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 一发完
一发完
我多想我们没回来,那样我还能毫无保留的爱他。

2019-11-14 16:38:07

林季子看着倒在地上的丁全有和他的兄弟们,用手擦了擦刀上的血,抬眼往沙发那边看过去。

林本川脸色煞白,一双像小鹿一样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带着莹莹的水意,林季子低头看了自己满手的血,笑出声来。

“怎么?怕了?”林季子踱步走过去,用手捏住林本川的下巴,看着这个人好看苍白的脸,眼里满是嘲讽。

没有他林季子,林本川早就死在德国了,这个人胆小懦弱,还怕疼爱哭,可又生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欧洲的种族歧视那么严重,他能活下来,都是因为他林季子。

“哥哥这是什么表情?”林季子低头细细的吻着林本川,牙齿轻轻的咬着他的嘴唇,“哥哥,爸爸知道你是怎么被我干的了,怕吗?”

林本川眼里的泪水流了出来,没能说出一句话,林季子身上的血腥味让他胃里作呕,林季子看他不说话,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甩开他直起身子。

“怎么,你后悔了?”林本川听着林季子冷漠的声音,胸口剧烈的起伏,张嘴想要说话,但那个人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你都听到了吧?”林季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爸当初是怎样对我家的。”

“什么好心收养?不还是希望让我成为你的一条狗!”

“林季子?”男人嘴里咀嚼着这三个字,突然大笑起来,“他tm的是想让我死都记得他的恩惠!”

“我操他妈的,凭什么?”林季子一双眼睛通红,崩溃的喊出来,“如果不是你们,我tm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本川被他吓得闭上眼睛,林季子看着他这副样子,猛地弯腰用手揪住他的衣领子,“看着我!”

林本川颤抖着睁开眼睛,看着林季子暴怒的脸,嘴唇蠕动着,声音又轻又细。

“Tut mir leid。(对不起。)”林本川努力仰头看着他,小口喘着气,“Dad hat uerecht。(爸爸他有错。)”

眼睑下垂,眨了眨眼睛,“Aber ich mochte onkel ji sehr。(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季子。)”

林季子听完半天没说话,林本川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费力的抬头看着他。

林季子嘴角微勾,眼睛红红的,眼尾有些湿意,“那你怕吗?”

林本川没说话,只是用气音回了一句怕,“Aber du hast dich nicht geirrt。(但是你没有错。)”

林季子笑起来,但林本川看来那就像是要哭了一样,林季子抱住他,用力咬住他的肩膀,疼得身下的人粗重的喘气,“Ich liebe dich。(我爱你。)”林季子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

但他没有回头路了。

他把林本川抱起来,带到了楼下的小房间里,林本川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哀求的看着他,林季子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睛,他很喜欢他的眼睛。

林季子把他放到床上,“以后别再那么胆小了,要好好的。”林本川哭着用力的抓住他的手,林季子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红着眼睛俯下身子,最后再次亲吻了他,林本川的唇舌慌乱的挽留着他,可最后林季子还是走了。

站在走廊上的林季子听着门内的哭声,心里一片苦涩,他多希望他们能一辈子留在德国,至少那个时候,他们真挚热烈的爱着彼此。

那个时候,他还能毫无保留的喜欢他。

门轻轻的被带上,林本川满脸泪水,喉咙里发出悲鸣,犹如一只受伤的幼鹿。

他是林季子的菟丝草,他从此失去了他的树。

警方最后在船上找到了四具尸体,林本川被带出来的时候,干涩的眼睛看着那被装进裹尸袋的尸体,面无表情。

林季子最后被埋在了哪里,他一无所知,但林家没了。

林家的少主人在三个月后以一把剃须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么怕疼得一个人,却狠心在自己的脖子上割了那么多刀,刀刀入骨。

众人都说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兄弟乱伦的丑闻,却没人想过,白色的雏菊也曾盛开在鲜血密布的荒岗上。


我为哥哥流的泪,犹如那长江奔腾的水,呜呜呜呜


进入论坛模式 1454/287/5
5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我多想我们没回来,那样我还能毫无保留的爱他。

想看甜甜的,我胃疼真的,有医院证明的😭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