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韩智尧的夏天/01
01
你就这样唬弄我?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一个关于转纸条而引发的惨案。(一发完)

夏天还在想那个夏天。20 年前的夏天。

那年,他高三,他也是。

~~~~~~~回忆分隔线~~~~~~~~~~~

夏天站在篮球架旁边喝水,余光看见有几个女孩出现在篮球馆门口,朝他们推推挤挤走过来,落地窗外阳光有点刺眼,他瞇了一下眼睛。

女孩们走到休息区前面五六步就停下来,然后里面又被推出来一个个子很娇小的可爱女生,单独的走到韩智尧面前。女孩看得出很紧张,她先是朝夏天的方向看了一眼,夏天赶紧转头,装作没看见。女孩才转回头对韩智尧说了几句话,然后举起双手还鞠了躬,递给他一样东西。东西很小,夏天看不见。

韩智尧迟疑地接过来,女孩一转身跑回姊妹淘身边,一群人发出雀跃开怀的笑声,又推推挤挤的跑走了。

马的,吵死了。夏天非常不爽的想。

夏天假装在收球,眼光还是没离开韩智尧--他的篮球队长、他的死忠兼换帖、他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呸呸呸,同日结婚的隔壁竹马好麻吉。

韩智尧现在还傻傻的站着,低头盯着手里的那个东西,也不知道是甚么,值得这个男神发愣这么久。哼,想到就有气。每次篮球比赛后,韩智尧总能收到一大堆的小礼物跟情书,夏天虽然也收过小礼物,不过总感觉是女孩们顺便给的,毕竟大家都知道,想要追男神,就要先讨好男神身边的小草。

男神可是超级重朋友的。

夏天已经推着球篮车绕着篮球场把球都捡回来,他慢慢将整框球推过去,韩智尧背对着他,还在低头看东西。

夏天想起来,那个女孩他认得。她是七仙女。

他们高中是男女分班,而且还分成两栋楼上课,平时不太容易遇上。但即使是这样,男孩子总能一眼就看见漂亮的女生。他们无聊的举办票选,每年都选出全校最漂亮的七个女生。号称七仙女。

刚刚那个女孩,就是今年的刚进来的小高一,年纪最小也最漂亮的小仙女。

难怪啊,平常对学姊学妹的礼物都冷冷淡淡礼貌微笑,拿过手以后就放到一边,也从来不看信的韩智尧,这回会呆若木鸡这么久,想必是收到女神的礼物,开心傻了吧。

男神,女神,很配。我呸。

夏天有点不是滋味,说是忌妒吧,也不是,小仙女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没甚么好忌妒的。他…大概就是有点失落吧!

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即将要变成脱缰野马去谈恋爱了,唉,这就是成长啊!

夏天一个人偷偷摸摸走到韩智尧身后,大叫一声,还顺势一跳,整个人挂在韩智尧身上,嘻嘻的笑:「矮油,收到小仙女的礼物啊,是甚么,我看看…」

韩智尧把手中的东西往口袋一塞,脸色有点僵硬的说没甚么,伸手将夏天从背后拽下来,转到自己面前。夏天满头是汗,脸色还留着大量运动后的潮红,韩智尧拉过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替他擦汗。

夏天还在闹他:「给我看一下啦,是小仙女耶,全校男生的新女神,听说好多人追都追不到,没想到她看上你了,这得好好庆祝庆祝…」

「有甚么好庆祝的?」韩智尧嘴硬的说,帮他擦汗的手,力道不自觉的加重几分。

夏天一颗头被他擦的晃来晃去,嘴里还继续念:「女神耶,男人梦想啊…」

「也是你的梦想?」韩智尧停下手上的动作,沉声的问他:「你喜欢她?」

夏天被韩智尧吓了一跳,不会吧,这么快就画风一变: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要不要这么狗血。

「不是不是,我没有要跟你抢,你别误会。我…我是真心恭喜你的…男神配女神,很配…你们很配…」夏天看着脸越来越臭的韩智尧,话说的吞吞吐吐,连他自己都觉得听起来很可疑。他心里暗暗叫倒霉,怎么这么衰,扯上兄弟的感情就没好事,女人真麻烦。

「我们很配?恭喜我?」韩智尧哼的一声笑出来:「你倒是给她很高的评价啊,以前你从来不会说哪个女孩跟我很配的…」

