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让我喜欢你/14
14
番外:方諒與汪俊平
发表于 1个月前

方教授今天心情很好。中午刚下了一台肺癌病人左下肺叶切除的手术。这病人算运气好,因为车祸骨折意外发现肺部肿瘤,疾病发现的早,肿瘤不大、淋巴结也都还没被感染,病人的预后应该不错。同时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比预期时间提早二十分钟关胸腔。

方谅神情轻松的写完手术纪录,刚走到休息室想泡一杯茶、热个饭时,发现几个也在休息的同事面色凝重围着电视聚精会神,还不时小声讨论。

「怎么了?看个电视这么严肃?」方谅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视,是新闻快报。

「美国一架客机摔了,从芝加哥要飞回来的,机上三百多人,现在正在捞…」

「好像在空中引擎就有问题,还发生了小爆炸,之后就掉海里了,我看这三百多人凶多吉少…」

「嗯…好像目前还没有生还者…」

轰!!!

方谅炸了,眼睛盯着新闻画面,脑中回荡着:客机摔了、芝加哥、没有生还者……

他一个转身冲了出去。

「欸欸欸…方教授,你微波的饭好了,你要跑去哪里啊?」众人被他冲出门的声响吓了一跳,再喊,人已经不见了。

方谅往外跑,他也不知道要跑去哪里。莫名其妙冲下了两层楼之后,才想起拿手机拨电话…

站在楼梯间,他的手抖着、心跳很快,听到“您所拨打的用户,目前没有响应…”他急得快发狂。

他想起三个礼拜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人不死心的将他堵在会议室里。

而他,毫不留情的将他撇下。

XXX

「方教授请留步,我这里还有一点问题想请教您,可以打扰您一点时间吗?」汪俊平一边调出病人的片子,一边喊住正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方谅。

「这病人因为车祸骨折住院中…但他的例行肺部X-ray看起来有一个影子…你看这里…」其他医师见没自己的事了,也都纷纷快步离开。一场多专科肺癌病例讨论会开到晚上接近八点,实在够呛了。大家都急着走,赶回家吃饭的、回病房查房的…

「再见…我先走了…」「方教授再见…」「汪医师再见…」 一时之间,人都走光了,只剩汪俊平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方谅。

方谅并不看他,他收拾好桌上的数据之后,抬头看看只剩他们两人的会议室,又瞄了一眼投影布幕上的片子,声音冷淡:「LLL的确有点异常,但是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你可以先开会诊单,我等会儿就过去看病人。」说完提着包就要走。

「方谅…」汪俊平一个箭步挡在他身前,微微抬头看着他,声音很委屈:「你在躲我?」

「没有。」我只是不想理你。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汪俊平跟方谅是在美国认识的,当时方谅已经在芝加哥的医院工作了好多年,而汪俊平是国内调派去受训的。同为华人,汪俊平在医院报到的第一天,方谅就接到人事部的请托,要他多多照顾这个新来受训的医生。

方谅就此带着汪俊平,协助他各种生活琐事的适应,甚至在发现汪俊平的租屋处龙蛇杂处、治安不安全之后,还让他搬来跟自己同住,分租了一间房给他。

同在异乡,方谅对于这个热情开朗的年轻医师多所照顾。或许是孤独、或许是同类相吸,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是同一个圈子的人。

汪俊平很兴奋。

方谅却很沮丧。

汪俊平执意要开始。

方谅坚决抵抗。

就这样两个人在美国你追我跑,闹的是鸡犬不宁。这个汪俊平天资聪颖,头脑灵活,精力充沛。每个受训医师天天被医院操的累得跟狗一样,他却还能逮着方谅天天变着法折磨他。

没办法,同住一个屋檐下,方谅只得由着他上房揭瓦。

最夸张的一次,汪俊平甚至从外头带人回家。

他简直要被小汪气笑了,方谅看着那个年轻男孩,那么嫩,被方谅一瞪就夹着尾巴跑了。客厅里只剩汪俊平还不知死活的瞪着他,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他还要问:「你吃醋了没有?是不是吃醋了…」语气可傲娇了。

方谅懒得理他,转身就进房、锁门。

汪俊平不依不饶,还追着来敲门:「你说啊…你是不是见不得我跟别人在一起?你个胆小鬼…不跟我在一起,又不准我找别人…你太霸道了吧…你出来啊…」他气得踢门。

房里,方谅很闹心。他快四十岁了,已经过了与人玩玩的年纪,可是汪俊平才28岁,还是那种到处招惹的年纪。两人相差了快十二岁,他无法要求这个年轻孩子为他改变甚么。而他也不想陪他玩,他玩不来。更不用说,汪俊平受训结束之后,就要回国。这两年,就别折腾了吧!

