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8章
第8章
将欲行(1)

2019-11-27 10:07:09

“对,我最近都不回去,您一周去一趟收拾收拾别落灰就行。……没事,钱还是照样,家里别让人进就行。……对,冰箱里还有肉什么您也往家拿,冻久了不好吃,等我回去再买。……您客气了。。对了,您帮我个忙,把卧室里电脑桌上那台笔记本邮过来行吗?……好,我一会儿微信发您地址,谢谢大姨。”

唐秀放下锅铲将煤气火关掉,这才将夹在颈间的手机拿到手里挂断,电饭煲适时响起来,他拿出新买洗净的饭盒先装了满满一盒饭,又把炒勺里的菜盛到另一个饭盒里。砂锅里的鸡汤被撇去表面一层金色浮油,馥郁的香气没飘多远就被他锁进了保温汤桶,还在外面套上了一层保温袋。

唐秀把饭盒碗筷保温桶一个个纳进配套餐盒,拿上房卡刚想出门又接到一个电话,正是那个开租车公司的老同学段璋,打电话约他晚上出去吃夜宵。签约卖身需要负责萧胭一日三餐的唐秀嘴上笑话同学妻管严,实际很满意这样的邀约,定好晚上见面的地点就结束通话,拎着餐盒出了门。

出门坐电梯到一楼,东门出商场,拐个弯就能看见旧书斋画风突兀的雕花木门,刨去等电梯的时间,整个路长五分钟就能搞定。唐秀既然要在凛城呆一段时间,总住宾馆不方便,他现在两只眼睛能见鬼,外面跑的也不一定哪个就是小舅舅的旧仇人,自然是离萧胭越近越好,最后干脆在旧书斋楼上16层租了一间单人公寓。

萧胭起得晚,不吃早饭,让唐秀每天十一点之前别过来送死,还给了他一把旧书斋大门的钥匙。唐秀此时正用那把钥匙开门,有个背着手溜达过来的老大爷有点惊讶问他这地方还开不开,唐秀表示还开,老大爷说声谢谢点点头走了。

唐秀推门进去又把大门重新关好,拎餐盒进里间把东西往小几上摆,萧胭正好洗漱出来,头发盘得整整齐齐,面上没那么苍白,好像是扑了一层比肤色要深的粉。他站在小几旁边看唐秀给他盛汤,唐秀低头从桶里一样样往外盛,他就低头看着碗里东西一样样添,鸡块,笋丝,莲子,榛蘑,木耳,枸杞,不小心盛到天麻当归还被挑回桶里,用料丰富均匀,汤汁清润光泽,萧胭突然开口问了句“自己做的?”一点没发现身边多个人的唐秀差点把碗扔出去。

萧胭伸手扶了一把,冰凉的指尖短暂接触了一下唐秀皮肤:“慌什么。”

唐秀已经习惯了被各种事情吓一跳,伸手把碗放在靠贵妃榻的一面,配上筷子汤勺,动作利索边做边说:“没听见你出来,吓了一跳。”

萧胭换了个话题:“怎么是自己做的?”

“你昨天说想喝鸡汤,我觉着外面买不如自己煲,正好厨具买齐饭盒也到了,就自己动手做一顿,你尝尝?”

萧胭从善如流端起碗喝下一口,唐秀有点忐忑看着他,直到萧胭挑眉给了个“好喝”的评价才继续手里的动作,盛好一碗饭摆到萧胭面前。

吃完饭收拾好用脏的盒子碗筷,唐秀出去丢垃圾开门,萧胭留在里间换衣服,久违开张的旧书斋并没有迎来什么新气象,在这位置不好采光全靠灯的地方,阳光不存在,灌进来的只有寒风。本来卷起的厚门帘被放下来,唐秀走回柜台后打开暖风,柜台背后这个小天地温度渐渐宜人,刚吃饱饭的他被暖风一吹有点犯困,不自觉像小时候一样趴下来,神智渐渐恍惚。

半梦半醒间他听见里间好像有人说话,萧胭用“嗯”也算回了两句,头顶过风,似乎有人来了又走,他不由自主缩起肩膀,又在那一瞬间感觉到寒冷与喧嚣似乎在一瞬间都离他而去,只余令人眉眼舒展的温暖。周公邀约,唐秀原本想陪唐秀看店的心很轻易偏向了睡眠,等再睁眼已是下午两点,他坐直身体却发现浑身疼得要命。

