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明夜 / 明夜65
明夜65
简明宇和苏夜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邓祁确实喝得有点多了,晃晃悠悠的。程立没办法,只能抱着他的腰,扶着他

2019-03-06 09:48:18

简明宇和苏夜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邓祁确实喝得有点多了,晃晃悠悠的。程立没办法,只能抱着他的腰,扶着他往回走。等到看到程立带着邓祁转过弯了,简明宇和苏夜才往家那边去。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里面闹闹哄哄的,笑声也很引人注意。苏夜疑惑地问简明宇什么情况,简明宇笑着揽住他的肩膀,说:“肯定是爷爷奶奶又在发红包了。”

他们推开了门往里面进。家里温度高了,一进去就感受到一股热气朝自己扑过来。客厅中间,果然看到奶奶正在拿着红包发。看到他们俩,爷爷坐在奶奶身边,对着他们招了招手:"来,快过来。"

简明宇拉着苏夜的手走了过去,笑着说:“这就发红包了?”

刘玲瞪他一眼:“你自己看看时间,你们都出去好半天了,往年不也是这个时候。 ”

简明宇笑笑:“找邓祁喝酒去了,聊了会儿天,就晚了一点。”

刘玲问他:“还好吧?”

“还好,比以前好多了。”

刘玲放心地点点头:“看来,老邓确实改变了些。”

“什么改变了?”奶奶把一个红包递给简明宇:“来,拿着,这是明宇的。”

“说小祁家的事儿呢,”简明宇笑了:“谢谢奶奶。”

奶奶说:“小祁也是个苦命孩子,我都好久没见着他了。”

简明宇把红包装好了,笑着说:“您要是想见他,可以打电话让他过来玩。”

爷爷靠在沙发背上,说:“等小祁空闲的时候再让他来玩吧,人家忙事情呢,别打扰他。”

简明宇点点头:“好。”

奶奶又拉着苏夜的手。春晚播到了十二点前的最后一首歌,苏夜分了个神看了一眼,电视里的人穿着大红色的衣服蹦蹦跳跳的。他又转过头,听简明宇的奶奶说话。

奶奶让他坐到自己身边,拉着他的手:“好孩子。”

苏夜笑着,软软地叫了一声:“奶奶,新年快乐。”

奶奶笑了笑,把红包塞到他手里:“新年快乐。”

奶奶又说:“一路走下去不容易,要好好坚持。”

“我知道,”苏夜笑着点头:“谢谢奶奶。”

奶奶拍拍他的手:“你要是在明宇这里受了什么委屈,就来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收拾他。”

简明宇坐在苏夜旁边,手搭在他肩上,笑了:“奶奶你也太偏心了吧,怎么就没可能是他欺负我。”

小姨乐了:“你看看你和人家,你觉得可能是他欺负你吗?”

苏夜笑着说:“他对我很好,没有欺负我。”

简明宇挑眉:“对吧,我对苏夜很好的,你们别瞎操心。”

刘玲笑着轻轻推了他一下:“好了,别闹了。”

苏夜收下了奶奶的红包,刘玲又笑着递给他一个,说:“新年快乐。”

苏夜往简明宇这边缩了缩,连忙摆手:“我不能收,之前您都给过我礼物了。”

刘玲塞进他的手里:“性质不一样,你这是第一次上门,这是应当的。再说了,今天过年,这是我和你爸给你的压岁钱。”

简明宇帮他接过了,放进他的兜里:“收了吧,应该的。”

苏夜犹犹豫豫地接了,刘玲拍拍他的肩膀:“新的一年,要幸福平安。”

她笑着说:“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刘玲太温柔了,苏夜眼眶都红了一圈,他低着头,吸了吸鼻子,说:“谢谢……妈妈。”

简明宇看着他笑,小声凑到他耳边:“这就改口啦?”

苏夜红着眼睛,嗔怪地看他:“怎么,不能改啊?”

简明宇笑着捏捏他的耳朵:“没说不能改。要不,你连着我的称呼一起改了吧。”

苏夜没理他。

两个孩子又凑过来:“哥哥,我要红包。”

苏夜不好意思地看了眼简明宇,做出口型问他:“怎么办?”

简明宇对他使了个眼神,又从兜里拿出两个小红包,递给两个孩子,又问:“你们叫没有叫苏夜哥哥啊?”

两个孩子开开心心地接过了红包,甜甜地笑:“苏夜哥哥新年快乐,哥哥新年快乐!”

