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明夜 / 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

2019-10-18 23:59:08

他们每天就按着艾维斯的规划去游玩,今天去博物馆,明天去庄园,后天又回到城市中心逛商城。

眼看着回国的时间就越来越近了,等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要回酒店的时候,艾维斯才说:“那边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也联系好了人,明天我就带几位过去,把结婚的程序走一遍,就可以拿到证明了。”

苏夜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那明天就没有别的行程了?”

“没有了,”艾维斯笑着说:“明天早上过去,不过估计要排一会儿队,办手续的人还是很多的。等到下午,我就不再陪着大家了,剩下的时间,都是自由的。”

简明宇点头:“辛苦你了。”

艾维斯坐在车里向他们挥了挥手:“那大家今天回去休息休息,我明天早上再来和大家碰面。”

邓祁手里拎着几袋衣服,啧啧道:“我怎么听他这么说,我就开始紧张了呢?”

简明宇乐道:“你怎么跟苏夜一样,这就开始担心了?”

“苏哥也担心啊?”进了电梯,邓祁就半倚在程立身上:“我也说不好,就是有点心慌。”

“毕竟头一回结。”程立笑着搂住他的腰:“一回生二回熟。”

“信不信我打你。”邓祁手肘拐了一下程立的肚子:“就知道瞎说。”

回了房间,苏夜想了想,还是给于珊打了个电话。

于珊那边还是大早上,她可能刚进公司,苏夜听到那边有人在和于珊打招呼。

“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还行,”苏夜坐在床边,接过了简明宇递过来的水:“你这几天忙吗?”

于珊笑了一声:“你不在,我也没什么可以忙的。这时候打电话,有什么要我做准备的?”

“有。”苏夜没喝水,又把杯子给放下了,勾住简明宇的手指:“我明天去办结婚登记。”

“……”于珊沉默了一下:“知道了。”

“你没什么要交代我的?”

简明宇半蹲在苏夜身前,苏夜想了想,把电话开了免提。于珊在那边叹了口气:“能交代什么,唯一想说的就是,现在不是适合公开的时候。”

苏夜看了简明宇一眼,简明宇笑着点了点头。苏夜和于珊说:“我知道,放心吧。”

“所以你要低调一点,在那边虽然没什么人认识你,你也要小心。”于珊好像在办公室里开始转悠,苏夜听到她高跟鞋的声音:“国内形势还比较严峻,我不希望你们俩的事业就这么结束了。”

“知道啦,谢谢你,珊珊。”

于珊嗤笑了一声:“行了,你跟我还要说这些。有人来找我了,我就先不跟你说了。”

“好。”

“那个……新婚快乐。”

苏夜忍不住笑:“好。”

简明宇拿过苏夜的手机放在床头,又把保温杯拿过来,看了一眼:“你都没喝水。你这几天好像兴致不高,一直蔫蔫的,怎么了?”

“可能就是有点紧张。”苏夜叹了口气:“这两天想得有点多了,情绪有点反复。”

“不紧张,有我在。”简明宇的手搭在苏夜的膝盖上,半蹲着身子吻他:“不担心。”

轻轻柔柔的一个吻,苏夜的嘴唇有点干,简明宇只是碰了碰就退开了:“喝水。”

苏夜捧着保温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又有些担心地问他:“我情绪低落很明显吗?程哥他们不会被我影响吧?”

“不会,邓祁这几天都挺开心的,也没有问过我什么,你别担心。”

“那就行。”苏夜一待在房间里就想躺着,他又拉下简明宇让他陪自己一起睡:“想休息一会儿。”

“明天穿什么?”

“想看你穿西装。”两个人面对面地躺着,苏夜轻轻地摸简明宇的脸:“你穿西装最好看。”

“好,那明天穿西装。”

苏夜这个人都窝在简明宇的怀里,闷声闷气地说:“我有点怕。”

“嗯?”

“怕别人觉得,我配不上你。”

“又说胡话,除了你,我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

苏夜偷偷笑了一下:“那你没有初恋啊?”

“初恋是你。”

“你就是个大骗子。”苏夜抱住他的腰:“但是我真的挺怕的。”

“那你就是不相信我。”

“我哪有不相信你?”

“就是不相信我。”简明宇摸了摸他的头发:“有我在,你别担心别人说什么。他们说什么都不重要。”

苏夜沉默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知道了。”

简明宇把他从怀里拉出来,蹭蹭他的额头:“怎么不情不愿的?”

苏夜翻了个身压在简明宇身上:“没有不情愿,你说什么我都听。”

苏夜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简明宇起床的时候看到他脸色苍白得吓人:“要不再休息一会儿?”

苏夜疲惫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去照了照镜子,又扑进简明宇的怀里:“我都没怎么睡着。”

简明宇轻轻摩挲着他的腰:“不舒服?”

“不是,”苏夜被他弄得有点痒,笑着往后躲了一下:“就是紧张。”

简明宇把人抓了回来,从身后抱着他,让他自己看镜子:“精神这么差,怎么办?”

“明天再去?”

“做梦。”简明宇把他的睡衣扒了,把昨天买的衣服拿出来给他套上:“还想逃婚啊?”

苏夜乖乖地站在原地,转头看着镜子里,简明宇耐心地给他穿上衬衣,然后是西服外套。他笑了笑:“这怎么叫逃婚?”

“就今天,不许拖。”简明宇亲了他一下:“好了,等我换一下衣服。”

他腰腹上还有苏夜留下的印记,苏夜坐在沙发上看他,伸手去碰了碰。简明宇穿好衣服才回头看他:“怎么了?”

