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18章
第18章
将欲行(11)

2019-12-19 11:55:59

2019-12-27 10:51:50

程舟来的时候唐秀在楼上煲汤,他坐在矮凳上面写下合同,然后将一个信封交给萧胭就告辞出门。前两天下的雪在地上久铺成冰,尤其是在店外这条背阴小路,更是凝结了不知几层。小雪飘了有一会儿,薄薄一层铺在冰上将路面变得更滑,程舟靠墙走得很慢,萧胭坐在高高的柜台后面望着,最后还是开口叫住这个瘦高的中年男子,喊他回来喝杯茶。

两个人坐在柜台后面向外望,边喝茶边吃水果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茶是唐秀上楼之前泡的,波罗蜜是唐秀上午手剥的,很甜。

“他忘记很多吗?”

“不如说有关你的事他只记得好的那一面。”

“那真的忘了不少。”

程舟记事起就生活在那栋豪宅,那里爸是亲爸妈不是亲妈,他习惯被人当空气,还是靠天生坚强才没有长歪。他的亲妈住在距离豪宅半小时车程的高档小区里,一个人,每月底固定收生活费,每周末被允许见他一面,见面时她有时显得很亢奋,有时又是一脸的麻木不仁。

不得不说亲妈给他的观感很怪,小时候他还一度很抗拒每周末的母子相见,但这个怪怪的女人的确给了他少见的温情。后来他年纪大一点,母子关系不知不觉改善,偶尔两个人还会趁周末一起出门逛逛,女人喜欢给他买书,从名著小说到散文诗集,只不过他不喜欢,收到也是摆在书架上封都不拆。

当初决定去南方读大学程舟没有和家里人商量,表面上的父母兄弟没人在乎,唯一在乎的他又不敢开口,结果最后离开都带着背叛者的心虚。

大学时回家的时间屈指可数,逃离那个地方让程舟觉得无比自由,过去渐渐从他头脸上剥离,他甚至快忘记一整座城市。但每次回去他都能看到那个被他抛弃在原地的,愈加憔悴的女人,女人看向他的眼里有苟延残喘的光,风雨飘摇,残光掠影,让他喘不过气的同时又羞愧难当,于是他很快又匆匆逃离,逃出一整个恶性循环。

大四那年寒假他没有回家过年,他带着隐秘的企图与欢愉去见徐登素,他赖在一名独身成年男子家中不走,每每在夜晚趁他熟睡用指尖隔着薄薄一层空气描摹他的轮廓。

大年三十,北方人习惯一大桌子菜配上几盘饺子,电视里放春节联欢晚会,守岁要过12点,到时间人们就出门放鞭炮和烟花,电视里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还要碰一杯。那一晚徐登素吃了药睡得很沉,他坐在床边肆无忌惮看他,烟花绽放带来掩盖月色的光,光里他俯下身去吻徐登素的唇,甚至还轻轻咬了一下。

那一晚,整片土地好像变成一座巨大的不夜城,而千里之外的女人死在浴缸里,一个人,桌子上没有菜也没有饺子。她喝下一整瓶掺药的红酒,换上一条纯白的裙子,她躺在温暖的浴缸里,竖直划破血管,伤口深可见骨。

大年初一变得冰冷的女人被人发现,她被送往殡仪馆塞进冰棺,没有人守丧,打理相关事宜的是他父亲的秘书,秘书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于是他在第二天离开徐登素,千里迢迢回家奔丧,又在葬礼后像一条落水狗跑回学校,甚至不敢见男人一面。

他在那时开始接触“抑郁症”这个词汇,从书本里,从选修课程里,还从论坛里。

“我们旅行那一路其实不开心的时候比较多,他那时候情况比较危险,还曾经私自停药,我的心态不够成熟,现在想想有很多时候在雪上加霜。”程舟说话时表情很平静:“我们有过很多次争吵,分歧,甚至有些瞬间互相憎恨。

“说到底是我太自私,不想失去却又没能用正确的方式挽留。

“我以为我可以让他坚强起来,但他其实一直都很坚强,他一直很坚强去战斗了,不够坚强的是我,一厢情愿自说自话的也始终是我。”

发现徐登素私自停药时两人在藏区,开始程舟以为他加剧的头晕头痛是因为高原反应,于是暂停行程陪他在民宿修养。那几天因为夜晚徐登素睡眠愈发困难,两个人的作息变得不那么规律,清醒的时间被削短,徐登素对他的依赖却肉眼可见地增长。