后来,时间久了,可能是闹累了,也可能是工作量日益繁重,汪俊平渐渐收起玩心,努力在学术工作上,偶尔在家里遇到了,也不像过去那样对方谅紧迫盯人胡搅蛮缠。

两人的关系慢慢好了起来。

渐渐的,下了班之后轮流回家煮饭洗碗、吃饱后小公园散散步聊聊今天的工作、周末窝在家一瓶红酒几部电影看得哈哈大笑或是累到睡着。

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将日子过成老夫老夫般契合亲密。

两年的期限掐着他们的脖子。掐着他们亲密的在餐厅用餐、厨房洗碗、客厅看电影之后,礼貌的向对方道声晚安,各睡各房。

方谅很满意那样的生活。

而汪俊平……努力让方谅满意。

在小汪回国前的两个月,两个人似乎都开始感到离别的压力,没人说出口,只是在客厅逗留的时间更长了。

凌晨两点半,第三部电影刚播完,方谅早就在客厅沙发上睡过去。汪俊平起身关掉屏幕,坐回沙发旁的地毯上,呆呆的盯着方谅。然后,轻轻地给了他一个吻,珍爱的、慎重的吻在他的唇上。很轻。比他不小心滴落在方谅脸上的眼泪,还要轻。

方谅没有被吵醒,他不敢醒来。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落在唇上轻如鸿毛的亲吻,还是那滴沉入心里重如泰山的眼泪。总之,方谅失了心发了疯。他忽然发现没有汪俊平的生活他再无法忍受。

所以,他抛下一切,打算偷偷地跟着汪俊平回国。等他处理完美国的一切大事小事、办理好职务交接、回国向新医院报到,已经整整晚了汪俊平一个月。

就这么一个月,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投向别人的怀抱。他吻了他。

骄傲的方谅,更骄傲了。扬起头,眼泪才不会落下。

汪俊平在医院发现方谅时,已经又过了快一个月,他在院务会议上看到他的身影,起先以为自己思念过度起了幻觉,确认自己没疯之后,却又开心得快要发狂,等他挨完整场会议,打算冲出去拉住那个人的时候,却发现他整个人冷得像冰,生人勿近。

汪俊平莫名其妙。没关系,生人勿近可我不是生人。我是…?爱人?

一定是。都为了我从美国追来了,不是爱人是啥?这个方谅一定是不好意思承认,在那傲娇摆谱呢!汪俊平这厢乐呵呵的沉浸在爱人的可爱胡闹里。而那厢的方谅,已经完全无视这个傻子。不管汪俊平如何的撒欢纠缠,方谅再也没理过他。

汪俊平纠缠了一阵子,再傻再乐呵的人,也要发现不对劲了。他很委屈。一个因他而来的人,却再也不肯看他一眼?他想破头也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会议室里,汪俊平终于忍不住,揪着方谅不肯放。

「你在躲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

骄傲的方谅,依然骄傲。他挥开他的手,依然不肯给他一眼。

如果,他肯看他一眼,就会看见汪俊平眼里的伤心。

之后,方谅就没再看见他了。定期的肺癌病例讨论会上,出现了那个骨科病人的名字。那病人因为汪俊平的细心敏锐,意外的诊断出早期肺癌,已经排定开刀时程了。方谅一句随意的问话:「今天骨科没派人来开会吗?」小秘书回答:「小汪医师出国了,好像去芝加哥开骨科年会…听说要28号才回来。」方谅点点头,说不上是失落还是甚么。本来,肺癌讨论会就不需要骨科医师的。

就像他方谅不需要汪俊平。

XXX

今天就是28号。方谅还站在楼梯间直喘气。

“不会的…不会那么巧…不是那一班飞机…” 方谅一个脑子乱成糊,怎么转也转不出来。忽然脑中闪过一个人:林晏。他的心抽了一下。找人家男朋友问?他有这资格?他艰难地摇摇头,脚步却不知不觉地走到林晏办公室。在他醒悟过来之前,他已经抬手推门进去,连声敲门招呼都忘了打。

方谅的眼睛一闪,眼前似有两条人影嗖的分开。他皱眉看着林晏,刚刚他居然抱着别人?

