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铜雀春深 / 第21章
第21章
我也敢

2019-10-19 00:02:29

第21章(我也敢。)

单杰瞳孔与窗外景色融为一体,如一团泛着月光的黑云,眼底里盛着波澜不惊的大海。

单杰晏然自若,他静静看着周屿。

周屿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他,这个事实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以前从来没说过,分手时也没有提起过,男人之间的情感破裂不至于说这些,虽然他和周屿之间没了爱情,但生死之交的情分还在,他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只是周屿还是那个周屿,他总是能准确地找到位置然后把最尖锐的刀尖往别人心窝扎。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和以前一样。

.

周屿没想到昔日温顺的猎狗竟一去不复返,成了绝情狼。他拿起酒杯摇了半天也没见喝,嘴角噙着笑,“看来你是真的爱上何小西了。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大个帅哥居然让那个小丫头占了去,你以前那些迷妹们该有多伤心啊。”

从认识周屿以来,单杰就明白在斗嘴这方面自己可能是基因缺陷,半个字也怼不回去,只能默默受着。

周屿喝了半口他的珍藏红酒,一边品酒一边说,“我还记得那些女生知道我是你男朋友时的表情,一张张不可思议的脸现在还记忆犹新,真有意思。她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正义的’校园警察’居然是个同性恋。啧啧啧。”

“嘟嘟嘟——”乍到的一声电话铃声打断了周屿回忆过去,他嘴角下沉。

单杰看了一眼周屿还是摸出手机轻轻放在耳边,柔声道,“小西,我没在家,我在——”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周屿夺走了,随即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闪过眼前,不久一声轻微的金属落地声传入双耳——手机葬身于山庄,零件散落各地。

单杰右手还放在耳旁,双目盯着窗外,双唇微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

“既然答应今晚陪我就别做让我不高兴的事。”周屿放下酒杯,慢步紧逼单杰,单杰只得往后退,直到退到窗帘旁,他紧贴着墙壁,还没来得及反应,周屿就将脑袋埋在他脖颈间,久违的触感,男人的头发总是比女人的柔发更有质感。

周屿贪婪地将成熟男人的气味从鼻尖吸入鼻腔再全部收集到心底,他已经好久没有闻到单杰的气味了,好怀念这熟悉的气味,光是闻着都能让他兴奋起来,让他热血沸腾。

有温度的肉体,宽厚的肩膀,扎实的肌肉还有块块分明紧实的腹肌,周屿不受控制地探进单杰衣服了,他略显急躁,“脱掉!快!”

祈使句,命令十足的语气。单杰眨了眨眼,眼球转半圈,抬起手一颗一颗地解掉扣子。

刚解到一半,周屿等不及了,上手就将其衣服扯开,剩下的扣子悉数崩掉随后落在冰凉的地板上。

周屿沿着单杰的脖子啃,“多久了?”

没头没尾的问句,单杰听懂了,“三年吧。”自你三年前离开T国后就没有再来过,也再没做过。

“这么久。”周屿顺势攀上单杰的耳旁,沙哑地说,“那你岂不是很难受,毕竟只有我能够让你高潮。”

周屿又补充道,“说实话,你知道的你骗不了我。”

两个单音节的汉字从单杰嘴里蹦出来,“不是。”

周屿埋头低笑,狠狠地咬住单杰的肩膀,单杰硬忍着疼。

周屿拍了拍单杰的右肩膀,“以后结婚了,千万别说谎。因为你撒谎技巧真是太拙劣了,肯定一眼就被何小西看穿了。”

.

单杰还未做出任何回答就被周屿拉到床上,进行了一小段距离的自由落体运动,重力加速度为g,那短暂的一瞬似乎回到了那个复习自由落体运动的夏天,耳边充斥了一个夏天的蝉鸣声还有每天候在巷口的周屿,他总是出现在黄昏时分,一侧是残霞另一侧则隐于黑暗。

周屿娴熟地扒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迅速欺身而下,瞧见略出神的单杰,调侃道,“在回忆我们的过去吗?需要我帮忙吗?”

“直接做吧。”

周屿也不废话,直接操作,他和单杰之间就算分开了那么久在这方面依旧默契十足,可谓是难得的和谐。单杰身上每一处都是他熟悉的领地,他曾挥旗占领过的领土。单杰虽然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但这也丝毫不影响他在这块土地上肆意地驰骋,像一匹许久没有见过草原的野马。

一场下来单杰少有发声,只有到高潮时才闷哼了两声,短短两声周屿已经很满意了。能从单杰这种人嘴里听到喘息已经能算得上是世界第十大奇迹了,委实难得,也让人成就感十足。

.

