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尊/20
20
发表于 5天前

小少爷斜躺着,整个后背都悬空,一只脚撑在床面上,另一只脚落在魔尊的手中,脚踝上传来湿热的触感。

红纱曳荡,连摇晃的萤火都显得温柔。这个小废物全身都很白,双腿尤甚,小腿纤细,连脚踝都是恰到好处的精致,魔尊有些爱不释手,但他绝对不会把这种情绪表露半分。

沿着他的膝盖一路吻上去,在大腿根的软肉处反复啃咬,多少带点了报复的味道。

小少爷的手被勒得有些痛,但和身体上的酥麻比起来,那点痛可以忽略不计。

这场前戏做得格外久,小少爷的牙关咬得越是紧,魔尊就越发过分,像是打定主意要他大声求饶一样。小少爷却顾忌着会被其他的人听到,他知道大哥们住的地方离这里没有多远。

后穴已经软得可以自由地进出两根手指,但是魔尊却迟迟不给他一个痛快。前端翘起的粉嫩阴茎上绑了一根丝带,小少爷哀哀求饶,说:“大魔头我不行了......呜呜呜...”

床帏间都是他的低吟。

“不对。”魔尊说:“重新叫。”

在后穴抠挖的手指抵在他的敏感点上,另一手却坏心眼地堵住了前端的铃口,小少爷反应了半响,才嚅嗫着嘴唇小声说道:“哥哥......给我...”

一个吻落在他的锁骨处,“真乖。”

等他泄过一次后,魔尊才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放进去,让他夹着自己的腰将人抱起来朝门边走,小少爷紧张得立马绞紧了身子,连连摇头:“不要去...不去那儿!”

魔尊冷哼一声,掐着他的臀用力进出,“好。”

倒是少见的这么好说话,小少爷的一颗心还没放下来,背后灌来一阵冷风,整个人被放在窗台上,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去,身后是魔族高悬的月。

这感觉像是偷欢,担心窗外会有人走过,小少爷咬着唇呜咽,始终不肯放开。

魔尊一手控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插进他的唇舌间,分开他的牙齿,搅弄他的舌头,低声哄道:“叫出来。”

身下的大力挞伐和心里上的双重刺激,小少爷含着他的手指哀吟不断。

魔尊眼里满是得逞的笑意,他奖励似的狠狠一撞,换来小少爷更加短促的尖叫。

******

颜禹洋没骨头似的坐在椅子上,手指拨弄着桌子上的玉珠,有一下没一下的和颜修然搭话:“啧啧,我早就说过了吧,他那母亲是个狐媚子,他也是个骚货。”

忽远忽近的呻吟在空旷的魔宫中尤为刺耳。颜禹洋眼里一片阴霾,他近乎神经质地自说自话,“如果没有他们母子俩,娘也不会被活活气死。他就是活该,活该被践踏,活该被欺——”

“啪——”颜修然指尖都微微发麻,他放下手,才发现整条手臂都在颤抖。比起痛心,他更多的是后悔。

“颜禹洋,够了。”他说,“念瑾从来没有做错什么,更不欠我们什么。逝者已矣,就不要再追究了。”

“逝者?她一个狐妖之身的低贱琴娘,死不足惜!”

妖族和人类结合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他们那个时候都还小,只知道家里新来的琴娘不是凡人。当年若不是那只狐妖成日在母亲面前说三道四的,母亲也不至于急血攻心,在他们兄弟俩面前就这么撒手人寰。

若说是不恨不迁怒是不可能的,谁也不是圣人。颜修然是家里的长子,他刻意冷落那个幼弟,家里的下人也有样学样。他没日做完功课,都会去悄悄瞧一眼小少爷,看他还没板凳那么高的人,摇摇晃晃地拖着凳子站在灶台前面。

久而久之,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颜修然偶尔也会制止一下那些下人很过分的行为,后来他年岁渐长,仇恨都慢慢淡忘,闲来无事,甚至会去关心一下小少爷的功课。

不过是照本宣科念一些书本上的内容罢了,小少爷都听得津津有味的。颜修然发现自己很享受他崇拜的目光,享受他天真无邪地望着自己,似乎眼里只容得下自己一人似的。

他懂事得早,十六岁那年第一次遗精,梦里全是小少爷的模样。才惊觉自己对幼弟的感情已经变质。

颜修然甚至都没有挣扎,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远离小少爷。

及时止损四个字,做起来也没有多难。

他投身于朝堂,默默允许那些下人对小少爷的漠视,也允许颜禹洋对小少爷时不时的威吓。

到底是低估了人心,他收敛心性的这么些年,亲手将他从身边推远,后悔二字,原来嗜骨伤情。

颜禹洋受了他一巴掌,也不恼,观察着自家大哥的表情,反而开怀地笑出声,“大哥,我都知道的。”

他仿佛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嘶嘶吐着信子,“你房里的书架,第三层,从左数第四格,放的可全是那小骚货的画像。”

他说:“我们颜家,怎么尽出情种?爹是这样,你也这样。”颜禹洋看着他手掌中的瓷杯破裂开来,茶水惨杂着血液浸湿了衣袖:“可我不是,我不爱任何人,我只爱我自己。”

他像是说服自己一般,喃喃着强调:“我只爱我自己。”

颜修然闭上眼,只觉得疲惫:“滚。”


论坛讨论模式 1739/156/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20?一上来就是20?还是我没刷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