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11章
第11章
将欲行(4)

2019-11-29 16:53:24

徐登素是郁郁匆匆子版块“旅行板”的版主,前面有过三个版主,一个工作调动出国,卸任后也常回来发心灵鸡汤;一个走出困境,碰到天命真女结婚再没露面;还有一个则是徐登素的上一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事业有成,风趣幽默,孑然一身,喜欢开导年轻人,两人相处半年后将版主移交给徐登素也踏上了单程旅行。

每个人都做出了抉择,但并非所有人都曾给出做出抉择的理由。

安静了一周左右,将欲行又开始频繁骚扰徐登素,一条又一条陌生人信息不一定什么时候跳出来,小企鹅蹦得欢乐,男人咳得快出肺炎。将欲行充分表演了一把什么叫话痨,用自己的坚持不懈和一颗赤子之心。

“不光你们之间可以互相劝勉帮助,我也行,不是为了猎奇或者感觉好玩,我真的可以。”

“群员们都很喜欢我,和我聊天的时候也很开心,我能帮上忙,你相信我。”

“没人会喜欢一遍又一遍告别,对吧?”

徐登素说不出来自己究竟是被他的哪句话打动,但是他的的确确在这种不定时轰炸中重新同意了好友请求,还把人邀请回到群里。

“行行回来啦,欢迎呀。:)”第一个重新接纳他的是一个刚毕业的实习老师。

“你走了都没人给我照片捧场了,可回来了。”第二个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长途货运司机。

有在线的人为他发出一排小小的玫瑰花表示欢迎,然后群里就被玫瑰刷了屏。

日子好像又恢复成以往平静的样子,将欲行就算在期末考试前夕也坚持给群友们捧场夸夸乐,偶尔还会和徐登素聊一些心理话题,说是在学校图书馆借书看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给了这个年轻人动力来接近他们这群边缘人,但徐登素知道是什么让年轻人挂科惨重——大概总逃不过痴迷游戏和不务正业。

总是活力满满好话连篇的将欲行只会在群里哀嚎两件事,卡关和考试,成绩下来的时候还有三天过年,将欲行这次嚎得更大声了一点——卡关挂科撞一起,买的泡面里还少袋料包。正准备炒菜的徐登素看见有人问他怎么这么惨,过年回家还吃泡面,结果将欲行大大咧咧回了一句说“没回家”。

徐登素也没回家。

大概是一时冲动,他给将欲行私发了一条消息,问他要不要来自己家吃饭。

将欲行秒回,少年人手速飞快连发了三条消息。

哥你是逗我吧?

你现在在哪?你老家和我同城?

哥求求你了收留我吧宿舍好冷泡面好难吃!

将欲行很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原本有点后悔自己冲动的徐登素不由得被逗笑了,他回复道:“同城,你学校离我不远,去哪接你?”

“教学区北门!就是对面有条小吃街的那个门!”

少年人的快乐里挟裹着能照亮天光的火热,他说:“我穿蓝色衣服!”

将欲行站在校门口其实很好辨认,毕竟小吃街众老板随着回家过年的学生们一起做了候鸟,冷清的寒风里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他身边是萧索,身上是火焰燃起时混合蒸汽的焰心,看得徐登素心里一片柔软。

他把车停在将欲行面前,探过身体打开副驾车门,笑着对他说:“上车。”

家里只有一锅饭和一盘炒青菜,回程路上徐登素下车买了半只烧鸡,到家又甩了个西红柿鸡蛋汤。将欲行虽瘦吃的却多,吃饭的时候不客气夸的时候也不吝言辞,一个炒素菜被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徐登素不由自主拍了一下他的头让他少这么浮夸,将欲行笑嘻嘻也不生气,自觉挽起袖子撤桌洗碗。

菜和汤都被扫光了,小饭锅米饭也见底,将欲行身上带着少年人特有的不讨人厌的骄纵,耍着赖求徐登素收留,还说晚上给徐登素做手擀面当谢礼。徐登素拿不准他是真的一个人在宿舍过于寂寞,还是看出了自己孤身一人的空旷,想一想自己确实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便很干脆地点头同意。

将欲行说他母亲是北方人,他这一手面板上的功夫就是以前跟妈妈学的。

徐登素端着一杯咖啡站在厨房门边看少年人施展身手,将欲行两手袖子挽到了臂肘,揉面时手臂向下用力小臂与手腕上还会隐隐现出青筋。面团水放的不多,不怎么软,但也很快就被他揉得光滑乖顺,少年拍一下面团表面能留下不甚清晰的指痕,看起来面条会很劲道。

将欲行把面团放在盆里醒发,他自己转过身去洗手,徐登素放下咖啡杯越过少年肩膀给他调热水,毫无察觉的将欲行被他吓一跳,猛侧过身来就发现徐登素的一张脸近在咫尺,和他互相对视。