一开始程舟对这样的改变感到受宠若惊,徐登素主动的拥抱亲吻甚至服务让他头皮发麻,他忧心他的食欲下降,却又在他温柔的微笑里忽略过隐隐意识到的暗流。直到在一个天蒙蒙亮的凌晨时分,程舟被一个不那么温柔的长吻唤醒,他习惯性伸出手想给徐登素倒杯水,却被揪回来重新吻住。徐登素整个人骑跨在他身上,从他嘴唇吻到耳边,他抓住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腰臀,衬衫与皮肤的触感分割清晰。徐登素的腰皮肤紧绷而滑腻,程舟不由自主摩挲那一小片裸露的温暖,色欲熏心总是不足,他放开胆子继续向下却什么布料都没有摸到。

掌心只有两团富有弹性的肉。

徐登素塌下腰用气音轻声在他耳边煽动:“不想喝水,想要你。”

程舟脑子里在放烟花,心里咒骂男人怎么会这么了解同性,年轻的躯体几乎是瞬间被点燃,他手上有些没有节制地用力捏了一把,将人几乎是摁在自己身上啃过去,却在相贴的瞬间感受到徐登素对他的渴求。

程舟脑子一热将人推了一下。

徐登素被他推得坐在起来,明明是他居高临下,却在程舟探究的目光里被羞耻包裹到瑟缩,徐登素受不了恋人这样的目光,他伸出双臂想要得到一个温暖的拥抱,结果被程舟推出的手臂再次支撑在原地。

“你……为什么……”程舟目光再次飘到他的下体又飞快挪开,很快重新与他对视:“你停药了?”

徐登素像是看懂了他眼里的失望,解释都有些慌乱:“我停了,但我是一点一点停的!我没给自己太大的负担,我只是不想那么麻木,我想把痛苦和快乐都拿回来。程舟……程舟你看我,旅行以来我的状态已经好太多了,我真的想更好一点,我想在看那些景色时更清晰感受到快乐,我想活得鲜活一点做回我自己,我想……我想重新感受和调动自己的情绪,我想给你所有回应……程舟……”他抱着他支撑在自己胸口的手,哭得无法自已。

程舟印象中的徐登素一直是成熟而平和的,从未见他有过剧烈情绪波动,他无法分辨这是擅自停药的后果还是他原本可以释放出的情感,但面对这样的徐登素他却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你得吃药。”他听见自己用颤抖的声音说:“哥你必须得吃药。”他手忙脚乱掀开徐登素爬起来,因为起得太急还在床角磕了一下,他瘸着腿抓着背包翻药,可以听见徐登素也跟过来,却最终只是站在他身后没有再向前。

“剩下的药我扔了。”徐登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的声音因为刚才的哭喊有些沙哑,语气却平静下来,程舟转头看他,红红的眼圈里目光却重新盛满他熟悉的泰然与坚定:“我不吃。”

程舟充耳不闻,继续翻手里的背包,然后是抽屉,行李箱,最后是在行李箱底的另一个背包里翻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是离开戈壁时他收拾行李粗心忘在里面的半板药。药被他捏在掌心里,他再一次回头看身后的徐登素,男人脸色煞白,目光钉在他手上,然后突然看向他身后的房门。

程舟一言不发转身将门锁拧到头,防盗链条也被挂起,他最后还是给了僵立在那的徐登素一个拥抱,对他说:“哥,你必须得吃药。”

徐登素突然推开程舟向门边跑,却被早有准备的程舟从身后抓住死死扣在怀里,年轻爱运动的年轻人身体素质总好过习惯在办公室工作的他,徐登素挣扎却无法逃脱,最后被还是程舟怕他挣扎太过误伤自己将人紧箍压在民宿厚厚的床垫上。

“哥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听我说,”程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哭:“你得吃药,你得好起来,断药不会让病情变好的。感觉麻木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你回应我什么,你想看鲜活的风景那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再来一次,我们的以后那么长,亲密也好风景也好快乐也好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程舟的眼泪浸透徐登素单薄的衣服,透到有些苍白的皮肉上:“哥,求求你了,咱们吃药吧,你就当是为了我。”

徐登素将脸埋在被子里不再挣扎,充满疲惫的声音传出来也是单薄:“可是我想死啊。”

那一天的药是发疯一样的程舟掰开徐登素的嘴喂下去的,他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像对待仇人一样把药喂到徐登素嘴里,徐登素似乎原本想咬他,最后却只是徒劳地动了动舌头,任凭程舟的手指将药推进他喉咙。药被吃下去,程舟拿水过来却被徐登素挥手打在地上,徐登素捂住喉咙干呕,却始终没把药片吐出来。

重新用药就要重新承受药物的副作用,徐登素衣衫不整躺在床上,像死狗一样尊严全无却不想动,程舟上床将头晕脑胀的爱人搂在怀里,一遍一遍无比怜爱地抚摸他被冷汗浸湿的头发。

“哥,哪怕你想死,最初的计划不也是要走到目的地吗?咱们好好把这段路走完好不好?要是你还决定要死,咱们一起,行不行?

