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遗孀 / 第7章
第7章
“小舅妈。”唐秀抹了一把脸,哑着嗓子十分委婉:“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2019-11-24 19:48:02

唐秀是被游戏加入打击乐器的战斗背景音唤醒的,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萧胭的单人床上,床垫柔软得能将人整个陷进去,被子也是极蓬松的鹅绒。而萧胭趴在贵妃榻上,明显是睡醒但不想起床的样子,连头发都乱着披散在肩膀,额前一缕还因为挡视线被他撩到耳后。

唐秀不太能想起昨晚的具体情况,但他品了一下自己还有些头重脚轻浑身酸疼的状态,也能把自己发烧被照顾的事实捋明白。他开口说了句“早”,本来还想问萧胭早上想吃什么他去买,发觉自己声音拜发烧所赐过于难听后自觉闭了嘴,不去扰萧胭耳根清净。

萧胭听见动静看他一眼,把手机扔出一条利索的抛物线最后跌到柔软的床上,他从贵妃榻上起来,边往浴室走边让唐秀给他抽个十连,唐秀看他光脚踩在地上,纤细的脚踝在细软的衣料里若隐若现,觉得自己又有点冷。

早餐两人出去吃,传统的早餐摊,传统的豆浆油条豆腐脑。萧胭今天换了件旗袍,青灰底白花的料子,他吃早餐的时候将深色大衣扣解开花色便露出来,跷着一只脚,布料上窜露出一小段洁白的脚踝。唐秀不小心看到一眼便收回眼神,整个早饭目不斜视,堪称端庄地咽下最后一口豆浆。

唐秀还咳着,吃完饭就立马把口罩戴上,萧胭坐上驾驶位,也不说去哪就踩油门。出门不早的两人无缘见识这座城市的早高峰,七拐八拐四十分钟后在一处高档小区门口降速,本该恪尽职守的门禁系统公共界面闪了一下升杆放他们进去,唐秀在心里默默比了个大拇指。

萧胭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又玩了一次火,只是这次比较有公德心地没有用香烟,而是点燃了一支短香,看起来总算有些像唐秀想象中的大仙。两人跟着倔强不肯顺风飘的那一线烟的方向走,高档小区绿化好松柏多,加上不认路,还走出了一点柳暗花明的意思。最后萧胭停在一栋二层别墅门口,别墅位置很好,正对着小区花大价钱引入温泉活水的人工湖,他把香掐灭扔进湖边垃圾桶,扬扬下巴让唐秀摁门铃。

出来开门的年轻人三十出头,看着眼熟,戴着口罩的唐秀眯起眼睛,突然伸出胳膊挡住对方大力想要合上的门。他一米八六,而面前这位还没穿高跟鞋的萧胭个子高,此事被他一身煞气怼住门居高临下地盯着看,很快便撑不住,放弃大门改往里面跑,边跑边喊“师父”。

唐秀没着急伸手抓人,而是后撤一步重拾帅哥的腔调,他微微躬身做出个“请”的手势,萧胭瞥他一眼,迈腿往里走,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好听又好看。

一楼一进门是个面积不小的客厅,萧胭进门直接在真皮沙发上不客气坐下,唐秀站在一边,用精英的气质狗腿地动手为小舅妈洗杯倒茶,刚把茶放在萧胭面前,就看见楼上走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年过半百一身唐装的老人,在他身后的则是刚才喊着师父跑走的男子——也是开黑车骗唐秀十块钱,还给他结阴亲想骗命的那个。

老头气质很稳,面带微笑妄图控场:“小萧来了。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前两天感冒,小展葬礼没能尽心,你不会怪王叔吧?”

