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游戏/静语庄言/第五章 地下
总以为能帮上忙,但其实什么也做不到
发表于 1周前

救下的管家很快恢复了神志,朝他们恭顺地行礼——他的衣物在昏迷期间被整理完好,而本人似乎对被性侵的事毫无记忆。

“二位英雄救了我的命,我已经是无以为报……但我还要厚颜无耻地求求你们,请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主人……”

达洛被他射了一脸有点不想面对他,黑索承担了交流工作。

“说。”

“我的主人,阿芒迪娜女士,她……她曾经是这黑衣森林里最美的人,她的容颜可以让林间的夜莺羞愧无声,没有男人能抵抗她——”

“说重点。”

“是、是……十二神一定是嫉妒我的主人,五年前那份美貌被灵灾夺走,以至于她从此一蹶不振……前些日子有一位陌生的年轻女士来到庄园,说愿意把自己的脸献给阿芒迪娜女士,自此庄园里开始怪事频发——”

“那个女孩叫朵明娜。”

管家非常吃惊:“正是,您为何知道……?”

“并且她就是妖异,现在要占据庄园主的身体,对吗。”

“正是!”管家激动得大叫,扑在黑索脚下抱他大腿:“您一定是上天派来救我家女士的英雄,您一定要救她!”

黑索不动声色抽出腿,随意地点了点头:“你们休息,我去探查。”

达洛宁可跟他一起去探查,或者去探查的是他。好死不死,黑索一走,管家便一脸殷勤靠了过来,不知为什么,达洛心里有点毛——不全是因为颜射的原因。

“我该怎么称呼魔法师先生?还有骑士先生的名字我也没有问……”

“我叫黑索,啊不是——他叫黑索,我叫达洛……”

“达洛先生!您真是拥有一颗秘银之心。我会感激您一辈子的。”

“您过奖了,哪有那么夸张,我都没帮上忙……”

“您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要不是为了我,那个妖异大概也不会逃掉……”达洛苦笑着搓了搓手:“黑索本可以去追她的,但我因为魔法抗拒力而晕了一下,他就留下来照顾我了……”

管家一脸的关切,看起来想要劝慰他,达洛摆手阻止:“说到底我之所以晕那一下,就是因为我笨手笨脚堵在门口,差点被妖异干掉,是他给了我防护。我知道那个魔法,他保护自己的时候用过。”

“我也知道我们战斗的时候都是他配合我,而不是我配合他……我总以为我能帮上忙,不是他们保护起来的易碎品,但实际上只是在拖后腿而已。”

管家激烈地反驳:“才不是这样!您不可以这样妄自菲薄,至少要不是达洛先生,我恐怕下半身就惨了……”

“下半……?!”

前一秒还慷慨激昂的管家狡黠一笑:“是的达洛先生,其实我记得那时候的事。那些妖异喜欢吃人的情绪,尤其高潮时激烈的情绪。我一直被那样反反复复折磨,她们为了让我保持活力,几乎不许我射精……”

管家跪在他脚边,也像抱达洛那样抱他腿,又突然满脸的诚挚。

“是您不在意我丑陋可怜的样子,拯救我于水火之中。谢谢您,我……我欠骑士先生我的命,欠您我的身体。如果不嫌弃的话——”

“不不不——”达洛眼睛瞪得老大,弹起来连连摆手:“不我的意思不是嫌弃,但也不要‘如果不嫌弃’后面那种情况。我我我只是想帮忙,况且还没帮上……”

“哪有的事!您就是我的幸运星!您就是我的希望!”

