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虚张声势的男子 / 四十二
四十二
谢谢,你是个好人,可我不喜欢你。

2019-07-18 05:19:19

2019-07-18 05:33:53

早上他走之后我依然是靠着DVD里的碟片度日,看着看着一个盹就睡到了下午,醒来之后感觉有点冷,往枕头下摸出手机,看到手机里有林野发来的短信。

他问我:在干嘛

嗯,翻译一下就是,我想你了。

我正要给他回过去,新的短信就来了。还是林野的,说是事情办好了,和人吃完饭就回来了。

我打出:我也想你。

给他发了过去。

然后看着已发送的那个小标识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在我睡着的时间雪似乎一直没有停,我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发现矮房的顶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地面上的积雪被脚印踩乱七八糟,但也能看出来比起早上厚实了不少。

楼下烧的热水忘了装进热水瓶,这一会早已经凉透,只好重新又烧了一壶。小姚姐的房门依然是锁着的,我敲了几下没有反应,想来是没有回来过。

对了,还不知道小姚姐回不回家过年,发个短信问问吧。

短信发好之后感觉有点饿,想了想后面几天二村的人会越来越少,天太冷了也懒的下楼,就拿了点钱出去吃饭,顺便买点粮食屯着。

穿好衣服下了楼走出巷子口,好巧不巧就碰到了个熟人。

天上还飘着小雪,姜贺手插着口袋往我这里走来,看到我之后挥着手朝我打了个招呼。我看他身上好像就穿了件长袖外面套了个外套,牛仔裤还是有洞的那种,真心觉得这丫身体硬朗。

真是托了年轻的福。

等他走到我跟前,我问他:“你不冷啊?”

“不冷啊。”他一副这不是废话的样子。

我又想到现在应该放假了,他早该回家了,又问他:“你不是放假了,怎么还在这?”

“今天拿成绩单啊。”

“不都是上午就拿好了?这马上都天黑了。”

姜贺挠挠头说:“拿完就和同学一块唱歌去了啊,而且我爸妈这两天回去看我奶奶了,家里也没人,怪没意思的,就想来这里打游戏。”

他是一句话都说明白了,完了后就问我:“你干嘛去啊?上班啊,哎,你上班的地方不是被封了嘛?”

“吃饭啊。”大概是在雪里站的久了一点,这会儿手脚都凉了起来,天上的雪星子还在往下飘。

我拍了拍姜贺,说:“我说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了,我去吃饭,你要是没吃饭,请你吃饭。”毕竟现在我和林野的关系不一样了。

姜贺是林野的侄子,那么也就是我的侄子,当然要爱护一下。

“好啊,你一说还真有点饿了,去吃什么啊。”

我搓了搓冻得有点僵硬的手,往二村里面的看了一眼,和姜贺说:“去吃点热的吧,走,去看看拉面店还看不看。”

“走呗。”姜贺搭上我的肩,两个人往拉面店的方向走。

路上我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比之前又高了一点,就问他:“你现在多高了?”

“啊,我也不太清楚,好久没量了,开学的时候量的一米七九,放假回去我妈说我高了不少,现在怎么都得一米八了吧。”

“肯定有了……”我估计了一下林野的身高,想着这一家子基因可真好。

我和姜贺年纪其实差不多,虽然现在感觉也还在挣扎着冒个几厘米,但一米八的高度基本上是无望了。

啊,人比人气死人啊!

“对了,你这几天看到我舅没?”姜贺打着我的肩扭头看见我一脸愤愤,说,“哎呀我操,你龇牙咧嘴的干嘛?”

“冷啊。”我翻了个白眼说,“他是你舅舅,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当然,事实是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在外面要和林野保持距离,觉得这样无论对谁都好。

“我舅不是和你很熟嘛?”姜贺有点吃惊。

“还行吧。”我说。

“不是吧,我觉得你们关系挺好的啊。”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关系好啊。”

毕竟我刚开始可是以林野小弟的身份自居的。

“就是感觉吧……啊到了,还没关门。”

话题暂时告一段落,拉面店还在开着,我拉开玻璃门,一股热气瞬间包裹了全身,里面已经快坐满了,只剩下了一个空座,姜贺紧跟在我身后进来,赶忙拉上了门。

他进来后感叹似的说了一句:“可真暖和。”

我瞅了他一眼:“你不是不冷嘛?”

