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迟来的正义 / 第10章 人生枷锁(中)
第10章 人生枷锁(中)
许静兰没意识到“为人父母”几个字的杀伤力,能大到足以把自己的儿子逼上绝路。

2020-01-24 13:55:37

许静兰从踏进大学校门的第一天起,便无时无刻不沐浴在父母的光辉下,就是这份家庭背景的加成,让她的潜力得以发挥到了最大。她深知如果没有她父母在法学界的地位,她即便在学术和教学上搞得再出色,也坐不上院长的位子,所以她从未后悔在高考志愿填报系统关闭前十分钟,把儿子的志愿从生物改成了法学。

“为了我好?你这么做不是为了我,从来不是,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周觅瞪着自己的母亲,嘲讽着,“你用这套说辞给我洗脑也就罢了,你现在是不是骗着骗着,连自己都信了?”

“你怎么能这样跟妈妈讲话!”许静兰真的火了。

周成林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墙上了时钟,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其实他早就困了,但客厅沉重的气氛在无形间把他死死地钉在了椅子上。

同样觉得不自在的还有周觅,他觉得自己跟许静兰待在一起的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不能说一句粗鲁的话,不能大声发表意见,不能皱眉,连哭都是奢望,只能在压膜场买一张面具往脸上戴。

周觅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他终于提起勇气:“妈,我不想去追逐那些我不感兴趣的、没有意义的东西,请你……请你不要过分干涉我的生活。”看着许静兰愈发阴翳的脸,周觅抿了抿唇,继续说:“我学法学学了这么久,已经不指望再转到生物。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不会再继续读下去了,也不会出国,更不会像你一样做法学教授。”

“我这一生……就这样吧,也只能这样了。”男生深吸了一大口气,颓然靠在装饰柜上,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了起来。有那么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小时候不顾一切地去维护这个家的举动是多么的可笑。

许静兰的脸彻底沉了下来:“你就这么堕落下去吧,我不管你了。”

周觅咬着唇,不出声。

“你们父子俩真是……一个比一个窝囊。”许静兰说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纠正,“不,你爸一点也不窝囊,反倒很是精明。当初我还奇怪你爸为什么会大力支持废死、抵制化学阉割,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从没见过这么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周成林对自己的妻子有事没事就拿他撒气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他抖了抖肩,又把报纸往自己脸的方向拉了拉,整个人恨不得钻到报纸里面去。

许静兰摇摇头:“周成林你说说,你们研究刑法的男士,为什么研究研究着都把自己的道德水准降到刑法以下了?”

“静兰,孩子在这儿呢……”周成林小声嘀咕了一句,又把脸埋进报纸里去了。他现在也后悔,后悔自己做过的那些糊涂事。他任教的这所大学以文科学科为主,学生中女孩子多男孩子少,每年八九月份都有一大群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学生涌入校园,坐在课堂里听他讲课。那些年轻女孩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荷尔蒙,照着他的面孔扑来,带着甘草的香甜,渗进他每一个毛孔。

他根本把持不住自己。

周成林知道,从他拉住女学生手的那一刻起,他再也不是那个下课以后和师妹许静兰一起讨论案子,然后互相嘲笑对方是法盲的大男生了;再也不是那个替师妹许静兰拂去发间落叶的大师兄了。

有些事情干过一次就能上瘾。

停不下来。

之前周成林太自信了,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一张包不住火的皱皱巴巴的纸。后来东窗事发,他的事成了全校师生茶余饭后的谈资。其他老师聊他的时候,他这个当事人有时候也听上一耳朵,他震惊地发现从那时起别人私底下对他的称呼从周成林或者周老师变成了许院长她老公或者许教授她老公。

周成林和许静兰在周觅上大学前一共去过三次民政局,身份证、户口本和结婚证都带好了,但走到大门口一想到孩子,就放弃了。后来许静兰再提离婚,周成林坚决不同意,因为那时候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他发现能够收留自己只有许静兰了。自此以后,他的生活又变成了两点一线,白天上上课,晚上备备课,看看报,顶多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外出开个会。

周成林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静兰,要不咱们哪天好好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我也没时间跟你谈,我每天还有个会,后天才能回来。”许静兰看都不看周成林一眼,对着空气把这句话说完。

周觅听了这话,喉结不自主地上下伏动了一下,他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这一生都忙忙碌碌的,没有停下的时候。没错,你是位高权重,但这真的有什么意义吗?你逼我成为像你一样的人,这真的有什么意义吗?这样的人生,我……”

“小觅,你可以不工作,可以什么都用不干,以咱们家的经济条件,养你一辈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人需要实现自己的价值,人需要有成就感,不然会很空虚。再有一点,你现在还小,可能没考虑过下一代的问题,等你以后为人父母了,就能明白妈妈的用心了。”许静兰一段话说完才发现站在自己对面的儿子白着一张脸,整个人都在发抖,不像是气的,更不像是吓的。

许静兰没意识到“为人父母”几个字的杀伤力,能大到足以把自己的儿子逼上绝路。

“你怎么了?”许静兰挑眉。

男生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额角不断有汗滴落,他不停地摇头:“我……我以后不可能结婚,更不会有孩子,绝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好好的,为什么不结婚?”许静兰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子儿看,神色复杂。其实上个月周觅闹着要跳楼的时候,她已经隐约猜到了儿子的取向,但还是将信将疑。后来回到家,俩人谁都没提这事,事情就这样被丢到一个漆黑的角落。

许静兰宁愿那件事一直埋在黑暗里,直到腐烂。

可天不遂人愿。

周觅咬了咬唇,移开了视线:“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许静兰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儿子,语气不善:“你都二十二岁了,别再这么孩子气,好不好?你上大学的时候不是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吗,她到底是为什么跳楼,问你你也不说,还让我帮你收拾烂摊子……是不是这件事给你留下阴影了,你不愿意接近女生?”

“我……”周觅酝酿了好半天,心跳平复以后,他终于昂着头说,“我觉得……相比于女性,男性更能吸引我。”

“不要跟妈妈开这样的玩笑。”


大家过年好!

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我!

后天继续更新~


进入论坛模式 2310/216/7
7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许静兰没意识到“为人父母”几个字的杀伤力,能大到足以把自己的…

果然还有更令人窒息的……

顺便我觉得,对周成林称呼的变化除了说明他名字被拉入黑名单,大家对他的行为感到不齿以外,还有就是即使在能力、成就上他也已经进一步滑向庸人,同许静兰相比只能作为后者的附带而被谈论了

回复 许静兰没意识到“为人父母”几个字的杀伤力,能大到足以把自己的…

这个家庭好压抑……生活在这样的家里,根本不可能快乐吧?

QAQ

(新年快乐吖!昨天太忙啦,今天一看都攒了三天的更新了!)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