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一期一会 / 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
他们陪着彼此度过一个又一个年头。

2019-08-16 14:58:31

这已经是博雅一个月内第三次造访晴明位于土御门大路的宅邸了。

三月底的时候樱花开得正好,博雅推开半掩的宅门,便看见庭院中一棵巨大的樱花树,随微风散落的樱花瓣飘在侧躺在外廊上的晴明的白色狩衣上。

“博雅,你来了。”晴明未起身,躺着向博雅招了招手,“忠辅派人新送来的香鱼。”

“你是真的晴明吗?”博雅坐下后发出了疑问。

“如假包换。”晴明嘴边笑意不消。

面前的香鱼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博雅刚欲拿起一条,手才伸出去,突然一阵风卷过,樱花花瓣伴着一缕轻烟迷了博雅的眼。睁眼时晴明和香鱼早已不知去处,樱花树下凤蝶袅袅婷婷地站在那里,“失礼了,博雅大人。”

袖口捂着嘴角却掩不住笑意的蜜虫出现在外廊拐角,“博雅大人,请随我来,晴明大人自内厅恭候多时了。”

博雅懊恼地跟在青虫身后,见到晴明后仍愠色不减。

“你又是哪个他的式神来唬我的吧!”

晴明笑着起身,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博雅,别生气嘛,这个是真晴明。”

“你总是这样,明知道我要来还戏弄我。”博雅饮了大半杯酒,愤愤道。

晴明艳丽的唇微微弯起,“你走过一条戾桥的时候我就算着时间为你备好了香鱼和酒,美食美景当前,就不要生气了。”

博雅咬了一口香鱼,果真鲜嫩可口。

“又是他叫你来找我的吧。”晴明悠闲地晃着酒杯,乜斜着眼道。

“都说了不要称呼圣上为‘他’。”博雅有些无奈。

清明仍是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我也就只在你面前才这样叫。”接着话锋一转,“说吧,这次又是哪里出了怪事。”

“这次是藤川中纳言家的千利茶师。他跟随中纳言已有五年之久,每年春天第一场春雨过后,茶室外面便全是浓厚的大雾,还有凄厉的女声在门外呼喊千利茶师的旧名,月上中天才随雾散去。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五年了,千利茶师精神萎靡,茶艺也大不如从前。千利茶师在京城又很有名,不知怎么圣上就知道了这件怪事,才让我来找你解决这个问题,今年的第一场雨恰巧还没下。”博雅讲述完没忍住叹了口气,“千利茶师竟能忍耐五年之久,我怕是有一次就要吓得来找你了。”

晴明面色如常,最后一口酒下肚,舒服地长舒了一口气,悠悠道:“茶师嘛,耐力肯定比你强一些。”

“喂!”博雅笑着抗议。

“恰巧还都传到了圣上耳中,才会老是麻烦你。”博雅又道。

“博雅,带叶二了吗?”晴明单手撑着头笑问。

“叶二一向不离我身。”

“吹一曲听吧,樱花这么美,下场雨后该落了。”晴明的目光飘进了庭院的樱花树上。

叶二的声音悠扬地传进耳中,晴明闭着眼睛,手指搭在曲起的膝盖上打着拍子。连杂草中的萱鼠都直立了身体,瞪着漆黑的圆眼睛听得认真。

一曲吹毕,清明闭着的双眼骤然睁开。

“我似乎知道了一直困扰千利茶师的妖物是什么了。”晴明嫣红的唇翕动着,带着笑的弧度。“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

“我什么也没帮到你。”博雅有些迷茫。

“博雅只要做博雅,往往就能帮到我了。”晴明拈起飘落在身前的樱花瓣,轻轻吹了一口气,一缕薄粉的轻烟便散开了。“三日后会下雨,我去藤川家中。”

“我也要去。”博雅道。

晴明抚了抚下巴,“源博雅大人声名远播家喻户晓,妖物怕也有三分胆怯。”

“晴明,莫要取笑我。”博雅喝了酒,面色绯红,微怒道。

“三日后午时来寻我,带上叶二和上次你砍祸蛇的长刀,按我的指示行事。”

“好。”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春日总是过得飞快,三日之期很快就要到了,却还是没有下雨的迹象,博雅有些担心,但他还是相信着晴明的。