「你在干甚么?」方谅厉声质问,似乎忘了眼前这人是他的长官:「小汪才出国三个礼拜,现在生死未卜,你居然背着他跟别人胡来?」

林晏瞪着方谅、方谅瞪着纪然、纪然瞪着林晏…三个人一阵沉默。

还是林晏最先反应过来:「方教授,甚么叫做他生死未卜?」纪然想了想,还是应该枪口一致对外,他改瞪着方谅。

「……」方谅听着林晏沉稳的声音,乱成一团的心绪渐渐冷静下来。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刚的冲动与鲁莽。

方谅深吸一口气:「汪俊平去芝加哥开会,是不是今天回来?」。林晏点点头。纪然持续瞪着方谅。

「今早一班芝加哥飞回来的客机坠毁了,目前还在搜救。你知道汪俊平的航班吗?」

「你不知道他的航班?」林晏反问。

「我为什么要知道他的航班?」方谅没好气的说。

「那你现在又来问我?」林晏觉得惊奇。

「我…现在都甚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耍嘴皮子…」方谅气极了。「他不是你男朋友吗?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还跟别人在这里搞暧昧…」

「咳咳…」纪然被呛了一口,咳了出声。林晏连忙替他顺顺气。拍了两下才转头看方谅:「看你这么关心他,你才应该是小汪的男朋友吧?」他顿了一下,又说:「还有,是谁说他是我的男朋友的?」

「你们不是…那天…在停车场…他不是告白了吗?他还…」方谅皱着眉,一句话说不完整。「难道你后来拒绝了他?」方谅忽然生气:「他哪里不好?你要拒绝他?」方谅转头看着纪然,有点愤恨不平的样子。

林晏来不及回话,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来电显示就随即接起了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就严肃的说:「现在立刻到我的办公室。」然后挂断。一抬头才发现方谅跟纪然还在互相瞪视,正想开口缓颊时,忽然听见纪然噗哧一声,笑了。

「看来那天看到的不只我啊…」纪然笑着摇摇头。看着眼前这个来势汹汹醋意翻腾的男人,肯定跟汪俊平不是一般的关系。这个汪俊平自作孽,活该。

「你好,我是纪然…你那天是不是看到“你的”汪俊平吻了林晏?」纪然伸出手跟方谅握手。方谅下意识地也伸出手回握。他没察觉纪然言词间的陷阱,愣愣的点了个头。

「他那天吻的是我的人,我很不开心。看样子,你也很不开心…」纪然闪着坏笑。「不然,我们来平衡一下好了…」他握着方谅的手还没放,一把将他扯近自己身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捧上方谅的脸,吻了下去…

「纪然…」「方谅…」两声惊呼同时响起。纪然放开方谅,在方谅耳边轻声地说;「那天就是这样的…」他笑着退开。还带点搞事的幸灾乐祸看了惊的一脸痴呆的汪俊平一眼。

汪俊平正开门进来,他震惊的呆站在门口看着始终对他没好脸色的人跟别人接吻,而那个人好像是学长的人。这到底是发生了甚么事?他转头看着林晏,发现后者一副又好气又好笑又无奈的样子…学长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男人偷人啊…不对,在学长跟我面前这不叫偷人,这是明目张的抢人啊…我去…

汪俊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皱着眉带点伤心不解的望着方谅。

方谅还没从纪然的大胆举动中回神,他转头看见原本以为已经坠机的汪俊平好端端地站在门口,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应该在车底??

汪俊平愣了一下,眼神黯了,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林晏喊住:「喂…把你的人领走…」汪俊平不知道他甚么意思,一脸疑问的看着林晏:「谁?」看着林晏对他示意方谅,汪俊平更莫名其妙了:「他?他是你胸腔科的,我是骨科的…甚么叫我的人…」汪俊平还没抗议完,林晏就打断他的话。

他对着方谅说:「汪俊平去芝加哥开会,是今天回来销假上班,不是今天的飞机。至于你那天看到的事,我想纪然已经完美的演绎还原当天情况。接下来,该处理的、该算账的,就各自带开吧……纪然,你给我回来。」林晏及时喊住看完热闹就打算脚底抹油的小纪警官,后者开溜不成只得垂头丧气的走回来乖乖坐好。

「………」方谅这时才反应过来,刚刚纪然是甚么意思。他瞪了汪俊平一眼,这小子,一时没看住就招猫逗狗搞七捻三。

他朝林晏点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经过汪俊平身边时,又瞪了他一眼。

汪俊平受宠若惊,在被方谅当成隐形人这么久之后,能够被瞪几眼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他急着跟上方谅,还不忘在关上门时指着纪然对学长喊:「打他…」然后关上门追人去了。