他上次穿西服出现在苏夜面前,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参加访谈节目的时候了。苏夜靠在椅背上,让简明宇转了个圈,笑说:“我的眼光真好。”

简明宇就像是天生的衣架子,简简单单没有任何修饰的一套西服,他穿上都像要去走秀的模特。

“帅吗?”

“最帅。”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简明宇环住苏夜的腰,亲亲他的侧脸:“不用猜就知道是一对。”

苏夜笑:“天生一对?”

他们两个人的西装是一样的款式。简明宇笑了一声,苏夜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简明宇的眉眼之间都是笑意。

倒是很难得看简明宇笑得这么开心。

“那是。”

果然像艾维斯说的,在场馆外排队的人不少。他给联络的人打了电话,又和简明宇说:“他说可以直接带你们进去,那我们就可以不用等了。”

“他来带我们吗?”

“是的,稍等一下,他正在过来的路上。”

简明宇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我们在门口排队就好,别人都在等着。”

艾维斯笑了笑:“不用担心这个,之前他就告诉过我了,提前预约的,到了就可以直接进去,对别人没有影响。”

“这样啊,”苏夜接话道:“那我们就等一会儿吧。”

邓祁一直在做深呼吸,苏夜捏捏他的肩膀:“怎么这么紧张?”

“你们都不紧张我才觉得奇怪。”邓祁往程立怀里倒了一下:“我待会儿签名签错字怎么办?”

“签错字也没关系,反正你是签的英文名。”程立笑:“人没错就好。”

“你好讨厌啊。”邓祁也跟着乐。

很快,艾维斯联络的人就过来了,艾维斯简单跟他们介绍了一下,叫做Sam的这个男人和简明宇握了握手,就让他们跟着他一块儿进去。他们没从大门进,Sam介绍说过来办理的外籍人士基本都是在这边,只有当地的人在大门那边排队。

程序倒是简单,Sam让简明宇和苏夜坐着等一会儿,邓祁和程立先进去。除了他们,还有其他人也进来了。苏夜扫了一眼,有两个人是亚洲面孔,他赶紧把头低下,头扭向简明宇那边:“好怕被认出来。”

简明宇揽着他的肩膀,抬头看了一眼,笑说:“他们不是国人,应该没问题。”

“你怎么看出来不是国人?”

“因为他们在说韩语。”

苏夜愣了一下,竖着耳朵仔细听,那两个人确实说的不是汉语。他松了一口气,抱着简明宇的胳膊靠着他:“吓我一跳。”

邓祁和程立很快就出来了,邓祁笑呵呵地,和程立牵着手:“苏哥,你们可以进去了。”

Sam就跟在他们身后打招呼:“两位先生可以跟我进来了。”

苏夜小声问邓祁:“怎么样啊?”

“很简单的,签了字就好。”

苏夜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才跟着简明宇一起走进去。

他们的资料之前艾维斯就整理好交给了Sam。上了楼,桌子旁边的一位女士手里拿着资料,叫了他们的英文名字,让他们过去看了相关的协议内容,一边给他们解释其中的一些条例。

女士委婉地说:“这份证明签署了之后,只在本地区生效,其他地方可能不受保护。”

简明宇表示理解,女士让他们过去一起拍了张照片,笑着说:“两位好帅气,很般配。”

协议最后是签字的地方,简明宇和苏夜签上了他们的英文名字。苏夜的手心一直在出汗,笔差点从手心滑落,他又吸了口气,找面前的工作人员要了张纸巾擦手。女士笑着说:“别紧张。”

苏夜不好意思地笑笑,就低着头擦手。简明宇拍着他的背:“别哭。”

“……”苏夜的西服裤子上滴上了几滴泪水。简明宇笑着摸摸他的脸,让他抬起头来。苏夜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瘪了瘪嘴。

简明宇轻柔地擦掉他的眼泪:“不哭。”

苏夜深吸了几口气,简明宇接过旁边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纸巾,给他擦脸:“不哭啊。”

苏夜自己拿过纸巾擦掉了眼泪,眼睛红红的,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

工作人员微笑着摇了摇头,简明宇捏捏苏夜的脸:“小哭包。”

苏夜做了一下深呼吸,才重新拿起笔签了名字。工作人员接过他们签的协议,重新给了他们两张纸。苏夜接过来看,是当地的结婚证书。

工作人员笑:“祝两位新婚快乐。”

简明宇笑说:“谢谢,辛苦了。”

刚走到楼梯口,苏夜就站住了。简明宇看他捂着脸,肩膀在轻微地抖动。

简明宇叹了口气,抱住他:“说好了不哭的。”

苏夜趴在简明宇肩膀上沉默了一会儿,才又抬起头:“终于。”

“嗯?”

苏夜揉了揉眼睛,笑着说:“你是我的。”

“一直都是你的,小哭包。”他抹掉了苏夜脸上的眼泪:“走吧,一会儿邓祁他们等着急了。”

苏夜吸了吸鼻子:“好像有点丢人。”

简明宇乐:“确实。”

苏夜撇了撇嘴,简明宇笑着牵着他下楼。Sam还在楼下和邓祁他们说话,等简明宇他们走过来,Sam就笑:“新婚快乐。”

简明宇揽着苏夜的肩膀,笑:“谢谢。”

邓祁约了一家附近的饭店,几个人晃悠着往那边走。邓祁正在跟家里人打电话,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们的事。

苏夜一直沉默地听着,简明宇怕他不开心,手沿着他的腰侧滑下来,勾住他的手指:“我们今天去买新的戒指吧。”

进入论坛模式 3866/17/1
1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天生一对

终于结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定要幸福!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