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无关爱情 / 第47章
第47章
父亲

2019-12-10 10:26:50

2019-12-29 15:17:08

“好久,没听到你这样叫我。”男人微笑着说。

池逍有两年没见过父亲了,也就是他的养父。

当年一度和对方的关系闹得很僵,尤其是母亲去世以后,他把自己家庭悲剧的原因全推到了父亲身上。

母亲曾经是小学老师,如果没有离婚,也许不会热衷于支教,就不会遇到泥石流……

有好几年一声“爸”都没有叫过。

年龄大点以后,他没那么叛逆了,对一些事的看法也渐渐改变,变得能够理解,并懂得包容;但破碎的关系难以在朝夕之间修复,两人的相处,始终带了些别扭。

两年前得知自己和他并无血缘关系的事实,池逍的心情更复杂了。

曾经冲他发过的火、闹过的脾气和冷言冷语……这个男人毫无怨言地一一接下了,可实际上人家根本不欠他,白白养了他那么多年。尴尬、感激或是歉疚,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池父知道冯淑兰不愿看见自己,并非无法原谅,而是看到他会想起池逍死去的养母。他不想给老人添堵,于是把池逍单独叫到外面,两人在街边散步。

路灯下,池逍发现父亲的鬓角有些白了。他怀疑上一次这样心平气和地二人谈心可能还是小学的时候。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池父突然问。

“你是说——我的身世吗?”池逍了然。

“嗯。”池父点点头。

“你会不会后悔白养了我那么多年啊?”池逍罕见地跟他开起玩笑。

“说什么呢,我从来不觉得养你是白养,”池父也跟着笑,“我一直都希望你幸福,虽然你听我说这种话觉得很虚伪吧?”

“你就那么记仇啊?”青春期的叛逆在池逍的记忆里只剩下模糊的影子,他也想不到曾经的自己能说出那么多伤人的话。

“我记你仇干嘛,我是真觉得……很抱歉。”

池逍摇摇头:“我们别谈过去了。”

“也对,”他叹了口气,“你外婆现在怎么样?”

“不好,他这病,好不了。”谈起外婆,池逍的神色迅速黯淡下去。

“唉,”最无奈莫过于生离死别,池父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我给你打点钱吧?”

池逍愣了下,立刻推拒:“不用,外婆有医保,就算超出,我们的钱也足够了。”

父亲在美国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并不富裕,池逍从高中毕业就没再拿过他的钱,现在自己和翁川皓都有积蓄,并不缺钱给冯淑兰看病。

“你别多想,”池父说,“多的我也拿不出来,就打个几万,你给老人家买点爱吃的东西,算是帮我尽孝吧,我终究对不住玉晴,这些年也一直不敢见你外婆。”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苍凉,池逍最终还是同意了。

“你刚才说‘你们’,是跟你一起回来的那个男人吗?”池父的话锋一转,谈到了翁川皓。

“爸,我和他——”

“别紧张,我在外面这么多年,什么情况没见过?”他慢慢踱着步子,“我只想知道,你们是认真的吗?”

“嗯。”想到那个人,池逍的表情柔和许多。

“我想找他谈谈。”

“你找他谈什么?”池逍微怔。

“我以为你已经重新把我当爸爸了,”池父笑道,“怎么,当爸爸的找儿子未来对象谈谈不是应该的吗?”

“咳,”池逍的心底涌起一股暖意,“可以是可以,我跟他说说,那你——”

“别瞎操心,我又不会为难他。”

“我是怕你抖搂我以前的糗事。”

池父低笑:“那就不抖糗事,只说好事。”

过了一会儿,池逍问:“倩倩怎么样?”

倩倩是池父和第二任妻子的女儿,意外地与池逍相处得很融洽,小时候回国就老爱缠着他玩。

“挺好的,她有空还想来看你。”

“好啊。”

“她也刚找了个男朋友。”

“真的啊?”池逍听了十分惊喜,记忆中懵懂天真的小女孩都到了这个年纪。

“嗯,”池父的声音几分欣慰,几分落寞,继续开着玩笑,“你们都不需要我这个老爸了。”

“瞧你说的,反正你身边——”池逍的话顿住了,那个一直爱着他父亲的女人是造成自己家庭破裂的元凶,这么多年他的恨意消了,但也无法笑着调侃他们的关系。

池父看得出来池逍的情绪,不再勉强接话,只陪他走了很久。

为了与池父见面,翁川皓将回去的行程推迟了半天。

第二天上午,他们约在了一家年代悠久的茶馆。

听池逍说他的父亲五十几岁了,不过翁川皓觉得眼前的男人除了鬓角的些微斑白,看着仍十分年轻。

“看来,池逍的事你了解很多,”简单聊过之后,池父说,“但有些详情你可能并不清楚。”

翁川皓笑了笑:“如果您愿意对我多说一些,我会很高兴。”

“嗯,”池父一边喝茶,一边看向窗外的街道,“他当年……是个弃婴,我和他妈妈第一次在福利院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觉得很奇怪,才一两个月大的婴儿,长得那么漂亮,竟然会被抛弃。”

翁川皓收紧了放在桌面上的手。

“起初,我们以为他有什么缺陷,后来那里的工作人员说,他是个非常健康的婴儿,她们找过本地的医院,没有发现丢失婴儿。他刚被捡到的时候饿坏了,一直哭……她们喂他奶粉,又马上抱着瓶子笑,阿姨们说这小孩挺好养活。”

翁川皓记得自己也半开着玩笑说过他好养活,现在却完全笑不出来。

“我前妻没办法生育,我们就希望给这个孩子一个家,从那时起,我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我希望他永远幸福。”

“我明白。”

“后来我食言了,还是没能让他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池父有些无奈地低头,“我曾经想带他去美国,也被拒绝了。”

“这些都过去了,”翁川皓说,“现在,他放下了,也希望您能放下。”

“翁先生,我不会因为他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就不去关心他的未来。”池父的语气郑重,“我现在愿意尊重他的选择,一方面是因为我自己不是个好榜样,没什么能够给他的建议;另一方面,因为我相信你,或者说,相信他的眼光。”

翁川皓直视对面男人的双眼,视线似乎是在传递某种无言的默契。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勾起唇角:“谢谢。”

还有一句话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他不会辜负这份信任。

--

池逍看着冯淑兰入睡,到外面接水,一开门差点撞上刚回来的翁川皓。

“你吓死我了!”他说,“怎么一声不吭的……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翁川皓笑了一声:“你觉得会说什么?”

“呃……我干过的坏事?”

“哈哈,”翁川皓捏捏他的鼻子,“你干过什么坏事?”

“嗯……”池逍冥思苦想了几秒,问,“爱打架算吗?”

翁川皓心头微动,他想起池父说因为家庭问题,池逍以前和同学有过一些矛盾。

“不算。”他的声音低得像自语。

池逍不再谈这些,转而催他去食堂吃饭,好早点回去。


改了一下池母的死因,虽然剧情影响不大~我好容易纠结,我担心至亲车祸去世会影响池逍开车。


进入论坛模式 2462/116/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父亲

这就是生活啊,有不如意的地方也有好的地方,我们都是这么过的。

匿名咸鱼 1 month ago   P.1283219
回复 父亲

池父也是个超暖心的人阿,希望池逍可以好好珍惜翁翁~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