太近了。

“好了,摆到这边是热水,天冷别用冷水洗手。”

徐登素调好水龙头冲他一笑,后退一步撤到安全距离:“你先做,我去给你铺床。”

他端起咖啡杯回卧室,翻出一套搬家时为了以防万一套的新被褥,没拆过封的被子扯出来蓬松柔软,看厚度现在盖正好。超市送的床上四件套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等他折腾完这些细软又简单打扫过客房卫生,再出门来到客厅就闻到一股混合着香葱气息的浓郁酱香。

徐登素手里拿着抹布往厨房走,一开门就见将欲行居然还是两灶齐开,刚盛出来的鸡蛋黄豆酱被摆在一边冒热气,少年此时正往接了一半冷水的盆里捞面条。他余光看见徐登素开了门,回头冲人灿烂一笑:“这就上桌了,哥你搭把手端一下,我趁热把锅洗了。”

那年冬天将欲行是在徐登素家过的年,两个人一起看了会儿春晚,九点多就各自回房间睡,没包饺子没买汤圆,年糕都是冰箱里原本就有的,新年的氛围好像与他们无关,两人间却始终洋溢着一份淡淡的闲适与温馨。

初二早上将欲行突然从徐登素家离开,说是家里让他回家串门,他背着一个小书包来又背着走,唯一多出来的行李还是徐登素给他的牙具和毛巾。他从小区门口直接打车去机场,不到三天又在群里嘻嘻哈哈说回学校了,又可以吃泡面了。

一直到春节过去公司复工,寒假过去学生上课,徐登素忙着推项目,将欲行也忙着重修补考,两人谁都没再提过见面。

将欲行渐渐地在群里不怎么说话了,两人私下联络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彻底停止,倒是论坛上偶尔能看到将欲行这个ID的回复,他的回复里往往说着些细碎琐事,还要给一个崩溃发帖的陌生人寄家乡特产。徐登素将他问人地址的回复折叠,私聊他不要在论坛上公开问他人隐私,将欲行没回复,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当作没看见。

五月,短袖上身,徐登素接到老家亲戚的电话,说他母亲突发脑溢血去世,问他会不会回来。

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早就改嫁,有自己完整的家庭,也有为她丧礼操心的人,他和领导请假回家参加葬礼,说到底也就只能参加,做不了什么别的。

母子二人七年未见,再见面就是在这样的场合,继父一家见他来只是点点头,亲戚也离他很远窃窃私语。拜祭的时候他点了一炷香,丧礼结束后他等人群散开又上来站了一会儿,发呆。他与亲生母亲生时不相往来,死后也依旧不能和解,看着照片上陌生又熟悉的人,他突然感觉自己与这世界的最后一点联系也被剪断。

几年前他搬家新买的那套被褥终究没等来想等的人。

徐登素面无表情松了一口气。

他是突然递的辞职,一周就把工作给副手交接了个七七八八,与此同时他联系上郁郁匆匆的站长,正式移交了版主职务。

群主与版主同时变更,群里很多人问他未来打算,他轻描淡写说以往常看他们在群里发照片,这次终于要轮到他自己出去旅行放松了。

“旅行过后呢?”继任者不死心,私聊着追问他。

“去更远的地方。”他喝了一口水继续打字:“不论结局如何,根据传统,我的勇士帖还得你来写。”

辞职后他的时间开始变得漫长且散漫,他懒得刮胡子,也懒得吃药,只有对于旅行的期待鞭策他穿好衣服出门跑腿。他去律所,去公证处,去书店买书,还去网吧电脑上搜集旅行攻略,等他将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完,时钟才堪堪走到吃午饭的时间。

可他不想吃饭。

于是他开始收拾行李。

真的要走时他才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带的,他坐在地上折要带的换洗衣物,突然想起将欲行从他家离开时,肩上只背着一个小包。

脑筋拐了一个弯,又想起他穿蓝色外套时的样子。

有人敲门,他坐在那里没反应,可门外的人好像不知放弃为何物,哪怕楼上家里有孩子在午睡的邻居下楼来骂也一声不吭但不肯停。邻居大姐以为碰见了神经病,不敢再多说只好骂骂咧咧走了,又过一会儿徐登素终于有了反应,他慢吞吞站起来又慢吞吞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眼里好像有一场盛大绽放的烟花。

“我毕业了,要回家,既然你要旅行,那要不要跟我走?咱们一路北上,想在哪停在哪停。”

徐登素想沙漠里的旅人,喉咙都干,他盯着来人沉默很久,最后听见自己用嘶哑的声音说——“好。”

进入论坛模式 3246/32/2
新鲜点赞: udiedie,      >>全部评票列表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将欲行(4)

就真的有点淡淡的悲伤,徐登素最后还是……感觉他有抑郁症,他和将欲行应该会有什么约定吧,死后也要找他,啊啊啊 这么想更悲伤了有木有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