萧胭坐在他旁边低头打游戏,听他醒了也没分过来一个眼神。他看看时间出门拐进商场地下超市买菜肉水果,回来还在一楼给萧胭带了杯焦糖奶茶。这两天他发现萧胭其实挺能吃的,面对喜欢吃的东西属于给多少吃多少的类型,都能吃光,又不怎么挑食,只要没有特殊味道的基本都吃,尤其爱吃甜食,怎么看都是属于养活起来会很有满足感的类型。

唐秀满载而归,把处理好分盒的水果往柜台上堆,萧胭看着面前的榴莲有点沉默,没等唐秀打开就按住了他的手,对他说“去外面吃。”

唐秀表情茫然坐在柜台后扒山竹,他原以为萧胭的意思是让他带着他的榴莲滚,万万没想到是萧胭自己抱着榴莲盒出了门,没两分钟就回来,这会儿正在里间刷牙洗手换衣服。吃应该还是爱吃的,但不在旧书斋里面吃味道重的东西被贯彻得太好,这条不知道那一辈留下来的规矩就连展颜都不甚在意,倒是萧胭还在恪守。

萧胭似乎还洗了脸,再出来的时候皮肤又变得苍白。

“晚上吃咕噜肉和冬瓜排骨汤行吗?”唐秀边擦手边问。

萧胭坐下来吃山竹,想了想,“嗯”了一声。

唐秀再下来的时候除了做好的饭菜还把电饭煲带了下来,吃完饭把电饭煲插电选择煮粥模式,和萧胭说一声就出门做发型打算晚点直接赴约。整个过程萧胭在手机上看红楼梦,连眼神都没给唐秀几个,直到唐秀准备出门,他抬头扫了一眼管饭的便宜外甥,脸色突然变得有点坏。

唐秀以为他对夜宵不太满意,自己也觉得光有海鲜粥好像是有点敷衍,于是有点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晚上会早点回来,给你带烧烤?”

萧胭冷笑一声:“你最好记得。”

唐秀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

唐秀穿大衣出门的时候真的没想过会是现在这样,多年老同学看他穿这么骚包还是毅然决然把他领到了街边一家破破烂烂的烧烤店,店里没暖气,靠地方过小导致的人挤人和一桌一个的明火小碳炉取暖。段璋看起来和店主关系很熟稔,就路上的时候给打了个电话,这么多人的店也硬是给留下一张小小的二人桌。两人坐下来没两分钟炉子和烤好的肉串就端上来,唐秀劝了自己好几句才没把手从衣袋里掏出来伸到炉边取暖。

但段璋很自然这么做了。

“岳悦怎么没来?”唐秀懒得对段璋翻白眼,干脆换了个话题,随手抽了串羊肉,孜然辣椒面混合着羊肉脂肪的味道直往鼻子里窜,一口咬下去,唐秀最终在心里原谅了这个老同学。

段璋却好像没吃出什么味儿,随便嗯啊了一两句,自己动手去柜里拿酒,表示今晚不醉不归。

唐秀没把段璋的不醉不归放在眼里,他是那种基因里带来的能喝,亲爸爱喝酒,事业上升期也总在外面喝酒,基本没碰见过敌手,都能直着回家;亲妈不爱喝酒,外面家里都不喝,但没离婚的时候有一次两人在家杠上,展眉直接把自己男人喝到桌子底下。他自己不算爱喝酒,上大学的时候倒也喝过一段时间,毕业就戒了,酒量虽说比不上展眉,但像段璋这种5瓶啤酒就抱着人哭的他也实在没法跟他不醉不归。

段璋这些年毕竟自己做生意,酒量还是被拓宽了一些,第6瓶下一半才开始眼泪汪汪瘪嘴,第7瓶打开才开始哭。

还是那种抽抽嗒嗒的哭。

唐秀冷静地打开手机录了会儿像,录够了发到几个发小的小群里才笑着给段璋扯过去一张纸巾。段璋想趁机抱住唐秀的手,唐秀倒是躲得飞快,结果段璋抽嗒得更厉害了,好像刚被负心汉甩了一样。

唐秀吃饱了,又要了两把羊肉串,老板说段璋交代了自己喝多也不能让他结账,怎么也不肯收钱,唐秀只好当自己吃了顿霸王餐,把醉汉往出租车上一扔,两人一起往段璋家走。

半路的时候段璋电话响了,他像是突然清醒地在座位上跳了一下开始翻手机,虽说有安全带勒着没真让他屁股离开后座,但还是把旁边唐秀吓了一跳。

“又跑了?!等着我先去车站找找!”