“哥,我离不开你,活着如果不行,起码咱们死一起行不行?

“求你了哥,哪怕是为了我,求你了。”

徐登素动了动眼珠。

再次醒来的徐登素变得很配合,两人连夜搭车去省会,挂号面诊拿药一气呵成,晚饭后他还会主动吃药,然后将自己蜷在宾馆的软被里等睡意。最开始的时候药片会被吐出来,很难一次成功,渐渐习惯后副作用表现也好像随之被驯服,程舟无法感同身受,只是看着徐登素一天一天变好。

两人准备重新出发那天徐登素接到一个电话,房产被处理完毕,钱被打在指定户头,他接电话的时候程舟站在一边听着,切实感觉到面前这人和现实社会的关系正一点一点被他自己剥离。挂断电话的徐登素回身吻他,笑着问他这笔钱在他家乡能不能买个房两人过日子,程舟快要将人揉碎在怀里,在一无所觉中踏入一场由爱人精心准备的课程。

“程舟,你以后想做什么?”

“还没想好,反正和你在一起就行。”

“别闹。”徐登素轻拍箍在自己腰间的手:“都毕业了总该想想以后。”

“以后啊。”从徐登素嘴里说出“以后”这个词让他非常高兴:“以后我想找个基金会之类的慈善组织工作。”

“想帮助别人?”

“对,帮助别人。”

“挺好。”

徐登素靠在程舟怀里笑,好像他真的在憧憬以后。

徐登素这几年的存款在旅程过半时见了底,面对程舟要为旅程买单的行为也直言拒绝,他提议程舟出门找一份实习工作,等回家时还能对家中有一个交待。程舟无所谓对家里有什么交代,只是因为自己即将进入“挣钱养家”这个角色而感到兴奋,同居被提上日程,他以为这就是结局。

徐登素说自己想看雪,凛城听起来就和雪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于是两人一路坐着绿皮火车来,决定在这里呆到第一场雪下完。他们一人一半拿出租金租了一间小两室,饭厅客厅合二为一,面积不大却很温馨。新药带来的嗜睡让徐登素放弃找一个临时工作的念头,他开始将精力都放在这个小房子上,原本程舟还会和他每天一起去早市买菜,待他找到实习工作以后就只有徐登素一个人去。

程舟找到工作那天两个人在家吃饭,程舟做手擀面,徐登素做鱼炒菜,徐登素遵医嘱不能喝酒程舟就开了一瓶大可乐,吃完饭程舟突发奇想缠着徐登素陪他跳舞。

程舟大学的时候学过交谊舞,徐登素却没接触过这些,他半推半就被程舟搂在怀里带着走,踩到程舟的脚还要被笑。徐登素感觉自己身为一个成年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眉一挑把人一推就要关收音机,程舟从后面把人拉回来搂紧,在他耳边说:“我就要挣钱了,感觉好像咱们俩结婚了一样。”

徐登素用臂肘戳他胸口将人顶开:“别胡说。”

程舟在一家教育机构当实习老师,具体工作主要是负责面对小学生的自习室,不光要辅导课后作业,中午还要负责到学校门口接送学生去食堂和午睡。他刚入职的时候以为自己做不好这份工作,真的做下来却发觉自己意外适合,和以往看作洪水猛兽的孩子们相处居然很不错,好像找到自己天职的他对徐登素说自己想当老师,徐登素也对他说“很好。”

程舟开始备考教师资格证,徐登素去书店给他买了不少教材和辅导资料,天很快变冷,程舟变很忙,人间在向他们倾斜,他习惯了努力工作努力备考回家就有热饭吃的日子,他心心念念都是如何与爱人度过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雪。

但他没有等到。

“我当初其实并不理解他为什么要选择那样做,恨过也怨过,为他开脱又为自己开脱,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这种状态里反复,无法原谅也无法和解……但过了这么多年我好像可以理解了。”程舟手指摩挲着温热的茶杯,坐在那里气质沉静:“现在每到下雪天我都很想他,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他看一场雪。”

萧胭微微低头吹一口茶:“下辈子吧。”

程舟笑得有点腼腆:“下辈子我怕忘了。”

萧胭有点不耐烦:“我尽量管售后。”

程舟走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冰面上那层浮雪也像是被风吹散,唐秀拎着汤桶下来,走到路口还看见他一个背影。店面里萧胭正在黄纸上写写画画,加一起也不过两句,写完就点燃,唐秀有点好奇问道:“这又是什么活?”