夏天呐吶的张口:「那是因为…那是…这不是因为她是小仙女嘛,她最漂亮啊…她…是最好的!」夏天双手握拳,满眼星星的看着韩智尧,希望能传达出他百分之两百,对好兄弟的祝福。

「她…是最好的…?」韩智尧喃喃的重复夏天的话,夏天热情的点头:「嗯嗯!」

韩智尧看着夏天,轻轻地说:「那,我该恭喜你了…」他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夏天,然后转身离开。

夏天莫名其妙地看着韩智尧的背影,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生气走人。他朝他喊:「你干嘛啊你,发甚么神经…」手下意识地打开纸条,他低头一看:

【夏天,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交往你妈的大头鬼,夏天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

夏天看着韩智尧快要走出篮球馆,急忙又对着他喊:「喂……你…你干嘛偷看我的纸条啊…」哎…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夏天气的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韩智尧看起来更生气,他长这么大,头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一脚就踹翻了篮球馆门口的垃圾桶。

从那天起,韩智尧就开始避着他了。原本两家就在隔壁,每天都一起上学放学的。夏天爱赖床,起床后又磨磨蹭蹭,常常都是韩智尧冲进他家将他踢下床、给他整理乱七八糟的书包、盯着他洗脸刷牙、帮他拎着夏妈妈准备好的两个人的早餐,一路将人拖到学校,有时到座位坐好,夏天脑袋都还迷迷糊糊,没有开机完成。

可最近韩智尧都没去叫他起床了。一周七天,他迟到五天,没迟到的那两天是星期六星期日。导师气的罚他每一节下课都站在教室讲台前背课文,他一边背一边看着韩智尧被簇拥来簇拥去,一下去打篮球,一下去福利社,日子过得可滋润的。

马的,那个女人又不是我自己去招惹的,你喜欢就去追啊,把气出在我身上干甚么。

夏天丧气的要死,想找韩智尧解释又没机会,他现在连在篮球队,都没法跟队长说上话。

队长总是很忙,没空听他废话。

几个礼拜过去了,10月17日晚上。

夏天提早把功课做好,11点就搬了把椅子到后院等着。明天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日,他们从初中开始,10月18日的第一个小时,总是会在一起渡过,夏天会准备小蛋糕,而韩智尧会翻墙过来,两个人自己唱歌许愿过完生日,韩智尧才会再翻墙回去。

今晚,夏天按照惯例,备好了小蛋糕,坐在院子里等,没甚么蚊子,但是风很凉。夏天穿着外套,还是抱着胳膊冷得直发抖,心里一边纳闷,怎么今年生日特别冷。

他等到两点,韩智尧没有过来。

正当他冷的受不了,想进去睡觉时,发现隔壁院子传来动静,先是几声打火的声音,然后隐约的烛火摇曳。

夏天不可思议的瞪着围墙另一边,愤怒的直发抖:马的,过生日不找我…

他气的把小蛋糕丢进韩家院子里,然后飞快跑进家门。

「……」韩爸爸一身奶油,一脸懵逼。他只是烟瘾压不住,想趁着半夜老婆睡着跑出来抽烟。不过才刚刚点上驱蚊蜡烛,想说可以隐藏烟味,结果连烟都还没点上,就被蛋糕袭击。

难不成隔壁的好邻居也帮着老婆盯他戒烟。老韩细思极恐,连忙跑进家门,赶紧洗洗睡了。

第二天,夏天按照惯例又迟到了,而且比往常还要迟上半个钟头。导师都懒的说他了,指指讲台要他去站好,盯都懒得盯。

他顶着黑眼圈,忍着呵欠,站在讲台前摇摇晃晃,感觉又快睡着了。没办法,昨天一夜没睡,现在根本撑不住。

第二节下课,难得韩智尧没趁着二十分钟的下课时间跑出去打球,而是趴在桌上睡觉。夏天站在讲台上看着他,心里是又气又忌妒,我也想趴下来睡觉啊啊啊啊…内心不断的咆哮,也抵挡不住眼皮往下搭。

就在他快要练成站着睡觉必杀技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教室的人都激动的站起来。

他转头一看,那群女孩又来了。其中一个女孩指名要找韩智尧。

