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并非天敌 / 第五章
第五章
广告和花瓶

2018-10-12 22:47:12

2018-10-12 23:07:43

白琅看着贺尧跳出澡盆,甩了甩浑身的黑毛,微热的水珠溅到他身上,他才回过神。

他觉得惊诧,但还有点小得意。

早就说他不是食肉动物了。

兔子的话,抱在怀里还挺合适的。

白琅喜滋滋地想:怪不得用个小澡盆就行了,之前还奇怪,豹子用这个澡盆是不是小了点。

“怎么?”贺尧化成人形,取了件浴袍穿上,看他发愣,问了一句,“想吃掉我吗?”

“没有。”白琅连忙摇头。

“那你在想什么,”贺尧笑道,“眼睛都发直了。”

“在、在想……”白琅眼珠一转,问道,“那条围巾,是你的毛?”

“是啊。”贺尧擦了擦头发,打开了门。


刚刚是居委会大妈来敲门,说是有人举报他无证养了条白毛大狗。贺尧指天发誓说他家绝没有狗,只有刚从山里来的远房表弟。

贺尧的二居室也不大,大妈看了一圈,确实没发现什么狗,又看他那“表弟”一头白毛,看着像个小混混,敷衍了几句便离开了。

“我的妈呀,”贺尧坐到沙发上,翘着腿说道,“以后在家里化原型也要小心喽。”

说罢,看看白琅,揉揉他的头发,有点抱歉:“人间不比山林,你以后要辛苦些,尽量用人形才好。”

白琅心想:这也没什么,人间也挺好玩的。

有吃有喝,还有贺尧。

白琅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随后蹲到沙发上,小心翼翼地问道,“贺尧,你是兔子的话,会不会怕我?”

贺尧看了他好一会儿,哈哈大笑起来,挠了挠他的下巴,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你还真能吃了我不成?”

而且白琅也不是纯血狼,并没有寻常肉食动物的压迫感。

白琅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想想也对,贺尧的道行摆在那里,十个自己都打不过他,于是扁扁嘴,坐到一边玩着贺尧新给他买的手机。

他还不认字,贺尧给他下了几集动物世界。


“对了,”贺尧正在给他叫外卖,看到麻辣兔头的时候问道,“你确定我身上有土腥味吗?”

“有一点吧。”白琅揉揉鼻子,说道。

“不是吧?”贺尧赶紧扯着衣领,低下头耸着鼻子不停地闻,“真有啊?那我再泡泡花瓣水去。”

“别啊。”白琅急了,赶紧拦下他,“没有,没有味道,我瞎说的。”

他身上那股怪里怪气的香精味,把原本恬淡的果香都给遮了。

“你别应付我啊。”贺尧有点怀疑。

“真没有。”白琅嘟囔道,“你身上没土腥味。”

然后他在心里补了一句:只有香味。


到了睡觉的时候,贺尧关好窗拉好窗帘,这才让白琅化成原型躺在枕头角上。

等贺尧睡熟的时候,白琅化成人形,偷偷在贺尧的鼻尖上亲了一下,抱着他睡着了。

两个成年男妖硬要化成人形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结果就是第二天两个人都腰酸背痛,贺尧只能带着白琅去宠物医院要了几幅膏药。

贺尧相信他永远也忘不了胡佳臻那副仿佛在看两坨马赛克的眼神,于是斥巨资一百三十块买了一张钢丝折叠床,又去郊区的纺织厂找小棉花精要了一床被褥,和白琅分床睡了。


这样过了几天,贺尧坐在局里的小沙发上,看着支付宝余额陷入沉思。

白琅正蹲在门口,在寒风中吃着一大饭盒的土豆炖鸡,五个土豆配了半只鸡。

外头冷,白琅的鼻头冻得通红,贺尧叫他进来吃午饭他也不肯,逞强说道:“没事,山里都这么冷,习惯了。屋里有空调,吹多了头晕。”

其实他是怕这只吃草黑兔子会被荤腥味熏着。

那炖鸡还是白琅自己做的,酱油倒多了,咸得他不停喝水。

贺尧看着他的小尖下巴,心里难受,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虐待食肉动物。

公务员嘛,工资都不多。贺尧原本单身汉一个,又不用吃饭,还有个小文具店补贴,交完房租水电煤还能结余一些。

可养了白琅以后,光是买肉就是一大笔支出,手头一下就紧巴巴的了。白狼胃口又好,一顿能吃三只电烤鸡,但因为钱不够,这两天他的伙食已经从红烧牛肉变成了鸡肉,一只鸡还得剖开分成两顿吃。

再苦不能苦孩子,贺尧怕他在这么吃下去要营养不良,很认真地考虑是不是该去弄点钱了。

其实也不能说他没钱,他们这种老妖精,都是有点存货在的。

比如胡佳臻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在涂山老家的狐狸洞里存了半个山洞的金银珠宝,贺尧之前总爱笑他这是在给自己存嫁妆。

而相比之下,贺尧觉得自己的兴趣爱好就要高雅多了,他喜欢瓷器,尤其喜欢青花瓷。他租的二居室在一楼,带了个地下室,里面就存了二十几件花瓶瓷碗,都是他这几千年里慢慢收来的。

要卖掉的话,还是有点舍不得啊。

贺尧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想想别的办法。


第二天,白琅吃完早饭,看了贺尧一眼,问道:“贺尧,我能出去一趟吗?”

