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视/全身而退/25-26
发表于 1个月前

25

李问回房前碰到了鑫叔,鑫叔跟平时一样热切地上来跟他打招呼,“你跑去哪里了?怎么晚上一直没看到你?”

他当然不能说是在躲人,顺便想起自己和吴复生在暗室里面没羞没躁的那个吻,绯色渐渐爬上双颊,还好鑫叔年纪大了,应该看不出这些小细节……

“没去哪儿……”李问支支吾吾的,为了转移话题而明知故问:“晚上有人来了吗?是谁啊?”

两人刚好一起往二楼房间方向走,鑫叔果然立刻对他去哪里没了兴趣,热心解答:“对家的手下,还好你没出面,躲开了也好。”

李问佯装无知:“为什么啊?”

鑫叔看了看周围,抬起手捂住一边嘴小心翼翼跟他说话:“少爷的老爸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知道……一点。”李问差点儿说漏了嘴,说完前面两个字突然想起来,好像鑫叔这回没有跟他详细科普过。

鑫叔笑了笑:“他跟你说的?”

李问轻轻点头,这个锅干脆就让吴复生自己背好了。

“我以为你们关系不好,没想到他连这件事都跟你说啊。”

鑫叔笑得意味深长,李问连忙摆手否认,“也没有怎么细说,就是……随便聊聊的。”

还好鑫叔是个年纪大的,雷达没那么灵敏,否则才没这么容易被李问蒙混过去。

“他老爸是在荷兰被俄国人活活打死的,我们最开始都以为是俄国人的事,后来才知道幕后主使另有其人。”

李问像只仓鼠一样点点头,心说,我早就知道了……

但还是非常捧场。

“然后呢?”

“今晚来的就是那个幕后主使的手下,嘴上说要跟我们做生意,其实就是先主要差两个人来探探底,明天估计是一场恶战哟。”鑫叔唏嘘不已。

“嗯……”李问故作深沉的样子让鑫叔心生疑惑:“你怎么反应奇奇怪怪的?”

“……”

毕竟不是专业演戏的,李问一下子被问住了,有些紧张,“我……我有些担心嘛。”

这倒是做不了假。

“你有危机感是对的,那老狐狸,说是跟我们做生意,其实就是想抢走吴家的所有生意,你现在是我们之中最有价值的那个,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盯上你。”

鑫叔沉默着,李问也跟着沉默。

“啊!”鑫叔突然激动地一拍手,李问被吓了一跳,“怎么?怎么了?”

鑫叔睁大眼瞅他,“他们今晚虽然没见到你,但肯定知道你的存在了!上次少爷受伤,袭击你们的人就是他们派去的!”

李问听完有些无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试图安抚自己脆弱的心脏。

恰好走到房间门口,李问见状和鑫叔赶紧说拜拜:“鑫叔你年纪大了,还是早点儿休息,对身体好。”

然而鑫叔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你说少爷知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

跟绕口令似的,不过很好理解。

“知道吧。”李问活动了一下脖子:“你能想到,他肯定也能想到。”

“嗯……”鑫叔怀揣着焦虑开了门。

“鑫叔。”李问却在这个关头想起一件事情来,叫住了他。

“嗯?”

“你说,对方主要来了两个人?”

“对啊。”

“是……一男一女?”李问问得小心翼翼,其实他只是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想求证一下,也不知怎么的,那个想法就突然冒出来了。

“不是啊。”鑫叔回答很快,对他没有任何疑心,还顺便做了详细讲解:“两个男的,其中一个还是假钞专家,看了我们做的东西,赞不绝口。”语气中带着不可忽视的骄傲。

李问却愣住了,猛然回想起吴复生这段时间来,所说所做的一切,他云淡风轻的态度,对未来没有丝毫恐惧,原来……

原来是这样。

他早就把一切不利于未来的因素扼杀在了摇篮里。

所以才一点儿都不担心。

吴复生从来没想过悲剧会重演,不是因为对他有信心,而是早就把一切安排好了。

秀清是个十足不稳定因素,阮文已经顺利离开,吴复生只要再解决掉秀清,之后任凭事情怎么发展,他们走上老路的几率都微乎其微。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鑫叔看着李问不自然的表情有些担心。

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只是陈述事实,怎么会错呢?

“没事。”

然而李问的脸色完全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我只是随便问问。”

问得这么详细更不像是随便问问。

这孩子从来不会撒谎。

李问完全顾不上鑫叔的满面疑惑,连再见都没有时间说,脑子乱哄哄的,直接转身跑开,朝着吴复生的房间跑去。

26

门口的李问气喘吁吁,面有愠色,死死地瞪着自己,吴复生开门见此状,即使聪明如他,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忘了邀李问进去。

“你这是……怎么了?”

