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什么都有/巫岐山上的神女
发表于 1周前

【0】

“巫岐山上的那位神女根本就是个骗子!”

巫岐山下的缘聚客栈内,天下第一的剑客安烊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丝毫不畏惧周围人的眼光又痛心疾首地吼了一句:“就是个骗子啊!!!”

“你太大声了……”坐在他对面的现任武林盟主段飞言匆忙往他嘴里塞了个鸡腿,见他情绪逐渐平静下来才试探着问道:“她骗你感情了?”

安烊咬着鸡腿摇头。

“她骗你钱了?”

安烊继续摇头。

“那她其实不会作法,那些找她许愿很灵的说法都是吹出来的?”

“不是!!!”安烊拔出嘴里鸡腿,两行清泪瞬间顺着眼睛流了下来:“是他根本就他妈不是个女的啊!!!!!!”

“啊???”除了段飞言以外,客栈里的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发出了一声惊叹。

段飞言:“……”

安烊:“……”

【1】

段飞言打着安烊醉酒说胡话的名义把他从客栈里捞了出来。

然而这种秘事又不能在大街上说,最后两人只能随便找了个房顶,一人蹲一个角各自冷静。

“说说吧,”段飞言率先从“太丢人了”的情绪里挣脱出来,举着刚才从客栈里顺出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不是个女人?”

“我去段飞言你不要脸啊!客栈的茶杯你也偷!”安烊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他,指完他后从袖子里掏出临走时顺的酒壶松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必在这儿跟你装人了!”

紧接着,他在段飞言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掏出了一盘牛肉一个鸡腿和一碟桂花糕。

“我真怀疑你不是天下第一的剑客而是盗圣。”段飞言毫不客气的伸手拿了个鸡腿,一边斯文咬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跟她已经那个了?”

“没,怎么可能呢!我可是个正人君子!”安烊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那你们那个了?”段飞言故作惊讶。

“没……”安烊的大红脸此时已经黑了一半。

“那难不成是那个了?”段飞言吐了骨头,拿出帕子优雅的擦了擦手。

“哪个哪个哪个啊?!”安烊终于受不了彻底黑脸暴走了:“段飞言你行,鸡腿一口不给我留,你看我以后再找你出来吃饭的!”

“好了,乖,听话。”段飞言用三个词随随便便把他哄好,不费吹灰之力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神女不是个女人的?”

“我……”安烊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犹豫挣扎了老半天才凑到段飞言耳边小声说道:“我偷看他沐浴了。”

“你!……你你你!”段飞言惊的倒退两步,瞠目结舌地指着他道:“你这简直是有辱斯文!败坏我们武林中人的名声!”

安烊羞愧的低下头。

紧接着他便听段飞言痛心疾首道:“枉我跟你多年好友,偷看别人沐浴这种事你竟然不带上我?我真是对你失望透顶!”

“啊?”安烊懵了。

“但是我这个人心胸开阔,就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段飞言自说自话,拍着安烊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再带我去偷看一次,就现在。”

“现在?!”安烊大惊失色。

“速速。”段飞言脚尖一点房顶,比平时用轻功的速度快了三倍不止,转眼就没了身影。

【2】

巫岐山神庙的屋顶上,段飞言和安烊把瓦片挨个摸了个遍也没找到一片松动的。

“不应该啊。”安烊趴在屋顶上百思不得其解:“说书先生说的故事里每个侠客都会拥有一个松动的瓦片然后邂逅绝世姻缘。我现在连个松动的瓦片都没有,更别提姻缘了。”

“这个事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段飞言摸着下巴故作高深:“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啪嗒!”话音刚落,安烊硬掰了个瓦片下来。

“你干嘛呢?!”段飞言看到这一幕气的直跺脚:“我们是偷窥!偷窥知道吗?你制造这么大动静庙里的人都听见了!”

“本来也许不会……”安烊起身,看着飞身上屋顶把他们团团围住的众人捂脸道:“就是有个傻逼非得在屋顶上跺脚,我估计除了耳聋的应该都出来了。”

“?”围住他们的人面面相觑,反应过来后争先恐后的在屋顶上喊道:“神女,屋顶上有个小流氓说你耳聋!你快出来治治他啊!”

“神什么女神女,你们都被他骗了。”安烊扔了手中瓦片,对着众人拔出了他的念破剑啐了一口道:“是男人就一个一个上!”

“真遗憾,不是。”一袭红衣飘飘然飞上屋顶,来人面覆薄纱身材纤长,声音朦朦如天外之音,雌雄莫辨:“一起上!把他们两个给我拿下!”

