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前代的思考

发表于1年前

这两天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过去人生中,短短人生中,已经数不胜数的尴尬片段—回想起来那股难受劲,比起真实经历,更叫人难熬。

偏偏像中邪一样,工作时想,洗澡时想,吃东西时想,浑身冒出鸡皮疙瘩,羞愧难当。

尴尬的场景,往往出自不愉快的社交经历。比如在初中时,有一个天生智力有些缺陷的男同学,他在上课时总会在座位上一蹦一蹦,别人同他说话,他也从不正面回答,矮小黑瘦的他,总是露出一口有点暴的白牙,似乎这个笑容是一种隔离开的工具。

在初中刚入学时,我们几个班委和班主任开会,我提出了一些疑问,觉得有必要帮助他。班主任却说,这个以后再说,而这个充满本市优渥家庭孩子的学校,同学都比我早熟,他们都瞬间明白了一种大人间的掩耳盗铃。

至于我,我当时是典型的听老师的话的学生,自然而然地在未成型的心灵里,给这个同学关上了大门。

直到有一次,班主任带了隔壁老师的喜糖,在课前扔给我们,大家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争抢起来好不开心。一颗糖落在我眼前,我蹲下来,却同时触到了一只干瘪黑瘦的手,而且很快和我一人捏住一边抢了起来。我忽然很生气,将他的手握住,对着他的脸说:

这是我的!我的!

教室瞬间安静下来,连带着班主任,那个默认放弃他的班主任,也惊讶的看着我,我的脸涨的通红,默默的把糖放进笔袋,心虚的像是没有遮羞布的原始人类。

在那一刻,我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股子鄙夷终于有人表达出来了,而这些优渥家庭的孩子,也可以从此有了一个完美的道德立场—只要在人群中带着惊讶和同情的眼神。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还会感到芒刺在背。

标题为何叫奶油味的春天呢,源于昨日我穿了一身的杏色,配上奶油色的鞋子。

昨晚下班后,本意坐公交车,却迟迟不来,新鞋比较磨脚,于是打了一辆车。车后座是完美的米白色,在夕阳下,我的百褶裙和鞋子还有穿着丝袜的脚背,就成了一个牛奶麦片色的标准色卡。

248/0/0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