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潜浮 / 第63章
第63章
双标我潜

2019-09-20 14:41:44

“吃饭”两字,多是为了填饱肚子,有时也能拿来做谈情之用,毕竟抓人先抓胃的至理名言总不会错。但在宁浮思的认知中,除非是特别熟的人,剩下的吃饭都是为了喝酒。

往远的来说,有秦潜的典型在前,早些日子说要一起吃饭,结果只为他一坛酒。近的说,眼前乐声环绕的包间中,饭是没有,酒瓶酒杯满满当当。

许是压抑太久,这二十多个人的趴,热闹非凡,搞得像集体过年一样。

宁浮思一进门,就被塞了杯香槟,话还没出口,先干为敬,谁叫他来得最迟。

“秦潜那小子呢?”坐在沙发中间的唐桢,扭头朝宁浮思问了一嘴。

宁浮思吞下酒液,解释道:“路上碰到熟人被绊住了,大概过一会就来。”

“害,唐大哥你们竟然迟到这么久!”尤静举着杯子,走到宁浮思面前,“你是不是该替他喝一杯先?”

“该,”宁浮思在欢快的音乐声中笑了下,寿星说的话没有道理也该有道理,随即扬声说:“我替他先喝一杯。”

说完,他自己拿起桌上的酒瓶将空杯续上。

举杯的当口,宁浮思略略一扫,包间中的面孔似乎不单剧组中人。

杯觥交错中,他被拉着走到沙发的尽头,坐在边上。

宁浮思才刚坐下,就见唐桢站起身。他同众人打了声招呼后,便先行离开了。这种场合,唐桢没来才是正常,现在虽说只是走个过场,也算给足了面子。

尤静的样貌在圈中不算顶尖,她长着一张人家所说的高级脸,面上看着有些清冷,相处过后才知道她是个自来熟。加上她足够敬业外兼机灵有余,在剧组中人缘极好。除了秦潜外,就属她和宁浮思最熟。

唐桢这一走,包间似乎更热闹了,原先无人问津的话筒这会成了香饽饽。一首歌还没结束,便见尤静挽着唇施施然凑到宁浮思身旁。

她胳膊肘子搭在宁浮思肩上,不轻不重地问了句:“你老公这是被妖精勾走了?否则怎么会丢你一个人过来?”

剧中的沈婉对唐守明爱而不得,最后还是挥挥衣袖成了他们的见证人。虽然知道对方只是拿戏开玩笑,这说者或许无心,听者却冷不丁被她的玩笑给呛到。

宁浮思轻咳着放下杯子,跟着煞有介事扯了扯嘴角:“要是妖精倒还好办,我看多半是个下凡的仙女。”

尤静啧了声,含笑瞅了眼边上咳红的脸,幽叹:“早和你说了,跟着他没好下场,你就偏不信。诶……”

“信,”宁浮思失笑,“现在信了。还能怎么办?世上没有后悔药。”

“后悔药没有,消愁酒不少。”尤静又看了眼宁浮思的脸,接着往他的杯里添上酒液,撑着他肩举杯道:“今儿就让我陪唐大哥借酒浇愁。”

愁有没有浇灭宁浮思不知道,原来空荡荡的胃倒是快浇满了。推拒的话他不擅长,况且人家女孩子都开口了,最后他只能再次拿起酒杯。

尤静爽快地一杯干,完了还把酒杯倒过来晃了晃,示意宁浮思千万别怂。

对方看起来和平时并无两样,眼中清明,脸不红说话也利索,宁浮思一时半会吃不准她这是喝多还是纯粹玩嗨。就这样稀里糊涂又跟着喝了两杯。

香槟涌入口中,细密的气泡在舌尖炸开,酸涩中绕着丝丝的甜。明知不能多喝,却忍不住想要再来一点。这酸中带甜的滋味明明不是他的喜好,这会却莫名变得诱人,一口下去,每个气泡都勾人入瘾。

宁浮思深知这是快到点了。他放下杯子,掐了掐眉心,上身陷进沙发中,努力当一个安静听歌的观众。

对面的屏幕上正放着一首热歌,《烟火里的尘埃》,歌声来自他身旁。

坐在宁浮思左手边的男孩子,是前两天进组的徐远航。和秦潜同一公司,刚签入九州的新人,才19岁,在剧中饰演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唐守义。

19,多么美的年华,人生的起点。一如几年前的他,在最美的年华里,怀揣希望不计未来,一头扎进这个漩涡。

许是感受到宁浮思的目光,徐远航偏过头来朝他笑了一下。很暖的一个笑容,干净又阳光。

两天的接触,宁浮思只知道这男孩腼腆得可爱,竟不知对方唱起歌来能给人脱胎换骨的视感。他半阖着眼眸歌唱,一扫往日里青涩的气质,此刻的他握着话筒恍若世界在手。

一时之间,宁浮思听得入迷。

坠入歌曲的情绪,头渐渐发晕。这时,尤静的声音又贴着他的耳廓响起。此次,对方说出的话同样让他哭笑不得,她说:“唐大哥,我能不能偷偷八个卦,你和秦公子是真在一起了?”

大概真的喝得有点多,尤静的话飘进宁浮思耳中,就像飞在空中的氢气球,飘忽着想要落地却怎么都掉不下来,怪无奈的。

“放心吧,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只剩嘴严这一项了,打掉牙也不会泄露出去!”她又信誓旦旦补充。

“是谁给你的错觉?”宁浮思轻挑了下眉梢,敛眸道:“不会连你也戏里戏外分不清吧?”

“当然是你们给我的错觉。”尤静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她晃了下杯子,才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这都哪跟哪啊,”宁浮思好笑道,“我们就普通朋友。”

“再说了,他只喜欢女人。我...也喜欢女人。”宁浮思很轻地笑了下,“你的错觉只能证明我们够专业。”

“是吗?”尤静眯了下眼,笑意不减:“那你还记得吗唐大哥,往后我们似乎有一场吻戏?”尤静坚信自己的眼睛,奸情不假。眼下的情形看,可不是一个深情守候,一个自欺欺人。这戏里戏外啊,都是戏……

“吻戏?”闻言,宁浮思偏过头,努力回忆,大概酒精淬过的脑子不那么灵光,过了好一会他才找到尤静说的那一段:“那也能算吻戏?”宁浮思哼声笑了下。

“是啊,可不是嘛!那也能算吻戏?!”尤静亦嗤笑,那一幕沈婉将离故土,离别之前,她在唐守明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就这样轻飘飘的一口在有人眼中就是碍眼的吻戏,以致于改亲为抱。

“现在剧本改了,可怜我连唐大哥一块豆腐渣都碰不到喽。”她叹着气遗憾道。好死不死,秦潜和编剧“讨论”这幕戏的时候让她给听到了!

“改了?我怎么不知道?”

“前两天刚改的。”尤静闷闷拍了下宁浮思的肩,示意他再来一杯,“沈婉真是个小可怜,要我是她,才不可能放手让唐大哥给猪拱。”

“……”宁浮思又忍不住轻咳了下,咳完后,他揉了揉发晕的脑袋,不忘开解边上这个过于入戏的人:“不就是场戏,你还较真上了?”

“那是当然,说明我够专业啊!”尤静眨了下眼,将宁浮思方才的话丢回去,看到对方吃瘪的神情,她大手一挥,笑道:“现在,陪我唱首歌呗。”


发现没。。这真是毫无爽点的文,除了主角剩下的全是助攻,连个妖艳贱货都没有哇!!掉马应该是快了


进入论坛模式 2412/63/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