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归零计时 / 威胁
威胁
这就是被AI和庞大的财阀主宰的人类世界。

2019-10-26 18:10:05

申时从上衣兜里抽出一根快被揉烂的烟,花了好久才点燃。

还没吸一口,处理“后事”的人到了,他们非常粗鲁地破门而入,穿着防弹装甲,带着面罩,拿着核融枪和神经鞭,是执法队的人。他们发现目标后迅速地动手了。申时紧闭眼睛,被神经鞭击倒在地上,嘴里的烟掉了,他痛苦地尖叫着——神经鞭比想象中的更痛。

意识模糊之间,他被粗暴抬起来,脖子上扣住炸弹锁,不知要带到哪里。

申时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境况稍微有点危险,他可能是第一嫌疑人,也是第一证人。不过凭他在川拓的地位,应该能很快摆平这事儿。

审讯,测谎,证词,办理手续。

一天后就重新回到办公室。

不过当天的工资没了。

被递交到仲裁庭后,这个案子也照常不了了之。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他的那个情人是一个下城的医生,说白了就是黑医,专门给那些见不得人的家伙治疗。

一般情况下,杀手是不会受命去杀死一个下城医生的。

申时困惑不解。

那个杀手,是为什么杀死他,又为什么要提出当我的情人?

是报仇吗?

还是我这几经替换的身体零件,属于他的某位熟人?

这几天,申时因为这场谋杀工作状态相当不好,今天兼职助理的督察先生还提醒他要不要请假。

这是警告。

申时打起精神,积极地监管手下技工的任务进度并做出指导和改进。除了虚拟机的软件,偶尔一些管硬件的技师也会来找他请教,快下班那会儿,申时也匆忙地赶过去把事解决了。

下班后,申时恢复了往常的习惯,没有开私人的飞行器回家而是坐列车去下城黑市找些废弃的昂贵零件。

收获颇丰,申时没花多少钱就买到了一块“北极星”线路板和某些高极便携式虚拟机上拆下来的极微型散热器。

只是回来的列车上人有点多。他没带现金,和身份证件和银行卡相连的芯片埋在手腕皮肤下,身上唯一贵重的只有这两个宝贝。他小心地把它们抱在怀里,这种列车上小偷还是挺多的。

他看着窗户外,上方的航道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飞行器,它们几乎动弹不得地塞在原地,而飞行列车绿色通道却畅通无阻,只不过得忍受它内部的拥挤和脏乱

蔓都的白日生活结束了。零件们回到家中休息,去酒吧消遣,或者加班。

蔓都,亚欧大陆最繁华的都市,不夜之城。在霓虹灯的炫彩中,颓靡的都市浪人代替财阀的零件们主宰此地。他们追寻自由,在地下和危险的禁地探索,在药品和虚拟机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中游荡;杀手,妓女,黑客,财阀出走的小姐,被AI诱惑的契约者……

这就是被AI和庞大的财阀主宰的人类世界。

就在申时怡然自得地欣赏蔓都的夜景时,突然地,一只冰冷的手攀上了申时的脖颈,挤压着这充满神经的脆弱地方。

“工作辛苦了,先生。”温柔而低沉的美妙音线在耳边响起,轻缓的呼吸吹拂着耳边的发丝,但用语奇怪,声音陌生至极。

申时正想避开这样过于亲近的举止,提醒这陌生人认错人了,但他在浓郁的汗臭中闻到了那股奇妙的冰冷味道。

那个杀手。

申时僵在原地,寒意和恐惧顺着脖子上的神经直达大脑皮层,慢慢扩散,几乎麻痹了整个身体。

手指慢慢地抽离了,申时却没有再动,甚至恐惧地不敢回头。

虽然并没必要惊讶。那个杀手应该知道他的一切。

到站了。

申时木然地随着拥挤的人流离开列车,走上滑行道。他怕自己回头,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会把他杀死的。

哈……不过,为什么叫我‘先生’呢?

那奇怪的语法听起来像是安了个劣质的中文芯片。

或许只是忘记了我的名字吧。

申时回到家,放下手里的袋子。

前厅的柔和灯光缓缓亮起。

安全和寂静的感觉让紧绷的肌肉瞬间松弛了,申时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

他这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真是莫名奇妙啊……

申时捂着脸,大笑着,他都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那个杀手。

“你到底是谁呢?魔鬼!告诉我你的真名……等我得到你的真名,你将匍匐在我脚下。”

进入论坛模式 1523/12/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