韩智尧在睡觉,被一群兴奋过度的同学嚷起来,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一走到外面,发现是小仙女那群人,脸色更是臭到无以复加。他不等对方开口,就转身往回走,嘴里还喊着:「夏天,接客」。走回自己座位继续睡觉。

夏天:「……」接你去死。马的,没看老子正忙着罚站吗?

夏天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脚走到外面,对着那群女孩问:「干嘛?」

小仙女手里拿着礼物红着脸没说话,倒是旁边的女同学说话了:「欸,你收到纸条没?智尧学长有没有把纸条给你?」

智尧是妳叫的?夏天沉着脸点点头没说话。怎么叫那家伙就是学长,叫我就是欸,还真当我没脾气是吧?

「那你怎么不回啊?」那女孩又问。

夏天正一肚子气,头疼加心闷,听到那女孩不客气的质问,他也不顾风度了:「有规定我一定要回?谁写纸条写信给我,我都要回,那我每天写这些,还要不要念书啦?」说的大言不惭,一副情书多到爆炸的样子。

「……」所有的女孩子都一脸吃惊,一向乐天派呵呵笑,对待学弟学妹春风化雨的夏天学长,居然发火了。不要说女孩吓傻,在教室里看热闹的同学,也惊呆了,这夏天,热情如火的开心夏天,是荷尔蒙失调了?面对娇滴滴的学妹,居然板起脸来毫不给情面的教训。

小仙女更是急的快哭了,她努力想解释:「学长,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要祝你生日快乐…」

「我不管妳什么意思,我的生日也跟妳没关系。」夏天严肃的看着小仙女:「纸条我收到了。这么久没有回复,妳就应该要清楚答案。」他停顿了一下,看着眼睛红红,快要哭出来的女生,还是狠下心的说:「既然妳非得要亲耳听到,我现在可以告诉妳,我不愿意。」

「为什么?」旁边的女孩又喊起来,似乎不相信被全校男生捧在手心里的小仙女,会被夏天拒绝。

「为什么?」夏天想了想,笑起来:「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连趴在桌上睡觉的韩智尧都惊讶的抬起头看他。

当当当,钟声响了,把大家拉回现实,小仙女终于没憋住,丢下礼物摀着脸哭着跑走了,另外那个没礼貌的女孩还在问:「那你喜欢谁?她有我们小仙女漂亮吗?」

「他漂不漂亮…」夏天大吼一声:「干妳屁事!」

「夏天!」第三节正好是导师的国文课,她一来就看见夏天站在教室门口对女生大吼大叫,气的她冲过来大骂他:「男生的风度呢?怎么可以对女生这么凶…每天都迟到就算了,罚站也不好好站,还乱丢垃圾。成天屎啊尿的挂在嘴边,不嫌臭吗?」夏天暗暗叫苦:我是说屁。屎尿是妳说的呀我的祖奶奶。还有,那个垃圾不是我丢的…

夏天不出意外的,接下来两堂国文课都站在教室后面上课。祖奶奶连下课十分钟也不放过他。

不放过他的还有其他同学。

才经过一堂课,全班都知道了。夏天为了意中人,拒绝了女神小仙女,想必到了下午,应该就会传的全校皆知,成为全民公敌。

「切,甚么全民公敌,」夏天满不在乎的说:「我拒绝她,别人不就有机会了,大家可得感谢我咧…」他忽然放大音量朝着右前方意有所指地说:「要是有人喜欢她,想追她就趁现在啊,不是有人说,治疗情伤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下一个人的怀抱,刚刚她哭着跑走了,这时候要是有人去安慰个两句,搞不好就事成了。我言尽于此,仁至义尽了啊…」

韩智尧起身,头也没回的走出教室。

“马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夏天看着飞快走出去的韩智尧,顿时觉得一口老血梗在胸口,胸坎杂杂,中气不顺,需要立即来半瓶铁牛运功散消消气。

其他人还在继续追问,夏天甚么时候有喜欢的人啦?是谁?我们学校的?长甚么样子?有没有照片?追到了没?

很久以前。邻居。你们不认识。长的很…好。没照片。没追。

夏天随口糊诌一个不存在的人,脑中却一直浮现韩智尧的身影。

真是见鬼了。我一定是太生气了,才会一直想到他。

夏天被逼问完一轮之后,又上课了。同学都回位置坐好,韩智尧也回座了。

忽然有人叫了一声:「韩子,刚刚夏天说他喜欢的人是他邻居,你好像也是他邻居,那你知不知道他的对象是谁?漂不漂亮?真的比小仙女还好?」一群人又激动起来。