果不其然,第三日傍晚,浓白的云气铺满了天空,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就这样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

翌日清晨,博雅自内室的墙上取下父亲大人的长刀,这把刀上背负着人命,博雅的父亲曾用这把长刀砍下过六个贼人的头颅,刀上不见血气,却隐隐透着凛冽。

去年冬日,吃了人鱼肉的八百比丘尼大人曾来拜访晴明,博雅就是用这把刀协助晴明砍断了八百比丘尼体内的祸蛇。

博雅提早一个时辰来到了晴明的宅邸,甫一进入敞开的大门,便于迷蒙雨气中看见一个白色的颀长身影站在樱花树下。

“晴明!”

博雅喊了一身,快步走过去,把伞撑在了晴明头顶。

晴明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转头问博雅。

“你听见樱花树在说什么了吗?”

博雅不明所以,看着随雨散落一地的樱花思索了几秒。

“樱花树会说话,这难道又是一种咒吗?可是我什么也没听见。”

晴明笑得开心,“博雅,你还真是什么东西都能想到咒啊。”

博雅羞恼道:“怪就怪在你老是和我讲咒。”

晴明笑意不减,“其实这世上的事物,除了可以用咒解释,还有一种是‘灵’。”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颗樱花树有灵?”

“可以这么理解。”

“可是即使它有灵,我还是听不见它在说什么。”博雅道。

晴明随手捏了个诀,在博雅额前一点。

“你再仔细听听。”

博雅猜测晴明弄了个通灵的法术,便侧着头仔细辨认除了沙沙雨声之外的声音。

一阵风伴着雨吹过,树上的樱花花瓣簌簌地下落,一缕凄婉的声音从树冠处传下来。

“别走,别走,再陪我一会儿。风和雨也小一点吧,这样你们就能多陪陪我了,别走……”

博雅有些吃惊地看着晴明,睁大了双眼,口中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声。

“啊,竟还有这般缘由!”

晴明状似不经意地挥了下手,博雅便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万物有灵。”晴明道。“很多时候,我们阴阳师的任务,就是倾听它们的灵。”

博雅若有所思,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凉意,发觉是不小心碰到了腰间的长刀柄。

“如此说的话,这把刀也有灵了。”

晴明笑着点了点头。

“我想听听。”博雅来了兴趣。

晴明玩味地看着他,“这把刀上附着的,是恶灵。可不比樱花这般动人。”

博雅的脑中浮现出了六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形象,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听了罢。”

“还有机会能听到别的。”晴明看了看天,谈话间雨已经要停了,时间竟也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我们走吧。”晴明招呼博雅。

“还未到午时。”

“中纳言家离土御门大路比较远,既然你也提前来了,我们提早走一会儿也不妨事。”

二人登上牛车时,雨已完全停了。

一番春雨洗礼,天空变得澄澈而透明,远处的山峦开始有雾气泛上来。

“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牛车缓缓走着,晴明突然说了一句。

“为什么又这么说。”博雅缩回伸出车外的头问道。

“雨停得早了些,若你还是午时后来,我们便要错过时间了。”

晴明说完后便闭上了眼睛,博雅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再言语。

雨后的浓雾流满整个京城的时候,晴明的牛车也已驶到了藤川中纳言的宅邸前,有家丁在此等候,引着晴明和博雅径直到了茶室。

二人闪进茶室,晴明迅速地关上了门。

千利茶师端坐在茶桌前。见到二人后低头行了个礼。

“劳烦博雅大人和清明大人了。”

晴明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也找了个垫子随便坐下了。

“晴明。”博雅紧紧抓着腰间的长刀,“接下来要做什么?”

晴明挑着眉看他,“你可以先坐下。”

“啊。”博雅顺从着坐下了,面色微怔。

三人沉默地端坐了一刻,茶室外的雾渐浓,竟有些丝丝缕缕的雾气从门缝间渗进来。

博雅骤然紧张起来,坐直了身体,千利茶师的神色也严肃起来。

“博雅不必担心,只要不开门,外面的东西是进不来的。”晴明懒洋洋地起身的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伴着尖利的女声。

“芽村,芽村,开门啊…”

一向沉稳的千利茶师终于有了点慌乱的神色,“晴…”

晴明打断了他的话,示意他噤声。那声音叫喊了一会儿发现里面的人没有要开门的迹象,声音陡然哀婉起来。

“求求你,把他还给我,求求你…”一边叫喊一边缓慢地敲着门,竟让听者莫名地感到有些可怜。

晴明走到门前,对着门外道:“你欲取何物?”

