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潜浮 / 78
78
等他回

2019-10-17 22:02:27

昨晚上,宁浮思照例临摹了两小时的信,接着到泳池里泡了半小时。之后和前些天一样,累到极致却怎么都睡不着。

强迫自己进入睡眠,最终适得其反。随着夜深,渐渐地,外面的一切风吹草动都在不断放大,所有的声音都像直接敲打在神经上。

然而就算睡不着,他还是闭着眼。尽量放松四肢,均匀呼吸,后来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慢慢有了睡意。具体几点睡着他也不清楚,只记得在梦中他听到几声轻悄悄的敲门声,待他打开门后,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人,闹钟响了,他也醒了。

对着镜子,宁浮思懊恼地望着镜中那个双眼呆愣的人。好在,这场戏也不需要他容光焕发……

唐守明与周望先分离近半载,和平常一样,唐守明在天暗时分回到家。这天稍有不同,巷子里停了电,四周的人家都燃起烛火。他推开家门,趁着还能视物也点了盏油灯。

这盏油灯是上次周望先带过来的,外型复古,做工精致,就连外层那玻璃罩子也比他所见过的都来得透亮。

灯刚燃起,唐守义回来了,他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和一封书信。

书信自然来自周望先,这样的信他帮唐守明收过无数次,唯这次,他的手是抖的,不堪重负。

唐守明拿着一根竹签,正低头挑着油灯的芯,一抬眼看到来人手中的书信,星光烛火在这刹那跑进了他眼眸中央......

镜头中,徐远航红着眼眶。

“哥...”报纸摊在方木桌上,他直盯着对面那张脸,不敢错过他接下的一丝反应,“周大哥他,这趟火车…他...”像是突然回到牙牙学语的年纪,他一句话说不完整。

报纸上大幅版面印着那辆被炸毁的火车。

许是油灯不够亮,对面的人似乎没看到报上的内容。也压根没听到对方的话一般,向徐远航伸出手:“信给我。”

徐远航手中的信被攥得紧紧的。他始终不肯松手。

“给我。”见信封被对方粗暴捏得皱起,出口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最后,信还是到了宁浮思手中。

他眼里只有手中这封信,桌上的报纸被他随意一扫,落到地上。现在,视线范围内除了那盏油灯便只有这封信。

他用手掌将信封抚平,如以往一般,小心翼翼拆开。

信纸上是熟悉的字迹,力透纸背。

琐事已毕。

往后不再分离,你在哪里我便到哪里。

原本想要给你惊喜,奈何握笔的手不受我控制自作主张提前告知你。

还需两天,我心已提前飞往你身边,可看到了?

也不知是这信先到,还是我先到。望它能比我快些,给你带去好心情。

如今我身无分文了,往后你要养我,不能离弃我。

爱你的心永不停歇。

——

剧本上的唐守明拿着这封信读了很久,一字一字,直到旁边的油灯燃尽。

此时的宁浮思,拿着这封信,亦读了很久。上面的内容他没看过,这封信不在秦潜给的那一沓里。

他知道唐守明根本不相信报纸上的内容,也不信唐守义的话,只信这信上所书。

可他此刻读这信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在眼中转了转无声掉下。他不知道当时唐守明的内心如何,他只知道,他心底正不断涌起的无尽绝望。看到纸上滴落的泪珠,宁浮思知道他演砸了。

放到这会才让他看到这封信,不知道这是唐桢的意思还是秦潜的意思。不管是谁,都坏透了。

宁浮思迅速拭去纸上的水迹,深觉惭愧,他掩饰地弯起嘴角。发觉一直没听到唐桢的声音,他抬起头,正对上镜头。见摄像机还在运转,便下意识去搜寻唐桢的身影。

唐帧紧盯监视器,见里面的人挂着浅笑,双眼通红,眸中盛满空洞,迷惘。他没叫停。

转眼宁浮思也明白了过来,没喊停他便得继续演下去。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他却忘了。

他眨了下眼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方才抬起的嘴角一霎压平,可大概是连日睡眠不好,现在脑袋里什么都不剩,他忘词了。

就连边上的徐远航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但没等他说出台词,桌上那盏油灯却先一步掺和进来。

宁浮思不知道下一步该作何反应,原本是想坐下,不知怎的就撞到身旁的木桌,桌子一晃带翻了上面的油灯。

他第一时间伸手去捞,抓了空,油灯掉到地上炸开脆响。宁浮思还无知无觉蹲下去抓,没了油灯房中昏暗,他不管不顾抓起一手的碎片,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力气,流了满手的血。

他没感觉到痛这东西,但徐远航却大叫了起来,他被这样的宁浮思吓到了,也不管唐桢喊不喊停,他踢开隔在中间的椅子大步走到宁浮思身前,把他拉起,捧起他的手。

唐桢终于喊了停。

戏结束了,宁浮思的脑袋还恍恍惚惚的,后来谁帮他给包扎上的他也没印象。他还想着,那个坏透了的人肯定是秦潜。

别说徐远航,就连候在一旁的小浩也吓得不轻。秦潜不在,他没有留在片场的道理。但是秦潜走前只扔了句话,人替我顾好了。这才两天不到,他就失职了,关键这人比秦潜还固执,死活不肯上医院。哪怕唐桢发话,让宁浮思暂停拍摄,他来来回回就会一句话,“没事,水冲一冲就好了。”

手心和五指都被玻璃扎出口子,加上满手的血确实骇人,都说五指连心,一旁的人看着都觉得疼。但因为宁浮思一张脸上除了那双眼睛比平时空洞外,没有显露丝毫痛楚,以致于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捏破了个血包,从他手里拔出的玻璃渣子也只是十足仿真的道具。

幸好,碎裂的只是外面那层玻璃罩,也幸好油灯才刚点上不久,不算烫。

他不能暂停拍摄,宁浮思想着,接下去还有一场,他得拍完。

只有拍完了,大概他的失眠症状才会好转。这些天里,一闭上眼就是唐守明和周望先,一想到这最后的几场戏,他就呼吸不畅,心口堵着堵到发疼。

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好像这些事他都经历过一次,在遥远的过去,在被他遗忘的曾经里。

而现在,他不是在演,更像是在捡回记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或者说幻觉。

看来不止秦潜和徐远航,就连他的情绪,也深受影响。以致于在这短短几月,他养成了这么个要命的习惯。这个习惯,名叫秦潜,也叫秦潜口中的宁浮思。

他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每天不厌其烦的呼唤,开心的不开心的,总会有“宁浮思”三字伴着他的每一天……

院里冷月高挂,洒下的月光凉如井中水,风吹起送来桂树的低声啜泣。

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唐守明站在院中,缓缓躬身,信被揉在胸口处,揉进血肉里。

周望先说,他想掬一捧井水,是故乡的味道,是甘甜的滋味。

井水如初,他没等来那个饮水的人。

风止了,万籁寂静。唯有唐守明低低的呜咽。

呜咽声笼罩住这个小院子,落到他们牵手的地方,闯进他们拥吻的檐下。顺着他们曾经走过的路,徘徊到天色将明。

大概是有事耽搁了吧。他从来不会对他失言,既说了要回来,那一定会回来。大不了就多等个几年,只要他还在这里,那他总归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进入论坛模式 2560/54/3
3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等他回

红了眼眶!望周先生安好,望秦先生得偿所愿!

匿名咸鱼 1 month ago   P.922120
回复 等他回

我的眼泪不值钱,啊,有点难受啊

LL 1 month ago   P.921554
回复 等他回

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