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17章
第17章
将欲行(10)

2019-12-13 16:47:13

徐登素被送走以后唐秀彻底闲下来,开始静下心来做自己的本职工作——编剧。

虽然到目前为止唐秀连一个本子都没卖出去,但他依旧认为自己是明珠蒙尘,总有惊艳世人的那天。闲暇时候他还在微博上写免费连载换脑子,相比剧本,他的小说倒是自有一批受众,时常有商家私信想找他推广,但都被拒绝了。

唐秀一般而言在更新上虽然比较随缘,但连着一个月一个字都不发还没有过,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对不住,是以这次更新就想着多更两章,但再多也没有。他在那劈里啪啦敲键盘,萧胭坐他旁边剥橙子看电影,谈师贤进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个场面,两个人互不打扰,看着还挺和谐。

谈师贤笑着敲了敲柜台面,萧胭眼都没抬,从态度中能感受到一丝微妙的熟稔:“干什么?”

谈师贤:“《秉烛录》给我找一本。”

萧胭终于按下了暂停键,抬起脸挑了挑眉:“你自己的呢?”

“同事看着觉得有意思拿走看了,我想着说送他一本。”

“自己掏腰包送书,这赔本的买卖你还真做不腻。”

萧胭说是这么说,还是抬抬下巴:“还是老地方,你从柜子里拿,别从架子上取。”

谈师贤答应着,轻车熟路往里走,唐秀手上动作不自觉停下来,转头看重新点击开始的萧胭,顺手将他手里剥了一半的橙子接过来继续——萧胭嫌水果店切盒的橙子沾了刀有铁锈味,都要买回来自己手剥。

“汤快好了,我一会儿上楼拿下来,中午有什么想吃的吗?”唐秀边剥边轻声问,看一上午电脑眼睛有点酸,这会儿被橙子皮的香气包裹多少得到些缓解。

萧胭伸手拿个草莓咬一口:“麻辣拌。”

“步行街还是大学南门那家?”

“学校。”

“行。”唐秀把剥好的橙子递过去,一边站起来系羽绒服拉链一边扬声问道:“谈哥,中午在这吃吧我这就去买,小舅妈想吃大学南门麻辣拌,你想吃点什么?”

谈师贤才拿了书站起来,闻言往柜台走:“麻辣拌还去大学那买什么,一中门口那家你小时候不总跟展颜去吃吗,他家拌的豆皮也好吃。”

谈师贤站在柜台前面给萧胭转账,萧胭看着屏幕连眼珠都没动一下。

“一中不是搬了吗,他家还开着?”

“开着,和一中一起搬的,味道没变,现在主要是老板儿子给拌,还新出了凉拌鸡架。”

唐秀保存文档锁电脑,扭头问萧胭:“小舅妈吃过他家的吗?不然我去一中买?”

没等萧胭说话,谈师贤微微笑着接话:“他家买回来可不能好吃,距离不近,到家宽粉就坨了。干脆一起去吧。”

萧胭冷着脸插话:“我看你是下午有课想蹭车。”

唐秀醍醐灌顶:“我说呢,谈哥在一中当老师,肯定知道麻辣拌还有没有。”

谈师贤被戳破也不恼,装没事人一样笑得温柔又多情。

“稍等会儿,还有人来,中午一起吃。”萧胭突然说了一句。

谈师贤表情有些意外:“你是还约了人?”

萧胭吃着草莓用几个音含糊过去,谈师贤一个字没听懂也不好追问,只点点头装自己听懂了。

唐秀直觉小舅妈不喜欢约饭,他对一桌人一起吃顿饭这种事没什么兴趣,再看他对谈师贤的疑问那么含混,心里倒模模糊糊有了点猜测。

“秀接一下!”段璋五米开外就开始喊,唐秀出门就看见他怀里抱个纸壳包夹的玻璃丝袋子,里面装的估计是肉类,见他出来就要往他怀里放:“你快接一下,我这白羽绒服怕蹭血。”

唐秀瞬间就把手缩回来:“我的也是白的!”

段璋眼睛一瞪:“你的脏了就脏了,又没有媳妇儿骂你!”

谈师贤在门口看热闹,边看边笑还和萧胭搭话:“是唐秀朋友,来送礼的?”

