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动漫/我大概喜欢你/10
10
发表于 4个月前

10

“我有房也有车,相貌嘛,自以为还是相当不错的,综合条件自然不用说,我知道你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可能瞧不上我们小门小户,但是大家都是白手起家起来,我自认还是个不错的潜力股,你觉得呢?”

对面Alpha的地中海式经典发型透出几分中年男人独有的油腻,也不知是不是觉得自己的造型还不够锃光瓦亮,特意抹了发油的几绺却不听话地翘在大脑门上方,随着咖啡厅里立式空调大力吹来的风肆意摆动,倒还替他多了点生动气息。

大约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独白说得太多了,而对方的沉默显然不是有兴致的表现,他便停了话头,毫不迟疑地将问题抛给对面在他看来不谙世事的年轻人。

卡米尔本以为他会将自己“光荣”的人生履历再讲半个钟头,他低头端着茶杯发了半天的怔,末了才反应过来四周早已变得静悄悄,只有老旧的空调呼呼着刷起了存在感。

再抬起脑袋对方已满眼不耐,卡米尔还记得他最初难以遮掩的惊艳目光像把刷子似的把自己从头到脚抹了个遍,活像在看买下之前检验即将上称数斤两的乳猪。

而眼下显然他对自己这头稍显清瘦的“猪”不是那么满意了。

卡米尔心底想着或许在相亲的时候将自己比作猪兴许他还是头一个,心下不由莫名发着笑,面上仍旧一派平静和淡,正要将早已构思好的台词脱口而出,却听得身后一道不容置喙的声音传来。

“抱歉,他已经有结婚对象了。”

声音不大不小,可足以使对坐的两人听得一清二楚。

正在相亲阶段的俩人总算有了一个实质性的对视,却在对方眼中都发现了明显的惊愕之色。

许是中年人盐吃得多,路也走得多,诸如此类的混乱场面倒是见多了,他率先反应过来,一抬脑袋正对上卡米尔身后立着的人,口气里全是严厉的呵斥:“你谁啊你!”

卡米尔被他一声断喝惊醒,下意识地回过头,正对上身后那人投来的视线,两厢对望,一时竟愣在了原处。

“我说小伙子,年纪轻轻不学好事,跑来别人的相亲捣乱……”

中年男子还在喋喋不休地教训人,架势摆的十足,说到兴头上脸都涨红了几分,配着他接连不断喷洒而出的唾沫倒也相得益彰成一副奇景。

卡米尔却再听不见他在抱怨些什么,他满心满眼全部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就那么立在眼前,脸上是窗外零星投下的冬日暖阳里某缕光芒,眼里是黑夜里才独有的繁盛星色,他们之间的距离极近,对方甚至还弯下身子带着笑意凑近了他的脸庞。

爱情是张罗网,等着心甘情愿迈入其中的人束手就擒。

中年男子只顾着抒发自我感想,没注意到跟他枯坐了半个小时的年轻人对着他身后的人弯着眼眸露出了第一个微笑。

“大哥怎么在这?”

“不好意思,刚接到内部线报,知道了我的未婚夫在跟别人相亲。”雷狮将手搭在他的椅背上,惯是轻松的语气里隐着不少恼火意味。

当场被抓包多少有点尴尬,何况相亲对象又多少有一点不堪入目,卡米尔颇有些不知所措地抿了抿嘴唇,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实情从头到尾解释清楚的时候,又听得雷狮压低了声音凑在他耳边道:“上次的学长还算是年龄相当,这次的你打算怎么解释?”

