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凶宅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2019-11-18 10:34:45

2019-12-11 16:38:07

汝臻回头去看,便见院子门口立了个俊朗的青年,瞧着不过二十上下的模样。他的头发剪得很精神,圆眼睛高鼻梁,姿态挺拔,是很讨女孩子欢喜的容貌。

“先生,这就是魏少爷了。”采双对着魏昭明鞠了个躬,”少爷,这是汝臻先生。“

魏昭明跑近前来,一双眸子明澈而纯粹,一瞧就是个未经人事的金贵少爷。他兴奋地打量了一圈汝臻,很满意地点点头。

“先生好!”他笑呵呵地叫了一声。汝臻扶了扶眼镜回以一笑,觉得这青年还像个孩子似的,纯良得可爱。


采双把炕烧热了,汝臻就将英文读本摊开在桌子上,同魏昭明面对面坐上床。

“我们要讲的这书是语堂先生的版本......”

汝臻给魏昭明讲了一个下午,他发现魏昭明悟性很高,记忆力也很不错。汝臻便问:“昭明,你天分不错,怎么不去学校上课呢?”

魏昭明被汝臻夸了先是温腆一笑,随即又抠了抠头露出困惑的神情,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不去学校......为什么呢?嗷,好像是钧钧不许我去......”

汝臻皱起眉头,心头有些气恼,“为什么不许你去?”

“为什么......”魏昭明摇晃着脑袋,目光呆呆痴痴地盯着汝臻,一个劲喃喃,“为什么呢?是啊......为什么呢?”

他越说情绪越有点失控,忍不住扯上汝臻的衣袖,大声叫到:“先生,先生,为什么呀?我想不明白,”言语间也越发混乱,“奇怪,好奇怪,这是一个问题吗?”

汝臻急忙倒了杯茶递给魏昭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你别急。你可能是生了病。”

“不不,明儿很正常,明儿很健康的。”魏昭明一边反驳一边接过汝臻的茶,一口茶下肚,魏昭明的情绪渐渐软和了下来,待放下茶杯时,他脸上的神情已是骤变,对汝臻灿烂一笑:“先生,您继续呀。”

屋子里暖融融的,汝臻盯着魏昭明被水浸润得透亮诱人的嘴唇发愣,一时间跟不上魏昭明跳跃的思路。魏昭明又扯了扯汝臻的袖子,“先生?”

汝臻眨眨眼,猛然回过神来。他扶了扶眼镜挡住露骨的眼神,强压下心中无端冒出来的旖旎情绪。他想,这么漂亮的青年,可惜脑子有点毛病。

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外面风雪肆虐,带进一阵令人背脊发寒的冷风。汝臻忍不住抖了抖。

“明儿,学得如何?”一位身着白衣,墨发高束的男人走了进来。那莹莹如雪的面庞俊美非常,人间难得,分明是画里的仙人。他一面说着一面坐到魏昭明身后,手臂缠上魏昭明的腰肢,将他揽进怀中,又将下巴搁在魏昭明的肩上,很是亲昵地蹭了蹭。

“先生还在这儿呢!”魏昭明低呼一声把容钧的手扒拉开,挣脱他的怀抱,红着脸对汝臻介绍道:“这,这便是容钧。”

容钧这才抬眼看向汝臻,极轻地笑了笑,目光深沉,“有劳先生了。”

容钧笑了,汝臻却笑不出来。他这个眼镜不是普通的眼镜,是他太爷爷亲手为他做的,玻璃片专门拿去庙里开过光,戴上它能辨识人鬼。他通过镜片看容钧,却见他背上冒出森森黑气,靠近魏昭明之时,那些浓郁深黑的怨气就丝丝缕缕地往魏昭明嘴巴眼睛里钻。

魏昭明见汝臻迟迟没有反应,在汝臻面前晃了晃手:“先生?先生?”

汝臻这才回过神,强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两眼放空对着容钧点了点头。

他心中绝望至极,只道魏昭明原是这厉鬼补养精元的食物,自己恐怕也要身陨于此。

“先生,我们一同去用晚膳吧。”魏昭明邀请道。汝臻感觉容钧的目光一直放在他身上,如芒刺在背,他担心拒绝更引起容钧的注意,只好应允了。

门外风雪正盛,这深山中似乎比别处还要冷上几度。汝臻被采双领出门,却见魏昭明和容钧仍落在后头。

容钧取下衣架上的彩绣斗篷,熟练地披在魏昭明身上,又低头替他系好领口带子,然后才撑起伞走出门外,将魏昭明揽进怀里团团护住,不叫一片霜雪碰到他。他专注地做着这一切,目光始终停留在魏昭明身上,这片刻之间的温情,竟叫汝臻生出一直错觉,好像这可怖的鬼也有了情,把那青年捧在心尖上,要同他长相厮守。

汝臻以为饭桌上会是一片不堪入目。哪知坐上了桌,才发现百味珍馐样样皆有,色相俱全,味道也很是鲜美可口,分明是再正常不过的模样。

吃过了晚饭,魏昭明便同容钧一块走了。汝臻心急如焚地赶回屋子,只想等夜深人静之时赶紧离开这个阴森的大宅子。好不容易挨到了半夜,汝臻收拾好包裹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夜里虽然停雪了,但他不敢点灯,只敢借着零星的月光摸索前进。这宅子太大了,弯弯绕绕地半天寻不到大路。突然,汝臻发现前面有点隐隐约约的暖色橘光,他下意识地随着光源走进了一个院子。

