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别恋孤城/⑥ 中央女童院
无名无姓的小透明才是构成真相的绝大部分。
发表于 2个月前

“报告指挥官,检测结果显示嫌犯身上的芯片为正规的,比对生死注册局的纪录,以至嫌犯DNA,证实芯片上的资料均为嫌犯真实资料。”

“好。”

“以下报告嫌犯的基本资料。”

“嗯。”

“姓名,林月,性别,女,年龄,26, 光城土生土长,林月出生后父母立刻签字把她转让给中央女童院,换取生育配额,女童院根据幼女综合测试报告,把她分配到“服务组别”里培养____”

“服务组别?”

“是的指挥官。”

盛宥海眉心一紧,监控室的透视幕墙自动把被铐在西翼6号房间里的人放大三倍,这个叫林月的女生,长得清秀可人,然而不施粉黛的脸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女人。

乔妆业可是光城三大产业之一,每年贡献GDP达30%,光城的男男女女,无一不热爱三天换个新发型,五天换张新脸孔,街头就是光城青年男女的秀场,没有人会以真面目上场;或活泼,或张狂,或华丽,或缤纷,各式精心的妆扮,粉饰着光城的市面。

生活在地下社会的更不用说了,乔妆简直是生存法宝。

像林月这样,几乎等同于在光城裸奔。

而且她还是出身中央女童院服务组别的,理应更注重妆扮……

中央女童院这名称听着根正苗红,却曾经是个神秘的地方。

光城人口政策经历了几次重大改革,为了平衡社会客观需要和生育者的主观意愿,中央女童院应运而生;有别于盛宥海在父母离世后住进的中央护幼所,中央女童院只接收甫出生父母便主动把抚养权转让给政府的女婴,女童院像个福利机构,接收条件非常宽松,唯一要求是女婴必须是“新鲜”的,父母把女儿转让可以换取生育配额、生活补助,或是一些特殊安排,完成转让后女婴便成了光城人力资源,从此,原生父母不得过问任何有关这名婴孩的事情。

既然成了资源,自然被规划培养,然而坊间流传着不同版本的中央女童院养成企划,全都挺耸人听闻……

比较老旧的传闻包括女孩儿其实是被送进药物临床实验室里当白老鼠,或是成了活体器官供应者;后来,又传说她们都成为克隆人计划的蓝本……

直到十年前,陆续有中央女童院出身的女生在光城各种精英行业里崭露头角,金融、航天、军事科技等等领域都出现这些女生的身影,她们全出落得美貌与智慧并重,偶尔更代表所属专业领域侃侃而谈,自此,中央女童院的暗黑形象才渐渐褪去,换成现在大众心里那阳光温暖、充满爱心的形象。

但盛宥海不是大众。

公安总局握有中央女童院部分讯息,虽然女童院的核心是高度机密,可历年来,隔三岔五总有案件是涉及女童院里长大的女孩儿,女童院总不能完全拒绝和执法人员合作;或许那些女航天员、女军事科技研究员确实是女童院培养出来的,但精英永远只是极少数人,无名无姓的小透明才是构成真相的绝大部分。

就如刚才辅助警员17号报告那样,每个中央女童院的女孩儿都会经过幼女综合测试,根据结果分派到特定的组别里培养,而“服务组别”这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组别,却总出岔子。

生活里需要各种各样的“服务”, 明面上的……

和暗地里的。

“服务组别”里的女孩儿,从小被调`教成以别人为中心,时刻服从,并尊崇为他人奉献自己的精神,对于别人的要求,必须无条件配合完成。

而把自己装扮得精致可人,频繁更换示人形象,保持肉`体的新鲜感,让别人看着心旷神怡,是服务小姐的基本素养。

这么多年来中央女童院究竟培养了多少服务小姐是高度机密,但盛宥海办案时就遇上过好几个,无独有偶,都是极端残暴虐待案的受害者。

这是盛宥海第一次接触到成为犯案者的服务小姐。

林月,是贩卖安格小说的中介人。

如果说那些导致人意识分解的小说芯片是毒品,林月,就是个贩毒的。


论坛讨论模式 1402/80/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