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方/橱柜童话集/海豹公主
海豹公主
发表于 3个月前

遥远彼方的大海,和哪里的大海都不一样。

那里的海水就像天空一样蓝,要不是有珍珠般白皙的浪花,人们都分不清哪儿是海、哪儿是天。

白色的浪花柔软极了,像泡沫一样轻盈,像丝绸一样光滑,被阳光一耀就折射出彩虹的光芒。它们分出海与天的边界,但这不是它们最自豪的地方,问起它们对什么最自豪,浪花们都会发出整齐的哗啦声,说它们是海豹公主的床铺与仆人,这就是它们最自豪的事情了。

海豹公主是这遥远彼方的大海的公主,她心情好时,大海就心情好;她心情差时,大海就心情差。所以浪花们都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不想海豹公主生气。

有一天,海豹公主被浪花托着四处嬉戏。她纤长的身躯在波浪里穿梭,越过浪花折射的彩虹,玩得可尽兴啦。

快要游到其他大海时,浪花开始有些着急了。它们叫到:“海豹公主,海豹公主,你快停下吧。再往前就是有人住的海域啦。”

可是海豹公主玩得正当开心,她对浪花的忠告充耳不闻,执意要向前。

她游过人类的海岸,看到各色各样的人们,看得着了迷。

浪花们又叫到:“海豹公主,海豹公主,你快停下吧。再往前就是国王的海域啦。”

海豹公主问:“国王是什么呀?”

浪花们回答:“国王就和公主一样,不过他们是陆地上的公主,人们都叫陆地上的公主为国王。前面的大海就是国王的海域。”

海豹公主听了,在浪花的拥抱中高兴地翻了个身,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其他公主呢,我一定要见见那个陆地上的公主。”

浪花们拿她没有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托着她游到国王的海域里。

国王这天刚好出海航行,港口停了整整二十艘大船,国王就站在最大的那艘船上。

海豹公主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船,游得近了些。

浪花们赶紧提醒她说:“海豹公主,海豹公主。你已经看得这么久啦,你可千万不要把头抬出水面,等你看完国王,我们就回家吧。”

海豹公主答应了下来,躲在浪花下偷看国王在的那艘船。

国王呢,正站在船头审视自己的舰队。国王身边永远站着个大臣,大家都知道一个国王说话要是没人搭腔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所以这个大臣的作用就是回国王的话。

国王问:“大臣,这些船用了什么木材,什么铁材?”

大臣回答说:“这些船的木材用的是最高山峰上最高的树,全国最精巧的伐木工砍下来的;这些船的铁材用的是战死马匹的马蹄铁融成的,全国最厉害的铁匠都说从没见过这样纯正的铁。”

国王又问:“这些船上有哪些人在?”

大臣回答说:“每艘船上都有一百个火枪手,他们什么都能射中。”

国王听了很满意,他说:“这样挺好的,这样我们就能航行到最远的海域里,什么也不用怕了。”

说完,他就想回船舱。

国王站在又高又大的船头上,海豹公主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见国王要走到船舱里,海豹公主一个着急,不小心从水里抬起头来。

其他船上的火枪手一眼就看到了海豹公主,他们的眼睛比猎鹰还要锐利。他们看见她,立刻支起火枪,向她开火。

海豹公主立刻转身潜入海中,可那些火枪手的枪法太准了,一颗子弹还是打中了海豹公主的尾巴。

“哎呦!”她发出一声痛呼,哭着从国王的海域游回了遥远彼方的大海。

火枪手们听见了她的哭声,都很吃惊。于是他们便向国王汇报这件事,说自己瞧见了一只会说人话的海豹。

国王听说这件事情,觉得很新奇。他说:“假如有这么一只神奇的海豹,那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因为我是国王,理当获得这样奇妙的动物。”

然后他看向大臣,问:“你知道这样的海豹上哪儿能找到,要怎么饲养吗?”

大臣说:“这样神奇的动物肯定无法在有人的海域里找到,只有去遥远彼方的大海才能找到。作为国王,养任何动物都应当用金子做成笼子、用水晶做成鱼缸。”

国王很是赞同,说:“对,这么做是妥当的。等抓到它之后,我应当把它放到水晶做成的鱼缸里,每天喂它牛肉和苹果。”

于是国王和他的舰队便向着遥远彼方的海域出发,下定决心要捉住海豹公主。

海豹公主呢,此刻正蜷缩在浪花里不停的哭泣。

她被火枪手射伤了尾巴,伤口流出鲜血,把白色的浪花都染红了。浪花们除去好言好语的安慰她别无他法,它们变得比平时更加柔软轻盈,希望能够缓解海豹公主的痛苦。

每当她掉一滴眼泪,遥远彼方的大海就变得更凶狠一些。可海豹公主迟迟无法停止哭泣,不消一会儿这片大海就变得波涛汹涌、凶险异常。而在这里天和海都是靠浪花才没有连在一起的,现在浪花被海豹公主的血给染红了,没功夫区分天和海,所以天空就和大海一起翻腾起来,发出轰隆隆的雷鸣声。

凶暴的风浪和大海把在偏僻海域打渔的年轻渔夫卷了进来,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大海,他的小渔船像被烤干的叶片一样折得粉碎。渔夫拼命踩水,想要从暴风雨中活下来。

浪花看到了这件事,就对海豹公主这么说:“海豹公主,有个人到我们这片海域来了。你想要怎么办呢?”