“不冷可是也不暖和啊。”姜贺嘿嘿的笑着,对他这种嘴硬的行为毫不在意。

老板见有客人来吆喝我们:“你们俩吃什么?”

“两碗牛肉面,大碗的,今天有饼没有?”这家拉面店卖的烙饼配汤算是很美味了。

“有!”

“那两份饼,面都加个蛋,然后再来一份牛肉吧。”我拉开凳子坐下,发现对面的姜贺一脸的感动模样。

哎,以前碰到他,心里总是惦记着他舅舅,如今得手了,有心思看看这个小朋友,发现他是真的天真单纯。

让我很替他的未来担心啊。

“我爱你!”姜贺说着两只手还摆出了一个爱心手势。

“谢谢,你是个好人,可我不喜欢你。”我抽出桌上的纸巾擦了擦鼻子,感觉自己有点感冒的症状。

“切。”姜贺抽出筷篮里的筷子,给我也抽了一双。

面一向都上来的很快,今天估计是人多火旺,老板端着盘子把东西一次性全都上齐了。

两个人吃的心无旁骛,加上空调的暖风,不一会鼻头上就发了汗。

我喝着汤,估计应该不会感冒了,姜贺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和我聊天。

“我待会去网吧,你去不?”

“不了吧,我等会去买点东西,你自己玩吧。”

“哎,就一个人那多没意思。”

“你不是游戏里面有队友,我记得还有个小姑娘做你徒弟呢。”

“哇,你不提还好,一提我就生气,我前几天上游戏,发现她不玩了,还给我留言说什么要好好学习,高二没时间玩……好歹亲自跟我说一声……”

“人家不是都给你留言了。”

“那不一样啊,这个游戏本来就没什么女生玩,她打的不错的,比我好多好友都好。”

“那么厉害啊,不会是人妖号吧。”我看过姜贺玩这个游戏,射击打枪,大部分女生的确是不喜欢玩。

“不可能!”姜贺一副决不相信的模样。

“你说不可能就可能吧。”毕竟也没啥好争执的,人都不玩了。

姜贺大概是真的为他不告而别的徒弟忧伤,也没有回嘴,所以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就把我震了一下。

“我妈说过年给我舅舅相亲呢。”他的筷子上还夹着半块饼,说完又认真的吃了起来。

自然看不见我瞬间就皱起来的眉头。

“和谁相亲啊……”我问。

“不知道啊,反正就是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呗。”

“过年吗?你舅舅要回老家过年?”

“不回吧,他有几年是在我家过的,反正基本不回去的。”

“这样啊……”我看了一眼门外,外面天已经彻底的黑了。

等吃的差不了,我站起来找老板付好钱,和姜贺分开走了。吃完热的东西身体是暖的,可因为姜贺那句话,却怎么都提不上劲。

快走到二村的小超市门口吗,手机在口袋震动起来。

林野发来短信:雪太大,堵在高速上了

就像是电视里常演的,什么干完这一票就回老家结婚啊,打完这一仗我们就可以好好过日子啦, 这种一旦说出口就知道结局的话,只要应验到现实里准确率真是意外的高啊。

我没有给他回,收起手了机,然后在超市里买好东西,拎着东西,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了小楼。

雪总在下,下的越来大,越来越密,就仿佛要把这个世界埋起来。


我原以为这就是个几万字的文,结果越来越长。

坑真的是越填越多。

对了,那个姜贺的徒弟就是小沈,嘻嘻嘻嘻嘻嘻嘻。


进入论坛模式 2588/125/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谢谢,你是个好人,可我不喜欢你。

太太好棒!好喜欢加油(ง •̀_•́)ง多一些看不够!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