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寻隐启示录 / 1
1
数据深处的猫

2019-10-12 16:29:27

只有笨蛋才会永垂不朽,这是我前老板教会我的最后一件事。两天前,我们还在酒吧里品尝同一杯青草味汽水,转眼间他却像所有的年轻人那样被埋葬在了电子墓园里。也许是久经累积的仇怨致使他的肉身沉入城市大学的人工湖中,让他那位尚于哲学专业深造的情人只能在他们的同居处沉默着清理遗物。他的情人是个不信任虚拟空间的笨蛋,于是我们剩下的,对他仍存敬意的员工们筹钱在某不知名的电子墓园买下了小小一块空间,他们的数据埋藏在一个据说无人知晓的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但我们怀疑那只是无人看管的废弃车库。

我心中还怀念着被他统治的时光,他的玩笑话富有生趣,抽成不少,但是更少怀疑我们。而他死后留下的大笔财富自然落到他的情人手上,听说他连夜逃到了家乡,带着一车的现金和珠宝,留下凋零的电子账户和他们狭小的公寓。

和前老板还是朋友的那段日子,我常去他们公寓打发时间。常常是他叼着烟看情人读几本厚厚的哲学书,我则坐在私人电脑前帮他处理网络上的业务来赚点零花钱。彼时我在一间酒吧看场子,算是半只脚踏入了这个行业。刚入行的我活很少,得亏他搞了些类似于买一赠一的促销,我才能在业内渐渐闯出名声。

前老板去世后,我的工作骤然减少,甚至开始流传我要隐退的说法。我乐得清闲,躲在“魅力庭园”一间狭小的祖屋中打发闲暇时光。自从伽利略从搬到她的员工宿舍,我和南山始终没有再找室友的想法。其一是我赚的钱不少,其二是没有再和一个人磨合的耐心。无论是主流或地下,对我们两人的工作都多少有偏见和误解。伽利略原来的房间被我改造成了一个微缩版的,真正的庭园。没有全息影像和嗅觉模拟,像个门外汉那样种满了干枯的草和改良后的迷你枫树,池塘里的水每日更换。我在这件事上花了不少钱和精力,包括否决南山一些更不切实际的计划。

我还时不时会回忆起它们的样子,微缩庭园和前老板住过的公寓,伽利略会在我叫她吃饭时从她的游戏装置中跳出来,发出过度夸张的叫声。她将抓紧我的臂膀,拥抱我很长一段时间,仿佛不知道我在走前强调这次的任务有多么简单。其实昨天南山还劝我不要再做这种搏命的活计,像亚特兰蒂斯的地下人士一样,转行为中间人,情报贩子甚至是前老板那个风险较小的职业。我只对他说我命在此。

后来在某个清晨,凭借职业生涯养成的良好生物钟的我准备吃一顿全是水果的早餐,到上城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回来再叫醒南山时,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的伽利略拨通了我的私人电话。我是没有在其中发现被人绑架的迹象,但我还是察觉到一丝不由分说的诡异,告诉南山我要赴一个老朋友的约,请他守候在咖啡馆附近。

南山和伽利略不大对付,很早我就发现他们之间弥漫着紧张的氛围。虽同为底层的无业游民,他们所处的境遇终究大相径庭。我想起和前老板最后一次去酒吧他问我为什么会吸引这样两个奇怪的人,我说是因为我的天生的倒霉劲。前老板貌似干笑了几句,说他们都是大有可为的人才啊……

创世公司的规模和他们的名字表现出来的野心差别很大,但伽利略还是从无数跨国公司的邀请中选择了它。公司位于上城的边缘,和虎视眈眈的街头相邻,和所有入时的科技公司一样拥有著名建筑师设计的大楼,纯白色,一尘不染的纳米材料地板和墙面。伽利略讽刺说这样千篇一律的公司真是没创意,她没精打采地,坐在她最爱的也同样千篇一律的连锁咖啡馆喝雪顶,任凭古怪的沉默在我们周围蔓延。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伽利略突然问。

我说我不知道。

“其实是为了一个人。”她用勺子搅弄剩下的半杯咖啡,“算了,你不知道也好。”

她给我看了她的新作品,一只会用低沉嗓音读村上春树的黑猫。全息投影始于她黝黑的手环上,一部分人会把那个手环认作纹身,那是伽利略唯一接受的身体改造。我们就听了一中午《海边的卡夫卡》,伽利略要回去上班,我和她并肩而行,她说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事情。”

“很多。就像把世界比作一个壳,我们或许都在壳的最里一层,被谎言蒙蔽,始终不得章法。”她侧头看了我一眼说,“举个例子,你知道我眼神很好吗?”

我无奈,通知南山让他先回去。伽利略带我去了创世的实验室,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围着干净的实验台聊天,似乎是警惕我这个外来者。其中一个叫里维的金发男人和我握了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他说,“伽利略小姐帮了我们不少忙。”

我回头发现伽利略正用手搭在我的肩上,向里维微鞠了一躬。我不太在意她眼神中我没看懂的东西,也许在十几年前我就没看懂过。前老板给过我的评价是极易随波逐流,而伽利略常在其中担任那个最原始的诱因。

回到魅力庭园后,我把伽利略的黑猫藏在了数据深处。数据深处也是伽利略开发出来的,用来承载她所说的“一些小玩意儿”的储存接入口。入职前她在我的私人电脑中保留了唯一一份,她是怎么说的?“也许你会活得比我久一点。”其下之意是如果我的时日不多,那些奇怪的软件也能找到它们消亡的宿命。

“她变了。”南山在厨房泡了一杯红茶,特意到我的房间对我说。

“我说不上来,但她就是变了。你总以为她不会加害于你,虽然你知道她就是幕后凶手。”他一手拿着茶勺,满不在乎地抿了口茶。“但你也会加害我,不是吗?”我问他。

“刘,你太傻了。”他大笑着离开了我地房间。我沉默以对,脱掉那双旧板鞋,玛丽亚很自然地为我递上睡衣。她的机械关节已经开始老化,房东说她的年纪和这座房子一样大,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在重新装修后也没有换上日本名字。魅力庭园到处都是这种不伦不类的混搭风格,而我们都是混搭的二流产品,所以我们喜欢这里。

进入论坛模式 2210/26/2
新鲜点赞: 那时,      >>全部评票列表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数据深处的猫

赛博朋克我喜,码一下,观望是不是会养肥w

(废文的坑实在是太多了,不敢随便追,怕了怕了

回复 数据深处的猫

这个文风意外的有点棒?应该只是第一章吧?这个风格我挺喜欢的,太太请继续不要停!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