达洛肢体不如黑索利索,被抱紧了腿便怎么也挣不脱,撕扯之中跌倒在地,被管家压在身上。

“达洛先生,天哪,您真美,”男人意乱情迷地抚摸着他的脸,达洛心中莫名涌起一阵厌恶,却碍于礼貌没有立即推开对方。

“看看我是何等幸运,能遇见这样美好的奶金色头发,这双祖母绿一般的眼睛,您的嘴唇就像——”

突然出现的剑锋打断了他,黑索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这个房间,危险地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用那冰冷的金属挑起管家的下巴,逼着他直起身体。

“怎么我就没这个待遇呢?是嫌我的黑发不好看,还是嫌我的剑太危险?别担心管家先生,你要是有这个需求尽管找我,我肯定会满足你的。”

管家讪笑,飞快地退到离他远远的地方。

黑索收了剑,拉起满脸通红的达洛。

“离他远点。”

说着还盯着他打量,补了一句:“不过是挺好看。”

达洛更红了,脸埋进手心。

=====

管家虽然古怪,但的确帮了大忙。之前两个人找不到矮小妖异,也找不到别的通路,管家立即指出庄园还有地下室。果然在妖异血迹消失的房间,管家熟练地挪开了一座书架,露出了向下的楼梯。

不过只有一行血迹,是那个矮妖异的,女人身体的魅魔血迹仍在一楼,黑索对此并不在意。

“不用管,她翻不出天。”

管家端着一盏破烛台领路,达洛用照明的法术跟在后面,黑索断后。地下的样子和建筑物内相去甚远,每一个单间都被铁栏杆关住,与其说是地下室,不如说是个地下石牢。

黑索厌恶地打量了一圈:“名门还需要这个?”

“是幻术皇留下的吧,”达洛指了指墙上和天花板上雕刻:“那些花纹是元灵的语言。”

“难怪让我讨厌。是魔法?”

“不算是,但的确也拥有一点元灵之力……”

黑索哼了一声,把头盔重新戴好,面罩都扣得严严实实。

管家把蜡烛凑近栏杆,照亮里面活死人一样的仆从:“我们把最先因妖异而异常的人都关在这里了,只是后来其余人也渐渐失控,人手越来越不够,地上就也沦陷了。”

仆从向着光源扑过来含含糊糊地吼着,动作僵硬可怖,达洛吓得一缩,管家趁机拥着他安抚。

黑索从两人中间硬插进来:“你倒是挺了很久呢。”

“我想,一定是阿芒迪娜女士残余的意识在保护我,保护她最忠心耿耿的仆人。哦,我可怜的阿芒迪娜女士……”

黑索翻了个大白眼,但隔着头盔没人看见。

管家带着他们找到一个房间前,倒不像其他牢房那样铁栅栏随便一拦,而是拥有带着复杂的魔力封印的厚重铁门,上面染有一点新鲜妖异血迹。这房间居然不能用那串捡来的钥匙打开,而需要管家身上特别的钥匙。

黑索吹口哨:“我们还真是幸运,刚好救了有钥匙的人。”

管家擦了擦汗水,顺着黑索的话又开始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他似乎还没有从之前的袭击中恢复,走路说话都透着一股虚弱感,时不时还大喘气。达洛问他要不要休息一下,管家凛然拒绝:

“我的主人时刻都在危机之中,我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感人是感人,就是觉得有点夸张。

这间房间的确不是牢房,虽然也有几个矮小的笼子堆在一起,但桌椅摆设痕迹看着倒像是个实验室,只是器械已经被清理掉了,大体还算空旷。矮小妖异在里面悠哉地漂浮着,对他们的到来毫不意外,反而浮夸地在半空中深鞠一躬:

“先前不知有贵客远道而来,现在我为两位客人准备了一份薄礼,还请笑纳。”

两个身高体壮的仆人站在他身边,达洛刚提起精神警惕,那两道身影就突然消失了——他们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完全没有达洛反应的时间。

他眼前一花,冲向他的仆人就被黑索打飞了。

“离我远点!”

达洛心领神会,立即跳出铁门。同一时间黑索释放出厚重的暗黑之力,仆人和妖异都被笼罩其中,情况不明。

那完全是暗黑骑士的战场,达洛连人影都分辨不清,更谈不上帮忙。一切和庄园入口时那一战一样,他躲在战圈外无能为力,黯然看里面黑漆漆的魔气,干脆连准备魔法都放弃了。

他什么也做不到。


此处有翻译腔

论坛讨论模式 2651/93/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