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不妄动/{02}.淇淇
这公子哥养起鸟来都还专挑文化人来养?
发表于 2个月前 修改于 2个月前

祝撷园觉得他与自己的金主在这一周之内亲密得愈发有些过界了。

好比说他昨日尚与周麓在国外避世,今日就与周麓在用过饭后对着蒙克一幅《吸血鬼》悄悄打出一个泛着虾饺香气饱嗝来。“Edward. Munch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与两个妹妹,”周麓在画下与祝撷园轻声说道,“他的母亲与长姐皆死于肺结核。——所谓‘拜伦式的苍白’,病态而浪漫的病症,不是吗?当人们对于这样的病症尚束手无策时,结核病人便只能居住在空气清冷而纯净的高地中慢慢等待死亡。《茶花女》如是,《魔山》亦如是。”

微仰着脑袋的祝撷园静静打量起周麓瘦削的下颚:

“嗯。”

周麓微微与画作弯下腰来,对着画中红发蜿蜒的吸血鬼叹出一句低不可闻的钦赞来:

“Death is a black angel who guards me around my cradle. ”

顿了一顿,才想起了祝撷园并与他解释:

“这是二十二岁的Munch在因丧母丧姊而画下《病孩》后说出的谶言。”

又复揽过祝撷园细瘦却也圆润的肩头,将男孩儿领回开头廊下几幅红色的《病孩》素描前:

“你瞧,这是蒙克为赚取留学的奖学金而不得不抛就他独创的画风画出的素描。——他早年的油彩一直为人诟病,不想为五斗米折腰后画下的写实风格竟一举获奖了,真是讽刺。”

祝撷园小动物似地贴着周麓的侧颈轻嗅了半晌,终于强逼着自己收回了心思去看画作:周麓只是一味地与他讲读,也顾不得祝撷园是否听懂了,更像是自我宣泄一般的喃语。他极力収捱于腹脑中的才华对着祝撷园流光一般地倾倒出来,将这平日里衣冠整楚的公子哥儿倏忽便染上了一层书生的狂气来。周麓每在床笫事后都会与祝撷园慢吞吞说上一些于海外求学时的琐事来,譬如当年他读大学时欲修文学而不得,只能在硬啃下一山的管理书学后背着父母偷摸摸读下一门艺术史的辅修来。——祝撷园每每听罢都只觉得自己低级:真是不知世事险阻的少爷命啊,竟还妄想将这浮雅的爱好当成用以谋生的手段?

却也只有在此时,他才看清了自己是真真喜欢着周麓的。

祝撷园掩耳盗铃一般地与自己洗脑:他就是再不济,也不过是向知识的海原臣服而已,只不过这海原的情儿可不止他祝撷园一人,且偶尔还给他扑上来些金银财宝供他花销罢了。

却听周麓冷不丁地问他:

“园园,你累了吗?”

祝撷园这才将他眼中不慎流露的痴缠慌不择路地压回了心底道:

“啊……没有,不是的。”

又冲着他们恰巧绕到的《生命之舞》胡乱与周麓推测:

“我觉得……啊当然这只是我的私见而已……蒙克他是否只在对这个女人有情欲时才会将她画成长发啊……比如这幅画里只有中间这个与男人相拥而舞的女性是长发,而且跟之前那副《吸血鬼》一样都是红发呢……”

却引得周麓的双眸倏忽便亮了起来:

“……还真是如此……”

他陪着男人复绕着展厅又仔仔细细地转下一圈来,看周麓对他的观点如嚼一颗软糖般地反复吟诵道:

“哎呀,园园,宝宝,你可真有灵性。”

祝撷园只静立在他身后低垂着脑袋莞尔一笑道:

“……谢谢。”

他开心得仿若倏忽在心尖儿上开出一朵花来:

“谢谢你,周老师。”

几周之后近情人节时,周麓忽然将一个小姑娘领进了他分与祝撷园居住的一处小公寓内。

头发齐肩的小姑娘在二月的冷冬里只穿了一条才到大腿的灰色短裙,与过膝的长靴间露出一抹泛着旖旎的肌色罅隙来,衬得本就生了一双细胳膊细腿儿的女孩儿更加纤长,像是冬日里一朵开败了时节的白鹤尾芋。

“周麓——”

小姑娘将她小臂上颠来晃去的小猪包漫不经心地一扔上桌,转身便缠着周麓撒起娇来: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呀——”

周麓携过挂在她肩头的男用长呢外套挂回自己臂弯:

“淇淇,不要闹了,我一周以后就回来看你,好吗?”

“那你给我定威斯汀啊?——香格里拉喜来登,新天地上面的朗廷也行啊!”

又对着静立于厨房流理台边冲茶的祝撷园翻出一个毫不忸怩的白眼来:

“干嘛要我和你养的兔儿爷住……”

“这里不就在新天地上面?”

周麓微蹲着身子轻言慢语地哄起她来,又伸手环过她肩头,去揉她耳下一颗小小的蜜蜂耳钉:

“我把我一张副卡给你,你自己想要什么就去旁边K11买,好不好?”

又抬起头来与祝撷园道:

“园园,你现在在泡什么茶?”

“嗯?大吉岭。”

祝撷园将压滤壶摆上桌台:

“你要来一点吗?”

周麓笑:

“好,不要太苦。”

祝撷园又问:

“那同学你呢?”

看沙发上正抱着双腿敲弄手机的淇淇这才正眼与他好好打量了一番:

“……有伯爵格雷吗?”

祝撷园遂俯下身去寻茶罐:

“有,你稍等。”

又看刚脱了长靴的小姑娘尚抱着自己单穿了一条裤袜的双腿瑟瑟发抖:

“……你要不要先喝一点大吉岭垫一垫?”

近半小时后,双双捧着各自茶杯的祝撷园与淇淇目送金主与他们挥手告别后行出房门,跨上方在楼下停稳的计程车后座便朝着浦东国际机场驰骋而去。祝撷园一杯饮罢又倒了一杯,几勺的鲜奶糖包灌下去,看白色的乳汁在赤橙色的茶水中颜料似地缓缓晕开。

淇淇在沙发上问:

“你刚才喊我‘同学’?——这么讲你现在也在读书咯?”

“嗯,”祝撷园与她抬起头来,“我大三。”

“哪个大学啊?”

“T大。”

“……哦,”

看小姑娘被这好大学的校名唬得一愣,半晌才不甘示弱一般地与他回击:

“我是外院的。”

顿了顿又道:

“大一。”

祝撷园心中冷笑一声,毫不留力地与他的金主相腹诽道:

周麓啊周麓,怎么这公子哥儿连养起鸟来都还专挑文化人来养?敢情还是非985211不要了?

手上的功夫倒是不停:

“要加柠檬吗?”

淇淇自沙发背后与他扭过身来探出脑袋:

“……讲真,”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细细与她金主饲的另一笼小鸟看来:

“我拿‘伯爵格雷’的问题探过一圈来与我献殷勤的男生们,知道要往里面加柠檬的不过也就两个……”

“一个是周麓,一个是我?”

祝撷园笑着看向这也不知有无成年的女孩:

“你又何苦要指望那些与你同龄的男孩儿去懂这些。”

看淇淇与他微微扁起嘴来: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祝撷园笑:

“——是我妈妈教我的。”


狗渣攻。

论坛讨论模式 2327/223/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小袖飞刀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1
回复 ???这个攻什么鬼操作 我以为他就是只…

他是受金主来着(至少现在是)……除了受之外还挺喜欢玩其他小动物的……

泥鳅顶呱呱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

???这个攻什么鬼操作 我以为他就是只喜欢受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