萧胭收手机准备回里间穿外套,闻言点点头:“来送肉的。”

唐秀不接段璋没辙,也不敢放地上怕脏了,两人你来我往都想从嘴上占便宜。刚停好车追上来的王岳悦见状上手就拍段璋脑袋,对唐秀笑道:“段璋叔爷家早上新杀的三年猪,看着新鲜给你拿一扇排骨,放哪?”

唐秀也不继续和段璋扯,伸手把排骨接过来:“你们先进去,我把这个送上去就下来。”

段璋和王岳悦原本想送完排骨顺理成章请萧胭吃个饭,听见萧胭说中午吃麻辣拌的时候还有点为难,正好唐秀下楼,见状说了句“听小舅妈的”,一行人当即出门。

唐秀得去地下停车场取车,段璋王岳悦带谈师贤先走。

谈师贤天生话多后来还当了老师,对上两个完全陌生的年轻人嘴也不露怯,上车没一会儿就打开了话头:“你们是唐秀以前同学吧?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要是唐秀在这肯定要笑他又瞎说套话,上学时只有段璋和他关系好偶尔来找他,王岳悦熟都不熟,谈师贤能见过才怪。

段璋倒是很惊讶:“谈哥你还看得出来我眼熟呢?我高中上学时候下午下课总和秀回来吃饭,你也总和他小舅在一起聊天嘛。那会儿我比他矮一头,就总在他身边个小又黑的那个。”

谈师贤这次是真的记起来,他把因惊讶而微微挑起的眉毛压下去,嘴里说的话就像个老干部:“这么多年关系还能这么好很不容易。”

段璋笑着答应:“是不容易,这次去南方找人还是秀陪我去的,折腾好几天他也没说啥,小舅妈也帮大忙了。结果想请小舅妈吃顿饭这么难。”

“他说什么你听就是了,千金难买他乐意,萧胭就这个脾气。”谈师贤为防尴尬顺着前文新开话题:“南方那边没暖气,你们过去不习惯吧,是找什么人找那么远?”

这下轮到段璋含混了:“是冷,和咱们北方不一样的冷法。也是受人所托去找一个朋友的朋友,结果还没找到。这人名字倒挺特殊,叫程舟,取个网名叫将欲行,你说这多图方便吧。”

段璋原想拿程舟名字抖个包袱,大家哈哈一笑带入下一话题,不想谈师贤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那你们怕要柳暗花明了,你说这人可能是我们学校程老师。”

一中的程舟是一名从业近十年的思想品德老师,单身,性格温和,比较受学生欢迎与信任。他自己有一个叫“将欲行”的公众号做心理健康与精神疾病科普,除科普外还致力于各类精神疾病的去污名化,就连心理健康教室的老师私下里都说他科普做得是真好。这个人上班时除了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是在读书,下班基本没有娱乐,都会直接回宿舍,周末倒是会出门去福利院做义工,平时和同事接触中虽有距离但乐于助人,用谈师贤的话形容那就是“近乎圣人”。

“他这会儿在教师宿舍,一会儿就下来,具体是不是你们见面说。”谈师贤和程舟办公室在一间,又都是容易被同事们围攻要给介绍对象的“大龄单身男青年”,加上谈师贤这张停不下来的嘴,两人关系居然还不错,保持了一定的私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本在午睡的程舟被吵醒也没生气,听闻有人受朋友所托想和他见面也答应得很痛快,电话挂断不久人就出现在小店里。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高高的个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整个人斯文又削瘦,脸上挂着成年人得体的微笑。

谈师贤从隔壁打包的麻辣拌和鸡架放在一边,见他来赶紧招呼他坐下,王岳悦最先按捺不住开门见山:“程老师,请问您认识一个叫徐登素的人吗?”