草~泥~马。夏天在心里干声连连。他忘了说谎不打草稿的下场就是,马上被抓包。

「邻居?」韩智尧狐疑的看了夏天一眼,夏天站在教室后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黑板,僵硬的说:「老师来了。」

所有同学正襟危坐,韩智尧又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转过头的那一瞬间,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笑屁。

他跟他都知道,那条巷子里年龄相仿的孩子只有他们两个,总不能说他喜欢巷口那个五岁小女孩吧!又不是变态。

一个把柄抓在敌人手里,心里非常不舒坦。

放学了。一整个下午,夏天都心不在焉,深怕韩智尧戳穿自己的瞎掰。好不容易挨到放学,那家伙却又不像前一阵子一打钟就飞快闪人,反倒在座位上慢慢收东西。

夏天瞪了他一眼,韩智尧彷佛有心电感应,转过头来正好看见。

「……」夏天。

「……」韩智尧。

算了,瞪都瞪了,也不差多瞪一眼。夏天又恶狠狠地看了韩智尧,用意念传达:你敢给我捅出去,你就死定了。帅气的甩上书包,扬长而去。

「……」韩智尧。

韩智尧回到家里吃完晚饭,听到爸妈在阳台吵架。不是,是老韩单方面被吊打,正在哎哎求饶。

他竖起耳朵听,看这回又是甚么事。

韩爸爸很哀怨,一直辩解:「我也不知道啊,昨天半夜我…我…我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出去看看,结果就一个蛋糕飞过来,砸的我满身奶油…」

「你骗鬼啊,半夜会有蛋糕飞过来?好,就算半夜有蛋糕飞过来,你就不能把沾了奶油的衣服放到一边,非得搞到整桶衣服都是蛋糕?」韩妈妈简直要抓狂:「还有,你半夜跑到院子里干甚么?就是要偷抽烟吧!我在院子里捡到一根烟,啊?是不是又要说它是外面飞来的…」

老韩还在叽噜咕噜解释,韩智尧已经要笑死了。老爸为了偷抽烟回回作死,今晚大概又要睡沙发了。

嗯?奶油蛋糕?半夜的奶油蛋糕?

他忽然想到甚么,穿着拖鞋就跑到隔壁敲门。

夏妈妈开的门:「哎唷,韩子啊,好久没见你过来了,来找小夏啊。」

韩智尧先点头跟夏妈妈问好,然后就急着问小夏在吗?

「在,在房里呢。对了,你家吃蛋糕了没?我们还没吃。小夏不知道在生甚么气,刚刚吃完饭就躲进房里,他爸叫他出来吃蛋糕,他也不肯,说甚么吃不下…你待会帮夏妈劝劝他,然后一起出来吹蜡烛吃蛋糕了…」

韩智尧敲敲夏天的房门,不等他回应就开门进去。夏天趴在床上,头也不回有气无力的说:「我不想吃蛋糕,你们自己吃就好…」

「为什么不想吃蛋糕?」韩智尧问。「你不是最喜欢吃蛋糕的吗?」

夏天一个翻身坐起来,瞪着他看:「你来做甚么?」

「我来问你为什么不吃蛋糕啊?」韩智尧答非所问。

夏天忽然觉得很难过。

眼前这个人,是最好的兄弟,他最在乎的人,现在为了一个女孩跟他翻脸,几个礼拜不理他。

今天他拒绝她了,他立马就去安慰人家,晚上就心情好到可以“不计前嫌”的站在他房里,若无其事避重就轻的说要吃蛋糕。吃个屁蛋糕。

如果长大就是这样,他不要长大,再也不要过生日了。

「你到底来干嘛?你的女人我还给你了。你要吃蛋糕庆祝就出去吃。我不要吃。」夏天越想越委屈,偏过头不想理他。

「……」两个人一阵沉默,韩智尧没遇过这样闹别扭的夏天,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考虑了很久,皱着眉头说:「我有话要跟你说…」然后再也说不下去。

太尴尬了。夏天坐在床上,韩智尧靠在书桌边,又是一阵沉默。

「说啊,」夏天受不了了,朝他大叫:「说完快滚…」

韩智尧看见床边地上有一团粉红色的小纸团,他弯腰捡起来,摊平,发现就是那张小仙女的纸条。

他转过身不知道在干甚么,再转过来的时候,将纸条递给夏天。

「干嘛啦…」夏天连看都懒得看。韩智尧红着脸,坚持的拿着纸条要他接过去。

夏天不耐烦的过纸条,随意的瞥过一眼,还是那张害他们吵架的讨厌的纸条…嗯?好像有点不一样…

纸条多了几个字。

【夏天,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韩智尧1999/10/18 】