苏夜笑着拍拍他们的头:“新年快乐。”

电视上,主持人正在讲着辞旧迎新的贺词,背景音乐是欢快喜庆的春节序曲。一家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一时安静了下来,都专注地听着主持人的声音。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零点的钟声就要敲响。”

简明宇紧紧地握着苏夜的手。

“——还有十五秒的时间。”

苏夜和简明宇对视着。

“——十、九、八……”

他们跟着电视里一起倒数。

节目中锣鼓喧天,伴随着烟花燃放的声音,主持人富含激情地说:“新年快乐!”

电视外面,一家人也在跟着喊:“新年快乐!”

简明宇蹭了蹭苏夜的额头:“新年快乐。”

苏夜也小声说:“新年快乐。”

苏夜酒劲也还没退,好不容易熬过了十二点,他困意就忍不住了。接二连三地打着哈欠,眼泪一直往外冒。

小姨他们又接着打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熬不起,发完红包,跟着倒计时了,就去睡觉了。

简明宇冲着刘玲打了个手势,刘玲点了点头,他就带着苏夜上楼去。

苏夜被简明宇扶着,觉得自己的脚步都是飘的,整个人像头重脚轻一样。他还模模糊糊地听到楼下有人在问他去哪儿了。

进了房间,简明宇开了灯,催促苏夜去洗澡。苏夜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呆滞地说了一句好,但没有任何动作。简明宇看他紧紧地闭着眼,好像真的连力气都没了,就打算伸手去把他拉起来,抱到卧室去。

苏夜身上有淡淡的酒气,简明宇没注意脚下被他绊了一下,整个人就倒在了他身上。苏夜像被吓了一跳,还难耐地皱眉:“你好沉啊……”

简明宇乐了,捏了捏他的鼻子:“还不是因为你不起来,沉得不行。”

苏夜被他弄得清醒了一些,他晃了晃脑袋,还是迷茫地睁着眼,简明宇笑着摸摸他的脸,没忍住亲他一下:“乖,洗了澡再睡。”

苏夜又推了推他:“那你先让我起来。”

简明宇手撑在他身边,呼吸沉沉。苏夜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又清醒了一点:“你爸妈都还在外面。”

简明宇没忍住笑了声:“知道了,今天不闹你。”

他直起了身子,去给苏夜找了一件自己的睡衣,问他:“你不会在浴室睡过去吧?”

苏夜接过衣服:“哪那么容易睡过去。”

“那你这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苏夜又没理他,简明宇也没在意,跟他说了说老宅子的浴室要怎么开热水,就看着苏夜自己抱着衣服就往浴室去了。

简明宇乐了,坐在床边上,先去发了一条“新年快乐”的微博,又去刷了一下朋友圈。

邓祁刚刚更新了一条,是他和程立交握的手,文字是简简单单的“新年快乐”。

不太像是邓祁的说话风格,简明宇估计是程立发的。这张照片拍得很好看,构图和光线都很好,拿手机拍出来的照片,乍一看和艺术照差不多。

简明宇点了个赞,又想起邓祁说的,他和程立打算把证领了。

其实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领不领证也没什么。简明宇有足够的信心,他和苏夜不会分开的。

听着浴室的水声,简明宇有些恍惚。苏夜好像对领证这个提议不是很感兴趣。邓祁一问,他就说还不是时候。

这还不是时候,那怎么才能是时候呢?

苏夜很快就从浴室出来了。家里开了空调,浴室温度不低,又加上喝了酒,苏夜脸都是红扑扑的。

简明宇放下了手机,朝他招招手,让苏夜到自己身边来。苏夜把擦头发的毛巾放下了,带着鼻音问他:“怎么了?”

简明宇捏捏他的脸,能感受到有些烫人的温度,小声嘟囔了句:“不是感冒了吧。”

苏夜没听清,简明宇笑了笑,捏着他的后颈,吻了上去。简明宇自认酒量是很好的,这时候却好像有些上了头,脑袋晕晕乎乎的。

苏夜的身上,是简明宇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他头发还往下滴水,简明宇的食指碰到了苏夜脖子后面的头发,一点点地被润湿了。

简明宇亲得很温柔,断断续续地,又和他说:“新年快乐。”

苏夜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了。简明宇唇齿间还有红酒的味道,有一点苦。他轻轻地喘着气,说:“你快去洗澡。洗了澡睡觉。”

简明宇又抱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闭着眼,说:“好。”

他又好半天不说话,只有呼吸的声音。苏夜不太确定地动了动肩膀,简明宇抬起头,有些凶狠地看他:“不让我靠?”

苏夜抓过手边的毛巾,盖在他头上:“你怎么像个小孩儿似的。”

进入论坛模式 2910/107/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