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踏莎行/第四十一章
多谢秦王相救
发表于 2个月前

李逸在客栈中等了一晚,直到天色发白还未见慕仲平回来,心想自己的卜卦还是灵验了——“有惊无险”。“无险”确实好,就是不知道这个“惊”到底惊多少,李逸又不敢出街探情况,因为慕仲平再三叮嘱,他这张脸,即使化多少装,秦王还是能认出来的。

慕仲平被泼了一脸的水,总算从昏迷中醒来,目之所及的便是元正青那张愤怒的脸庞。怎么了?慕仲平暗自疑惑,即使自己夜闯王府,他也不该如此愤怒啊。

“说,谁派你来的?”元正青走到慕仲平面前,伸出手抬起她的头,慕仲平笑笑,扯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滋了一声。

元正青见她依旧不开口,悻悻地走回自己的座椅上坐下,并示意守卫继续行刑。蘸了盐水的皮鞭打在身上,疼得慕仲平只想哭,这比以前被老妈打疼几万倍啊!现在想想,前世的姨妈疼比起这个来,都算是蚊子叮了,慕仲平死咬着牙关,只能在心里默念:我不疼我不疼我不疼,啊,该死的秦王不会喜欢SM吧。

“查不出来吗?这么大个人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被带走了!”元正青气得一拍桌子。一旁的侍卫首领邓元化低着头,惭愧道:“大部分守卫都被她吸引过去了,所以贼人得了空档,把季景铄劫走了。”

慕仲平断断续续听到主仆二人的对话,得知了一些情况。当夜守卫全被她吸引了过去,导致软禁季景铄的院子的守备松懈了,另一伙人趁机把季景铄救走了。如果不是正在受刑,慕仲平真想大笑三声,至少现在,秦王威胁不了李逸了,但慕仲平又担心季景铄是刚出虎口再入狼窝,毕竟那伙人也来路不明。

李逸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正开心地要去开门,跑到门口时忽然停下了,万一不是慕仲平呢?他谨慎地问道:“是谁?”门外无人回答,紧接着又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

“谁?”李逸抬高音量。

“先生算一算不就知道了。”门外传来好听的女声,但言语中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李逸只好乖乖开了门,只凭这一句话,他已经知道来者何人了。

门刚打开,门外的几人立刻走进屋,走在最后的女子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门外,才把门关上。

“草民……”李逸正欲行礼,被进了屋直接坐下的人挥手阻止了。

“闲话少叙。”元清若拿起一只干净的茶杯放在面前,司琴马上端起茶壶倒了杯茶,“你的情况我都已经清楚了。”

李逸愕然,千算万算,他竟不知当今圣上已全部知悉,只得暗自惭愧功夫不到家。

“这位是秦王之子。”元清若指了指一旁的于她年纪相仿的男子,并示意他坐下,“昨夜就是他的手下封文星。”元清若又指指站在房门口的男子,封文星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李逸:“就是他把季景铄救出王府的。”

李逸一听,即刻下跪叩谢圣恩,元清若接受了道谢,让他坐下与自己说话:“封文星说昨晚碰见另一人夜探王府。”说完瞥了一眼李逸,李逸满头大汗,心虚无比,慕仲平可是违抗了圣旨私自带自己来亲王封地的,这要是按崇国律法规定,算是有谋逆之嫌。

“慕知县只是为了帮助草民而已,请陛下不要降罪于她。”事到如今,李逸只能帮着慕仲平说些好话了。

“呵。”元清若轻笑一声,“帮你帮到自己进大牢了。”

“陛下……”李逸一惊,但元清若却将他要说的话都堵回去了。

“眼下秦王罪证确凿,先生可否愿意与我们同去王府?”虽是疑问,但不容人反驳,李逸点点头,想着既然秦王之子在此,崇武帝却不避忌,可见此事与元清和有莫大关系,没准是这位小王爷大义灭亲呢,毕竟元清和公私分明的秉性举世皆知。



慕仲平再次陷入昏睡之中,等她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幔帐。呃,这是出现幻觉了吧,慕仲平闭上眼睛再睁开,依旧是这番情景,于是她缓缓抬起手,牵动了手臂上的伤,疼得她吱哇鬼叫,这么疼,一定不是梦!

“难听死了。”元清若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露出鄙夷的表情。

“啊!”慕仲平一听是元清若的声音,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唰得一声坐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陛下。”听到慕仲平大叫的司琴跑进屋,以为出了什么事,却看到自家陛下挥手示意自己出去,只好悻悻地走出房间。

“谢陛下救命之恩。”慕仲平走下床,郑重地叩拜。

“磕好了就赶紧躺回去。”元清若走过去拽住她的胳膊直接甩上床。

“哎哟,轻点儿。”慕仲平只觉得身上的伤口似乎要裂开来了。

“知道疼是好事,让你长长记性。”元清若重新坐回去继续品茶。

“陛下?”慕仲平小心翼翼地问道,“秦王他?”

“死了。”元清若平淡地回答。

“死了?”慕仲平惊讶道,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畏罪自杀。”元清若放下茶杯,记得当时他们所有人进入书房的时候,元正青已经用白绫自缢了,只是,他脖子上的勒痕,元清若想到此,用手指轻轻叩了叩桌子。

“秦王死因有可疑?”慕仲平见元清若那副表情,知道事情并不如想象的简单。

“不,没有可疑。”元清若拉回思绪,摇摇头。

这时,司琴走进来,低声说道:“陛下,秦王求见。”慕仲平一愣,秦王不是死了么?随即反应过来,看来元清和已经继承爵位了啊,不过元正青放下谋逆大罪,按律诛九族,可是元清和居然没事,反而承袭爵位,看来他在元清若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

司琴请了元清和进来,慕仲平定睛一看,是位同崇武帝年龄相近的男子,一袭月白长衫,显得儒雅俊逸,他的身后跟着位年龄差不多的黑衣男子,面无表情。慕仲平只觉得黑衣男子十分面熟,给她的感觉也似曾相识,她瞥到男子腰间的玉佩,记忆一下子涌了出来。



“多谢兄台相救。”慕文林抱拳。

“只不过受家主所托。”封文星依旧波澜不惊。

“那请替我向家主道谢。”

“客气。”

“不知令家主是谁?”

封文星凑到慕文林耳边,慕文林脸色渐变。

“请告知他,我会小心。”慕文林说道。

“那好,我便就此告辞。”言罢,封文星便运起轻功离开了。



“原来……”慕仲平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元清若听到她在嘀咕,但是听不清讲什么。

“哦,没事。”慕仲平摇摇头回答,那当年封文星口中的家主,只能是面前的秦王元清和了,没想到,元清和居然是她们全家的恩人。

“听说陛下在这里,所以臣过来了。”元清和行了礼,看了眼坐在床上的慕仲平。

慕仲平本想下床,本元清若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只好坐在床边抱歉地施礼:“多谢秦王相救。”这一谢,不光谢的是今日救命之恩,更是谢当年的救命之恩。

元清和似乎明白慕仲平的话外之意,笑着回答:“略尽绵力罢了。”

元清若并没有看出二人之间打得哑谜,继续与元清和商议起接下来的事情。


论坛讨论模式 2467/64/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