萧胭顺手又点一根香递给唐秀竖直举着,语气平平:“贿赂公差送信。”

“程舟的?”

“嗯。”

“小舅妈,”唐秀谄媚着贴上去:“他们俩真的没可能再见面了吗?”

萧胭没回答他,因为公差已经到了。

晚上唐秀煮的是部队火锅,萧胭点菜点得突然,他也是现学现卖,好在味道不错结局皆大欢喜。

红艳艳的电锅在小火档冒小泡,一个味道吃多了口舌有点审美疲劳,唐秀从冰箱里掏出冰块和可乐倒上,萧胭一口下去舒服得眼睛都眯一下。原锅底被吃干净,唐秀又往里面下牛肉,下到一半倚在贵妃榻上的萧胭破天荒拦住了他的手说够吃了,他乖乖把肉又冻进冰箱,仰头和萧胭一起看天花板上幻化出的一块天。

冬季里凛城多雪,很少能看见晴空星月,今天也一样,只能朦胧看见一弯明月几颗暗星。萧胭原本小口嘬着可乐安静看天,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开口道:“他们俩这辈子有缘无份,但下辈子会好的。”

唐秀扭头调整视线看他:“原来真有下辈子。”

萧胭又“嗯”了一声。

“小舅妈,你会活很久是不是?”

萧胭瞥他一眼,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问道:“怎么?”

唐秀低头扒蒜:“我就是想问问,你会等小舅舅吗?等他投胎转世?”

萧胭拿筷子抽他,唐秀手背上瞬间红了一条。

“小孩子家家长辈的事你少管。”

唐秀就有点委屈抱着手。

“我不会等,也等不到。”良久,萧胭到底给了他一个答案:“你们人一辈子几十年很短,但可以装下很多事,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可我们这些物件精怪不一样。我们生死随缘,也许可以活很久很久,同时生灭不过须臾,我们羡慕你们,但命里注定担不起太多情感,毕竟哪怕修炼得再像我们也终究不是人。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可能明天太阳出来就散了,也可能再活过一千多年。”萧胭站起来点了一下唐秀的眉心,有点冰:“可你们人啊,哪里值得等呢。”

萧胭重新坐回去捞牛肉吃,唐秀的手不肿了,心里却说不出的不自在,于是只不吭声给萧胭续杯。眉心突然又感到丝丝冰凉,唐秀重新仰头去看,萧胭也似有感觉,抬头看向模糊的夜空。

“小舅妈,下雪了。”


缘更作者道歉还是要道歉的,诚心这个东西吧其实也有,但可能不多……

将欲行在这单元结束啦,还有些相关的零零碎碎不会占据正文章节数,大概会算作番外集合在下一章里。

能力还是不行,没有把想写的写尽,多亏父老乡亲们包容,让我也把这个故事写完小小飘了一把,实在是感谢感谢!

年前更新频率大概都不会有提高,毕竟社畜还要加班和抽时间刷微博,说真的我好久没看小说了嘤。

再次感谢大家,请不要大意鞭挞我吧!

····································································

不好意思这是一次虚假更新,年前遗孀可能都会面临无法更新的问题了。

如果只是年底单纯的忙还好,但前段时间去体检身体里长了个小东西,不算严重,没确定是不是要做手术也还没跟家里人说,可能相比身体更受到影响的是我这颗水晶透明玻璃心。

公司也出了点幺蛾子,目前在“要劳动仲裁提出辞职”和“老娘没钱这次先忍了”中间反复摇摆,总之有一点心力憔悴的感觉,可能是年末综合征吧。

非常对不起喜欢这篇文的大家,虽然说了缘更但我这缘分也太滑手了,感觉抓不住。

非常非常对不起!


进入论坛模式 5654/54/7
7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将欲行(11)

啊太太一定要养好身体哦 这段时间也照顾好自己 太太元宵节快乐⁽⁽ଘ( ˊᵕˋ )ଓ⁾⁾

回复 将欲行(11)

什么都不要说,先把身体养好,我们在这里等你,不论多久,我们都在

回复 将欲行(11)

太太不要急啊,先搞好身体呀。不管发生什么事身体都是最重要的呀,还有就是自己的心情,不开心不舒服了就出去走一走玩一玩调节一下呀。

最后祝太太马上身体健康呀 一直等你哟~么么哒~(^з^)-☆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