周屿想做的事已经做完了,单杰也不做停留,下床捡起衣物准备离开。

周屿靠着枕头,抽着事后烟,“找个时间去把坐在酒吧右边卡座李那群人收拾下,是周峥的人,具体你看着办,不死人就行。”

“知道了。”单杰背对着周屿提上裤子扣好皮扣,倒三角形的上身,极为漂亮的三角肌,流畅清晰的肌肉线条,看得周屿又想上去将他按在窗边的沙发上再来一次。但最终也没有付诸于行动,周屿只是享受着他的事后烟。

单杰的衬衫被扯坏了,他没法穿了,到时候万一回家碰到小西还解释不清楚。正当他犹豫不决时,周屿指了指里面的衣帽间,“那里面应该有我之前的,你应该可以穿。”

单杰径直进入衣帽间,随便拿一件就穿上了。那会儿他和周屿的衣服都是互穿,他们俩身形身高都差不多,只不过同一件衣服穿在他和周屿身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我走了。”

周屿朝着单杰一笑,“路上小心,开车注意安全。”

单杰侧身对着周屿嗯了一声便打开房门离开了,脚步声越来越轻越来越远。

.

午夜在恐怖片里是主角的冒险,在爱情片里是爱人的温存,在周屿的生命里却是孤独的呼啸,他自母亲过世后他就拥有了摆脱不掉的孤独感,似乎一直都有,也似乎有过一段时间没有,时间太久,他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无论床上留过多少人结果都一样,都只有他自己。

周屿头靠着床头,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眺到被薄云遮得半隐半显的月亮,他在想自己和单杰分开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那次单杰回国给他惊喜却发现他正在和别人翻云覆雨,还是因为他在度假时和一个小基佬勾搭上的那次。周屿记不起到底是哪次单杰提出的分手,当时他好像没有做出任何挽留,因为所有的人都会像他母亲一样离开他,没有一个人会永远陪着他,所以单杰要分就分吧。

单杰以前爱他,爱到疯狂,爱到与父母断绝关系,背井离乡十多年来从未回去过,单杰早就把周屿刻进了骨血里,这些周屿全都知道。

周屿甚至知道就算他们分开了这么久,当单杰来接他时,单杰看他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单杰还爱着他。

不是周屿自负,而是单杰是个傻子。

.

在T国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周屿几乎剔掉了周峥在T国的出货链并且还毫不留情地将周峥这只八爪鱼的触角斩得差不多,现在周峥应该气得够呛吧,这个蠢货。

周屿回国那天,单杰来送他,还带着何小西。她打扮得极为招展,昂首挺胸地站在单杰身边,只不过在周屿眼里她只不过是一只涂抹着化妆品会说话的野山鸡。

“周哥。”一声清脆的女声叫住了正准备上飞机的周屿,周屿驻足回望那只野山鸡,扯着嘴角说,“有什么事吗?野——哦不,嫂子。”

一声嫂子叫到何小西心里去了,笑得花枝乱颤,“嗨,阿杰叫你老大,我想着你比我大,我就叫声周哥,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

她从手包里摸出一张非常精致的卡片,一看就知道制作的人定是花了不少心血在里面,她递给了周屿,“想必周哥已经知道了我和阿杰要结婚了,父母那边又催得紧,所有准备在七月办婚礼,周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知几时才能见到你,索性这次就把我们结婚请柬给你。我们婚礼一定要来哦。”

单杰见了刚想制止何小西,他没想到何小西今天主动提出来要来送周屿,竟然是为了送结婚请柬给他。但周屿先他一步接过请柬,他看了看红色纸片上醒目的囍字以及精心准备的火漆印,称赞道,“嫂子手真巧,你们的婚礼我肯定会来的,好歹单杰是我初恋,我一定不会错过的,你放心吧。”

此话一出何小西的脸色变得难堪,但又要强行维持微笑直至周屿转身上了飞机,她才恢复正常。

.

待飞机起飞后,单杰问何小西,“你知道了?”

“你说的是我未婚夫和他老板是初恋关系,还是说我的未婚夫就在几天前还和他的老板上床。”何小西像是和家庭主妇谈论菜市场蔬菜价格的语气述说着,“你是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平静吗?”

单杰不语。

“因为我相信我何小西不输任何人,从小到大都是。”说话时何小西不自觉地扬起锥子似得下巴,“周屿他斗不过我的。”

单杰搭在何小西的双肩上,低头柔声地劝说,“小西,答应我别去招惹周屿好吗?”

“为什么?”

“你斗不过他的,他...是个魔鬼。”

自己未婚夫怎么能帮着其他人说话,何小西气愤地甩开了单杰,气冲冲地冲在前面,头也不回,自然也看不见单杰眼里的担忧和无奈。

.