萧胭瞥他一眼,一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没说话,就低头喝了口热茶。

这样的萧胭看起来似乎很乖顺,起码老头大概是这么觉得的,他笑呵呵走过来坐下,想要虚情假意谈谈心的架势,结果被唐秀突如其来的一脚打断了思路。当然唐秀不敢打老人家,他抬脚踹的是又把腰板挺直的小的,他笃定今天小舅妈带他来肯定不是为和陌生老头谈心,既然是来给他出头,那他自己先得表现一下态度。

男子被一脚踹得躺在地上起不来身,唐秀没等他反应,冲上去把人手背在背后踩住了,整个动作行云流水,配上他的大个子,整个人显得又凶又悍。“您继续,我解决点私人恩怨。”他皮笑肉不笑,发烧发炎造就的破锣嗓子这会儿听起来威慑效果十足,老头却好像是见过世面,没被吓到却也没上前,反而是拍案而起直面萧胭怒喝到:“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川是做错了,但那也是可怜那女鬼好心做错事,更没想到随手遇见的有缘人是你家小朋友。有错我们认,但你这样是不是就太过分了?!不要仗着你是展颜的遗孀就跑到这来肆意妄为!”

唐秀简直想为对方明目张胆欺负新寡的不要脸鼓鼓掌。

与在唐秀面前不同,萧胭此时的声音是货真价实的女声:“无后的有缘人?不知道是我家小朋友?王问道,我不是展颜,没有他的好脾气。”他起身走到唐秀旁边,伸手虚抹了一把地上人的眼睛:“展颜两年前罚你杀人牟利的大徒弟半身之利,心慈手软罚的是下半身,要我说,该罚右半身才是。”他转过来重新面对惊愕不已的王问道:“既然你心存怨恨,展颜头七未过就敢指使徒弟残害我家后辈,我是他遗孀,自然也就有资格把他那份心慈手软收回。你指使门内弟子伙同鬼道强取他人性命,鬼已经送到城隍那去,现在轮到你们了。”

地上的男子突然开始嚎叫自己眼睛痛,他的阴阳眼打不开了,哭着求师父救他。王问道看着面前漠然的萧胭,突然暴怒冲过来抬手想掐萧胭的脖子,却在中途就被唐秀钳住了胳膊。他不死心地还想往前冲,胳膊上的疼痛和心里的慌张却让他不由自主向下坠去,几乎是半挂在唐秀身上吼道:“不可能!你是异类!你不是人!天道不可能承认你接手旧书斋,不可能给你罚过之权!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

萧胭突然笑了,笑得像个标准的反派,他伸出手虚划了一下王问道的脸,轻描淡写,又美有毒:“年纪大了,这么激动小心中风。”

萧胭从小区门口出来的时候,对向大门刚升杆放进来一辆属于两百米外私人医院的救护车,门卫从门岗出来看热闹,唐秀坐在副驾驶上组织语言。

“想说什么就说。”萧胭不耐烦,先开了口。

“小舅妈。”唐秀抹了一把脸,哑着嗓子十分委婉:“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萧胭面若冰霜声音淡淡:“不吃人。”

萧胭今天依旧不打算开张,既然出了门,也不用唐秀一个病号跑腿,直接去吃一家新开的火锅。两人要了一个包间在二楼,萧胭皱眉踩着高跟走在前面,唐秀早上没回宾馆一身昨晚的衣服跟在后面,他虽然戴着口罩遮着脸,高挑的个头和露出来的眉眼还是能隐约看出外表出色。然而他此时精神气矮萧胭一头,因为王老头那几句话还显得有点瑟缩,习惯性落后萧胭半步走,活像被富婆领出来吃饭的小情人。

新店上菜很快,火还没开菜已经上齐全,唐秀轻手慢脚关上包厢门,坐回来道:“小舅妈,我能问你点有关小舅舅的事吗?”

萧胭本来在低头看手机,闻言抬眼皮赏他一个眼神:“不问问我?”

唐秀摇摇头:“你对我很好,我没什么可问的。”

萧胭大发慈悲把手机锁屏扔在一边,神色还是恹恹:“问。”

唐秀给萧胭添热水:“小舅妈,你之前说小舅舅觉得我不适合继承,需要继承的是旧书斋吧?旧书斋是什么?罚过之权又是什么?”