~~~~~~~~~~~~~~~~~~~~

从那天起,到今天,已经整整二十年。

夏天跟韩智尧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结婚。

今天,2019/10/18。他们要去登记。

韩智尧疾步走在前面,夏天跟他后面,看着他一兴奋就会发红的耳朵,夏天又想起那个告白的晚上。

~~~~~~~~~~~~~又是回忆分隔线~~~~~~~~~~~~~~~~

房间里,夏天脸色慢慢变红,他看看纸条,又看看韩智尧,很小声的问:「你甚么意思?」

韩智尧也很小声的说:「就纸条上的意思…」他的脸更红了:「我喜欢你,请你…」

「你不要脸…」夏天忽然哭出来,他是气哭的。

韩智尧也吓懵了,难道夏天对他没这个意思?完蛋。这下回不去了,兄弟没得做了、朋友没得做了、邻居没得做了…他要搬家!他要转学!!

韩智尧脸色越来越白。

「你他妈的就用别人的纸条唬烂我,我很好骗是不是?」嗯???重点??

「你去给我罚写一千遍…」夏天抽着鼻子下床,从书桌抽屉抽出一迭白纸,甩给韩智尧。

韩智尧稀里胡涂的坐下来,开始慢慢的写:

【夏天,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韩智尧1999/10/18 】

【夏天,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韩智尧1999/10/18 】

【夏天,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韩智尧1999/10/18 】

.

.

.

.

.

.

等韩智尧写完一千遍的时候,夏天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睫毛上还挂着眼泪。

「小夏,我是真的很喜欢你…」韩智尧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一下夏天的眼睛,咸咸的。

夏天睁开眼睛,看见韩智尧半跪在床上,离他那么近,也慢慢抬头,轻轻的碰了一下对方的唇,这回是甜甜的。

十七岁的生日,他们将心送给了彼此,也得到最为丰厚的回报。

~~~~~~~~~~~~~回忆终于结束了~~~~~~~~~~~~~~~~~~~~~~~~~~~

户政事务所的大门就在前面,一身黑西装的韩智尧停了下来,转身,微笑。朝夏天伸出手。

夏天将手交给他,十指紧扣。

一起走入大门。

他们等这天等的太久了。

终于,这一辈子可以都交给他了。

完。


论坛讨论模式 6607/71/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1
回复 笑出来了鹅声 真甜 爱人就…

啊,谢谢你一直都在…..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

笑出来了鹅声......真甜...爱人就是身边人真好...韩爸爸是逗比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