“出去?”贺尧奇道,“去哪儿啊?”

“就、”白琅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就新认识了个朋友。”

贺尧想认识新朋友是好事啊,省得老闷在家看手机,于是给他塞了三百块钱,叮嘱道:“那去吧,早点回来,有事儿就打我电话。”

“我不要钱。”白琅推辞了一下。

“和朋友出去玩儿,怎么能不要钱?”贺尧把钱塞到他裤袋里,“拿着。”

白琅只能点点头“嗯”了一声。


现在放寒假了,文具店也没什么生意做,一个上午也只卖出去了三本笔记本。

过了中午,贺尧给自己泡了杯红枣枸杞茶,打了个哈欠,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打盹。

“哎,兔子,醒醒。”

胡佳臻摇了摇他的肩膀,把他给叫醒了。

“你来干什么?”贺尧揉揉眼睛,看看时间,还不到两点。

“我刚刚路过小公园,看见你家小白狼了,顺便就来看看你。”胡佳臻举着手机说,“咋的,你准备让他进军演艺圈了?”

“什么演艺圈?”贺尧莫名其妙。

胡佳臻给他播了个视频,说道:“就这个啊,我刚问过了,说是在拍广告,运动饮料的,找了一群男孩做群演。呐,这就你家小白狼。”

贺尧定睛一看,白琅还真的排在一群二十左右的男生中蹦蹦跳跳,身上施了个幻术,头发眼睛都成了黑色,看着还挺像个大学生。

“在哪儿啊?”贺尧问,“我去看看。”

“就那个小公园,过个马路拐个弯就到了。”胡佳臻说。

贺尧走到门口,锁都落下了,突然笑了笑,说道:“算了,不去看了。”

“不去了?”胡佳臻奇道,“你不是担心他么?”

“他不告诉我,那就是不想让我知道。”贺尧说,“所以不去了,别让他紧张。”

“真是疼他。”胡佳臻咂咂嘴。

“行啦,之前说要请你吃饭的,现在去吧。”贺尧拍了拍他的肩,“咱俩也好久没聚过了。”

然后贺尧和胡佳臻讲了一个下午的白琅,气得单身犬科动物胡佳臻连吃了三盘辣子鸡。


傍晚,白琅抗着一箱饮料,吭哧吭哧地回了家。

“贺尧,还你钱。”白琅放下饮料,微微发喘,从裤子口袋掏出一沓现金递给贺尧。

贺尧数了数,一共一千一,笑道:“怎么还多了?”

白琅微微扬起下巴,一脸的“我厉害吧”,说道:“前几天有人问我要不要拍广告,一天八百,还送一箱饮料,我就去了。”

“真的?”贺尧揉揉他的头发,笑道,“琅琅真厉害。”

“那个策划说以后有广告还找我,”白琅看着贺尧,高兴得不得了,“以后我赚得钱都给你。”

“都给我?”贺尧惊了一下,笑道,“给我干什么?”

白琅愣了愣,佯装不屑一顾,挥挥手说道:“就还你饭钱,我知道人间买肉很贵的。”

其实从这些天的吃食上,白琅也能看出来贺尧大概是没钱了。

最初白琅有点自责,觉得是自己吃得多。但他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可以去赚钱,给贺尧补贴一点家用。

再说了,贺尧就那几身黑衣服,他盘算着想给贺尧买件新的。

而且这不等于顺带报恩了嘛。

于是他高高兴兴地拨通了一个电话,那是前两天在马路上拦住自己的广告策划。

她说自己长得好,可以介绍自己做个兼职赚钱。


贺尧听完这些话,扑上去狠狠抱住了他:“谢谢你,琅琅。”

小狼崽子真的挺可爱的,没疼错他。

“谢什么?”白琅的手无所适从地在空中晃了几晃,最后打在贺尧的腰上拍了拍,有些害羞地说,“我的就是你的。”

我也可以是你的。

不过他没说出这一句话。

贺尧没有读心术,只是轻笑了笑,拍拍他的背,没有说话。


当晚,贺尧联系了一家古董行,把手上一个罕见的珐琅彩花瓶送过去寄卖了。

他觉得白琅喜欢的话,拍几个广告玩玩也未尝不可。

但一来演艺圈水深,二来妖族抛头露面太多可能会招来麻烦。为了安全,他不想让白琅深入这个圈子。

再说了,白琅都那么想着他了,那他卖件花瓶给白琅买点好吃的,也是应该的。

进入论坛模式 3120/3579/6
6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广告和花瓶

互宠双箭头真的好甜啊

回复 广告和花瓶

相亲相爱什么的.....嘿嘿嘿 真甜!!

回复 广告和花瓶

互宠的戏码啊,我最爱了~

VUN 只看该用户 6 months ago /6 months ago   P.234027
回复 广告和花瓶

罕见的珐琅彩花瓶!不会被判贩卖国宝罪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这奇怪的关注点

回复 广告和花瓶

哇卖花瓶绝对是真爱了啊!!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