一听到有人来了,海豹公主又惊又怕,哭得更加厉害。她说:“你们快把他赶走吧,我再也不想被人弄伤啦。”

浪花说:“可是这个人已经没有船了,若你真的不想看到他,我们可以帮你把他溺死。只要这样能够讨你开心,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海豹公主啜泣几声,好好地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我们还是不要溺死他吧。你们去把他托起来。”

浪花听从海豹公主的吩咐,把这年轻渔夫托了起来。

海豹公主则远远地盯着他看,一边看一边问浪花。

她问:“这个人身上有火枪吗?”

浪花答:“他身上没有火枪,可他身上有鱼血的味道。”

海豹公主说:“那好吧,要是他伤害我了,再溺死他也不迟。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他,你们把他带过来。”

要问人话的时侯是不能哭泣的,海豹公主暂时忍耐着疼痛,止住了哭泣。

浪花把渔夫带到海豹公主面前,渔夫从没见过这样形态优美、身体纤长的海豹,他吃惊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傻傻地张着嘴巴。

海豹公主问他:“你是从哪来的?”

渔夫很是害怕,以为她是掌管大海的魔鬼,他瑟瑟发抖,恳求海豹公主不要吃掉自己。

海豹公主很生气,说:“我才不是魔鬼,我是这片大海的公主,怎么会吃人呢。可你要是骗我、害我的话,我就叫浪花把你溺死。只要你老老实实回话,我就请浪花把你送到岸上。”

渔夫说:“既然如此,你不管问什么我都会老实回答。”

海豹公主看进渔夫的眼睛里,这个渔夫瘦骨嶙嶙,两只眼睛就和太阳在海面上的反光一样明亮,心里清楚他不会说谎。

她问:“陆地上的公主都是坏人吗?”

渔夫说:“我这辈子只遇到你一个公主,怎么晓得公主是好人还是坏人。”

海豹公主说:“我遇到的公主就是个坏人,他站在船头上,还有火枪手冲我开火。”

渔夫听了觉得很奇怪,说:“公主怎么会站在船头上呢?你说得人肯定是国王。”

海豹公主问:“国王不就是陆地的公主吗?”

渔夫摇摇头,说:“国王的女儿是公主,国王比公主要伟大多了。国王可以统治一个国家,率领所有军队。国王睡在天鹅绒和银线编成的床铺上,每天用镶着宝石的餐具吃东西。着世界上没有比国王更了不起的人。”

海豹公主听了很不服气,渔夫的眼睛没在撒谎,只好请浪花把他送到岸上。

浪花们给了她很多亲吻和安抚,终于让她止住了哭泣,她用海草泥和珊瑚粉抟成的药膏来敷尾巴上的伤口,为了能令她快点儿治愈伤口,大海也变得温柔起来了。

等海豹公主的伤口好得差不多时,国王的二十艘大船来到了这遥远彼方的大海。

国王打定主意要把那神奇的海豹捉到手,便命令船上的火枪手们睁大眼睛,要求他们把每朵浪花都看清楚。火枪手们得了令,死死地盯着浪花。而浪花们呢也死死的回望着火枪手们,一眼就认出这是曾经伤害过海豹公主的舰队。

一簇小小的浪花立刻跑去向海豹公主汇报这件事,海豹公主想起先前渔夫所说的话,又回忆起自己尾巴上的伤痛,又是气恼又是害怕。

她冲那簇小小的浪花啜泣道:“国王比公主要伟大多了,这次他们肯定是来杀我的!”

小小的浪花对人类也了解得不多,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好说:“既然你这样害怕,那我们就帮你把他们溺死吧。只要能够让你幸福,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海豹公主抽噎着点了点头,但她不清楚浪花们是不是真能办到这一点,当那小小的浪花去告诉其他浪花要掀翻国王的舰队时,海豹公主沉到了深深的海底,闭眼休息。

浪花们一听说海豹公主怕得惊慌,当即开始翻腾起来。原本它们就快被那二十艘大船给压垮了,白色的浪花翻来覆去地搅动、让天色也变得阴暗昏沉,浪花请来住在天上的强风和暴雨,一同把那些大船拆成小小的碎片。

国王站在船头上抱住栏杆,难以置信地大喊:“我的船用得是最好的材料,我的火枪手都是最敏锐的枪手,怎么会这样呢?”

大臣本想回答国王,但还没来得及应声一朵浪花就把他卷走了。

不消片刻,国王、大臣和那两千个火枪手都被溺死了。为了不让海豹公主醒来时看见人类的身姿,浪花们把尸体和船只的残骸从遥远彼方的大海里送了出去。

待海豹公主醒来时,遥远彼方的大海又是一贯风平浪静的模样。又过了些时日,海豹公主心里的伤口彻底痊愈了,把人类的事情也忘之脑后,继续在天际和海的境界线之间遨游,宛如躺在父母掌心之中。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住在偏僻海域的年轻渔夫出海捕鱼。

他看到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照亮今日初生的波澜。宛如金砂的沙滩虽然潮湿平整,其中却嵌着上千上百的船只残骸,那些潮湿的沙粒好似从上至下缓缓灌注般冻结了桅杆、船帆和甲板的碎片,凝固成经不起海水洗涤的废墟。

透明的阳光之下,国王尸体上的黄金徽章闪闪发光。

年轻渔夫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和太阳在海面上的反光一样明亮。他将真相望入眼中,终于知晓在那遥远彼方的大海里存在着一位公主,而那公主远比陆地上所有国王都要尊贵和伟大。


论坛讨论模式 3732/181/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毛毛皮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1

很有趣的童話風格 有點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