打针果真见效快,睡一觉起床萧桥烧也退了,头也不昏昏沉沉了。他一大早就起床收拾东西去图书馆了,本来打算去晨练,但鉴于第一次晨练就遇见周屿那个疯子,这个想法还未实践就被打消了。

那天从周屿的公寓回来后,生活又回到了以前原有的轨道,永远都在寝室、图书馆、教室还有食堂四点之间穿插活动,唯一和以前不同的就是和严立舟一起去食堂吃饭,但都是在讨论项目的问题,他提了几个点严立舟觉得不错。

周末,萧桥雷打不动地窝在图书馆学习,最近有两门课快期末考试了。刚准备换本书复习,手机屏幕亮了。

严立舟:【周天去欢乐谷吗?正好六一,我买了两张票,结果被室友水了,要不一起?】

萧桥:【儿童节?】

严立舟立马回复:【对啊,你和我都还小,肯定要过儿童节啊。你去吗?我一个人太无聊了。】

萧桥思前想后半天,缓缓打出,【好。】

严立舟:【高兴到飞起.jpg】X10

严立舟:【我待会儿得去买张彩票说不定能中个五百万。】

萧桥:【?】

严立舟:【萧桥,说真的,我只是抱着被拒绝的心态问你,没想到真的约到你了。今天绝壁是我最幸运的日子,不行不行我得先去把今天圈起来。以后每个月拿出来纪念一次。】

萧桥:【额。】

其实是因为萧桥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园,只在电视上看见过,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样的呢?海盗船真的有那么刺激吗?旋转木马真的有那么梦幻吗?还有云霄飞车,萧桥最想要尝试这个,他想体验刺激感冲破头盖骨是什么滋味。从高处坠落时,会不会将以前那个萧桥留在最高点,新的萧桥已经来到最低点,以前那个萧桥就脱离了。这个是不是意味着他获得了新生。

获得新生以后,是不是再也不会每晚都梦见周屿呢?

萧桥想要试一试,摆脱以前有着周屿气味的自己,洗不干净的自己。

.

一大早严立舟就在萧桥寝室楼下等着,天公作美远处皆是一片朝霞,肯定是个好天气。萧桥穿得很简单,和往常一样,一件白色什么图案都没有的短袖,下面是条洗得水白的牛仔裤,本来就又直又长的双腿显得更好看。

“学长。”

严立舟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卡通图案的小铁盒,“诺,给你的儿童节礼物,康康吧,小盆宇。”

萧桥下意识地挠了挠耳后,迟迟没有接过铁盒,不好意思地说,“我什么都没有准备,我不能收。”

“有什么不能收的,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严立舟直接了断地塞进萧桥手里,“走吧,去坐地铁,不然等会该人挤人了。”

既然别人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推辞就显得过于生分,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小铁盒,里面装着一盒大白兔奶糖,这么多年它的包装还是一如既往的蓝白色调。

挺怀念的,记得在福利院很久才能吃到一块。

.

萧桥没有来过不知道该怎么操作,还好有严立舟在,一切都帮他做了完全不用萧桥操心。排队检票然后进场,由严立舟带着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尝试。

严立舟指着海盗船,“敢坐这个吗?”萧桥听着船上尖叫的人们,手心不禁开始往外渗汗,他将汗水蹭在牛仔裤上,“应该可以。”

“那我们排队吧。”严立舟顺势将萧桥拉到自己前面开始开始排队。

排了约莫十分钟,终于轮到了严立舟和萧桥,上船时严立舟还故意贱嗖嗖地逗萧桥,“等会儿,要是害怕就抓紧我。”

“不害怕。”

“好吧。”

海盗船也只有几分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只是船往下时心脏好像没有跟着一起走,胸腔中总有点空空的。萧桥还在脑中海盗船,就听见严立舟说,“萧桥,我看见你泛泪花了。你不会害怕得掉眼泪了吧。”

“没有。”

“有的,真的有,不信你看。”说完严立舟微微曲着腿,目不转睛地盯着萧桥,保持着静止状态,不敢有大幅度动作地说,“看见没?”

萧桥满脸疑惑。

严立舟指着自己眼睛,一本正经地说,“从我眼里,看见你自己没?看见你泛泪花了没?”

萧桥难得一见地翻了翻白眼,说了句,“幼稚。”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项目走去,清瘦脸上再次出现笑容,而且还停留了很久。

“诶,萧桥,等等我。”

.

“你要坐云霄飞车吗?”严立舟本以为萧桥不敢坐云霄飞车,所以计划里没有这个项目,没想到萧桥居然主动提出要坐这个。

萧桥问,“你不敢的话,我可以自己上去。”

“我敢。”

“我也敢。”

一个男子从严立舟背后走出来,一身熨贴得当的西装,像是刚从谈判桌上下来的成功人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

我!!!超级长!!

所以可以给我评论吗?宝贝们。(强烈暗示。)


进入论坛模式 4956/180/5
5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我也敢

太太我来了!!你在哪里─=≡Σ((( つ•̀ω•́)つ

回复 我也敢

啊啊啊啊啊我刚刚站了学长和小乔 周屿和单杰的cp!

回复 我也敢

呃周挺渣的目前rio

就喜欢这种狗血文

回复 我也敢

老周再不回来男主要跟同学玩嗨了

匿名咸鱼 1 month ago   P.928404
回复 我也敢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