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15章
第15章
将欲行(8)

2019-12-10 15:13:36

程舟曾经的电话已经停用,家庭住址倒是拿到一份,还是得回北方继续找看看有没有变更。唐秀倒是觉得来都来了,别的线索要是被放过也说不过去,拿着被徐登素托付身后事的律师以及远房亲戚的联络方式找过去,想这一趟最好是别白来。

当年的小律师如今变成有资历的大律师,曾经呆过的事务所给了他的联络方式,唐秀和大忙人电话交流3分钟,基本被人带着节奏走,电话结束后不久,大律师的秘书发过来一个电话号,正是远房亲戚的。

远房亲戚家住得离宾馆有点远,三人打车过去,走到楼梯口唐秀被一个破门而出的孩自吓一跳,后面跟着孩子的妈,见小孩冲开门差点拍到人也没说句对不起,只翻了个白眼用方言骂着孩子,一道风风火火出了门,好像在赶时间。

几人走到三楼敲门,开门的是个60多岁的老头,脸色不怎么好,倒也象征性说了句“请进”。他没给几个年轻人倒水,也没人要,唐秀坐在硬邦邦的沙发上直奔主题:“大爷,我是和您通过电话的那个人,请问当年徐登素出事后事是委托给您办的吗?”

“晦气哦。”老头一脸的不耐烦,如果不是律师给他打电话他并不愿意和这些人约见面,没问在座的介不介意,老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棵烟来点上,不大的客厅里空气迅速浑浊:“是我办的,但是墓地骨灰盒什么的都是他提前选好的,不用我管,我就是接了一趟,管烧管埋。”

“您去凛城接回来的?您去那还见没见着别的人?有一个叫程舟的……”唐秀有点着急。

“什么张三李四的,13年了这谁记得住嘛。”老头板着脸打断他,一脸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段璋往前探了一下身子示意他来:“秀着什么急,老爷子这不是得想想吗,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着急这会儿啊。”他笑嘻嘻把自己的烟盒递上前去:“老爷子这烟够劲啊,也试试我的,西北那边朋友送的,您抽要是觉得好我这还有没开封的。”

老头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接过烟脸上有了些笑模样:“那我这根抽完试试。”

段璋还是笑:“您试试。”

王岳悦看差不多了就势插话,声音软和得能掐出水:“大爷,您再仔细想想,当初去凛城的时候见没见过一个徐登素的朋友?他们俩应该是一起去旅游的。”

老头挥挥手:“什么朋友,他们俩就是那个。”

“哪个?”王岳悦没反应过来。

“就那个嘛!”老头一脸的神神秘秘:“我们这些亲戚都知道,小徐跟正常人不一样,喜欢和男人搞在一起,不正常嘛。就因为这个才和他妈闹翻的,多少年都没联系。谁知道嘛,母子俩一前一后死在同一年里了。”

王岳悦的笑脸有点僵:“是嘛。那就是他,徐登素他男朋友,您见着了吗?”

老头又抽了一大口:“见着了,就是他发现的尸体,小徐可怜呐,吊死没的,你说怎么就想不开呢?”

王岳悦搓搓手没答话,唐秀也接不上。

徐登素自以为走得毫无痕迹,死前留的还是远房亲戚电话,想来不愿程舟面对最赤裸最残酷的那一幕,但他还是被程舟找到了。

徐登素的灵魂走不出这片老林,他等过几个日升月落却也没有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来接他,最后他躲于阴影却等到了程舟。程舟身边还跟着一个寡言却好心的出租车司机,他们看到他的尸首奔过来,程舟没看路摔了一下,司机去拉他,一抬头不小心看清尸体,又放开手跑去一边呕吐,边吐边念叨“当初我怎么就不多问一句”。

程舟自己爬起来盯着他的尸身继续跑,徐登素想拦却拦不住,他想告诉他的爱人别看,但程舟还是全身发抖迈上小坡,站在了他对面,许久才开口道:“我找到你了。”

司机帮程舟联系殡仪馆的车,程舟自己折腾很久才把徐登素解下来,零下的温度尸体腐烂程度还说得过去,但终究是在野林子里挂着,不免残缺了一些。程舟好像看不见那样的他,只是把人搂在怀里不撒手,他抱着尸身往外走,后面跟着徐登素的魂,鬼没有眼泪哭不出来,风倒是吹得像鬼哭又像狼嚎。

