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医生和外卖小哥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39

2019-10-14 23:35:25

即使是夏天,晚上还是有些凉意,严之文套上件长袖衬衫,将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做好标记,准备下楼扔掉。

他出门时周昱还在浴室,沙沙水流声断断续续传来。

嗯……貌似需要买几个不同颜色的垃圾袋了,严之文看着手上仨黑色的垃圾袋,心想道。

严之文进了电梯,电梯门完全合上的那一瞬间,周兴从走廊的阴影里走出。

----------

小区垃圾投放处,数十个绿色垃圾桶上贴了不同类垃圾的标签,黑夜里标签看不分明,严之文看了半天才将各个垃圾袋送入归宿。

盯了老半天垃圾桶标签的严之文走在路上,捏捏眉心,怀疑自己是不是开始老花了,寻思着今后晚上倒垃圾得拉上耳聪目明的小年轻周昱。

----------

等严之文回到单元楼,电梯门一打开,他就看到一个在楼道内抽烟的男人。

是个生面孔,身上有种厮混于社会已久的老道气质,但实际年龄应该不大。严之文扫了眼那人,心下判断道。

“哎,你住这屋啊?”严之文本想直接从那人身旁走过,周兴却主动向他搭话,并且用夹着烟的手点了点左侧方向。

严之文并没有理会周兴,只是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巧了,我哥也住这儿。”

听到这句话后,严之文的背影顿住了,他转过身来,看着周兴。“你哥?”

周兴扬了扬手机,屏幕上是和“周昱”的通话界面,电话却一直没有接通。

“周昱,他一直不接电话,您进去叫他一下呗。”周兴嬉皮笑脸地对严之文说,眼里带着狎昵神色,足让严之文犯恶心。

严之文没再理他,迅速进了门。

茶几上传来嗡嗡声,是周昱的手机在震动。

同时,浴室门打开,头上盖着条毛巾、发梢还在往下滴水的周昱走了出来。

“你手机。”严之文指了指茶几。

“嗯,谢谢。”周昱走到茶几前,当他看到来电显示时,眉头很明显的皱了下。

在周昱将电话接通之前,严之文先开口说道:“门口有个人,说是你弟。”

周昱迅速回过头,满脸吃惊。

电话接通后,周昱随口嗯了几声,便走向门口。“我出去一下。”

严之文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本身想告诉周昱,如果有什么麻烦,及时找他。但那人是周昱亲戚,哪怕他的亲戚一看就不是良民,但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插手。

周昱走了出去,关上门。

楼道内的周兴正好揿灭一根烟,他又从耳朵上拿下来一根,点了。一片黑暗中,绿色塑料打火机的火光将他的脸映的坑坑洼洼。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周兴盯着他,也不回答,突然咧开嘴,笑了两声,重重拍了下周昱的肩膀。

“我就说你干个外卖员能赚那么多钱?欠那么多钱你每个月都能按时还上,原来是有别的营生啊?”

周昱愣在原地。

“就别装了,他每月给你多少钱,透露一下呗!我保证不说出去……”周兴看周昱还是不说话,便凑了过来,伸出一只黝黑的手,竖起小拇指,向周昱比划着:“你是他的这个,对吧?”

周昱猛地抬头,左手攥拳,眼神像只被激怒的猫。

“那人看着还挺正派啊,也挺有钱的吧,不过这种男的看上去越正经私底下就越变态……”周兴眉飞色舞着。

此时,严之文站在门内电子猫眼监控的显示屏前,皱眉看着,他能听见周兴说话。但周兴用的是南方方言,严之文基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然而,下一秒,严之文不可思议地瞪着监控显示屏,同时打开大门冲了出去,门外的周昱出拳却迅速无比,看似敦实的周兴竟然被打翻在地。


唔,看到有朋友在评论区问这个文是不是短篇甜文,在我的概念里是的。我对短篇的界定是15万字以下(这篇预计10万字以内吧) 。至于甜不甜,我是这样想的,(以下废话预警,可忽略)甜不是能独立存在的,正是因为有了酸涩苦辣,甜才会成为甜。把生活中零零碎碎的褶皱全部抹平,呈现一个完美世界的文是甜文,但这样或许会失去真实生活的质感,“甜”就越像一个可望不可及的镜花水月的东西。

至于这篇文,一开始就想写一个都市童话。甜在这篇文里,是基于真实情感和人生的甜,比如现实生活中我们的感情会有猜忌争吵,会破裂会移情别恋会出轨,而在都市童话里主角都是彼此完美的恋人,至于人生,现实生活中有千千万万像小周一样的人,但或许只有一个遇上了严医生,甜在这里是惨淡生活中犹如神迹般降临的光,深渊里不屈的人自己顺着这束光向上攀爬。

(啊,如果我的理解和大家都不一致的话我就速速去改标签(顶锅盖跑


进入论坛模式 1311/5753/51
51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39

(。・ω・。)ノ♡太喜欢这个文风啦,生活本来就是酸甜苦辣咸组成的,唱过各种滋味才更能体会“甜”嘛

回复 39

不知道说的对不对,穷能滋生极端的恶,不过其实很多人的恶是本性,不一定是外界的原因。

回复 39

结果圆满,过程再虐回想起来也是甜的。

回复 39

啊啊啊揍死这个狗东西

回复 39

已经是童话甜文了 看的很治愈感谢作者 新年快乐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