外面的声音停顿了几秒,再开口时已然带了丝惊喜在其中。

“你…是安倍晴明大人吗?是安倍晴明大人吗?”

“正是。”

这妖物见了晴明不觉害怕反生欢喜,博雅这次是真真摸不着头脑了。

“可是与茶有关?”晴明继续问道。

“是的。”外面的女声回答道。

晴明回头瞥了千利茶师一眼,千利竟像是有些心虚地垂下了眼睛。

“你可如实道来。”

“这已是五年前的事了。”女声继续说道。

“我本是比叡山上一棵茶树,千年过后竟有了灵气,产出的茶叶也鲜嫩无比,只是我生长的海拔较高,一般的采茶人不会发现。但是每年都会有个年轻人背着箩筐,把我顶端的嫩叶采走。这本无碍,因为我本就是茶树精,可是五年前的那天雨后,他临走前却把我生在靠近根部的一颗极小的嫩芽摘走了,那是我用来吸收灵气的芽,没有了它,十年之后我就要和普通的茶树一模一样了。那时我灵气尚纯净,一路追着芽村来到了山下,只能不停喊着‘放下,放下’,最终却也于事无补。我在城外徘徊,可能是由于怨气很重便化作了置行堀。即便这样,却还是无法越过护城河,只能每年这个时候随雾气一同进入,向他讨要那枚灵芽。”

晴明回身问道:“其言是否属实?”

千利茶师的声音带了些颤抖,“确有其事。”

“如此事情便好办了,你把东西还给她即可。”晴明懒懒道。

“不!我不能还,不能还…”千利茶师全然坐不住了,出口的话语中竟带着癫狂。

“这…”博雅有些不知所措,他与晴明相识多年,大大小小的妖物也见了不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比妖疯狂。

“以前我只是个普通的茶童,每年帮师傅上山采茶,可是谁不想做个赫赫有名的大茶师呢?”千利的脸上竟然流下了两行泪,情绪也开始激动,“直到我发现了那棵茶树,从上面采下来的茶叶泡出的茶极为清香,师父也越来越器重我,开始教授我茶道,可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山上那么多茶树只有这棵的味道格外好,那天我采完茶有些累了,坐在地上休息的时候发现了底部泛着青翠绿光的嫩芽,采下之后便听到了让我放下的声音,我怕极了,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不能放下,一路狂奔回城,才听不见那个声音。回到茶室恰巧遇到藤川中纳言在师父那里品茶,师父有些累便说叫我来泡一壶新茶,我鬼使神差地便把那棵嫩芽放了进去,中纳言喝了一口后很震惊,当天便让我做了他府中的茶师。”说到这,千利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陶醉,“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感觉,你们知道吗?名利,钱财可以信手拈来了。我很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所以我不能放手。”

千利茶师跪伏在地上,以手掩面,仍在断断续续地说着。

“这几年来我的茶艺在长进,可中纳言却说没有以前泡的好喝。大人觉得我是受了妖物的影响,才找来你安倍晴明。本想着以你本事,必然一开始就能将妖物制服,没想到啊…没想到…”

“心术不正,哪怕是用世上最好的茶叶,也无法泡出好茶!”

坐立在一旁的博雅终于忍不住了,愤然起身。

“啊呀,博雅大人也觉得不平了,果真如传闻般忠厚果敢。”

平日里博雅便不擅于应付旁人的溢美之词,如今这夸赞的言语从妖口中说出,博雅一时呆住了。

回过神时看见晴明揶揄的笑容,博雅闭了嘴,悻悻地坐下了。若是他面皮如晴明一般白净,估计颊上的两抹绯红已经飞出来了。

千利茶师仍口齿不清地嘟囔着:“不能还…不能还…”

门外女声的情绪变化莫测,这会已然狠厉无比。

“你若是不归还我的灵芽,那只能五年后我们同归于尽了!”

