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动漫/我大概喜欢你/2
2
发表于 3个月前

2

「你爱我吗?」

「真的爱我吗?」

「那你爱我哪里呢?」

「我觉得我并不算优秀,也不算出色......」

「你真的......爱我吗?」

粗略地算算时差,国内那边许是深夜,正是人容易多愁善感的时候,自然即便是明艳动人得不可方物却又俏生生带着蜇人刺的玫瑰小姐,也毫不例外地在夜半时分缺少着这种被人捧在手心的安全感。

又或许因为她是个普通的Beta,得不到确信的结果。

兴许放在雷狮从前得闲的空当,他还尚有那么几分耐心劝慰,跟浮世里的浪子一般无二,轻飘飘地说着什么“别乱想,你什么样子我都爱”这样说是敷衍都显得装腔作势的话。

可偏偏他现在正在开会,台上陈述业绩的人又太过无聊,古板沉闷的语调却用着轻佻的美式发音,两相结合竟然让他觉出一丝平淡里的兴味,有点像他身边的某个人。

一旦想到这一点,雷狮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些许,可转瞬手机屏幕上绿色的微信消息一跳接一条的跃动,像是被从梦境里突然间扯回了现实,终究惹得他不耐烦起来。

直到最后一条小心翼翼又刻意试探的言语出现在眼前:「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可是我真的好想你。」

恋爱要懂攻守法则,后退也不失为进攻手段,可若是对方没有巴巴的黏上来,便要一败涂地了。

尤其在未标记前,所有人便都是如此谨慎。

「对,你很打扰我,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颇有些冷酷无情的在发完这句话之后将对方一并拉黑删除,也好在他没有在各大社交网站里秀恩爱的习惯,他也素来不喜欢与人合照,因此也不用处理那些过期的玩意儿,倒还省心,正要将手机重新扔回口袋里,却还是犹豫了片刻。

最后下意识的戳开了相册。

一众密密麻麻的各色文件里,唯有一张照片鹤立鸡群似的突兀地在左上角出现,兴许放在别人手机里是张最普通不过的人像,但在雷狮这种装满风景同文档的手机里,但凡有那么一张人脸出现,便是所有试图上位做他枕边人的女性朋友们最应当如临大敌的人物。

不过她们若是看见了怕是也不见得会放在心上。

可惜这一判定才是大错特错。

那是张极其难得的合照,那里面十八岁的雷狮尚是张扬狂傲的年纪,对着镜头笑得灿烂,怀里搂着个矮小的少年,他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显得有几分圆润,可那一双湛蓝如海的眼睛干干净净、清澈见底,叫人见之难忘。

他们背后显然是游乐园,摩天轮同旋转木马在阳光下泛着油漆熏染的缤纷光彩。

这是雷狮手机里唯一一张人像相片。

像是终于看够了,他将手机关了塞回了口袋里,再抬起头正对上台上那位无意间投来的视线。他倏地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倒让那位讲述人吓了一跳似的,口中枯燥无味的数字也跟着顿了顿。

感情是个易碎品,往往需要反复确认才安得下心,否则那位小姐也不会在深夜给他发那么多条消息,内容却只有一个,“你爱我吗”。

现代人的通病。

面对什么都是这般,爱情尤为如此,畏手畏脚又胆小怯懦。毕竟半点不小心就是一腔热血全被泼冷,白费心思,行差踏错地落进深渊里。

而答案就算再显而易见,偏生当事者迷,每隔两三天就要问上个几百遍,生怕对方变了心似的。玫瑰小姐不算万千人里的特殊个例,每个人都是如此,轻拿轻放还怕破碎,更遑论他们这样若即若离的相互试探,验证自己的理论。

可能够如此直白又坦率问出口的,或许不应该感到悲哀。

隐秘又黯淡的,连星点光芒都不敢发出,唯恐被人发现了徒增烦恼,这样的感情或许才最为哀痛。

到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容不得旁人干预插手。

所以雷狮也一样不能,不能挑明每每假作无意凑过去亲吻时的怦然心跳。

卡米尔只知他是一时兴起的胡闹一气,仿若得知内情的平静眼眸连丝波澜都不显,因而他也不能堂而皇之又理直气壮地说出口。

这根本不像他。

可又无可奈何。

记起上次见面还是他临出国前,想着算是今年里最后一次见面,由于公司的缘故就连过年也是两地分隔,故此思考了半晌还是打电话把人叫了过来。

口上松松散散地说着今年最后一面了小崽子,不来见你大哥一面吗?大哥给你包个大红包。

其实内心忐忑得很。

他工作忙得脚不沾地,卡米尔也是上大学的人了,再者两人分在不同的城市,平日里见个面都比登天还难。

许久未见,好不容易凑在一起吃个饭还是为了相亲的事。

就算是铁打的心,也难免失落摇晃。

在机场百无聊赖的等了老大一会,那天连丝云彩都没见,多半飞机是要准点起飞了。十几个小时后就隔着数不清的时差与广阔的大洋,心底琢磨着还是不爽到了极点。

山长水远,天堑似的,就像感情一样,立在云雾渺茫的某一端,手无足措的只能等待,怎么都渡不过去。

卡米尔因为堵车姗姗来迟,离飞机起飞还剩不到一个小时。

不知是不是雷狮的错觉,他总觉得卡米尔慌张得很,帽子遮住了额头,可眼睛里藏不住稍显那么些许不舍的神色,他鬓角两侧渗下几滴汗来,悄然打湿了贴在脸颊上的碎发。

雷狮便自以为是地觉得他也是在乎自己的。

是不是爱情又没什么关系。

他和卡米尔之间的感情从来都不是战争,没有胜负之分,宁可两败俱伤也绝不愿宣战。谁前谁退,谁进攻谁防守,和那些姑娘们的你来我往,统统在这一刻失效,毕竟用不着。

如果结局是百年之好,他愿意立刻举手投降。

两人各怀心思地对着觑了半晌,终于雷狮松开了拉着行李箱的手,张开双臂冲着他笑:“要走了,不抱我一下吗?”

卡米尔只踌躇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一小下,而后马上就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他。

自家弟弟长不大似的,骨架小个子也矮,搂在怀里瘦瘦弱弱的。

要是此刻还在相亲就好了,至少还能在临走前不动声色地亲他一下。

哪用得着反复询问确认,寻求着微末零星的安全感,问出口都像是破戒。

可一见你,便什么都无所谓了。


论坛讨论模式 2173/70/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