乍听像是调笑,可卡米尔听得出来他的话语里不乏恼意。

略微平静了些微情绪,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决定,毅然决然地拉过了雷狮的手,在中年男人惊诧的神色下将他的手紧紧攥住,而后开口道:“对不起,我确实是有未婚夫的。”

中年男人显然还未来得及反应,卡米尔忽觉手心被人掰开,两只手十指相扣牢牢握在了一起,身后的人影走到前面来,轻轻浅浅地在他脸颊旁落下个亲吻。

宣示主权一样,纵使动作轻巧,却比哪次都要用心。

中年男人几要看呆,怔了半晌总算回过神儿来,指着两个人愤愤道:“搞什么嘛,都有老公了还出来相亲,耍我不成……”

话说到一半他的手高高扬起,好像是要重重地拍在桌面上一般,但将将抬头对上雷狮的眼神,也不知他到底看见了什么,整个人倏地一哆嗦,手也忘了放下,竟就这么举着手灰溜溜地跑了。

着急忙慌地拎起自己的公文包,临走前嘴上还在不住地碎碎念叨:“当我没说,当我没说,算我倒霉……”

两个人仍旧拉着手出了咖啡厅,外间已是二月末尾,阳春时节前端,阳光比先前暖和许多,但怎么都比不上紧握着的那只手传来的温度。

午后的商业街人头开始攒动,隐隐有着吵嚷的迹象,他们就这么一路牵着手走过去,竟好像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许多年。

卡米尔偷偷觑了眼身旁人的神色,仍旧是一派气定神闲,可他知道雷狮面上一副根本没当回事的模样,心底肯定介意得很,便轻轻晃了晃他的手开口道:“那个……抱歉,大哥,刚才是家里安排的,我没办法拒绝。”

甫一开口,仿若凝固的气氛登时恰如冰河融化成一池春水,雷狮偏过头,眼里的笑意总算带了点真心:“那他们的眼光真不怎么样。

卡米尔微微松了口气,可心底仍旧绷着一根弦,因为知道雷狮在意的铁定不止这一点,正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去掏手机,又给雷狮看了一眼,确认不是什么纠缠不休的学长,而是那几个早就被雷狮威胁了个遍的怂包舍友,这才接起来放在耳边。

“喂,卡米尔,我和娘娘腔开学就搬出去准备实习了,嗯……大概是没空再回学校了,就跟你说一声,我们的地方东西随便放,不过你不像那几个小子,他们肯定屁都不放一个就到处乱丢……”舍友絮絮叨叨的话语透过电话传来,熟悉的语气透露出几分不舍。

到底四年相处下来,就算擦不出爱情的火花,友谊却是实打实的难以割舍。

许是意识到一直是自己在念个不停,对面的卡米尔根本找不到插话的机会,舍友终于停了下来:“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卡米尔攥着手机紧了紧,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小声回答:“我……还没想好。”

舍友自然是什么也听不出来的,卡米尔声线一贯沉稳,面上做派云淡风轻的,若不是之前的事情太过明显,他们这一众大糙老爷们儿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你……跟你大哥的事怎么样了?你们俩是兄弟,又生活在大家族里,肯定很不容易吧。”舍友迟疑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

“嗯,但是我们会处理好的。”

“那就好。”

舍友似乎再也没了什么话可说,又抑或是想要说的太多,临到了头却想破了头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两人又草草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卡米尔正要把手机放回口袋,忽觉另一只手被人拉了起来,下意识的转了眼去看,正对上雷狮定定望着自己的专注神色。

冬日午后的阳光温柔落下,衬得人的脸庞也泛着层柔光似的,他看见雷狮眼底溢满明亮的光芒,清清楚楚地倒映着自己愣在原地的模样。

“卡米尔,跟我走吧。”

这句话来得太迟,时机却又刚刚好。几要让人辨不清到底该用何种情绪迎接。

可恰恰是他心尖上最渴望期盼的那一句。

不,这句话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迟。

从零星一束光芒盛放成心心念念的祈望,最后供成阴云密布的帷幕下唯一一缕乍破的天光,年少时初见一眼太过惊艳,临到最后经年累月的珍藏便全成了执念,眷眷不舍又惊人决绝。

原来彼此仅仅迈出一步,那座望不见的长桥就已经走到了头。

只是想不抱有任何目的,狂热地爱恋你一场。

“好。”

「我打算出国了。」

「一路顺风,也祝你和你大哥顺顺利利,白头偕老:)」

「谢谢:)」


论坛讨论模式 2757/122/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