程舟愣了一下,不自觉收敛了一点笑容,然后回答说:“我认识。”

谈师贤自己拎着打包好的麻辣拌和鸡架回办公室,半路上却发现没晴多久的天又开始飘雪。学生还在午休,小店是个快餐店,有零星来晚的学生来打包盖浇饭黄焖鸡带走,也有不准备睡觉坐下来吃的,看见几个成年人还有老师在也坐得比较远。

唐秀看着天气在原本点单的基础上又加了个筋头巴脑炖锅,不锈钢的炖锅模样不讲究味道却很讲究,酒精块在下面烧,汤水咕嘟咕嘟漫过筋肉土豆,香气跟随雾气蒸腾扩散到整个店面。

段璋和王岳悦力求真实给程舟讲述找寻他的前因后果,好在教思想品德的程舟似乎本质上也不是那么唯物主义,他安安静静听着,也不提问打断,只是偶尔喝一口热茶水。一张桌子五个人,只有萧胭真的在吃饭,唐秀则是一边听一边伺候,并不往自己嘴里送。麻辣拌早就吃光,萧胭正主攻凉拌鸡架,唐秀趁他啃鸡架提前晾蹄筋牛腩,还要一小碗米饭拌匀汤汁才推过去。

“我……还能再见到他吗?”程舟对整个灵异故事消化得很快,他最后整理出这么一个问题,所有人都看向萧胭,萧胭却只是斩钉截铁摇摇头:“不行。”

萧胭吃得差不多,他站起来看看外面天气,无视程舟有些愣怔的表情开口道:“你们先吃,程舟跟我出去走走。”说完就先离座往外走,程舟连忙跟上。两人都是一句话都没留,被剩下的三个人有点尴尬,王岳悦说:“我怎么觉得程舟这性格和徐登素说的有点不一样。”段璋沉默着给她夹一块炖到软烂的牛板筋,几个人很有默契地开始吃饭。

萧胭今天是女装,垂到脚踝的大衣下面是一双穿着锋利高跟鞋的脚,鞋底踩在冰冷地砖上发出富有节奏的声响,很奇异地抚平了程舟情绪上的波动。

“人鬼殊途这种事电影里都说滥了,他如果灵魂状态好也不是不能让你们见一面,但徘徊人间这么多年徐登素神魂俱损,现在能在下面排队等着投胎也是多亏在人身上养了一段时间的魂,见到你徒增执念对他而言不一定是好事。”萧胭跟外人很少时候会这么多话,这会儿却把话说得非常清楚。

程舟一时没能答话,有路过来上学的学生看见他会主动打招呼,跑出老远还偷偷回头看萧胭,青春期的小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嘻嘻笑笑。

“我知道了。”他终于说。

学校门口摆了不少小摊,有卖文具玩具的,自然也有卖零食的,萧胭站在一辆糖葫芦小车面前停下脚步,指着里面的挖籽山楂糖葫芦道:“你给我买这个。”

程舟一开始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萧胭也不催他就站在那等,待程舟慌忙掏出手机他才跟摊主要了心里早就选好的那一串,拿到手就转身又往来路走。

程舟跟在后面。

“这串糖葫芦就抵你卦金。”萧胭目不斜视往前走:“徐登素走前问我求过一卦,但他一无所有,我不能白给人算卦。”

“他求你什么卦?”

“求问和你的缘分。”

萧胭是一个人回来的,程舟下午第一节有课,将他送到门口就急匆匆走了,食不知味的三个人眼巴巴看他走进来却不敢开口问,最后还是自觉受宠的唐秀问道:“小舅妈,你和他说什么了?”

萧胭坐回他旁边慢条斯理撕糖葫芦包装纸:“就是拉了单生意,揽个送信的活。加份蹄筋。”

雪还在下,预兆丰年。


唐秀:小舅妈为什么要和别的男人去散步?我都还没和小舅妈散过步。他为什么就买一串糖葫芦,我小舅妈够吃吗?

预判失误,两章没写完,我为什么总这么罗里吧嗦?


进入论坛模式 3887/55/7
7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匿名咸鱼 2 months ago /2 months ago   P.1305692
回复 将欲行(10)

嘿!嘿!我来敲碗等更新!

回复 将欲行(10)

哈哈哈哈哈舅妈要加份蹄筋 我要再加一章!✌🏻

回复 将欲行(10)

纳闷,唐秀不是不差钱吗,怎么一个本子都没卖出去过

回复 将欲行(10)

大大细节好多呀。自觉受宠的唐秀,哈哈哈哈,唐秀:没错,我最受宠!感觉萧胭收钱啥的好随意啊,话说小舅妈走在外面大家是不是都以为他是个大美女呀,回头率超高的那种。将欲行终于要有一个结局啦。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