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撞了邪/2.我撞你了
一回生二回熟多撞几次多碰头
发表于 1周前 修改于 1周前

肖末刚关了聊天框,擦着头发,江离的信息就又过来了。

【纵耍银枪】:“这个怎么样?”

肖末刷新了一下再看,大胸换成了撅起的大屁股,一股子下三路小广告的味道。

【持久小黄瓜】:“你可真风骚。”

【纵耍银枪】:“嘿嘿,哪能啊,再骚骚不过父皇~”

点击头像查看资料,举报该用户传播se情淫秽信息,然后拉黑,下Q,一气呵成。

随便找了身衣服套上,半湿的头发往肩上滴着水,肖末也没在意,这天气出门走几分钟,保准干的比吹风机吹的都快。

过客厅的时候没见着他爹,应该是吃完饭就去了陈叔叔家,老棋牌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来。

肖末换了鞋又觉得热,回屋夹着个人字拖拿了钥匙就出了门。

打车到desire不足半小时,初秋的天气,白天秋老虎热的厉害,入夜之后温度反而降了下来,傍晚又起了风,正好是适合人体温的舒适。

但司机大哥可能是个热性子,车里的空调打的极低,肖末只穿了件汗衫,硬是冻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biu~”,微信信息提示音,肖末掏出手机。

—— 江离:父皇!到哪儿了?

—— 快到了。

发送。

—— 江离:好的,看台区等你。

肖末又给老爹发了个消息,说和江离在外面,晚点回,然后关了机。

闭目假寐。

司机告诉他到了的时候他都快要睡着了,皱着眉睁开眼,下了车。

刚开车门,风就吹了他一哆嗦。

“真会约地方。”

眼前的desire灯红酒绿张牙舞爪的,隔着条路都能听到里面嘈杂的声响。

肖末倒不是多排斥这种场合,只是每次来都会觉得吵,人声比音乐更刮脑子。

原地站了几分钟,肖末抬腿向对面走去。

轰鸣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盖过了四周所有的嘈杂,连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都听不清了。

肖末觉得有什么大东西刮了自己一下,他就轻飘飘的飞了出去,余光最后瞥见了一辆倒地的摩托车。

我…卧槽!

这他妈是又撞了?!!

医院走廊里充斥着消毒水混合84的味道,这气味儿他很多年前闻过,很呛人。

宋南烦躁的吧啦几下头皮,抬头瞧着打了杠的禁烟标志,伸进口袋的手又拿了出来,转身进了病房。

床上躺着被撞晕过去的人,到现在还没醒,他得在这守着等到人醒过来。

“再过五十年…我们来……相会…”

安静的房间冷不丁响起哭丧一样的铃声,宋南皱眉,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电话刚接通,那头就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宋南将手机从耳边撤离,按开免提,嘈杂声在整个走廊回荡,引来过路的好几个侧目。

“喂,南哥?”

嗞嗞啦啦的电流和着乱七八糟的背景音吵的宋南想挂电话。

“有事儿说。”

“南哥,”那头显然听出了宋南语气不善,小心的问:“你撞人了?”

“嗯。”宋南应了一声。

张赫有点急,也不知道人被撞的怎么样了,赶忙问:“严重吗?”

“宋寒西让你问的?”宋南看着窗外,时至半夜,外面正万家灯火。

那头的张赫沉默了两秒:“南哥,我也关心你。”

“没事,我能处理。”

没等张赫再说什么,宋南就挂了电话。

“再过五十年…我们来相会…送到火葬场…全部烧成灰…”

肖末在这催命般的铃声中醒了,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醒,真的可以直接拉去烧成灰了。

骤然睁眼,白晃晃的日光灯照的他头晕目眩,闭眼缓了会儿再睁开,还是不能适应。

肖末转头瞧了瞧四周,都是白花花的,看样子他现在应该是在医院了。

窗口站了个人,铃声就是那儿传来的,肖末努力睁眼去瞧,瞧见一个板寸溜圆的后脑勺,灯光给刺头的绒毛镀上一层金边,佛光普照的照亮了他的神智。

头型真漂亮。

这么漂亮的头型肖末记得,他下午刚见过。

造孽啊。

“我说…能把铃声关了么?”

就这毁天灭地的动静,他就算是个死人,也得给吵蹦起来。

一分钟后…没动静…

这人是睡着了?

“嘿!醒醒!回魂…咳咳咳咳!!!”这一下喊的稍微大声了点,扯到了干了一晚上的嗓子,肖末躺在床上,拼命的咳着。

咳嗽声太大,宋南回了神,关掉手机,转身不解的看着肖末。

“水…咳!咳!水…!”咳嗽的动作太大,晃得肖末头晕的想吐。

宋南终于反应过来的他说什么,倒了杯水给要岔气的人递过去,肖末摊在床上边咳边看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觉着…咳!…我这样…能自己喝么?”肖末艰难的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

宋南把人从床上扶起来靠坐着,肖末就着他的手咕嘟咕嘟的灌下一杯水,才终于回了魂。

“你好,我是撞你的人。”宋南对着他说。

“……”

第一次听这么直白的自我介绍,肖末差点乐出声,想着,“就冲下午那架势,这小子嘴里绝对没个正常话。”

眯着眼适应了会儿灯光,肖末努力压下胃里翻江倒海想吐的欲望,一时没开口说话。

宋南见他不理人,眯着双眼一副神情莫测的样子,继续说:“医生说右腿骨折和轻微脑震荡,都不严重,留院观察两天。”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不会跑。”

终于适应了灯光,肖末这才睁开眼,打量这个下午没看清模样的马路杀手。

和他想的八九不离十,这小青年出奇的年轻,20岁左右的样子,个头很高,目测比自己还要高大半个头。

薄唇高鼻,眉目极为狭长。

因为没有眉峰,显得飞眉入鬓,眼尾延伸的上扬线,让整个人锋利的像是上古名剑。

肖末没想到下午在护目镜和背光里没看清的,竟是这样的一张脸。

等彻头彻尾打量完了,他才不疾不徐的开口:“你开四个轮子的车吗?”

宋南被他问的莫名。

“几乎不开。”

不知怎的,宋南觉得在他说完之后,病床上的人好似松了一口气般,空气中都能感受到那气息的波动。

“嗯。”肖末应他。

“嗯?”

诡异的沉默…

一分钟后,肖末先开了口。

“问清楚,我怕你下次开四轮的直接撞死我。”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悠悠的又添一句。

“你下午撞的也是我,那辆红色土拨鼠。”

“……”宋南愣了下,仔细看了眼肖末,觉得这人是有点眼熟。

半晌后:“哦。”

肖末:“…………”


宝贝儿们啊我有点整不明白操作还不会回复!但是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啊!

论坛讨论模式 2191/75/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舍以沫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No.1

很有趣啊,期待(๑˙ー˙๑)

aichima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No.2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哈哈哈很好吃啊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