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在我的世界里谈恋爱 / 网吧怪人
网吧怪人
看清楚了吗?还没呢

2019-10-19 00:03:48

网吧是当代大学生最常去的地方之一。

有些人更是把网吧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每周要花上三到四个晚上,整夜泡在里面,与饮料、难吃的网吧速食、浓度直逼百分百的烟味还有会在吧台时睡时醒一整夜的网管作伴。

贺曲是不喜欢去网吧里打游戏的,他是个游戏宅里的异类,玩最野的游戏但绝不抽烟。

在正常情况下他根本不会去网吧享受365度全方位二手烟全身SPA,只是今天出租房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网络连接不上,他不想憋屈的开着手机热点打游戏。

于是一学期中,他难得答应计思源的邀约,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这家网吧就在一处正门的右手边,巨大的“校缘网咖”招牌立在那幢楼的二楼。

“这是这一片环境最好的网吧了,爷。”计思源就是那个几乎住在网吧里的人,他丝毫不夸张的说,自己拥有校门口所有网吧的会员,并且好几个网吧的网管跟他称兄道弟。

贺曲不知道跟网管称兄道弟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你书抄完了吗?”

“还差一半呢。”计思源按下开机键后,把键盘摆在桌子的中央,在点开游戏之前,手指还要进行一番活动。

“那你不抄来网吧干嘛呢,”贺曲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怎么不找你的网吧好兄弟帮你抄一点啊。”

说的是那些和计思源称兄道弟的网管哥们儿。

“呵,鹌鹑蛋都能给我写成鸟O的人,我还能指望他们啊?”

计思源熟练的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放在桌子上,转头看了一眼贺曲,推开座椅,急匆匆的往吧台走。

不一会他拎着一个小铁碗和一袋像干燥剂一样的东西就回来了。

“这是啥?”贺曲问他。

“除烟灵,你倒进去加大半碗水,它就会泡开。等干了之后抽完的烟头往里面一插,就闻不到味道了。”计思源表情甚是得意。

说完还拧开自己的矿泉水瓶子演示一番,不得不说粉末泡大泡开最后凝固这个部分贺曲还是蛮喜欢看的。

看完表演之后他又回到之前那种嫌弃的状态。

“你抽的时候不还有味道吗?”贺曲眉头皱起,“就不能不抽吗?”

“不能,贺爷,不抽真的会死。”计思源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样子,看得贺曲无端生烦。

贺曲把自己电脑前的关机键按亮,校门口的网吧总是喜欢用这种喜欢闪着七彩光芒的键盘和鼠标,用是不好用的,炫是最炫彩的。

如果不是房东保证这两天就给他处理好网络的问题,他真的会考虑自带键盘和鼠标过来。

“今天玩什么?”

“哟,贺爷您以为这是在你家啊,那配置那网。”计思源正在翻看网吧自带的小游戏页面,各种上个世纪古早的游戏都能找到盗版,他甚至还在一个网吧里看见过一个叫“L4D3”的小游戏,点开之后的劣质画面简直辣瞎了他的眼睛。

“吃鸡吧。”他带着一脸“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的贱表情看着贺曲。

“不玩,太血腥暴力。”

“?你居然说他血腥暴力?你贺曲也配说一个游戏血腥暴力?”计思源不可思议的声音甚至压过了网吧正放着的热门单曲——《野狼DISCO》,直接穿透过厚重的耳机。

网吧里抽着烟带着耳机的大哥们纷纷抬头往这边看。

“你吃鸡的时候怎么不说这游戏血腥暴力呢?”计思源压低了声音。

桌面上闪着七彩梦幻光芒的键盘还在努力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计思源看了眼网吧的外设,又看了看贺曲揣在兜里的手:“你不会是嫌网吧的鼠标和键盘你用不惯吧?”

贺曲点点头。

“我今天是真实的晕网吧了,大神还会嫌弃外设的?”

“不然呢?不然职业选手为什么要自带鼠标和键盘啊。”贺曲一脸理所当然,“你的意思是职业选手不配?”

计思源很多时候很羡慕班里的同学和老师,他们看见的贺曲总是没睡醒的状态,他们大概是无缘见到那个在游戏世界里称爷的贺曲有多威猛和吓人。

但凡他开口顶人,必定是会被科任老师直接挂科的那种程度。

“那,LOL吧。”计思源妥协。

网吧就像一个无底洞,它会不停的吸食人们的青春、时间和金钱。

贺曲和计思源坐进网吧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的正中午,两人上完上午的课在校门口随意的解决完午饭便坐了进来,等计思源再一次看手机的时候已经快要七点。

“贺爷,吃饭吗?”