声音落罢,先前从门缝渗进的雾气蛇一般蜿蜒爬向了千利。

千利的声音陡然虚弱起来,趴在地上弱弱地呻吟。

晴明的手指凭空朝地上一挥,那些雾气仿佛感到了疼痛一般纷纷缩回了门外。

“晴明大人!”女子惊呼。

“莫要伤人。我受托而来,定要护千利周全,”没等到妖物发怒便接道。“自然也会让你得到想要的东西。”

“不愧是晴明。”博雅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门外安静了下来,屋内却热闹起来。

千利茶师听到晴明的话后飞也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茶桌面前把上面的一个紫砂壶紧紧搂在了怀里,眼睛恨恨地盯着晴明。

晴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对着门外道:“可否借几片茶叶。”

“好的,晴明大人。”

不过一瞬,门缝处飘进一片宽大的树叶,上面托着几枚茶叶。

晴明把茶叶收起,那树叶变变成了一枚符纸碎成了轻烟。

仿佛没有看见茶桌后双目血红的千利,晴明取了个小茶壶,把茶叶放了进去。

没有那些复杂的程序,晴明席地而坐,不多时就取了杯子给三人斟上了茶。

博雅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还从未见过这样沏茶的。

但是杯中的茶分明清亮剔透,香气四溢。

闻到茶香,千利茶师的眼神清明了不少,但是手上抱着茶壶的力度还不肯放松。

晴明只是把茶放在他眼前,并未多言。随即端起杯子喝了起来。

“真是好茶!”博雅赞叹道。

晴明笑着点头。

二人一唱一和的,再加上醉人的茶香弥漫,千利终于忍不住蹭到桌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茶甫一入口,千利的手骤然松开了,紫砂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一枚翠绿的灵芽于碎片中现身了,晶莹透亮,丝毫不逊色于上好的宝石。

千利浑身颤抖着,瞪大的双眼中盛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味道,怎么可能和五年前的一样,明明没有放…”他方才想起怀中抱着的东西,慌忙寻找。

但那枚灵芽已经被晴明握在了手里。

“你还给我!”千利猛地朝晴明扑过去。

房门倏忽大开,奶白色的浓雾涌了进来,千利大叫了一声,旋即是倒在地板上的声音,接着便没了动静。

但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晴明!”博雅也被这汹涌的雾吓得大叫。

“已经结束了。”晴明的声音经过了雾气的过滤,闷闷地传了过来。

“结束了?”博雅一下子泄了气,刚才的紧张都白费了。“可是这雾怎么还在?”

晴明的笑声似乎就在面前,“博雅,你的刀呢?”

“在呢。”

“你砍一下试试。”

博雅将信将疑地抽刀,双手握住用力向前挥砍过去。

刀刃过处,有像切豆腐一样的触感,这雾还就真的被他径直劈开了。

浓雾散去,博雅看见晴明就站在他正前方,身着白衣,艳丽的眉目带着笑。

博雅一时有些恍惚,脑子里竟浮现了晴明是白狐所生的传闻。

博雅心想,就算晴明真的不是人,自己也会和他继续做朋友。

晴明不知道博雅心里想了什么,只看见面前的这个人举着刀,神色愣怔,不禁失笑。

千利茶师醒转后,面上更多了几分淡然,似劫后余生的恍然大悟。

“藤川中纳言说,近日千利茶师的茶艺越发高超了。”博雅从宫中出来,到了晴明的宅邸。

“其实和那枚灵芽无关,茶好不好喝,很大程度上看茶师的心境。”晴明淡淡道。

那事以后,每年春雨过后那茶树精都会遣一缕雾气将新鲜的茶叶送至晴明府上。

又一年春至,一场雨过后,晴明庭院里的樱花几乎落光了。

“真是遗憾。”博雅端着茶杯看着落樱发出了感叹。“好茶该配好樱。”

晴明不以为意,“总要有这么一遭的,花会落,人会死,繁华会落幕。”

博雅深知其意,却还是忍不住叹气,这偌大的平安京,也会有没落的一天吗?

二人心照不宣。

博雅不禁拿起叶二吹了起来,宛转悠扬的笛声响起,晴明啜着茶,面上带着微笑。

全文完

进入论坛模式 5804/39/0
新鲜点赞: pjjjean,      >>全部评票列表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