萧胭看着他,似乎在思考怎么给便宜外甥解释这些概念,沉吟了一下才开口:“你可以把旧书斋看做街道办,展颜就是一个戴袖标的工作人员,旧书斋各地都有,主要职能是维护各界生灵在人间合法合规办事。为了辅助旧书斋主可以胜任职位,斋主上任会被赋予斋主印和罚过之权。”

“听起来旧书斋主权力很大。”唐秀想起刚刚在王老头家萧胭一伸手轻描淡写抹去王老头徒弟阴阳眼,还令王老头中风的一幕,对那份莫测力量感到毛骨悚然。

萧胭瞥他一眼:“没有你想象中大。使用斋主印是向天道借力,烧的是功德,多烧几次下辈子就别想投好胎,轻易不会动用。罚过之权只在行使对人族的惩罚时可以用,量刑过轻过重都会有损自身,譬如我现在想要你一只眼睛,动用罚过之力只会被天道惩罚跟着赔一双。而且斋主一旦上任,所有有灵智能修行的一个都不能杀,女鬼作怪要还给地府,精怪作妖要还给妖界,非问罪捉拿的情况任意伤害生灵也要受罚扣功德。”

唐秀点点头,听起来是挺像街道办的,唯一看起来比较说不通的是——

“为什么单单对人族有罚过之权?”

“原本也是没有的。”鸳鸯锅牛油一侧锅底开始翻滚,占用了萧胭一秒注意力:“以前人族修士犯了事是交接给钦天监,说白了不过是没有统一对人族修士进行管理的地方了,斋主暂代部分权力,起一个威慑作用。”只有罚不能赏,天天得罪人还在天道眼皮子底下干活,说是权力不如说是烫手山芋。

唐秀站起来往红锅里下肉,一盘肉化在红汤里,翻滚的锅底平静下去,锅面泛起一些血沫。

“那我的天赋是什么呢?”唐秀开始给萧胭调油碗。

“不要小米辣。”萧胭提醒了一句:“你血脉继承得好,不光有阴阳眼,血肉还天生具有降魔之力。”

“可我什么都看不见。”

“初中之前你都看得见,只是不记得了。”萧胭把筷子放在热水里泡了泡:“展颜把你封住了。”

唐秀将几种调料充分搅拌融合在一起,最后撒上一把香菜葱花,放到萧胭面前:“那我这两天和你在一起又能看见是因为小舅舅去世了?”

萧胭点下头算是回答。

唐秀又开始给自己调,两人一时间都没说话,直到红油锅底再次烧开,牛肉与牛油混合着浓烈香辛料的香气充盈了整个包房。唐秀用公筷给萧胭夹肉,一片片在锅里涮开,保证里面没裹挟麻椒粒才放到萧胭碟子里,看萧胭开始吃,又把他泡过筷子的水倒进空盘,重新给添满一杯,

“小舅舅有说过为什么觉得我不适合吗?”唐秀到底问出了口。

萧胭笑容有点讽刺:“因为你是好孩子。你无后,又长命,继承旧书斋就会被它困一生。”

他喝一口热水,恢复了面无表情:“白锅开了。”


小舅妈,美强惨本惨。

我可太厉害了,虽说字不多,好歹今天二更呢。

主角的事说差不多,下一章开始第一个单元,当事人已经在前面这几章出现过了,不然我们来猜猜是谁?


进入论坛模式 3601/67/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小舅妈。”唐秀抹了一把脸,哑着嗓子十分委婉:“您有什么忌口…

啊啊啊,给太太点赞~

感觉萧胭身世什么的惨惨的,还不是人,有时也挺厌世的好像,对唐秀,emmm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嫉妒的亚子(因为展颜很爱护他嘛)

最后,根据身高来看,小舅妈应该是受叭(♡˙︶˙♡)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