一阵低压婉转的呻吟传来,汝臻心中好奇,忍不住透过窗户缝隙看去。只见屋子里摆了一扇巨大的屏风,屏风背后露出半个浴桶,魏昭明似乎坐在什么人身上,漂亮诱人的身体沾上了盈盈水珠,手指紧紧抓着木桶边缘,身体像被狠狠撞击般不住起伏摇摆。水花四溅,魏昭明仰着脖子一声高一声低地连连呻吟,带着疼痛却又欢愉的味道。

汝臻情不自禁向前拱了一点,想要看得更清楚。哪知脚下却踩到了积雪一滑,脑袋突然将整个窗户撞开。

”啊!“魏昭明转过头看向窗边,发出一声惊诧的低呼。他身后的人侧头看来,汝臻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双阴沉漆黑的眼眸。

一阵无比阴寒的压力从汝臻头顶袭来,汝臻头皮发麻,预感到一股汹涌的死亡气息。汝臻吓得手忙脚乱,仰面摔倒在了雪地里。

屋内突然传来的魏昭明苦苦哀求的声音:“容钧,求求你放过先生吧......”汝臻赶紧乘此机会从地上爬起来,爆发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力气,狂奔而去。

他隐约听见身后容钧模糊而冰冷的声音:”......明儿乖......你记错啦,先生还在路上呢......“容钧的声音渐渐远了,汝臻终于跑到了正对大门的石板甬道上。他欣喜若狂地奔向不过几步之外的大门,然而跑了好一阵子,那个大门依旧远远立着,仿若海市蜃楼。

一股诡异的气力突然撞上汝臻的胸口,他整个人在地上狠狠翻滚了一圈,散架般摊倒在地上,浑身剧痛,禁不住咳出一口浓血。

他听见耳边传来眼镜被踩碎的细响,紧接着双眼就袭上剧烈的刺痛,两只眼珠被生生掏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叫喊中,他听见一个凉凉的声音:

“白日也是,你用这双眼睛一直盯着他.....”

汝臻双目已失,日暮途穷之际却想着马上就能到了大门,便奋力趴在地上两手掐地向前蠕动。哪知不过爬了两步的距离,胸口忽地一凉,他还没感觉到一点疼痛就失去了气息。

容钧站在月光下,苍白的手上赫然一颗还在小幅跳动的心脏。他把心脏放到嘴边,连血带筋地一口口啖食干净了。

他唇角的血晕仿佛在俊美的脸上撕开了一个血盆大口。

“多谢款待,客人。”

汝臻的血仿佛有块墨在月色无垠的地上磨开,黑汪汪的一池,将雪白活活地被玷污了。


山间落雪的路上,眼前身后皆是浓雾,一片白雪上,不见一个人一只牲口,唯有忽隐忽明的泥草路上偶有辙痕。

”大爷,还有多久啊?“马车车窗里伸出来一个脑袋,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有股学生的书卷气。

”快了,快了,这雪大着哩。“赶车人穿得像个熊。

”这么荒的地儿,那家人也是这样出行的吗?“女孩问。

赶车人沉默了一下,才说:”不太清楚啊,我只送过人上去。“

赶车人不敢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宅子有人出来过。

魏家宅子,那真是一座孤寂的宅子,时间与空间一起泛了锈。跨过门槛的人,踏上那石板甬道,一步步越走越老,皮肤枯败,血肉腐蚀,白骨消融,最终都成了一堆灰,然后风一吹,什么也没了。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正文完结。后面还会有一篇魏巍番外,补充几点伏笔。(近期更隔壁长篇《幺鸡》,过年的时候发番外哦)


小后记:

谢谢你的阅读。

我想写个艳而哀的文,不知道达成没有。题目取为《凶宅》,不仅是指宅中有鬼,还有对这个宅子本身的定义。所有的角色都在这宅中生生灭灭,所有的人在这宅中都是扭曲的。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因缘报应,从宅子建成开始,就注定了未来的悲剧。容钧是魏家的孽缘,也是魏家的债。他是果,不是因。

另一个主题就是爱——爱为秽海,万恶归焉。容钧爱上了魏昭明,有了执念,从一个清静的幽魂逐渐黑化成了吃人心的厉鬼。爱欲于此,是沉重、扭曲而不幸的,只能活在不断的催眠与谎言中。

再次感谢每一位小读者,愿诸事安好。


进入论坛模式 2921/1289/52
5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写得太好了😭好心疼攻啊😭😭😭😭

回复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鬼迷心窍 我喜欢!!!超喜欢这种不烂大街的套路!

回复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我好在意那个少了一魄啊啊啊啊啊,感觉他们不够交心,根本没法沟通啊

回复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一口气读完,太太气氛描写好强,恐怖情节吓到我了。攻受类型都是我喜欢的,结局看完意犹未尽。

回复 爱为秽海,万恶归焉。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啦!一口气看完,非常好康啊!!!太太太会写了,受有些渣啊,我好喜欢攻!有点心疼他,不过两人最后好歹在一起了~感谢太太带来这么棒的故事!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