天阴得过分,冷风里有雪白的东西,徐登素后知后觉到这就是雪,雪落在他没有温度的尸身上也不化去,被风带来又被风吹走,头发抓住薄薄一层绒雪,好像他单方面偷走时间,躲着程舟悄悄一人白了头。

可程舟还在散发热量,他短短的发茬留不住雪,他还在呼吸,还在往前走。

到林子边的时候徐登素不能跟了,他再后悔再干着眼嚎啕也不行,他亲眼看着程舟抱着他的尸首当了殡仪馆的座上宾,没回一次头。风雪眷顾他,把他又推回原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爱人,总算有了些离别的气氛。

“灵魂从身体脱离的一瞬间我感到的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也是从未有过的后悔。”头一晚的徐登素坐在唐秀面前说,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头:“我从它带给我的所有痛苦中解放出来了,我不再浑浑噩噩头痛欲裂,不再每时每刻都想去死,不再被操控被绑架,不再有另一个声音怂恿我伤害自己也伤害我爱的人,但是这里,”他又指向自己胸口:“这里太疼了。”

“这场仗我输了,我认输了,我没打过疾病,责任也许不在自身,但我还是好后悔。”徐登素表情甚至是冷漠的,但唐秀总觉得他其实是在哭:“我败得那么漂亮,却让程舟哭得那么丑。”

那年初雪是徐登素最后一段比较清晰的记忆,那之后他陷入一片混乱,时而记得一点鸡零狗碎,时而浑浑噩噩一无所知,时光轮转对他不再具有意义,灵魂也逐渐变得残破不堪,直到王岳悦走到他脚下,指着他上吊的树开了句玩笑,日与夜才最终冲破屏障作用他身,带来他最后的机会。

老头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有关程舟的消息,只是给出徐登素所在公墓地址及具体位置,倒是几人走后转身回去打了个长途电话,没说几句也就挂断。

出门还是白天,唐秀提议去墓地转转,几人买些水果打车去公墓,在山下丧葬用品店还停下买了不少东西。七拐八拐总算找到属于徐登素的那个小坟包,想象中的凄凉场景却没出现,徐登素忌日已过,碑上还有新换的花圈,照片中的男子笑容和煦,香炉摆放整齐,里面还留着细细的香灰。

“你说这是他亲戚还是……”

“这谁说得准。”

王岳悦和段璋小声说话,唐秀没参与,他将酒拧开扬在地上,又给徐登素上一炷香。

“秀,你说咱们在这给他上香上贡的,他有感觉吗?”段璋点香嘴都不老实。

唐秀盯着徐登素遗像没什么表情:“能吧。”

一行人无功而返,最后一夜在宾馆除了王岳悦谁都没睡着,徐登素控制着王岳悦的身体硬睡,自己却又被唐秀一根烟带过去放风。

“线索已经不多了,要是还找不到程舟怎么办?你不能一直在岳悦身上呆着。”唐秀没打太极直接说。

徐登素倒是没那么丧气,还是微微笑:“那就得麻烦斋主把我送下去了。”

“就不找了?”

“不找了,找不到你们也尽力了,再找没意义。”

回程几个人都没什么话,王岳悦戴着耳机看小说,段璋没人理,隔一会儿就去车厢吸烟处抽闷烟,唐秀又一次尝试加萧胭好友,结果显示被通过。唐秀翻身下床往车厢连接处走,只穿一件高领毛衣站在这还有些冷,但头脑却清醒不少,他拨通萧胭的电话号码,没响两声便有人接,还是那个有点冷漠懒洋洋的调子。

“什么事?”

唐秀突然就觉得自己活泛了一些,心里也不再那么无力:“小舅妈,我在回去的车上了。”

萧胭有点莫名其妙:“我知道。你是还上小学吗?回家还得提前跟长辈报备一声?”

唐秀听到“回家”两个字就笑了,和他贫嘴:“这不是想您了吗?”

萧胭也不知道最近看了什么,张嘴回他一句“多新鲜呐”,然后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还是萧胭首先打破了沉默,跟唐秀交代说明晚想吃铁锅炖大鹅,让他找店,唐秀明天下午到家的火车,听到这就知道他小舅妈肯定是又给他算了。他满口答应,手上同步给大哥发微信问饭店,还想再和萧胭扯两句有的没的却被萧胭挂了电话,理由是他懒得举手机。

唐秀被挂了电话也不生气,靠在门边给常去的水果店下订单,菠萝柑橘奇异果,店家收了钱连地址都不问。段璋过来抽烟正好碰上唐秀,看他在那边笑边发微信怎么看怎么刺眼,他下意识摸摸下巴,有点酸牙:“给谁发短信呢笑这么浪?搞对象了?”