好不容易找到的手机被接起却没两句就又挂断,再说话段璋声都大了几倍:“师傅!快!前面右拐咱们上汽车东站!”

边说他还还在边拨号,应该都是能帮上忙的朋友,电话接通直接说事,不一会儿,凛城几个汽车站就都让他安排上了人。

段璋这会儿彻底精神了,看他急成那个样子唐秀也不好问到底是什么事,只好劝了两句。汽车东站离段璋家近,本来也在回程那一线上,没几分钟就到了。段璋没等车停稳开门就往下跑,唐秀把车钱付完再追上去连人影都看不见。

好在很快关闭的候车室门口传来骚动,唐秀赶紧跑过去,拨开人群就发现段璋抱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滚在地上,零星几个黑车司机看热闹拍照,还有从旁边KTV出来在这打车的姑娘互相鼓气后大声道:“快放开她!你再这样我们报警了!”

唐秀这会儿终于看清段璋怀里那个女的是还穿着睡衣的王岳悦,以往总和段璋形影不离面容姣好的姑娘这会儿跟鬼一样在段璋怀里不断挣扎,嘴里还发出含糊的吼声。唐秀愣了一下赶紧上去帮段璋把人摁住,还得和一边已经拿出手机解锁的小姑娘们解释:“不是家暴!也不是拐卖!你们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报警也可以,我们不会跑。”

正在解锁的长发姑娘闻言有些犹豫,倒是一起的短发女孩子冷静开口道:“我们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现在报警。”

女孩子们凑成一堆打电话,被唐秀和段璋摁住的王岳悦也逐渐停止挣扎,躺在地上慢慢喘着气,似乎闹累了一样睡过去。段璋坐在地上掉着眼泪把人往自己怀里抱,又把羽绒服脱了盖在女朋友身上,唐秀站直身体凝视着地上此时很不好看的两人还有那属于第三人的虚影,想知道一会儿应该怎么向伤心欲绝的老同学传播封建迷信。

车站附近就有个派出所,很快就有值夜班的同志过来了解情况,天太冷,唐秀建议回所里说,于是他和抱着王岳悦的段璋走前面,几个小姑娘跟在后面,一行人在夜晚的寒风里回到了派出所。段璋给家里和朋友们打电话,几个小姑娘互相补充着复述看到的事,等她们说完就轮到段璋,他拿出手机给民警一脸麻木地看王岳悦的精神诊断证明照片,说正本家里有人一会儿就送过来。小姑娘们得到允许后先行离开,不一会儿王岳悦的母亲也带着诊断书来,一家人折腾这一遭总算能往家走。

唐秀知道自己应该自行告别,但惦记着刚才看到的影子,愣是硬着头皮跟上同一辆车,挤着来到了段璋楼下。段璋见他跟着也没请他进去,倒是把王岳悦送上楼后自己又下来,身上还只是一件毛衣。两人站在楼梯口里相对无言,唐秀伸手拍了拍段璋肩膀,刚酝酿好想开口,却被段璋抢了先。

“岳悦不是精神病。”他盯着唐秀,眼睛都是红的:“小时候他们都说你们看见,你跟我说实话,你刚才也看见什么了是不是?!”

唐秀想说小时候的事他也不知道,但最终沉默着点了下头。

段璋的眼泪瞬间就流下两行,他把头担在唐秀肩膀上,疲累地寻求支持:“秀,帮帮我,求你了,帮帮我,棒帮岳悦。”

唐秀叹口气拍拍他的后背:“我去找个可能帮上你们的人。”

人算不如舅妈算,羊肉串落在出租车上了,也不知道他还肯不肯帮这个忙。


萧胭:呵。

第一个故事的人设大纲时间线搞完就觉得故事已经写完了,结果并没有,该写还是要写。

突然想吃羊肉串,嘤。


进入论坛模式 4039/83/5
新鲜点赞: udiedie,      >>全部评票列表
5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将欲行(1)

捉虫~柜台后头 唐秀陪唐秀看店

回复 将欲行(1)

小舅妈的羊肉串啊啊啊啊啊!热个馕配上吃起来也美滋滋!可惜白便宜了出租车司机😢

回复 将欲行(1)

我爱了,倒霉催外甥,收拾烂摊子的冷清女装大佬舅妈,神仙cp

回复 将欲行(1)

萧胭: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话说在朋友喝醉时录音发到朋友群里真的是一大快乐呀,哈哈哈哈。

今天小舅妈还是脸色苍白,希望被便宜外甥投喂后气色能好一点呀。小舅妈吃东西真的好可爱呀,其实真的喜欢榴莲叭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