他抬手站在门口,只闻李问怒气冲冲冷哼一声,直接打开他的手抬脚大步走进房间,就像进入自己房间一样随意。

吴复生有些意外,带着疑惑笑了一声,颇为无奈,摇着头关了房门。

“到底怎么了?”

吴复生转身进去,便看到李问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

他虽然知道未来的大方向,但完全不晓得为什么明明不久前他们两个还算是相谈甚欢,怎么突然间李问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就像是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被李问十足憎恶着。

吴复生弯腰帮李问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说说看,你来找我不是就为了让我看你生气的样子吧?”

李问抬头望着吴复生,后者闲散逸乐抱臂靠在桌边,悠闲等待下文的样子,没有丝毫紧张感。

看见他这样,李问突然心里就没底了,甚至怀疑起自己的猜测来,吴复生看起来并不像是做了亏心事,但换言之,如果他不觉得解决掉秀清是件亏心事呢?

“你把秀清……怎么了?”

李问身子坐直,好不容易重新有了点儿气势,一开口却把自己的胆怯全都露了出来,他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闻言,吴复生的表情瞬间变得可怕,脸色阴沉,侧了下头,“你说什么?”

李问知道他听清楚了,只是在确定他是否还敢再说一遍,也可以说是在威胁他,但李问是个死心眼,他觉得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并且就在此时此刻。

于是他又重复一遍。

“你把秀清怎么了?”

这回语气更软弱不堪,像支将断未断的植物根茎,只要吴复生声音大一点儿,他心里的那颗植物就可以直接宣告死亡。

貌似不是个好时机。

李问忍不住往后坐了点儿,他分明看到了吴复生稍稍握紧的拳,而吴复生看到李问这微小的动作,却不经意间收敛了一些戾气,意识到这一点,他突然没那么愤怒了。

吴复生往前走了一步,一屁股坐在李问身边,松了拳头侧身看他,李问条件反射就想躲,却被吴复生一把揪住,“有勇气问就别怕挨揍。”

如果吴复生想打他,李问很清楚自己根本躲不过,于是抱着必死的心忍住心中的风起云涌,认命般地坐在吴复生旁边。

吴复生看他这副样子有些无语,“说吧,为什么会觉得是我对她怎么了?”

李问此刻深深怀疑自己大概是猜错了,否则吴复生不会那么生气,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鑫叔说来的是两个男人,但上次……秀清也来了,所以我想……”

“所以你觉得我杀了她?”吴复生抢过话尾,靠近李问死死瞪着他,几乎是额头抵着额头。

李问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绝对是因为思考不周而犯下了严重的错误,还有,吴复生此刻很生气的事实。

“也不一定啊……我只是……来问问你关于她的事……”

“哦?是吗?我好像刚才明明听到是某人质问我,问我把她怎么了?”

吴复生揶揄的语气透露出他现在并不明媚的心情,李问肠子都悔青了,只好讪笑。

“或者说,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人吗?杀人不眨眼?”

“当然不是!”李问义正言辞地反驳他的话,随后态度瞬间缓和,带着明显想讨好吴复生的笑容,睁眼说瞎话:“在我心里,你绝对是温柔善良英俊潇洒非常明白事理的人。”

吴复生眼神中带着玩味,“是吗?例如?”

“例如,如果某个人完全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情绪激动一时间误会了你,你一定会原谅他的!对吧?”李问身子往后撤了撤,这个距离不是他认为的安全距离。

“如果某个人不是一副唯恐被杀死只想逃的样子,我或许会考虑一下原谅他。”

“我才没有想逃!”李问不服气地反驳他。

吴复生冷笑一声,坐远了些,两条长腿叠在一起,显得高高在上,“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像是不想逃不怕死。”

李问当然没底气,但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道歉:“对不起嘛,我……我就是太着急了。”

吴复生显然不吃这一套,“为了那个女人着急?”他面色不善,李问发觉自己又说错话了,“你在乎阮文我都能理解,你也那么在乎她?我以为她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替身。”

李问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是……重点不是那个……好歹是……相识一场……”

这番说辞显然在吴复生看起来是狡辩,吴复生不耐烦地一抬手,做出赶客的姿势:“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

李问懵了。

回想起来,除了这辈子刚开始的时候,吴复生还从来没有对他如此冷漠过,还说不想看到他?

秀清没有出场机会,肯定和吴复生有关,但吴复生没有杀她,李问脑袋一热跑过来兴师问罪,确实是他不对。

但是都道歉了,还能怎么样?还想怎么样?

吴复生侧目看他,语气烦躁:“怎么还不走?我说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所以说啊,人在头脑不清楚的时候是不能轻易做决定的。

例如之前,跑来兴师问罪,例如现在,李问一时间想不到其他的解决办法。

干脆眼睛一闭,扑上去含住了吴复生的唇。

被袭击的人明显也是没想到,但很快反应过来,闭着眼睛回吻他,瞬间掌握了主动权。


论坛讨论模式 3472/87/3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