白他的意思。“怕什么?”

“怕他。”

“为什么要怕?”韩铮反问。“大不了就是一起死。”

“这个茶楼已经被道霆的人包围了。”康宁用手指的骨节扣着桌面。

韩铮忽然一阵恶心。

康宁和道霆的关系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韩铮,你插翅难逃。”


进入阅读模式 1656/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