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A Cough/第十二章
发表于 3个月前

如果说陈朔对此没有预计,那一定是假的,侵犯个人边界的心虚与道德感同样存在,但它们通通都在试探刘觉的反应一类仿佛实验精神的兴致盎然中被刻意忽视了。

他甚至没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回应道:“你回来了。”

刘觉的大脑完全癫乱——他碰了我的东西,我甚至不知道他碰了哪些,他坐的位置不对,我不会安排在那,一切都乱了,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这样!

他认为自己会发出尖叫,事实上他的确叫喊了起来,意味不明的嘴巴大张的嘶吼,痛恨、不可挽回、愤怒、被侵犯,他以为他会攻击陈朔,但他没有,他甚至不想触碰他。

陈朔这时站起来了,他摊举着双手,神色间不安地想表示自己的无害,犹豫着是否走近能给以刘觉安抚。

刘觉指着他,切齿道:“不要过来,你给我出去。”他甚至懒得说他妈的谁准你进来的,你没经过我同意有什么资格进我屋子,你很了不起吗你他妈的凭什么,这些话对陈朔是个屁,他现在就想陈朔远离、别恶心他。

陈朔理智上知道此时出去是最好的,他们很可能在刘觉冷静下来后经历点波折,但继续相安无事,另一方面他脑子叫嚣着所谓试探的结果就在眼前。

——你想要看见什么,都在这里了。

这是一场人为的失控。

刘觉被陈朔没有听从他的话反而靠近的行为二次激怒了。是他缩短了最后的距离。刘觉抓住陈朔的衣领,蛮力地往门外扯。

陈朔双手放在刘觉的肩上,很轻,毫不用力,像是给他脱敏一样,展示自己的无害。他说着冷静下来,我给你道歉之类的话。刘觉在心底冷笑,他从一开始就将陈朔显露的看在眼中,现在他所有好听的话、好看的表现都是一种做戏伪装。这个人心底里不在乎任何事,眼里没有准则、没有他人。

他难道以为刘觉会不知道他一直都有在试探底线感受刺激的好玩吗。粗暴的性爱、测试他的反应、调整方式、观察他的变化。蚕食他人、操控他人,这就是陈朔这类人的为人处世。他只是一直容许在了可接受范围。

先出手的还是刘觉,他想,他果然痛恨这种人。

表露着无害却不肯尊重刘觉的意愿,牢牢霸占住一席之地的陈朔凭着身体本能躲开了刘觉因无法撼动他离开而发怒的一拳。

他发泄似的,被放大的恨意、敌意掌控着胡乱出手,不顾忌轻重。他痛恨在陈朔身上看到的另一种潜能,他痛恨这一潜能如今遭受了背叛,他不该对陈朔、对人性有所期待。他也痛恨自己,他凭什么如此可悲地要因陈朔的亲睐而盼望某种共鸣。令人发笑。

要他回答当初一时兴起的疑问与展望吗。

:你个白痴。


陈朔没有回手,拦了几下,拦不住,稍有动怒地一举压制下陷入施暴欲的刘觉。他有一瞬间几乎就要一拳狠狠掀过去,冒起冷汗强压住自己的暴虐欲,陈朔心想,比起谁更疯更刺激人,刘觉可比他能干多了。他勒紧刘觉整个人,拖着他走到床边,双双倒下后,陈朔用自己的身体将刘觉整个人包裹起来。刘觉紧咬着牙关,挣扎反抗,陈朔在他耳边说着话,而他一个字也不想给。

“你不相信是不是,”陈朔用手臂的力量克制住刘觉试图翻动的上身,“真对不起,说了连我自己都不信的话。”他毫无歉意地说道。

他也看在眼里,刘觉的样子。陈朔表情平静,心里倒是生了点怅惘。刘觉的表现一向都是坦诚的,他不藏、也藏不住什么。

陈朔盯着刘觉的后脑勺:你又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的吗。

“我给你说一件让你解气的事。你知道华昌控股吗,只比‘明天系’差一点的大企业,我是华昌董事长的儿子,”陈朔像是故意激起刘觉的怒气一样,但他笑了笑,因为他知道刘觉听进去了,“话没说完,别急。鸿翔集团你应该也知道吧,卖家具家装的,我前未婚妻是鸿翔董事的女儿。对,是前未婚妻。因为她劈腿了,婚事前不久取消。”

“你是不是以为我故意说些可怜的话。”陈朔看刘觉盯着空气存心不搭理的样子,觉得自己猜中了。

“我只是给你说,我被人绿了,你高兴吧,这么件事,”陈朔摇了摇刘觉,“你有没有解气了一点。”

刘觉斜眼扫了他一下,再翻了下眼白又看向空气。

陈朔开心起来,这是在消气了。

“有个朋友问我什么感受,大概他觉得我心里应该要有点难受的。的确也是,我该表示的礼貌、体贴都做了,好好交往奔着结婚,却突然被出轨,这算什么,是不是。”陈朔讲着讲着,自己开始抱怨起来。

“不打算认真,何必结婚。”冷不丁地,刘觉讥讽了他一句。

“说我还是说她呢。”陈朔巴过他的脸诚心地问。

“说你们俩。”刘觉由着他动作。

“我是认真的。”陈朔压低声音说。

刘觉冷笑道:“你对她根本没感情,你也不在乎她,你就关心自己付出的成本收不回来,你认真个屁。”

“没感情就不能结婚?”陈朔看着他的眼睛。

刘觉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听他问,转过了头去,一下子好像周身的刺都收进了肉里,觉得自己对这么个人做出这么大反应真是多余,忽然疲烦地不再挣扎。

“没感情就别结啊。”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埋在枕头里的声音带着点闷闷。

陈朔的手臂早就放松了,这时他也沉默了一会儿,头埋进了刘觉的颈背,心中升起些茫然,最后说道:“嗯……幸好没结。”

任由他靠着的刘觉好似被他这句话撞了一下,却没再开口。两人就这样距离微妙地无声依偎了一会儿,等陈朔起身一动作,刘觉立即把被子套到头上缩成一团。


刘觉大概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原谅他,陈朔朝床上大喊了一声惊喜在厨房,看到被窝缩得更小的拒绝背影后,无声笑了下,随后离开。

他们断联了一段时间。

刘觉在他走后去厨房看了眼,厌恶地都扔进了垃圾桶,连同陈朔碰过的沙发套、床单等。


论坛讨论模式 2113/201/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骑东墙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1

朔妹 啊啊啊啊 现实生活中是有这样的人的 惯于不断试探人的底线 不过我觉得挺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