“唉你这个变态还猖狂上了一口一个不是的?”安烊举着剑突破重围直接朝他的面纱挑了过去:“我今天就挑了你的面纱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保护神女!”众人顿时放弃进攻段飞言,折身朝安烊冲了过去。

“看他们这紧张模样,你是不会武功?”安烊自认自己猜对,一边拿剑小心翼翼的动作着试图挑掉他的面纱一边安慰他道:“没事你别怕,我是正派人士,不会因为你男扮女装就拿剑捅你的。”

“哦。”女子手指牢牢按着面纱,面纱下的眼里漾起浅淡笑意:“正派人士还半夜偷偷趴屋顶偷看别人沐浴呢?”

“你知道有人偷看,还知道偷看的人是我?”安烊剑势停了一下,突然咬牙发力道:“知道我在你还脱衣服,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他被激怒后剑势又快又准,女子一个没防备被他挑了面纱,站在原地呆滞的看着他。

安烊也呆住了,近看他才发现,这个男人美到一定地步,即使摘了面纱,只要不看他沐浴还是没法证明他是个男的。

周围人也呆住了,他们先是看了看惊魂未定的神女,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安烊,最后扑通一下跪下,手举到头顶齐声说道:“恭喜神女!”

“嗯。”女子神色复杂地看了安烊一眼,趁他没防备直接袖子在他鼻前一拂转身道:“把人绑起来送到我房间里。”

“你给我闻了什么东西?”安烊心里咯噔一下,只觉手脚发麻动弹不得,竟只能生生站在原地被他们捆绑起来。

眼看着把人绑好,神女这才牵着绳子悠悠开口道:“什么也没给你闻啊。”

“你胡说!”安烊义正言辞的反驳道:“没东西我怎么可能动也动不了。”

“谁知道呢,可能是你书听多了,心理作用吧。”神女牵着他走到边缘地带,试探地问他道:“我跳了?”

“别别别,我动不了,掉下去会摔死,仙女姐姐饶命啊!”安烊紧贴着他看着下面吓得魂飞魄散。

“仙女姐姐?”神女摸着他的下巴饶有兴趣道:“刚不是还叫我变态?”

“我那是自报名号!”安烊该不要脸时从来一点儿脸都不给自己留:“除了叫变态以外,我还叫流氓、不要脸、狗皮膏药,仙女姐姐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别让我跳就行。”

“不想跳?”神女打量着他的表情,猝不及防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叫什么也没用,下去吧你。”

【3】

安烊没摔死,因为他被神女接住,整个人像麻袋一样直接被神女扛进了屋。

“你绝对是个男的!”房间里,安烊抱着枕头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我警告你啊,别过来,我是不打女人,但你不是,敢过来我就打死你!”

“明明是你闯的我这里,怎么反过来像我把你掳来了一样?”神女从桌上拿起胭脂水粉,目光探究的在安烊脸上扫了一圈:“你为什么要来偷看我沐浴?”

“段飞言说这座山上有个神女特别好看。”安烊看了神女一眼,痛心疾首的闭上了眼:“但他就是个骗子!”

“此话怎讲?”神女爬到安烊身上,摸着他的脸吹气道:“我不好看吗?”

“好看。”安烊怕的脸皱成包子:“姐姐你放我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上这座山了。”

“你这次上山是为什么?”神女全当听不见,依旧问着自己的问题。

“因为段飞言,他要来看你,我才跟着他来的!”安烊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姐姐你去抓他换我走吧。”

“也不是不可以。那他人在哪儿?”

安烊不说话了。段飞言这家伙遇事跑的比兔子还快,根本指望不上他来救自己。

想到这儿,安烊决定自救。只见他握住神女的手眼一闭心一横铁了心道:“姐姐想嫁我的话就嫁吧,想娶我也行!”

神女嘴角极不明显的抽搐了下:“何出此言?”

安烊有理有据:“他们刚才都喊恭喜神女,那一定是摘了你的面纱就必与你成亲!”

“所以我说你是书听多了,脑子里成天想着乱七八糟的。”神女把他按在床上,胭脂水粉毫不客气的朝他的脸招呼上去:“不过你能乖一点也挺好,老实闭着眼睛别动,一会儿带你去挑一套喜欢的小裙子。”

小裙子???!!!安烊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尾声】

客栈里,经常在这儿听说书的客人们讨论的热火朝天:“听说了吗?神女身边最近多了个侍女,那长的叫一个貌美如花,人比花娇。”

“何止听说,我亲眼见过三次!她每次看向我的时候都泫然欲泣,似有千言万语想对我说,可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哈哈哈,顾兄,这不会是你自己的幻觉吧?”

“……”

在众人讨论的热烈时,一个小童穿过人群跑到一个桌子旁对着坐在那儿的大侠悄声道:“神女说你做的很好,银钱明天给你送来,她的下一个侍女也拜托你了。”

“嗯。”段飞言放下茶杯看着不远处的蓝衣公子露出一抹淡笑:“交给我吧。”


论坛讨论模式 3318/126/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东流水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No.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我的妈也太可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