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我不是侦探/第九章 无独有偶
发表于 7个月前

“天花板?”李程海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叶森的这种说话方式,抬起了头。他的个头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以上,因此稍微一伸手就摸到了天花板。

“唔,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低得很。”李程海说道,“一米九的人大概会碰到脑袋吧。”

“天花板高不高有什么关系!”赵杰好像快要被这莫名其妙的情况搞崩溃了,大声问道,“这只是个房间而已,天花板高不高又不影响人睡觉!”

“嗯,这说得倒也是。”叶森意外的认可了赵杰的话,目光从天花板重新转移到了游轮负责人身上,又跳回了原来的话题。

“这艘游轮经常出海吗?”

被提问的大叔回过神来答道:“呃,不,并不经常出海来着。我是上周才刚刚接手这艘船的。”

“这样吗?”

“对,他们说这艘船是以前运送物资的,后来搁置了很久废弃不用,还不如拿来当游轮,把场地租出去。”

“平时是由您来维护游轮的吗?”

“对的,不过我们只管开船和维护场地。像是租客游客的信息和日程安排什么的,还是由上面来管。”

“你说的‘上面’,是李氏邮轮公司?”

“对,他们管营销的一些人在负责。”

叶森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嗯,我知道了。”

说完,叶森竟然就这样迈开步子走出了房间。

这一举动搞得在场的人都有点懵,柳润安则及时拽住了叶森的衣袖。

“等等,你要干什么去?”

叶森回过头,“去厕所,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这烂摊子你就放在这里不管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接下来我们就只能等待救援了吧,虽说船上也有一名刑警,但杀人命案还是得等大部队来调查的吧。”

这一番对话搞得在场的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都愣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喂喂,你们几个不要误解了啊。”叶森终于转过身,“我可不是侦探那一类的人物,也没打算在这里破案子。”

刚才被问话的大叔傻眼了,“那你刚才问那些问题——”

“只是我个人的兴趣而已。”

“喂,你开什么玩笑!”赵杰的情绪激动,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叶森的领口,“我的未婚妻可是在婚礼上死了!”

“脏死了,别碰我。”叶森则是毫不客气地甩开了赵杰的手,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我只是个大学教授而已,要找警察就去找那边那个簸箕脸去。”

“不,不对!你肯定知道些什么!”赵杰却并不放过叶森,重新拽住他大吼着,眼眶通红,“明明知道却不说出来,你就是凶手吧!”

“你信口胡说什么呢。”

“对,肯定是这样!”赵杰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叶森不满地“啧”了一声,突然凑到了赵杰的耳畔,轻声说了一句什么。

接着,赵杰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了。而叶森绕开了赵杰走上前来。

“听好了,现在我们被困在游轮上,什么调查也做不了。再等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救援也会赶过来的,在这期间只要没有人乱跑乱动就都是安全的。”

话虽这么说……柳润安看向僵持的两人。但有人在游轮上被杀也就意味着,凶手依旧潜伏在这艘船上,不仅如此,身旁不一定哪个人就会是杀人凶手,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压抑。亏得叶森能够用如此轻松的口气说出这个事实。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没有人再讨论凶杀案的事情,所有人都在举办婚礼的大厅里静坐着,连说话都是压着嗓音的。

整个大厅里弥漫着一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恐惧气息。

叶森坐在大厅的一角,双腿交叠翘腿坐着,正在不停地用餐巾纸擦拭着自己的上衣领口,脸色很不好看,嘴里嘟囔着,“那家伙是白痴吗?用那样的脏手随便碰我的衣服……”

而柳润安就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颇为无奈地看向他,“人家的手并不脏,是你的洁癖太严重了。”

“是吗?那就是我被懦夫和白痴碰到的时候洁癖会加重。”叶森充满讽刺地说道。

柳润安叹了口气,“叶森,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下去,就算再做一年的咨询,情况也不会有所好转的。”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居然还有闲心讨论心理咨询的话题。”坐在同一张桌子对面的李程海忍不住说道,从刚才开始,李程海就不停的在抽烟,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插着两三只烟头了。

叶森用眼角瞥了柳润安一眼,似乎正想说点什么,一个声音就插入到了三人中间。

“他以前就是这样的人,让你们困扰了真是抱歉。”

柳润安和李程海同时抬起头,意外地发现来者竟然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空华和尚。

叶森的脸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然而空华就像没看见一样笑盈盈的在桌旁坐了下来,加入到柳润安他们的谈话中间。

“你说以前是指……”李程海问道。

“他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子,明明还是个孩子,却非要装出一副大人做派,好像全世界都欠他债似的。”空华将僧袍的衣袖一揽,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其实呢,只是因为他这个人实在太不善于交际了,和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所以才不得不用这种蹩脚的手段来掩饰而已。”

一向摆着一副冷冰冰扑克脸的叶森这一次居然浮现出了难堪的表情,他从椅背上直起身体威胁道:“喂,你要是敢再说下去……”

然而空华却像没听到一样笑眯眯地接着说道:“就算到了现在也是一样,别看他说话这么毒舌,但他只有对喜欢的人才会连讽带刺呢。”

随后,柳润安和李程海生平第一次见到叶森涨红着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声音都拔高了一个八度,“叶泉!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啊?叶泉?谁?

