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邪童/03
03
发表于 2个月前

林霖一回去,就感到一阵强烈的阴气笼罩整个院子,暗处传来腐朽的味道,好似有个无形老妖盘踞在此,用阴森的鬼气劝他回去。虽说林霖不想管刘家人的死活,却还想着救出被拐卖来的傅女士,于是他走了进去。

楼梯间的灯泡已经坏了,但是幽暗的月光照进来,显出黑暗的人形轮廓。麻绳死死绞着她的脑袋,把她的整个身子吊起来,遗体在夜风中摇晃,惊怖的眼里凝着一团不散的绝望。傅女士死了,大概是自杀。

就在这时,林霖听到背后传来奇怪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他仔细听,才发现是童谣。

“编、编、编花篮,花篮里面有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林霖回头,看见一个坏笑的男童,他拿着雕成娃娃的人参果,那也是邪童。林霖掏出护身的法器,正准备驱魔,却发现这邪童的力量不比另一个弱。他花了好些功夫,才发现自己的法术竟然斗不过一个小鬼,如果不能得知邪童的成因,就无法根除这些邪魔。

他抓着栏杆,顺着柱子滑到一楼,惊恐地逃离这个鬼屋。夜里阴气太重,还得白天回来调查,事情没这么简单。

白天,林霖回来只看到两具尸体。

傅女士上吊而死,刘先生胸口中了一刀,心脏破裂而死。警察认为他们死于家庭矛盾:发疯的傅女士杀了刘先生,继而上吊自杀。没人发现客厅里洗好的娃娃形状的人参果一个也不剩,除了林霖。

人性就像那些中邪的人参果,被恶毒和愚昧包裹在模具里,最终长成畸形的邪童。侦探能找出真相,灵媒能驱逐妖魔,但是人心的愚昧和恶毒不是灵媒侦探就能解决的事情。对此,林霖无能为力,他只好丧气地离开三无镇。

林霖走的那天,三无镇的雾特别重,他听到前面传来小孩的嬉笑,他们在玩编花篮的游戏。雾气过重,林霖只能看见那些小孩的轮廓,他们拍手转圈儿,又欢喜地散开。一个球状的东西从小孩的中心落下来,林霖忍不住好奇心,走过去看。

那是刘奶奶失踪的脑袋。


论坛讨论模式 728/119/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