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离人/离人14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既行医又混江湖的女人。
发表于 5个月前

南昌府,居鄱阳之畔,北仰庐山云中境,南藐临江鱼米乡。时值金秋,路边的稻田里黄绿相间,农人们已经开始收割稻谷,偶尔飞出一两只受惊的田鸡到田垄上,扑腾两下又跳进另一边的田里,没进斑驳的稻穗间。刚刚日落的天色清朗,高远的天际挂着两条云,像在金红之海游弋的银鱼。银鱼之下,白鹭展开翅膀,轻缓地划过一片片水田,停栖于稻草人伸出的长臂上。

单单眼睛绿了:“阿楚你有没有看到那只白鹭,它是何等的肥美,只要一根针就能射下来……啊,又有田鸡跑到路中央了……你说田里是不是还有螃蟹……”

“想抓就抓啊,不过我来料理。我兜里倒还有点没用完的田七粉。”楚倾秋拢了拢袖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作祟,单单鼻尖又闻到了若有若无的药味,只好悻悻收回目光,手指尤不甘心地活动了两下,又被楚倾秋一拍,连声势都没得虚张,没趣地缩成拳头。

这哪里是什么接镖,这分明是给自己找了个娘!这不,楚妈妈见他面色不豫,相当适时地开口:“等进了南昌城,我带你去最大的酒家吃一顿好的。”

单单难以置信:“然后刚坐下来,还没点菜就被当地门派抓起来吃牢饭吗?”

“当然不会。”楚倾秋从从容容问他,“你知道一个人最容易被记住的是什么吗?”

“你不要将我当愣头青戏耍!不就是五官和气质?”

“对了一半。气质没错,但五官这种东西抽象得很,一般人一眼看过去记不住,发型才是最关键的。”说话间她掏出根桃木长簪,把垂下的头发收收拢,盘到头上。大家闺秀顿时摇身一变,成了贤淑人妇。乍眼看上去,果真不太认得出。她又神情一变,眼睛傻乎乎眯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这下活脱脱一个娇憨娘子,和通缉令上的画像更是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单单心道不愧是个走江湖的老油条,改头换面做得如此一气呵成,这医女怕是个中老手。但转念又有点不对:“诶诶诶,谁当初信誓旦旦说什么‘楚倾秋不愿意藏’的?你这不是自食其言!”

他语气不重,心下总归有点恼了。亏他当时听得楚倾秋一席话,傻归傻,自己一颗心还是震了震的。难得遇上这样破天荒的傻子,他起了点肃然敬意的同时,也免不得滋生出几分舍命陪君子的豪气。现在看来,那点儿敬意指不定就是楚倾秋往自己脑子里灌的水沉淀出的渣滓,豪气更是这渣滓沤烂酵成的粪肥,腐臭得很。哈,好一个医女,说得口吐莲花脚下生光,等把人拐上贼船后就一概不认,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一个!

“嗯?我说过这样的话吗?”楚倾秋笑吟吟对着单单一张冷面,眼睛还眯着,看起来没心没肺,这笑得却很是让单单烧心燎肺:“那你就当我那时失心疯了吧。原模原样走出来,那不就是个活靶子;就算我乐意出来招摇,所过之处,别人就不活了?我虽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也没傻到周街告诉人家我是谁吧。有人求医,我就是楚倾秋;没有的话,那我就是……”她冷不防挽上单单的臂弯,还坏心眼地撞他一下:“单夫人。”

冷静,单单,冷静,这是你的大金主,你在做一单大生意,你看呐,你怀里揣着梦想,全天下的宝贝暗器任你挥霍……单单深吸一口气,浑身僵硬地对楚倾秋露出一个死鸭子一样的微笑。“我觉得可以,”温和但毫不拖泥带水地把手臂抽出来,“但是阿楚,我们大可不必在南昌府十里外就开始扮鸳鸯。”

“没错。”楚倾秋理所应当答道,“我看你也不是很想让我多占便宜。”

“……”

“何况——你看看你自己,”楚倾秋上下打量单单,后者只觉得背上一阵发冷,“衣服全是补丁,头发呢?多久没梳——没洗了?”说着叹了口气,“还有你那包袱上的洞,开得能有狗洞大。我俩扮相差得太远,说是夫妻谁信啊。”

单单飞快道:“正是这样。我们看上去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简直是池上莲花之于路旁石头天边彩霞之于泥里蛤蟆,所以……”

“所以我得再邋遢些。”楚倾秋截断他说话,抬手就把梳得服帖的发髻撩炸,紧接着就地一滚,体体面面的衣服顿时沾满尘埃,还妙到毫巅地把自己的包袱蹭破了,动作一气呵成熟练无比。

单单目瞪口呆。

“单夫人”灰头土脸地站起来,身上简直没一处干净,除了那双眼睛扑闪扑闪的:“现在怎么样?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是的是的,天造地设……臭味相投。”单单有气无力地接茬。

啊。那一刻,单单败了。

他就不该说书病发作,胡说那么多比喻——一口回绝多好!


论坛讨论模式 1662/173/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老十七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个月前 No.1

从无俦一直追到这篇,两篇文里面每一个人都好喜欢呀!赞美太太!好喜欢单单和楚倾秋的故事啊…期待后续!!

夜欢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No.2

啊~~~我终于追到了这章

太太加油啊

实在很想看面具下的单单是何种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