“你还是老样子,稍微说句真话就会炸毛呢。”这一回空华愉快地笑了起来。

这两个人的对话把其他人都弄懵了,李程海目瞪口呆地抓了抓头发问道:“等等……之前就想问了,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叶森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不爽地瞪了空华一眼,似乎极不情愿似的说道:“他的俗名叫叶泉,是我的……弟弟。”

“什么?”李程海和柳润安的异口同声让大厅里周围的人都侧目过来。

“等等,弟弟?这个和尚是你的弟弟?”李程海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我可从没听说过你还有个当和尚的弟弟啊。”

“我也没听说过。”柳润安老老实实的承认。

“我从十岁就出家去清源寺了,十年间一直不在哥哥的身边,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空华笑眯眯地说道。尽管李程海和柳润安对他们的关系还是十分好奇,但叶森已经开口转移了话题。

“你别让我把问题再重复一遍,你今天在这里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只是为了嘲讽我的吗?”

“虽说这也是一个重要目的吧……”

“喂!”

空华依旧笑着,眉眼温润,“我因为很在意一件事,所以左思右想还是来了。”

“在意什么事?”柳润安问道。

“上周,一个到我们寺庙参拜的女人让我很在意。”

柳润安知道,清源寺是海川有名的大寺庙,不仅有本地人,每天还有数量可观的外地游客前去参拜,这样的每天人来人往的大寺庙居然还会出现“让人在意”的参拜者,倒是有点令人好奇了。

“那个女人是黎明时分来到寺庙里的,寺庙的大门才刚刚打开。她既不找人,也不参拜,就只是呆呆地站在香炉面前,好像死了一般神情呆滞。这时候,负责打扫院子的小和尚注意到了她,就问道‘施主,您是参拜还是找人啊?’然而女人并没有回话。小和尚就这样反复把问题重复了三遍,女人突然之间大哭了起来,把小和尚吓了一跳,连忙询问是怎么一回事,只见女人哭得声音嘶哑,抽泣着说,‘邱家这些混账王八蛋,应该要下十八层地狱!求菩萨保佑……不,就算是菩萨也保佑不了,我必须得亲自杀死他才行。’”

“她真的说出这种话了?”柳润安吃了一惊。

空华点点头,“那个女人,就是今天婚礼的新娘李向梅。”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这么在意。”叶森露出了然的表情。

“喂喂,等等等等!”李程海伸出一只手,做出“暂停”的手势来,一脸的震惊,“你说的那个女人——李向梅说了什么?她是说了‘邱家’吗?你确定吗?”

“我并没有亲眼看到她,只是听那个小和尚口述而已。但是问他的时候,他说记得非常清楚,不会有错。”

“怎么了?”柳润安看向李程海,后者的震惊还没从脸上褪去。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李程海喃喃自语着,仿佛陷入了某种自我怀疑一样。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巧合,有的只是必然而已。”叶森云淡风轻的开口,一语道破了李程海的想法,“你来这里,是要调查邱庄老大儿子邱自明的去向吧?”

“怎么回事?”这次连空华都皱起了眉头,搞不清当前的状况了。

于是李程海也和这几人一五一十的说了邱庄黑帮的事情,并且把当初何飞羽分析的结论告诉了叶森。

“……最后我们在那栋公寓附近做了些调查,确实有人证实说曾经在附近见到过模样像是邱自明的人。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所以你才决定在李向梅和赵杰的婚礼上出现,准备找机会暗地里询问一下他们吧?”叶森问。

李程海点了点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五指烦躁地抓着头发,“本来是那么打算的,可谁知道婚礼才刚刚结束,新娘就惨死了。这么一来我要怎么向上面报告啊,上面的人肯定又要讽刺说刑侦队天天拿着老百姓的税金不干正事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在罪案现场的时候李程海的神情会显得那么烦躁。

但这也就是说,在此刻同时聚集到这里的几人,都分别抱着不同的目的,奇迹般的组成了一个临时小队。叶森是收到了来源不明的邀请函;李程海是为了调查黑帮的案子;空华则是对李向梅在寺庙里所说的那番话感到好奇。

当然了,柳润安微笑,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目的。

“本来还在想能不能找机会问一问赵杰,结果看他那个精神状态,一时半会根本问不出话来。”李程海重重地叹气道。

“就算你能问他,估计他也不会知道些什么吧。”叶森用手掌托着下巴说道,“看样子那男人平时就是窝囊废一个,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是李向梅说了算。”

柳润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看向叶森,“说起来,刚刚你对他说了什么,让他一下子就闭嘴了?”

“也没什么,只是稍微警告了他一下而已。”叶森的眼睛眯成半月样子,仍旧兴致缺缺的,“我只是很讨厌聒噪的人。”

“但是我说啊。”李程海忍不住插了嘴说,“你就真的打算这么撒手不管吗?李向梅的死有很多谜团吧。而且既然她提到过‘邱家’,那就是说她的死真的和邱庄有关系啊!”

“大概吧。”叶森仍旧不为所动。

“那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李程海的口气烦躁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大,“你就是因为知道些什么才在现场问那些问题不是吗?”

“可能吧。”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李程海瞪向叶森道,“你当人命是什么?这里可是有个女人横死了啊!”

“这事我比谁都清楚。”叶森的声音依旧冷漠,“但调查案件是你们警察的工作,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混蛋!”李程海一下子就被激怒了,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要向叶森饱以老拳,却被身旁两个人拉住了。而叶森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整了整衣襟,离开了座位。

“你去哪里!”

“拉屎。”叶森斜眼看了李程海一眼。


论坛讨论模式 4313/116/0
登录 后参与讨论