“吃啥。”

“您看看呗。”计思源点开美团外卖页面,递到贺曲面前。

“吃面吧。”贺曲点开校园排行前几的一家面馆,递给计思源。

“这家可以,这家的麻辣土豆粉很好吃。”

贺曲家算得上那种小有钱的人家,虽然跟那种在城里排的上号的大富人家没得比,但放在这么个普通一本大学里,也算是能羡煞群芳了。

一般来说什么样的家庭接触到的人就是什么样的,贺曲在上大学之前身边的朋友都是那种出生不错,父母期望特高那一类人。他的朋友都比他要优秀得多,虽然他的父母不拿他跟别人比较,但他心里总归是不平衡的。

就连大学他很努力也只考上一个普通一本,连211都不是。

所以入学后遇见计思源这种,遇事一惊一乍,时不时会喊穷,没事就逃课吃街边推车上的小吃的人,让贺曲有时惊讶又是羡慕。

他花一个月就学会了计思源的生活方式。

计思源接到外卖电话去吧台拿两人的晚饭,贺曲就挂着耳机,戴着口罩坐在自己的机位上等他,每一个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那些人一定会想:“哪来的傻逼在网吧里戴口罩的。”

“我日,贺曲贺曲贺大爷,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计思源用行动演示什么叫一惊一乍。

“你小声一点。”贺曲往反方向靠了靠,“怎么,导员来抓你了?你赶快从后门逃走啊。”

“什么玩意儿,我又不是高中生。是学委!”计思源讲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还特意放低声音。

“怎么,你怕学委来抓你?”

“贺爷,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拎着的外卖被重重的放到桌上,“我刚取外卖的时候看见学委和他室友坐在网吧那边。”

“我们班学委是谁?”贺曲在脑海里搜索一遍,没有对得上号的人物。

“德育分啊,你夸好看的那个。”

“骆阳冰?”

这次换计思源迷茫了:“你居然能记得他的名字?难道这就是颜值的魅力?”

去掉塑料袋的外卖摸上去更加温暖,食物的香味从打包盒盖子上的小孔里飘出来,还没揭开盖子两人所坐的位置已经被事物的香味包裹。贺曲把自己的那份拿出来,连着袋子把计思源的那份推到他面前,再从塑料袋里拿出自己那份筷子。

等计思源还没有回过神来,贺曲已经掀开了自己的盖子。

“你...就不好奇学委在网吧干嘛吗?”

“不好奇。”贺曲还保持着良好的教养,吃完嘴里的才回答计思源。

“学委诶,他看起来就像个老头子,他身边那个又像个彪悍的女的,这种组合出现在网吧,你就真的不好奇吗?”

“不好奇,你都能来为啥人不能来?”

“就像我不会去图书馆一样,学委会来网吧,这真的很奇怪啊。”计思源一副被好奇逼得难耐的表情,“你还夸他好看呢。”

“我夸他好看我就要去关心他每时每刻在做什么吗?我又不是他妈。”

看着计思源的表情贺曲叹了口气。

“行吧,”他的番茄炒蛋土豆粉已经下肚了一半,“我们吃完再去看看吧。”

“好。”

计思源的那份麻辣土豆粉味道很重,刚掀开盖子对面机位的小哥都被他香得抬起了头,等计思源和他对面那哥们儿交易完店铺的名字之后,贺曲把自己这几天游戏中遇见的异常跟他讲了。

“所以你的私人服务器进来一个你不认识的菜鸡?”计思源问。

“对,我还特意去群里问了,没有叫这个id的水友。”

“那有点东西啊。”

“嗯,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踢出去不就好了。”

“还蛮可爱一人,我就想带带他。”

“哇,您贺大爷还会带新人啊?”计思源一边吃面一边说,“你怎么不带带我。”

“行啊,你和3D眩晕商量一下,它同意我就带带你。”

计思源是在和贺曲一起玩我的世界时发现自己会3D眩晕的,他作为一个从初中开始玩CF,高中玩CS,大学玩彩虹六号的资深FPS玩家,居然会因为一个种田打小怪物的游戏头晕目眩。

男人最怕别人说他不行,计思源私底下开了无数个档想要客服这个难关,全都失败了。

最后这个极限行为在他成功把自己玩吐之后告终。

“吃完没?”计思源着急。

“还剩一点。”

“别喝汤了,我请你喝可乐。”计思源已经把自己的外卖时收好放进袋子里,就等贺曲盖上盖子了。

两人磨磨蹭蹭收拾好,中途贺曲还去厕所洗了个手,擦干手之后捏着手机往计思源说的那个机位靠过去。

贺曲懒洋洋的,一副没骨头的样子跟在后面。

骆阳冰和苏杜果然如计思源所说,坐在无烟区墙和柱子之间的二连坐上,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是在干嘛。

计思源弯着腰往那边挪了挪。

“看清楚了吗?”贺曲问他。

“还没呢,看他们的动作我感觉不像是在打游戏。”

“那没意思了,我们回去吧。”贺曲对于此事兴致很低。

“我靠,就是不打游戏才奇怪啊,不打游戏来网吧干嘛?”

“能干的事情有很多。”贺曲笑笑。

“我再靠近看看。”计思源说着又假装出看手机的样子,往骆阳冰的方向缓慢移动。

和他关系不错的网管从吧台探出身子,问贺曲:“计哥干嘛呢?”

“过去看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呢。”贺曲靠在吧台上,身子挡住网管的大半个视角,柱子挡住另一半,网管看不清那边坐了什么人。

看贺曲一脸正经的样子十分可信。

“哦——”网管缩回吧台里,他还特意拉长了声音试图起哄。

计思源从柱子那边疾跑过来,把贺曲拉回自己的机位。

“我日,奇了怪了,还有比你更奇怪的人呢。”

“好好说话。”贺曲提醒他。

计思源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在南方的大学旁,活生生被吓出了东北腔——

“那哥俩搁网吧里做PPT呢!我真是闻所未闻!”

1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看清楚了吗?还没呢

哈哈哈哈哈做ppt可太真实了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