唐秀一秒敛去笑容:“我跟菠萝搞对象?”

段璋翻个白眼点烟:“回去你就老实呆着吧,程舟老家我带岳悦去就行,高速两个多小时就到,顺利的话早上去晚上回,不顺利就得麻烦小舅妈了。”

唐秀冷笑:“你小舅妈我小舅妈?叫这么亲你看他给你打折吗?”

段璋眼睛都瞪大了:“还是不是兄弟?你舅妈那就是我舅妈,自家外甥都没个打折吗?”

唐秀笑得更冷了:“你可要点脸。”

下车时段璋和王岳悦想请唐秀吃顿饭,唐秀没答应,大言不惭说家里长辈担心他,晚上得陪长辈吃饭。段璋觉得自己这老同学贼眉鼠眼不像好人,说陪长辈吃饭的时候表情荡得明显,还想嘴欠却被过于了解他微表情的王岳悦掐住命运的臂下肉,最后到底没开口,笑得极为谄媚跟着王岳悦一起说下次约。

段璋员工来接站,先把唐秀送回商场门口。唐秀没直接去旧书斋,好歹先上楼回公寓洗澡又从里到外换了一套人模狗样的衣服,抓完头发还挑出一瓶香水喷两下,终于觉得自己能见人,这才拿着房卡出门摁电梯,下了电梯几乎是一路跑着来到旧书斋。

柜台后面萧胭正在看电影,手里还扒着龙眼,听见动静也只是给他一个眼神道:“回来了。”

唐秀笑着绕到柜台后面自己拿凳子坐萧胭旁边,萧胭见状翻个白眼,顺手将打开的水果盒往旁边推推,没准备继续理他。不想唐秀却突然像个学龄前儿童一样把大脑袋靠在他肩上,还胆大包天蹭了两下,一点没有自觉地撒娇,用软绵绵的声调对他说:“小舅妈我好累啊。”

萧胭浑身都僵了,跟上次被抱大腿的反应差不多,等嘴里的龙眼肉被麻木吃光他才终于反应过来,直接上手托起唐秀的头往外推,抹唐秀一脸的粘腻果汁。

“一边儿去。”

被推到地上的唐秀干脆坐在那笑。

萧胭今天没穿旗袍,穿的是一条颇为复古的墨绿色丝绒长裙,他站在那有点困惑地看着唐秀傻笑,最终忍无可忍自己自己去里间洗手,洗完出来还要没好气喊便宜外甥去洗脸。唐秀笑着答应,爬起来往里走,两人错身而过时萧胭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养了只大型犬。

唐秀洗完脸站在洗手台前看自己,脸上还有水珠,额前几缕头发垂下来又被他伸手抹上去。洗手间里成对的东西消失了,只剩萧胭一个人的洗漱用品摆在这却让他品出些寂寥的味道,明明台子上各色化妆品包装姹紫嫣红,几十根口红争奇斗艳,但还是寂寥。

大概是因为这个冬天小舅妈好像一直没穿过颜色鲜艳的裙子,也没用过口红,但他还记得6年前萧胭的样子,裙子是红,嘴唇也是明亮的正红色,他只要站在那就艳丽得让人不敢看,天姿国色。

唐秀抹把脸,将风干得差不多的水珠尽数抹去,决定明天出去转转给萧胭添点东西,毕竟亲舅舅造的孽还得亲外甥来还。

谁让展颜没孩子。


将欲行这单元还有一到两章完结,对不起这个鬼故事完全不吓人,蜗牛选手给诸位鞠躬!


进入论坛模式 4137/34/3
3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将欲行(8)

啊啊啊,太太的理想是吓到我们咩⊙▽⊙其实我就想看萧胭和唐秀酱酱酿酿,当然太太其他剧情也很棒呀。唐秀已经开始没脸没皮了感觉,他怕不是6年前就对小舅妈一见钟情了吧。话说他又搬出了他的小板凳了吧,还有造孽要还,emmm肉-偿(bushi)嘛

回复 将欲行(8)

呜呜呜呜我真的泛泪花了,我真的很希望论坛里面的人都能过了心里的坎都能开启新的人生篇章,唉。太太我申请让小舅妈和唐秀快一点!我想看恋爱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