纪然防备的看着林晏:「你不会真听他的,要打我吧…」

「我怎么会听他的…」林晏似笑非笑的欺近纪然:「我听我自己的…打你…」他揪着纪然的耳朵:「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哎哎哎…」一开始还听得见求饶声,后来就…没声音了。

方谅大步走在前面,汪俊平几乎得小跑步才能跟上他。跟着跟着,看见方谅就要拐进自己的办公室了,他一个箭步冲向前,在方谅开门的那一刻,抢先钻进他的办公室。方谅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随在汪俊平身后进门。

「你有甚么事?」方谅问。

汪俊平心里一堆疑问,却不知该先问甚么。「老师要我跟你问好…」他说的老师是指芝加哥医院的带教老师,也是方谅的老同事。方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师说你跟他说过,你是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回来的,他问我是谁?」汪俊平问:「那个人是谁?我可以知道吗?我想知道。」

「你知道了又如何?」方谅眼神闪躲:「我回来是我自己的决定,不干任何人的事,跟你更没关系…」

「你刚刚跟别人接吻。」汪俊平转了一个话题:「不怕那个人伤心吗?」

「会伤心吗?」方谅不置可否。

「会。我很伤心。」汪俊平点点头很平静的说:「可以解释一下吗?」

「刚刚…他…」方谅听到汪俊平说很伤心,一时有点内疚,刚想解释,随即反应过来,跟他解释甚么。所有一切都是这家伙惹出来的。解释个屁。

汪俊平等着方谅说下去,但却没下文了,方谅只是看着他。

「他怎么了?」汪俊平只好追问。

方谅呼出一口气,往后微微靠着墙,双手插在胸前,淡淡的说:「他说你那天吻了他的人,他很不开心,所以找我平衡一下…」

「甚么?我哪有吻了甚么他的人…」汪俊平原本冷静的态度,被方谅这样一说,急的直想反驳,然后猛然想起两个月前的停车场:「我…我…吻了林晏?…」他的心直往下沉,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也看到了…?」他越说越小声,完全没有底气。

方谅点点头。

「你听我解释…我并不是真的吻他…」汪俊平整个人都慌了,他骗过了苏苹,却害惨了自己。难怪这两个月方谅完全不肯理他。「我…我是因为有一个女病人一直缠着我,缠的我没办法,才拉着学长作戏的…」他很着急,方谅却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汪俊平怕方谅不相信,就要上前还原实况。他冲上前捧住对方的脸,两根大拇指压在他的唇上,作势就要吻下去,这姿势是会吻在自己大拇指上的。没想到方谅两手往外一拨,将汪俊平捧在他脸上的手拨开。汪俊平一下子收不住势,直接吻上方谅。

汪俊平在手被拨开的那一瞬间,心里是很绝望的。然而下一秒,当他吻上方谅时,随即发现自己被方谅一手揽过腰、一手扶住后脑勺,整个人被方谅用力抱住、用力挤压。而方谅的唇舌更是毫不留情的进攻,他狠狠的吸吮着汪俊平的唇、疯狂的搅动着他的舌。

两个人激烈的亲吻,似是要弥补这两个月,不,这两年的空白。

他们吻了好一阵子,直到肺部强烈抗议,身体急需气体交换,两个人不得不停下来喘气。汪俊平靠在方谅身上,一边喘一边还要解释:「我…我…我不是这样吻他的…我没有这样吻他…」他的脑子很晕,他不知道该再说些甚么,方谅才会相信他。

「我知道…」方谅也在微喘,他拍拍怀里的人以示安抚。他低头对上汪俊平疑惑的眼光:「刚刚纪然已经示范过了…」

「喔…」原来如此。原来他也没真的吻上我的方谅。汪俊平放心了。

然后,他忽然抓到一个重点。

他们刚刚……接吻了?这个两年来完全不肯有进一步动作的人,居然给了他一个这么激烈的长吻?

这代表甚么?他愿意了?

「你…?想清楚了?」汪俊平不可置信的问。

「是。想清楚了,我们开始吧!」方谅给了他的承诺。

方谅再度低头吻住了他。

还有甚么能比这个更幸福的?

喔!还是有的,他们打算开始谈一场恋爱了。


正式完结!

谢谢一路陪伴的各位朋友,下次再见啦!

月光

论坛讨论模式 6090/98/4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1
回复 开心完结期待在见❤️…

会的,到时候要来喔......

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的支持.....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

开心完结期待在见❤️

怒放月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3
回复 等到了,完结撒花 ≧▽≦…

谢谢你,我也很开心.....

TD小半生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4

等到了,完结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